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张大千?一周一封的情书,竟写给了她……

最美艺术2019-03-23 12:52:34


过去的人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

寥寥数语,便也写作书信。

东京爱情故事也就此上演......

若干年后,今人观之,或是猎奇,也或有唏嘘。而作为一位女性,爱上一个多情倒也不算薄情的艺术家,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到底是缘是劫?人生百味,尝得一二,这个恐怕也只有当事人心中才有评判。我们今天只能从保留下来信札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张大千18岁时与表姐谢舜华定亲,19岁随二哥张善子赴日本学习染织兼习绘画。次年谢舜华病故,张因兵乱,辗转未能吊祭。其后,父母又给他定了第二门亲事,但没过多久,这位姓倪的姑娘又得了怪病,这门亲事也被迫取消。经历这两次挫折,张大千觉得人生无常,便至松江禅定寺出家为僧,法名“大千”。张大千一名也由此得来。

可是如果你觉得大千先生从此就“心如古井水,波澜誓不起”,那就大错特错了。据不完全统计,风趣洒脱,重情重义的张大千一生,大概有名有姓、有据可考的红粉牵葛,就有十位之多,其中四房夫人,多位红颜知己,而且几乎个个用情至深。

张大千到日本购买绘画用具或装裱字画,下榻偕乐园。山田喜美子小姐便是在此时照顾张大千的起居生活,二人情愫日笃,甚至约定每周一信。

张大千在诗中写道:“亲辇名花送草堂,真成白发拥红妆;知君有意从君笑,笑我狂奴老更狂”,他每来日本必要喜美子相随,前后历十余年。喜美子对这段感情也是无比看重,将这些来信珍藏一生直至辞世。

因为没收到她的回信,在很多封信里,他心心念念,催了又催...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7年8月8日巴西至日本东京

喜媺子样:自得君六月八日手纸后,迄今已逾二月不复得片纸只字,何耶?杉村先生亦无回示,和田先生亦无消息令我终日不安也。马绘及靴袋(履胶)樱花等等俱已收到勿念。娄君还东京讬带去画二点,又须定制漆箱五枚,想此函到时娄君亦当到也,如何如何,速速回函为盼。爰目疾忽然加重,右目有黑雾一大片,不能提笔作画,左目勉强支持写字,时俱恍恍惚惚也,八月八日爰寄。

还是催...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7月25日巴西至日本东京

竹枝词二首写寄,喜媺子:妾家东海海东头,君住巴西西半球。东海日斜西欲曙,梦中想念亦无由。雁飞难到鲤鱼愁,断尽回肠寸寸柔。欲寄卿卿两行泪,争知海水不西流。不得汝书三周矣,其故何耶?七月二十五日爰。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10月25日美国纽约至日本东京

喜媺子:每日望你的回信,也一点儿影子也没有,同时寄出的信高岭梅先生和保罗的回信都来了,希望你快快的来信并问问王仲恒先生从香港回东京来了没有。十月廿五日大千同雯波寄。

怀疑她是不是病了...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3月21日巴西至日本东京

第一号,汝自二月二日来信后,一月以来无片纸只字,使人望眼欲穿,岂汝病耶?旅行他处耶?百思不得其解。昨日忽得汝三月二日手书欢悦无似,又能以简单之汉文写之尤为安慰。糖尿+字减少眼障渐除,与雯波夫人、牛牛同居山园空气新鲜身体日增康健也。园中芙蓉盛开终日看花临水为乐,惜汝未能来也。迟日当寄汝芙蓉写真,此后来信必须用汉文以免通译,每回来信必须编号,如有遗失亦不查也,大牟田近想已无雪,四月又是樱花时节矣,简样处已去信代汝谢之,喜媺子。三月廿一日爰寄,雯波同此问候。

甚至梦见她,嗔怪她是否忘了一周一信的约定。

他说," 我老矣,他无所念,惟日日念念于汝耳,千万不可忘了一周一信之约言,至嘱至嘱。"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4月1日巴西至日本博德

第二号,喜媺子前日覆书已得阅否?又近二星期不得汝信至深繁念。昨日午睡女给忽送一信至榻前,(信)封筒与英文笔俱与汝常时同,喜极欲折方知是梦,则又悄然而悲也,汝试思之此情何堪。此时大牟田当已不寒樱花破蕾矣。如何如何望速速复我,四月一日爰,喜媺子,雯波同寄。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4月9日巴西至日本博德

第三号,喜媺子不得汝信又一月矣,至深念切,汝竟忘一周一信之约言耶?今月三日晨五时梦与汝接历历如在东急公寓,醒后至痛。昨夜又梦得汝信而署名又改为喜美子。今晨六时再睡又梦与汝同行,仿佛汝已来伯国积想盼结,因以成痴,不知汝亦有所感否。昨日小妹妹生病高热,心一来接雯波夫人同入市内就诊,我心绪极乱日夜不安,望汝来信慰此愁怀也。樱花开否?恨不得飞至汝前一同游眺,然秋间必来同看红叶也。我老矣,他无所念,惟日日念念于汝耳,千万不可忘了一周一信之约言,至嘱至嘱。四月九日喜媺子爰。

她病了,挂念她。他眼疾未愈,也会撒娇。

老房子着火,实实的无可救药...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7年美国纽约至日本东京

十二日手纸读悉,嬉慰。我病体必须得汝同住始能回复也。村田氏家我极愿。我月终必定来东京望汝一人羽田来迎,速速手纸复我。我最喜欢的喜美子。爰十六日。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7年10月9日美国纽约至日本东京

闰中秋感赋一绝寄喜美子:雾湿云鬓泪未收,年年含恨过中秋,如何两度团圆月,不与人间照并头。爰。

喜美子样:前覆书当已得阅也,极盼得汝数字以慰病怀。医生不许写字至以为苦。我月终必来东京,汝至切不通知其他友人,只要汝一人前来羽田接我也,我上飞艇前必有电报告汝,十月九日爰。

出乎意料的是,张的夫人徐雯波并没有因此而责怪丈夫。很多信札甚至都是雯波夫人和张大千合寄的,徐甚至还买了海水蓝宝石送给喜美子。

贵圈真乱,看不懂看不懂...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58年9月16日巴西至日本东京

八月廿九日来信收到了,中国话大有进步非常欢喜。我今月廿一日飞纽育在纽育停留廿日,即飞东京。到了纽育再与你联络,只要一人前来羽田,我不欢喜别的人来接我,希望你寻着我这封信快速的回信,寄在纽育王济远君转给我。不忍池的莲花还有吧,可惜我们不能与你共赏,但是无论如何必定赶来同看京都高尾的红叶唷。雯波夫人与你买了一粒伯国产品有名的海水蓝宝石,你一定很欢喜的。九月十六日爰雯波同寄喜媺子。D.C.Chang c/o c.y.Wang 58 W.57st.n.y. new yorkU.S.A.

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两人仍深情不减。他还像最初的信件里那样,称她“爱的喜微”,“我最喜欢的喜美子”。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1961年5月28日巴西至日本东京

爱的喜媺:得到您的回信看了又看十分的欢喜。绿窗新话诗、酒玩江楼六册书昨天也收到了谢谢您。郭先生去美国了,我一个人在巴里甚是寂寞,洗澡换衣没有人照应,想起在偕乐园您每天是陪着我洗澡,照应我换衣服的,现在我真的苦极了。您要我来东京我一定来,只要我的事情稍为顺心一定快快的来。麻布的王桑回东京了没有?衣服带了来没有?五月廿八日写给爱的喜媺,爰。请买人绢、风吕敷二枚速寄巴里要深绿色的。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媺君:你六日的信昨天收到了真是快啊,我可怜,你也可怜,(可怜是不是)。你要我但是现在有什么法子呢,人单独旅行吃药吃饭洗澡一个人如何办。只有求神保佑我的一切事业顺利完成,我来到日本或是你来到巴西永久住在一起,寄来的写真漂亮得很,太小了我看不清快快展大寄来风吕敷谢谢。不知郎桑那一天才到巴里,黄鹤堂表成的是什么画?料金多少?你问。明日给我来信好汇钱给他,让他将其余的快些表。爱的喜媺,我心乱急了恨不得即时飞到你的身边来,快快来信盼望至切。爰六月九日。之前我让你取一卷黄山谷送与市长谷程桑家里,你送去了没有?若是没有送快向便利堂取一卷送去。

但到后期,其实有一封信,读来多少还是令人玩味的。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子信札

巴西至日本东京

爰老且病,兼之种种牵绊,今岁不能来东京恐明年亦复不能来矣。致负汝青春抱歉万分,仅盼早日择主而事幸福无量,爰中心稍安也。汝如不忘旧好,则向贵国外务省请求护照来南美一行作最后之见面,汝能领得护照来信告我,爰即将东京圣保罗往复飞机,切符寄去如何如何,喜媺爰顿首,六月十一日。

生子当如孙仲谋

把妹当如张大千啊!


文章均源自互联,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