传统和摩登如何取舍?这4家日本民宿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几何民宿2018-10-08 13:43:15



这期的宿泊专题终于让浅子觉得Casa又回到了自己一贯热衷的建筑主题,谈论设计与人的关系大概才是人文关怀下建筑主题的正确提法。


今天浅子特别挑选的这四间民宿虽然各具特色,但却回答了一个共同的疑问——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他们的主人有的认为,传统与现代并非是互斥的,因此自己空间设计的灵魂就是融合其精华。也有的认为,一个脱离了现代科技的空间才反而是人心的进步。但无论以下这四个民宿用哪一种方式回答我们这个关于古今取舍的疑问,它们都没有抛开传统之美。浅子觉得这一点十分值得关注和参考。如今,住宿早就不仅是为了满足观光的硬需求,而是在选择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 坂本说: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人们才能感恩美好的风景和食物。

因为“无”,才能感受“有”。



1

上七軒:传统和摩登的探戈

京都市|京都府  




上七軒的主人森田恭通是一名跨界设计师,有着摄影师、室内设计师、平面和产品包装设计师的多重身份。而通过经营这栋上七轩,他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亭主。森田理想中的民宿要兼具现代宾馆的自由奢华,和传统町屋的古老余韵。他说,如今的京都就是这样一座处于变革和碰撞中的城市,现代和传统在这里拉锯着,不分高下。也许是秉承了这种特性,上七轩有着融入老街的淳朴外表,这和它内里前卫的设计元素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差。



森田刚刚接手这里时,它只是栋普通的老町屋。而如今,除却狭窄的门面和屋后的庭院,几乎已看不出丝毫的旧日痕迹了。森田为这栋房子加上了地暖,还为木质的老房梁附加了照明的功能。这些光线正好透过二楼的落地窗,变成了书房里上佳的阅读光线。


他说:「设计不单是为了表达设计师的审美,更要让使用者在感受美的同时,获得相应的使用感。」




森田用皮革改造了浴室的四壁,把它庭院之间原先隔着的墙壁改成了窗户。这样若拉开窗便可以在高级的按摩浴缸里享受露天温泉了。


「奢华」、「摩登」、「传统」是这里的关键词。上七轩里既有近藤高弘的【银滴】、东端唯的漆器等大量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也有京都的职人们手作的传统民艺品。森田是名资深住客,他一年里至少有100天要留宿各类酒店,因此,他把自己对酒店的满足和期待都在上七轩里体现了出来。上七轩可谓是集大成者。


这里的住宿之旅从迈巴赫的接送开始,check in的地方像一个微型艺术展,墙上挂满了森田本人的摄影作品,好像在对住客说:HI,欢迎来到我的房子。



(右)入口处是近藤的装置作品【银滴】,好像预示着跨越传统,你正走向另一个时空。






沙发使用了【SUKUMO Leather】的蓝染皮革,是森田本人的最新设计。竹制的吊灯的设计也由他亲自参与。



2

葵:一期一会不论古今

下木屋町|京都府




【葵】是一栋四层小楼,只有区区六间套房,虽是去年才开张,但这里的回头客很多,他们说,这里能带给他们家一样的贴心。那么这栋小楼凭什么能在京都近年遍地开花的町家民宿中杀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呢?这其中的秘诀在于葵融合了传统的町家风情和贴心的高科技细节。六间套房听起来少,但这毕竟是一栋四层的建筑,因此每套客室的宽敞程度可想而知。主人说,在他的装修字典里,什么都可以舍弃,唯一不能舍的就是“舒畅”二字。因此,保证足够的空间是基本。此外,你还可以在这里独享两个洗手间和松软的巨型沙发,从窗口眺望便是古老的东山与鸭川。


每间客室都会准备极具京都风情的【丸久小山园】煎茶。


(左)浴缸由日本特有的高级木材“高野槙”制成,质地温润,对面的窗外便是鸭川。

(右)房间的地板由京都的职人们手作,使用的是和式传统制法【名栗】,能带给足部最柔和的触感 。


町家建筑自古以来就是信奉细节的,尤其对于待客之道从不马虎。葵的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地暖和最新的排水装置,屋里准备的床单睡衣也是最上等的有机棉材质,厨房虽小但五脏俱全,就连洗衣机都贴心地自带烘干功能。不过要说这里最独一无二的特色,大概是房内的家具。有人说,传统和摩登是两种互斥的家居风格,但在这里你既能看到江户时期老古董,也有现代设计师们最摩登的设计。有几个房间是专门请京都老店建造的数寄屋风格,重视简朴之美和待客时一期一会的庄重心情——传统的茶室风情洋溢在不加虚饰的宽敞空间里,自有一种洒脱自在。



巨大的窗户面对着静静的鸭川,Cassina的摩登家具与江户时代的壁画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3

汤宿坂本:身无长物 心有余暇

能登|石川县




能登半岛的饭田湾边有一个小镇,穿过镇外的乡间小道,有一座山形屋顶的小小民家。坂田的父辈原本在这里经营着一个小浴场。1989年,坂田把老屋改造成了一个温泉旅馆,开始了新的经营方式——【汤宿】。不同于普通的乡下温泉旅馆,这里半成以上的住客都是回头客,他们说,这里让他们感受到了“无”的珍贵。


坂本的小房子里没有时钟,没有电视,更别说是网络了。在这样一个没有被任何现代化道具污染的空间里,留宿的人只是静静地眺望远山,听着耳边潺潺的流水声。他们有一片小竹林,坂本每年会在竹林里撒上种子和肥料,再盖上一层薄土。冬天还留着残雪的时候,就能采摘甘甜的鲜笋。而在收获这些之前,他们已经在这片林子里努力栽种了30年。



廊下的长椅面对着巨大的落地玻璃,对面是竹林摇曳的庭院。



玄关的拉门后面先是一个洗手用的的土间,壁上挂着稻穗,从台子的缝隙里长出了几朵小花。

 


洗手台使用的水就源自脚下的土地,常年保持17℃的恒温。

 


(左)廊下过道的地板被擦得宛如镜面,光可照人。

(右)浴缸就在竹林中,秋天时窗外能看见满满的红叶。


店家提供的服务也只有最基本的,甚至大部分时间都得靠自助。但在清晨和傍晚,你可以享受主人为你精心烹制的食物——油炸豆腐块是自家做的,沙拉里的水芹菜的自家种的,锅里正飘来煮物浓郁的酱香……并不是多高档的食材,却包含着窝心的美味。如果非要把这里比作什么的话,大概像是木棉吧。纯净而温暖。


房中只有桌椅、床、灯等最基本的家具



打开他们的网站主页,映入眼帘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实在对不起。】






坂本说: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

所以人们才能感恩美好的风景和食物。

因为“无”,才能感受“有”。

 



门口的暖帘用的是蓝染的织物。




四季变化,这个小房子的门口也会有不同的风景。 



4

远野之屋-要:空间承载岁月 食物亦如是

远野|岩手县



从远野站徒步10分钟,有一个茅草围成的小院儿,这里便是远野之屋。花了2个月发酵的鹿肉、1年零3个月的浊酒,还有用了4年熏制的意大利火腿……看着这些食物,远野屋的主人佐佐木要太郎这样对我们说:「发酵食物是在品味时间的味道。」


约十年前,远野被评为了日本的浊酒之乡,以此为契机,佐佐木开始学习自己发酵浊酒。这期间,他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却阴差阳错地开始对熏制食品十分着迷。浊酒因为长时间的发酵而产生了自己独特的味道。但除了酒,佐佐木对发酵鱼和肉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本来是一家百年旅馆的第四代继承人的他,决定开一家新的旅馆,专门提供发酵食物。8年前,这家名叫【要】的民宿开业了。这里一天只限定入住一组客人,需要提前预约。客房是主屋边上新建的一个独栋,有着在朋友家做客时一样亲切的空间。



主屋主要用作餐厅,原本是从岩手县的紫波町移建过来的一个老米仓,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了。天花板上横着许多栗木做的横梁。他们把老米仓里南部赤松做的大笼子拆开铺成了地板。无论是你眼前的这些食物还是身处的这个空间,都可以感到悠悠的时光流淌而过。


老米仓改造的主屋深处还有一个专供住客使用的客厅,可以看到岩手县南部极具特色的豪放派民居结构。



米仓屋顶的瓦片。



主人引以为豪的自酿浊酒,有着像碳酸饮料一样清爽的口感,与芝士、烤火腿之类的西式料理也是绝配。

这里的料理从前菜、主菜到甜点,全部使用发酵食材。



除了食物外,主人佐佐木还痴迷茶道,因此,离主屋稍远一点还有一个小茶室。




本期杂志
Casa BRUTUS


一本针对小众人群居住观念的国际化生活设计杂志。

和意大利合作,时尚、艺术、美食、生活哲学……

它囊括了关于美的一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