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奈良,为什么喂鹿不喂猪?| 春日大社,兴福寺,奈良

馒头渣炒蛋2018-12-06 16:23:44


能想到在奈良为什么不喂猪?

是因为喂鹿喂了太长时间。

同伴中有人好此萌物。

于是,专心喂了一天鹿,从清晨到日落。

 

在与鹿含情脉脉的对峙了一天后,

我开始好奇,为什么奈良要放养小鹿?

为什么不是兔子,小巧又招人爱啊。

为什么不是小羊,体型相似也温顺。

最后脑洞大开到,为什么不养猪呢?

欺负人家成年后颜值下降吗?

回国后,翻了资料。发现还真有点仙。

当地尊鹿为鹿神,供养至今。

许是我们心诚则灵,贡献了不少鹿饼。

正是小鹿指引了答案,只是当初不知道罢了。

 

因为说好只喂鹿,没有考虑景点游玩,

属于鹿爷诱到哪,就玩到哪。

只跟着鹿爷,蜻蜓点水般玩了两个地方:

兴福寺和春日大社。

不曾想,两者就是奈良鹿的答案。

兴福寺是这些看似无人管的小鹿主人。

公园里竖立的喂鹿告示牌与寺有关。

不要被这些萌物的外表给欺骗了。

他们会咬人,踢人,顶人,撞人。

真被人类惹急了,PK起来,你也未必能赢。

你若PK输了,主持公道请认准兴福寺。

至于这公道是鹿的公道还是人的公道,

还真说不准。

因为1637年之前,如果你谋杀了一只鹿,

是需要杀鹿偿命的。

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打狗还需看主人。

所以,如果这鹿命能如此金贵,

那么他背后的主人——兴福寺一定惹不起。

 

兴福寺有多显赫?

不用吹。

看看递上投名状,拜在门下的小弟都有谁?

京都的清水寺和八坂神社都曾是他的末寺。

对于日本宗教界来说,末寺是一种实力的认可。

在政治,经济上依附于你。

甚至信仰都可以未必相同,世俗的很。

用简单易懂的话来说就是:

我交保护费,你来做大哥,各供各的神。

我被人欺负了,您得帮我出头。

 

今天,清水寺和八坂神社是盛名在外。

两者都是京都游必访景点前十名。

此外,清水寺是世界文化遗产,

八坂神社是关西最知名最悠久的神社之一。

要名有名,要底蕴有底蕴,

都是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

但,不好意思,都是后起之秀。

祖师爷还在兴福寺这儿呢。

兴福寺的辈分为何如此之高呢?

辈分这事嘛,除了资格老,还要实力镇场。

就像江湖上公认张三丰辈分高,

但在武当又不是只有张三丰一个老道人。

还得是又老又厉害,才能是老前辈。

 

所以,兴福寺的辈分高,

是因为有一个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的家族,

藤原家,长年累月,撑腰坐镇。

大家明面上拜得是寺,暗地里服得是藤原家。

因为藤原家封鹿为神使,

所以小鹿才能在奈良横行一方。

到了今天,我们才能有鹿可喂。

藤原家爱鹿的传统是从老家带过来的。

在茨城县鹿嶋市的老家,有一座鹿岛神宫。

是当地的第一神社,境内有鹿,有紫藤花。

崇拜的是日本的武神武瓮槌命,封鹿为神使。

出身在鹿嶋,但在京城奈良发迹的,

藤原家发家第一代,藤原镰足,

将这种崇拜带到奈良,建起了春日大社。

 

当时奈良,信仰佛教是时尚,

作为天皇跟前的红人,藤原镰足紧跟潮流。

自家的神社春日大社和自家发愿建的兴福寺,

成为最早“神佛习合”的典范。

春日大社内供奉的神成为佛教寺院的守护神。

于是,神使鹿也成为兴福寺的一部分。

管理从两家合并的710年延续到了今天。

能延续千年以上,自然不能只靠一代的功力。

之后的子孙也需自强不息。

藤原家的后代不辜负族徽紫藤花的标志,

牢记攀着大树好风光。

世世代代与天皇家结为亲家。

 

做完天皇丈人,做天皇的外公。

天皇如果不听话,

那就另立与藤原家结亲的皇家子嗣做天皇。

总之,

运用母系影响,通过天皇之手牢牢把控朝政。

甚至创造了一个专门属于这个家族的官位:

摄关。

而这种外戚专权的政治现象在日本也被称为:

摄关政治。

藤原家靠将膝下女孩尽数嫁与天皇家,

盛宠几百年。

后来自己家也是家大业大,人心不齐。

反抗摄关政治的天皇因出自藤原家的旁支。

不服族长的管辖,另立山头。

这次的天皇极为聪明,

迅速将自己升级为天皇的爸爸,上皇。

通过父系权威摆脱外戚控制,抓牢政治实力。

 

最后,让摄关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荣誉地位。

但摄关政治真正的衰败,

还是要等到“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幕府时代吧。

因为连天皇都靠边站了,

何况攀附在天皇家的藤原氏呢?

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像红楼梦中的贾家尚且抄家后留有家底,

何况像藤原家这种千年级别的。

明治维新后,即便不掌实权,只有虚荣,

但由藤原家嫡系派出的五摄家:

近卫、一条、九条、二条和鹰司,共五家。

还是能在日本华族中被封为等级最高的公爵。

 

其中近卫家还出了连任三届的首相:

近卫文麿。嗯,这位是侵华祸首之一。

如果不是被捕前自杀,东条英机还要让贤。

请不要因此给藤原家带上“政治”的帽子。

人家子孙柔情似水起来,也能让佩服。

写出《源氏物语》的紫式部,

是他家的女儿。

此书对于日本等同《红楼梦》对于中国。

想来后来家族窝里斗也是太厉害了,

看看最后明治维新时封爵的子孙,

纷纷弃了藤原的姓氏,

自立门户,取了其他姓氏。

所以,今日在日本以藤原做姓氏的,

未必是名门之后。

 

明治维新之前,普通日本人多没有姓氏。

明治维新时,因政府户籍管理制度,

人人都需要有姓氏,

于是有些人就直接给自己冠名藤原。

谁让藤原氏和天皇家一起混了千年呢。

从藤原家的角度来看春日大社。

虽是神社,但给人最大的震撼,

还是从表参道延续到社内的灯笼,石灯笼。

灯笼本是佛教用品,用在神社。

这是藤原家神佛习合的一种表象。

神社内主供奉的四尊神,均与藤原家有关。

武瓮槌命和经津主命,均是武神。

在日本神话中有时又指向同一个神。

武瓮槌命的座驾是一只鹿。

 

藤原家视这个武神是自家的保护神,

所以,供奉至今。

非常感谢武神选择了鹿作为坐骑,

如果粗犷霸气点,选择了和猪配对。

我能确定,

今日你我在和成年猪的PK中,真的很难赢。

此外,既然长期是天皇家的亲家。

基于门当户对的原则,如果你亲家是神一族,

你也不能是人啊。

所以,藤原家给自己找的祖宗也是一个神:

天儿屋命,一个跟着天照大神混的神。

还有神的老婆比卖神。

于是,春日大社供奉的剩下两个主神就是:

天儿屋命与比卖神。

供奉主神的本殿还是老规矩:

游人免进,神官进出。

即便无法进殿观看,损失也不大。

因为春日大社最好看的是庭院的紫藤花。

那是藤原家的标志。

 

长了好多年,以成屋状。

花开成景,无花纳凉,怎么都有诗意。

如果春天四五月来看花,看不够的话。

在表参道的路旁还有一个植物园。

那里的紫藤花更多,也开的更艳。

春日大社除了紫藤花期,

815中元节和2月节分时期的万灯齐放,

也会是惊喜。

日光下平淡无奇的灯笼在黑夜里闪烁美之光。

 

至于建筑的观赏,可以看样式,但不能怀古。

建筑是平安时代的样式,但做工很新。

因为日本神社有二十年重造的传统。

这个有着1300年历史的神社,

建筑只能追溯到1863年。

兴福寺嘛,混到现在比较惨。

建筑是多次被烧,多次重建。

留到今天,

只有东金堂和五重塔还能引人注目。

今年更是国宝馆还闭门谢客。

所以,

虽然同是被教科文组织册封的奈良遗产。

但相比东大寺令人震撼的大殿与南门,

兴福寺留下的印象,比较单薄。

这似乎是一种能量的反噬现象。

当年兴福寺的僧兵集团,

经常跑到京都挟众闹事。

要不清水寺和八坂神社怎能成为他的末寺?

其寺下的僧兵还能自创武功流派。

宝蔵院流槍派一直到幕府末期,

还对将军有影响力。

但使枪的人,终究被枪给吞噬。

兴福寺的辉煌都在实力的比拼中消耗掉了。

吃饭的地方,简单点,

在春日大社的表参道上遇见一间荷茶屋。

地址:奈良县奈良市春日野町 160

以游客为主,里面可以吃小点和粥。

在日本大众点评tabelog3.28分。

如果想正式点,在兴福寺旁边,

就有经营怀石,会席料理的四季亭。

地址:奈良县奈良市高畑町 1163

在日本大众点评tabelog3.63分。

因为是正式宴席,价格也很正式。

中午预算六千日币,晚上则要3万日币。

预约电话:+81-742-22-5531

喂了一天的鹿,心得是:

从近铁奈良站下,

步行五分钟就有鹿出没。

请晚一点去喂鹿,小鹿比较配合。

鹿爷值班尽责,吃饱了也不会走。

去早的人,遇上鹿爷还饿着肚子,

和你争抢鹿饼是必然的。


长按关注公众号  馒头渣炒蛋

一个关于旅行的树洞

欢迎把原文转发朋友圈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