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到澳洲再到日本我是尴尬的第1.5代移民

天涯社区2019-07-04 02:26:00

接下来的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跟我一样是1.5代的移民应该可以有很多共鸣之处。对于在澳洲有小朋友的或者准备来澳的朋友们或许也可以给予一些平常比较少看到的视角。最后我的中文的确不是很好,可是一直在努力学习与进步中。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太在意有些单词用法的合理性,只要看得懂,看的开心就好嘛!

首先第一代移民指,指其出生地在其他国家,随后又赴另一移民国移民发展的人群。而第二代移民指,指“第一代移民”在移民国所生的子女,他们出生地已经不在父母的出生国,而是在移民国了。


我是夹在这两代中间的1.5代移民。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首先我有第一代移民的特征。我出生在中国却随后赴另一移民国生活。可是与真正第一代移民的差别却是刚好和第二代移民又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因为去的时候年龄小,移民国的语言以及文化吸收的很快也很多,一般来说第二语言甚至反超自己母语的运用能力,长大后也不会因为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而比较难融入当地社会。好处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可这同时也有一些弊处。


那我自己打个比方吧,我在澳洲,觉得自己更像中国人,可是到了中国却完全不能适应中国的生活方式。觉得自己两边… 都没有很多的归属感,所以以后,真的只要家人在,去哪里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 小学篇 一 ★

好像是1995年,分居了快一年的爸爸妈妈终于正式离婚了。于是我跟着妈妈,住到了外婆家。1996年年底,我上小学了,加入了少先队,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当高年级同学给我挂红领巾的时候,那个的激动啊!现在还记得呢!


97年,妈妈再婚了,我多了一个陌生的“爸爸”,还有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妹妹”。妈妈再婚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住在外婆家。工作很忙的妈妈也只是偶尔回来看看我们,住几天,便又出发了。当时我的脑海里并没有这个“爸爸”和“妹妹”的存在。记得有一天晚上,妈妈突然问我想不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我当时调皮的回答道想要一个哥哥,不过弟弟也可以考虑,因为不会跟我抢娃娃。


98年初,妈妈告诉我我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叫澳大利亚的地方生活。当时的我也没有什么概念,只以为是去度假。“澳大利亚,什么地方?有那么远吗?”连澳大利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兴奋的第二天就和学校的好朋友讨论起来了。“澳大利亚?说什么话的啊?那你不还要学澳大利亚语?”


四五月分的时候妈妈给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说是去北京体检。当时还没有高铁,所以坐了一个晚上的火车到达了北京。在北京的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妈妈往医院跑。不是量身高体重就是量血压,拍X光,抽血…。说起抽血,看妈妈抽血的时候我真的都快尿裤子了。一大罐血啊(可能现实没那么多,只是那个时候感觉很多很多)!妈妈抽完就轮到我了,幸运的是护士阿姨们没有要我那么多血,不知道是因为我是孩子呢,还是看到我当时吓傻后的表情。只是轻轻的扎了我的手指一下。


1998年暑假,我这辈子第一次去了“补习班”,学英语。因为原来澳大利亚说的竟然是英语。我还白兴奋了,想是要是会说澳大利亚语,那会有多厉害啊,所谓物以稀为贵嘛。还模糊的记得第一节课要起英文名。我糊里糊涂的被老师变成了Lucy。那就,Lucy吧。那个时候并不记得Lucy的发音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用洋文拼写这个“露西”了,只知道这一串字指的是我。


接下来几节英语课的记忆很模糊。玩性本来就很大的我上课从来就没把它当一回事,就是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唯一学会的两句也是第一课的“What’s your name?”和“My name is …”。


9月1日,终于开学了,这也意味着枯燥的英语课也结束了(打断一下,我们小学当时要五年级才开始教英语,98年9月我上三年级,所以需要另外学习英语)。学校的教学楼有三层,第一楼是1-2年级的教室,第二楼是3-4年级,第三楼是5-6年级。三年级的开始也意味着终于可以大摇大摆的上楼梯去第二层啦(可是要去三楼的时候还是很紧张的),所以就突然觉得自己好强大,看到一二年级的小朋友竟然有想去欺负他们的邪念… 还有就是经常自己偷笑。“看姐我可以自由的上二楼!嘿嘿,你们羡慕吧!过几年吧!哈!”虽然当时也没比他们大多少。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优越感真的,那个心里美的哦。


在这段时间里,妈妈也经常和我住在外婆家。渐渐的她的肚子也大了起来。告诉我说我马上要做大姐姐了。同时去澳洲的事也是一点一点的在我脑子里开始有重量了。     


11月28日,星期六,晴。晚上,挺着快8个月肚子的妈妈和我坐上了上海飞悉尼的飞机。第一次坐那么大的飞机,兴奋啊(貌似空姐后来还有送我玩具)。很快的,我睡着了。而且是很舒服的一觉。现在想想那应该是因为人比较小,所以位子坐起来很宽敞,很舒服,再加上妈妈是孕妇,还一个人带着我这个半大不小的小孩,便免费升级到了公务舱。就这样,快10个小时的飞行结束了。


从机舱内看下去,澳洲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红色的屋顶”,好多房子都是红色的屋顶!飞机降落的时候,兴奋的恨不得从飞机上直接跳下去!我想那位漂亮的空姐姐姐当时看着我都怕了吧。


下了飞机,突然发现身边出现了好多长得和我很不一样的人。外国人不是说没见过,那个时候中央电视台的大山不是挺红的。只是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不在中国了。


入境的时候还真的没有很多的记忆,就记得推着行李车出来(我们的两个超大号箱子面积应该都比当时的我大吧)。出来的时候一眼望去都是人,而且是什么人都有,黑的白的黄的咖啡色的,稍微感觉有点点害怕的说。

妈妈很快的在人群中找到了“爸爸”。我那个时候对他的印象不深,只见过几次面。挺结实的,给人感觉比较安全,老实吧(我生父很瘦很小的一个而且有点滑头,所以有对比啊)。


既然说到这里了,也就先聊一下这个“爸爸”吧。他是北京人,话很少,也比较不会拐弯抹角,说话是一刀见血的那种。家里也算是比较富裕的,他母亲的父亲还是中国清朝末代皇帝的亲兄弟,正黄旗爱新觉罗氏。他父亲家里的出身也是当年京城的一品大官。他们一家包括他在内有6个兄弟姐妹,“爸爸”是他们家最小的孩子。老大比他大了足足有快30岁。最小的三个孩子都出了国,两个去了美国,就他来到了澳洲(据说是最初被美国拒签了,太多家里人已经去了美国的原因吗?)。有趣的是,在成为我“爸爸”前,他是我外公的妹妹的老公的亲弟弟(厄,关系有复杂,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远房亲戚吧,英文里面这叫做related by marriage)。


如果我没记错,他说过他是1987年还是88年左右来澳洲读书的。算是澳洲较早的一批留学生吧。当时虽然在国内的时候家里还算是比较富裕,可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人民币根本就不值钱,要在澳洲生活下去很困难。再加上那个时候的澳洲,别说是中国人,就连亚洲面孔的也算是稀有物种。当然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因为我还没出生呢。只是说那个时候在澳洲的亚洲人绝对比现在少… 不过就算是有,也是只会说粤语的香港人居多。香港没有回归祖国之前很多港人都不会国语啊。


因为生活费、学费实在太高了,他决定放弃学业,靠打工来维持生计。可是因为语言不通,也就只能在唐人餐馆里面给他们洗碗,打杂。而且应该过了好久都没敢告诉父母。如果我没记错,也就是过了一、两年他再一次回国的时候碰上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妹妹”的母亲。


快进到那个1998年年底,南半球的夏天。他是开着一辆蓝色的福特来接我们母女俩的,也不记得从机场开车到新家开了多久,只记得看着路边的房子,一个一个的小房子… 清楚的记得当时脑海里就飘过了两句话。“怎么都长的一样啊。”“哇,原来真的都是红房顶的!”


新家是一个三层的小公寓(澳洲称之为unit)。是在一个比较安静的街上,入口处有很多大树(话说每到下午就都是鸟在上头叽叽喳喳的)。我们住的好像是三楼,又好像是二楼… 说实话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我背着自己的大背包和妈妈跟在“爸爸”后面。一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棵比我还高大的圣诞树。第一次见到圣诞树的我第一次觉得原来圣诞节也是不错的一个节日,有那么漂亮的圣诞树,树上还挂着彩灯,觉得很新奇。


那个房子不大,两室一厅一卫,厨房和饭厅是典型的西式格局,是敞开的,连在一起的。我的房间在爸爸妈妈房间的边上,摆饰很简单,就只有两张小床,一个小书架和一个衣柜。妹妹平常和她的妈妈住在别的地方,只有周末才会与我并用这个房间。


来澳洲之前妈妈每个月在外企公司的工资也快上万元,而且小时候大人都很宠我。所以那个时候基本上是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杭州市的第一家超市开门营业了,有好一段日子我都一直以为超市是免费的,想拿就拿,不要付钱的…。可是到了澳洲,这一切都变了。当然才刚9岁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对我严厉了好多,这个不能买,那个不能要的,为什么突然间我们家顿顿只吃猪脚,吃到我听到猪脚就害怕。说起猪脚… 其实是因为我妈妈怀孕末期还有弟弟刚出生的时候母乳给予不足,爸爸就觉得说吃猪脚补奶,刚好外国人又不吃猪脚,去超市可以以白菜价的要到(当然现在华人那么多,应该不可能了哈)。因此造就了当时我们家顿顿啃猪脚天天炖猪脚的情景。

大一点了之后才知道,刚来澳洲那段时间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工作。“爸爸”离婚后便带着才3岁的“妹妹”回中国了,这一回就是3年。三年后再跑到澳洲,打算和我的妈妈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虽说我和妈妈落地就是PR(永久居民),他也已经是澳洲公民,可是“爸爸”为了要面子也不愿意去领政府补贴的救济金,初来乍到的妈妈更是不知道有那么好的免费钞票可以拿。


澳洲海关有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拿相当于一万澳元价值的现金。同样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抵达悉尼的那天我妈的鞋子里藏了有整整十万美金。现在想想还好那是在911之前,要是之后的话很有可能也要查鞋子… 查到的话,真的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啦。在外人看起来十万美金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是当时澳洲的消费远远高于中国,要养活一大家子也不容易。何况两人都没有正式工作。


到了澳洲第一天,“爸爸”带着我和妈妈就去了唐人街。如果你去过悉尼的唐人街,我想对那一颗金色的树应该有很多的印象吧。我棵树也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地方,另外就是一个叫德胜的大楼。听说“爸爸”在澳洲干的最久的一份工就是在这个德胜大楼里面的一家唐人餐馆。当天傍晚,他开着车带我到了一个地方。我的记忆里那个时候的那个地方,很黑,都是树,什么都看不清。他说:“这是你的学校,明天妈妈会和你去报道”。


第二天一早,我和妈妈走到了我的学校。与前一天晚上所见到的一片漆黑全然不同。大概是9点多吧,看到和我年龄一般大的小朋友们,穿着绿色的校服… 坐在地上… 不知道在干嘛。不过当时也没想很多,跟着妈妈就去了一个小房间里面(后来知道那个地方叫做“office”也就是学校的传达室,前台之类的办公室)。当时妈妈的英语估计也就比我会的26个字母强了一丁点,只听着她“yes”“no”的和那些鬼妹们说着,我一个人乖乖的坐在等候区的座位上,也不敢乱走。心里的确挺激动的,更是害怕吧。虽然我也不是那种怕生的孩子,可是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突然,妈妈转过头来问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好呢?”我冷不丁的一愣,心想我的名字?那有老妈不知道自己女儿名字的?!妈妈也这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什么英文名啊?”“英文名?”我想了一下,回道:“好像是露撕还是露西什么的,暑假的时候英语老师给起的,我也不知道。”“好吧,那就用那个吧。”“嗯。”


入学手续办的很快。没一会儿,妈妈就要走了。虽然听不懂她们和我在说什么,可还是跟着一个阿姨来到了一个教室。那是在一个木房字里,铺着地毯。一个瘦小的女教师坐在黑板前面的一张椅子上,在她的前面围着一群与我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们,盘着腿都坐在地毯上,他们的后面是一个个空着的椅子和桌子。这样的情景,在中国小学里是肯定看不到的,最起码那个时候是没有的。哪有空着椅子不坐,坐地上的!


先不说这个吧,只是觉得当时挺害羞的。那个阿姨带我进去的时候先是和老师打了声招呼。老师很快的把我带进班里和同学们打招呼。我想应该也是介绍我是从中国刚来的,不会说英语,希望大家可以帮助我融入班级里面,做好朋友之类的话吧(说真的,只记得她说了一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老师也给我安排了一个“小翻译”,是一个出生在澳洲的上海小姑娘,也是班里唯一会一点点国语的孩子。老师应该是要求她带我熟悉学校吧,一下课她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我介绍这里,介绍那里。


学校里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说滑梯、秋千,还有我第一次见到的叫“monkey bars” (猴架?)的攀爬用架子吧。澳洲的小学是从K到6年级的,K年级,也叫做kindy,是kindergarten的略写,算是学前班吧。一般小朋友最小四岁半岁可以入读kindy班。也就是说最小五岁半就可以上小学一年级了,这个和中国的6-7岁上小一是有挺大的年龄差距。可是在澳洲,开学的时间也比中国早了超过半年的时间。我们知道,中国和美国一样是每年的9月1日开学,而澳洲却是每年的1月底,而且一年有四个学期。所以这样算的话,实际上也差不多。就是开学时间早了一点。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在操场上一个男同学突然过来问我“What’s your name?”回忆这是我在暑假补习的时候唯一记得的一句英语!兴奋的我哦!可是刚想回答,突然答不上来了。原因是我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什么!之前和妈妈讨论过用那个露什么的名字,可是到底怎么读,我也不会啊!也许是我停顿太久,我的那个“小翻译”很熟练的回答他说“Her name is Rose.”


“肉…?”我心里一怔,“原来我的名字这样读啊?不对,不是露什么的么?怎么变了?还完完全全的变了?!”本来还想问她刚才叫我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可为了面子(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就顺水推舟当作什么英语都听不懂吧!


学校里有一个叫做ESL的班(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是专门为想我一样的从外国刚来的转学生而设立的。基本上每周都会去那个教室至少3-4次,记得班里总共就7个人吧,两个南斯拉夫人,一个阿拉伯人,一个意大利人,还有就是包括我在内的三个中国人。很快的我和那个班里的中国人也熟起来了。


记得老师是一个很恐怖的女人,很恐怖。身材很丰满,更确切的说,却实实有那么一点点水桶风格。脾气不是很好,稍微有点做的不好,或者是在她的班里不说英语,她会骂的很凶,不好惹啊!当然如果她很喜欢你(在班里不窃窃私语,成绩比较优秀,听话),或者是她今天心情比较好,她对你笑的时候,心里也会很开心的。不过和我平常教室里面的老师比起来,真的觉得好恐怖好恐怖!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胖老师的确教的效率挺高的,可能是比较严格的结果吧。验证了孩子不打不成才啊!


我小学里的那位恐怖的老师。感觉当时的记忆非常的模糊,时间也过得很快。澳洲第一学期开学的时间因为和中国不一样,所以一年的最后一个学期也不一样,是在12月底结尾。我当时到达澳洲的时候已经是11月底了,国内刚上了两个月的三年级,到了澳洲后的一个月,我又开始放长假了。


那个假期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弟弟是在这个假期里出生的。1999年1月7日早上六点左右,还在睡梦中的我突然听到妈妈大声的哭喊,被吓坏了的我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房间门口看到爸爸扶着妈妈慌张的跟我说道:“薇薇,你妈要生了,我现在要送她去医院,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中午就回来给你做午饭。”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匆匆忙忙的扶着妈妈出门了。当晚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家过夜,有点害怕却也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是大姐姐了就要像个大姐姐的样子… 只有小孩子才怕呢!我弟弟的生日是1999年1月8日,八斤八两的小胖伙子。


第一次见到弟弟也是两天后爸爸带着我去医院看望妈妈。一个病房里有六个床位,每个床位都有自己挂在房顶的电视机还有足够围住整个床位的大白窗帘,可以给每个人一定的隐私。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妈跟我说了她十年前在国内生我和当时生我弟弟的不同。她说生我的时候医院态度不光很差,还是在很硬的木板床上生产的,好在她那时候年轻,生的快,不然像这一次被折磨了一个晚上的话该会有多痛苦… 心大的我当时也没想什么,就觉得妈妈好可怜,不过弟弟总算是出来了!现在的我其实想说:“老妈,你这样对一个还没到十岁的孩子说这些真的好么!不怕她留下心理阴影啊!”


日历上写的开学的那一天,也就是一月底的某一个星期一,我兴高采烈的背着书包和放假前一样走去了学校。心想“我已经算是上四年级了!国内的小朋友都还在三年级呢!哇哈哈哈”,有点暗爽的感觉吧,好像我真的跳级了似地。9点前来到了学校,竟然发现一个学生都没有。这时我的心里好害怕!”万一我开学的日子搞错了,那我到底什么时候上课啊??日历上明明标着是今天啊!“


才在澳洲居住了3个月不到的我,鼓起了勇气走向了那几个长得像老师的大人。也记不清楚到底自己是怎么问的,还是问都没有问……可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哦!我竟然听懂了他们对我说的话!虽然不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再重复一遍,可是当时的心情真的很难用文字来形容。第一次单独与外国人的大人对话,虽然觉得自己的英语应该还不怎么滴,可是竟然听懂了他们对我说了什么!他们告诉我说真正学生上课还要明天,今天只有老师来学校。虽然有点失望还要等一天才开学,可是竟然听懂了他们对我说的话的喜悦,早就超越了那个还要多等一天后才真正开学的失落感。想想当时的我可没有上过什么特别的英语课,只是整天浸泡在这个语言里,郁闷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回家后妈妈问我为什么又回来了。我便回答说”今天没有开学,要明天才开学呢!“接着便想很兴奋地跟她说在学校发生的那个意想不到的事情,顺便小小的自大一下,原来我的英语真的有进步嘛!……可是没想到,在我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的时候,我妈妈便开始大发雷霆。开始骂我笨,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说的一句话,”你是学生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学?“


我当时真的极其的委屈,可是又解释不清楚。心想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学校都那么奇怪,不是星期一开学,而是喜欢星期二开学的?!(后来知道原来这里的公立学校都是喜欢在星期一的那天开教师会,讨论接下来这个学期的项目、计划等。然后在第二天,星期二才正式开始上课的)。记得上了中学后也有和我妈提过这件事,她也只能不好意思的说是她自己当时太紧张了,担心我真的融不进这个地方,所以才会那么的过度的生气的。

开学后,我被分班去了一个4、5年级学生混合的一个班里。全班大多都是五年级的学生,四年级的就包括我在内四个人吧(后来听说要是你是低年级的被放进这样的班里,说明你成绩好,可以和五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虽然我没觉得自己成绩怎么好了……只能说可能轮到把我排到新的班里的时候别的班都没位子了,所以才随便的把我塞到了那个班里吧~哈哈)。

当时我们这四个唯一的四年级学生都会经常下课在一起玩。他们都清楚我不太会英语,所以也都会很耐心的解释很多东西。数学课的时候虽然我可以很快的回答所有有符号的问题,可是当看到add(加),subtract(减),divide(除),multiply(乘)之类的单词,就完全蒙了!还好有当时我自认为是best friend的Tina同学帮我在我看不懂的英语单词上画上所有的符号。


第一次喜欢上的男生,便是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四个人当中的一个。因为是第一个有好感的男生(英语里面这样的喜欢叫做crush,不是压碎了的意思哦,只是那种很纯,很简单的单恋,好感啦!),我当时很害羞,只敢偷偷地喜欢他,从来也没有表示过什么。记得最傻的就是一天Tina跟我说她有喜欢的人了。经过一般盘问后,竟然说出了我喜欢的男生的名字!第一次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是因为她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而且又是她先说她喜欢他的,我很快的决定不再喜欢那个男孩子了,决定以好朋友为主,不和她抢。也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我也喜欢那个男孩。呵呵,当时真的超天真的,说不喜欢立刻就不喜欢了,第二天便决定自己不喜欢他了哦!

这个时候弟弟已经有4、5个月了吧。每个周末,妹妹还是会来我家住。时间过得很快,半年过去了。这个时候妈妈做了一个决定,说想改移民去美国……



★ 小学篇 二 ★


父母想移民去美国了,甚至连我的签证都给我签好了却决定先不带我去。原因是他们自己想要先去考察一下,如果觉得合适再把我们接过去。就这样在澳洲短暂的半年后,因为爸妈要去美国,我和弟弟被送回了国。国内的半年… 我弟弟住在外公外婆家,我被送到了我的“好外婆”家。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好外婆”可不是方言,说起来也是有一个小故事吧。她是我外公的妹妹,按照我们那里的叫法应该叫小外婆,可是我还在学说话的时候这个“小”字就是发不出来,就说成了“好外婆”…大人们觉得这样也很可爱,所以就一直这样叫。导致了我表妹也跟着我一起叫她好外婆,叫她的女儿好姨娘……


经过我坚定的要求,我被送回了之前读的小学,又回到了那个学校的同一个班级。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的班主任刘老师刚好想送儿子来澳洲读书,所以那段时间也特别的照顾我,找机会跟我妈聊聊天啊什么的。还在我回来之后的班会上提名让我做个中队长班干部!重点是不光有了两条杠还被分配了一个没有啥职责的任务,好像就是卫生委员还是什么,反正就是那种官大活少的差事。一直都挺闲的。

顺便说一下出国前最高的职位永远都是小队长,就是班里查一下作业然后像中队长报道的那个。之后她儿子到底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好像也没有来澳洲,我只知道当时觉得老师怎么突然间对我那么好,还有点不是很习惯!再加上我这个人本来就比较粗神经吧,傻乐傻乐的也觉得挺开心的。当时因为算是去了半年的国外,还记得有一次英语老师让我上前带大家朗诵英语哦!虽然那个时候我的英语可以说是真的不怎么样,可是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就每次都巴拉巴拉的开心的领读。

又是半年后。父母从美国回来了,最后还是决定不去美国,回澳洲。具体原因比较复杂,我也是后来长大了才慢慢的从妈妈那里了解到的。继父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在纽约生活,虽然都是一家人,却非常的不合。到处想方设法的阴对方。我爸妈俩被夹在中间,非常不舒服。而且那个时候“爸爸”不光起早摸黑的打黑工洗碗,打工的地区还有很多的黑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持枪抢劫的可能性。所以不光根本赚不到多少钱,还非常的危险。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妈妈就不干了,说什么也不要在美国呆着了。

回到我这里,无所事事又过的糊里糊涂的半年也就结束了,再次跟着大人们回到了悉尼,转去了新的小学,也是我弟弟之后上的小学。那年,小学五年级。


新的学校自然也会结识新的朋友。在这里我遇到了一直到上了高中才开始疏远的下一任BFF:K和S。K是一个ABC,父母是香港人,三个女儿中最小的那个,她家当时有两只狗,其中一只有点可怕… 呃,以前去她家的时候那只都会疯狂的吼叫。S的妈妈是华裔,爸爸是印尼人,长得很高很瘦很漂亮,她有一个比她大一岁的哥哥,是一个标准的小帅哥(看妹妹就知道哥哥怎么样了啊!),当时对她哥哥各种的YY啊啊啊!(捂脸)

五、六年级都是在那个学校经过的。六年级的时候老妈要我考精英中学,觉得考上之后前途便可一路光明。何为精英中学呢?顾名思义,中学中的精英,又名Selective High School,一般高考考上八大大学法律医学系的孩子们巨多,而且一般成绩都在95+(当年澳洲高考HSC最高分100,现在改99.95了,说是“不可能有人能得满分”)。

作为从小学习都很一般的我,虽然每个周末妈妈都会带我和妹妹去各种补习班上课,说心里话,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听得懂过。自然而然的,考精英中学的时候也没有考上。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和优点就是不是很有所谓,而且不管发生什么坏事总是可以很无赖的想到“反正没有更差”。既然根本没有付出这个努力,没考上也是应该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不开心。我妈到还是挺不是很开心的,对于这件事也生了我的气,觉得我怎么这么不争气…… 呃,好吧。谁叫你女儿我遗传了爸爸妈妈两个都不爱学习的人的这个不爱学习的良好基因呢。

在澳洲,小学升中学(没有初中高中之分,都叫High School)平常是不需要考试的。一般是按照你的住所自己安排规划你所去的中学,列外是私立中学,教会中学与精英中学啦!私立都是很贵很贵的,一般工薪家庭也负担不起,当然这不包括那些年年拿奖学金的学霸家庭们……教会学校的话比私立便宜不少,可是质量也是掺差不齐。精英中学的话必须要考试考过了才能去,而且和考大学一样,排名越高的精英中学,录取线也就越高。然后最后就是楼主去的学校,普通的公立中学。当然质量方面还是有好有坏的,那些精英中学曾经也都是普通的公立学校,只是恰巧学生都比较学霸和考霸罢了……

因为考试是在六年级年初举行的,年中基本就知道自己的中学的去向了。当时我们家住的地方刚好因为我在马路的这一边而被规划为去了一所相比来说稍微远一点却还是不错的女校。要是房子在马路对面的话就会被规划去一所我们这块地方名声不是很好的一所男女混合的中学。这一点,我妈还是稍微心里平衡舒服了一点。两年后我的妹妹考上了精英中学,其实她一直就比我努力很多很多,这一点我对她也是很佩服的。


六年级的时候就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牛,还跟K一起申请了做我们班的学生会会员(prefect),好像只能六年级学生做,每个班最多就三四个人。表面上是管人,要有责任感,实际上我们两之所以想要做这个主要是为了可以大大方方的旷课,号称是职责所需。每个学期都会轮流做一些活儿。比如说在学校的传达室那里监督、放送广播,还有就是监督学校小卖部(canteen)排队情况,年级小的孩子要是吵架打闹或者插队我们需要负责去解决,解决不了了再找老师。


话说我记得有一次我跟K两个人与往常一样在小卖部监督者大家好好的排队,突然看到好几个一年级还是学前班的小姑娘们兴高采烈的要买一大堆的零食,还特别高调的叽叽喳喳的在那边说话,我还刚想过去让她们不要那么大声的时候…… 她们,竟然拿出了一大把游戏的塑料钱币,非常认真的想要购买小卖部阿姨递给她们的食物。我那个时候都没好意思再去说她们了,看到她们失落的离开的时候甚至有一种想要去安慰她们给她们钱的冲动。


别的工作就是午饭时间帮老师一起看好那些因为没有戴帽子而不能在操场上玩耍的可怜孩纸们。各位亲们可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不戴帽子就不能在操场上玩吗?是的。就是这样。我第一次来到澳洲的时候,也因为没有帽子被迫在下课时间只能坐在大树底下不能跟小伙伴们追着跑闹。主要也是因为澳洲的太阳实在是太晒。而没有经常做好防晒措施而得皮肤癌的澳洲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从小就要求孩子们在户外一定要带帽子才能玩。

跟国内查作业的官职不同,基本上澳洲学校里的官位都是跟学习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锻炼孩子们的管理与生活实践能力吧。平时上学的时候也就是一个礼拜数学,英语加上历史或地理或科学各一张的作业(注意是一张啊!)。放假的时候不要说日记,更是连作业也没有,一个劲的玩。


英语不好又不爱学习是硬伤,数学作业一般随便抠着脚丫喝杯水的功夫就可以完成,英语作业却是每次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出来的… 或者大部分就是直接找K当天抄。六年级的老师很变态,每天下午放学不放我们走,一定要玩什么拼字游戏,还是抢答制的。害的我还有班里另外三个不是在澳洲长大的孩子们每次都是倒数第几个回家的……

学校里也有选School Captain(学生长),作为当时只会三脚猫英文的楼主根本听不懂那些竞选者的演讲…话说S也有去竞选了呢,就是没选上。反正就是从Kindy到六年级全校都去听他们演讲,最后投票选举。我们那一届一男一女两个学生长竟然是四胞胎的其中两个!难道是面相好么?

每个班每个礼拜都会安排去一次学校的图书馆,与国内不允许孩子看课外书不同,澳洲的英语课都是围绕着看各种的儿童书籍。有一次K突然很神秘的拿出一本书告诉我说这本书特别好看,要我也一定要看。是的,那本书就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了。当时第一眼的想法就是:“天呐!那么多英文字,怎么都没图的,咋看?!”

可是后来因为实在太好看了,竟然放不下来了。因此这是我第一本完整的啃下来的没有插图的英文书(原版的那本啊!不是后来美国佬重新出的那些~ 当时各种的查字典,学习的时候都没见我那么认真过!),也是我上了中学以后开始爱看各种书的开始。 


好不容易在澳洲小学连续混了两年,六年级毕业了。暑假的时候决定跟妈妈一起回国度假,等着七年级开学前回来。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我这个小毛孩鬼主意还挺多。我有一个表哥,是我生父的姐姐的儿子,比我大个两岁,可是因为出生的时候生了一场病,所以后来比同龄人的智商稍微底一点。他也是小时候就去了澳洲,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回国读书了。


有一次去我生父那边住的时候,碰巧表哥也在,不停的给我洗脑他们学校发生的各种趣事,各种的神奇。结果被表哥忽悠的我就突然决定我也要在国内读书了!因为表哥的学校是寄宿学校,我还破天荒的号称是要 “体验生活,补习数学,不想忘掉中文!”


原以为告诉妈妈后她会生气,可是她却出乎意料的冷静。说让我自己考虑一下,也马上要是中学生的大孩子了,可以自己拿主意,不要鲁莽的做决定。具体是几月几号我记不清楚了,反正那一天到了机场,拿了登机牌后,我毅然决定,还是想要留在国内。就这样,在过安检之前我跟妈妈告了个别,跟爸爸(生父啊,她们虽然离婚了,可当时还是朋友)就这样回家了……

接下来又开始了一次为期半年在国内的学习生活。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国内长期的生活。新的学校是一个外国语寄宿学校,在我的一度要求下,我被分到了表哥的班级。五年级二班。有些人可能会问,不是澳洲刚六年级毕业么,为什么留了还不止一级?!首先澳洲的开学时间比国内早半年,按照正常的话,我也应该是六年级,而不是七年级。其次,因为在澳洲两年,我的语文数学水平比国内同龄孩子落下了好多。记得刚进去没过几周就直接有一个小考。去澳洲前在班里考试永远都是80-95分左右的中上成绩,这一次语文32,数学34。一下子变身成了垫底的学渣。

另外值得说的是,因为怕我不习惯,虽然上了寄宿学校,第一个月还是每天让我破例可以回家。直到一个月后才变成了真正的寄宿生了。宿舍是整个班级的女生住在一间房里面,洗澡也是同一个澡堂。学校里因为女生多过男生,所以一般女生先洗澡,占用男生和女生的澡堂,洗完后的一个时间段男生才可以洗澡。记得第一次洗澡的时候,真的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虽然都是女生,可是当时还没有发育的我,看到一些已经开始发育或者发育好了的姐姐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呢!呃,我说多了。反正就是因为这样刚开始我还憋了两个礼拜没有洗澡……

再后来因为每次洗完澡不好好把脚擦干就穿球鞋导致了两个月后我的脚出奇的臭。在这里我要感谢当时的同桌!虽然他现在肯定不记得了。有一次一个女同学路过我们桌子然后捂着鼻子就说:“哇!什么东西好臭!”我一听其实很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我说什么她又说了:“是不是XXX(同桌的名字)你脚臭!””嗯,是又怎么样?” 他却怂了怂肩膀不屑的回道。听了他的回答的我瞬间对他有了各种感激之情,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注意到了脚臭其实是从我那儿传出来的……


后来的一个周末,在与我强烈的要求下生父给我买了一个很神奇的鞋垫。果然没过多久就再也没有脚臭的烦恼了!除了这个小插曲以外,学习真的很幸苦。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澳洲学校的各种放松和不用学习,突然间每天一早要早读,然后晚上晚自习到晚上8、9点,然后睡觉。每天就过着同一模式的生活,


记得那段时间新浪聊天室很火,我在周末回家的时候也会有事没事的上去逛逛,还在好姨娘的帮助下申请了QQ帐号。结果记得有一次聊了一个14岁的小男孩(我当时12岁),他问我读啥学校,我也就傻不拉唧的直接告诉他了学校名和年级。结果一两个月后去老师办公室帮忙拿作业的时候突然在老师桌子上发现一份给我的信!重点是还被拆开了!!拆开了还好,里头竟然是那个男生写的信!还说什么想做我的男朋友?!当时看到了马上在老师桌子上悄悄的顺走,然后毁尸灭迹,恨不得马上烧了。太害怕老师把我拉出来聊天!不过还好不知道是我人品太好还是老师可能还没仔细读,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当然也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一个学期,也就是半年后,因为实在觉得学习压力太大我哭着求我妈要给我买机票让我回澳洲读书。她这才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薇薇,我当时就让你自己做选择就是希望你不管做任何决定,都要考虑到后果。不要盲目的去做事。”


在这个学校最后一节课,我记得太清楚了,是星期六上午的舞蹈课。因为有同学没有带舞蹈鞋,老师开始大声的骂班里的所有人。说实话我已经看这个老师不习惯很久了,每节课都要找几个人吼几次才舒服的女人,当时的我做了一件连我自己也很惊讶的事情。一向来都是乖乖女的我跟老师对吼了起来。“明明知道舞蹈课怎么不带你的鞋子!你们怎么这么没脑子啊!还想不想上课了!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没带就没带有必要那么没完没了的么!你每节课不好好教课就知道骂人,有意思吗!”“XXX(我的本名哈)你敢顶嘴!你小心我把你爸叫过来!”“不用你叫!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今天就不上了!不!再!见!”


说完,我就真的直接把我的鞋子摔在了地上然后拍拍屁股就走出了教室。好吧,这么大的勇气果断是因为知道反正之后也不上她的课了,她爱干嘛干嘛,跟我没关系!



★ 中学篇 ★

一周后,我再一次踏上了飞往悉尼的航班。刚到的第二个礼拜我就去我之前报读的中学报道了。那是一所女子中学。S也是跟我一起从小学升上来的,K却去了另外一所学校。刚开始的两年还是跟K会有联系,生日的时候也会邀请过来开生日派对,可是时间久了,我们都各自有了新的朋友,渐渐也就疏远了。

我记得第一天去报道的时候S看到我很惊讶的说道:“我开学后看到你一直没来上课就给你家打了电话,你爸说你要三年后才回来?!!我都吓死了呢!看到你才几个月后就回来了真好!”


同一天我也遇到了中学生活里死党之一的C。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子挺高的,有点胖,人非常的好学习也很好。七年级的记忆就是自己从小学里最牛逼的年级变到了中学里最没有地位的年级。操场也分为两边,一边是七八年级,另外一边是九十年级的学生平常下课休息的地方。我的那个学校比价特殊,七致十年级是一个女子校区,男生也有男子校区,离的也不是很近。十一、十二年级在别的校区和另外两所学校合并成男女混校。


这个操场的划分说实话也是没有什么学校的规定或要求,只是多年以来都是这样子的。记得我们刚升到九年级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跑去另外一遍找自己的地盘。而且每次下课自己和自己的朋友里面总会有一个人跑去占位子,时间长了,就没有别人敢来我们的位子了。


看过美国电影里高中生的group(朋友圈,小组)划分可能可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个小圈子,当然没有美国电影里面那么的明显,只不过也是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popular girls,书呆子的nerds等等。我在的那个圈还是很牛逼滴!算是中上的地位吧,一般大家都很少跟自己group以外的学生没事的聊天。Popular的那些女生也会偶尔跟我们打个招呼聊个天什么的… 心里也会小激动一下。有的时候要是别的小孩过来我们的位置,会被我们轰走的。感觉现在一看,的确挺幼稚的。不过总体来说全年级还是相处的比较和谐的。


七八年级的时候我和S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没有小学里那么铁了(是因为K不在了的原因吗?)。新加入的group的中心是一个中澳混血(爸爸是华裔)和一个小意大利姑娘。两个姑娘都长得很漂亮,身材都是瘦瘦小小的。她们两个从小学里就是BFF,中学里更是每天基本上形影不离。当时就是因为C是在这个group里面,所以也把我带了进去。在这一年我也认识了我们四人帮的另外两个人F和L。

F和L都是ABC,C是三岁就来了澳洲,而且父母都是香港人,经常会说广东话,所以慢慢的我也竟然可以听懂粤语了。我当时那三脚猫的英语能够突飞猛进也是因为她们。每当我说错语法或者用错词的时候她们总是会纠正我,而且乐此不疲… C很爱看书,我也经常跟她一起泡图书馆看书。八九年级应该是我们四个人最铁的时候。那个时候手机用的是摔不坏的诺基亚,玩的是贪图蛇,上网也是拨号上网(不要喷,澳村网络发展速度慢,我好像是后来那年才有宽带上网的),可是我们四个人每个周末都要一起打电话,比如说F先打给L,L再连我,我再连上C,然后一聊就能聊上两三个小时。


第一次去朋友家过夜(sleepover)也是在L家,而且是经过了我无数次的苦苦哀求妈妈才同意我去的。我们四个人中只有L是独生子,所以每次也都是去她家玩得最嗨。会一起看杂志,一起讨论那个明星很帅,一起玩游戏等等那些只有十几岁女孩子们在一起的事。那段时间应该是我最珍惜的回忆吧。吵架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偶尔也会有误会也会有嫉妒或者不开心。我作为一个没大脑的人计较的事情很少,所以我一般的职位事和事佬。


八年级的时候C的一个朋友R介绍我认识了网游。当时玩的第一款网游是仙境传说(Ragnarok Online),或者叫RO。记得当时每天洗碗妈妈才会给我每周十块钱的零花钱(好可怜啊~有木有)。拿着零花钱去买了游戏杂志,杂志送了一张RO的安装碟。那个时候的网速不是一般的慢,光碟安装好了然后光需要更新就又开电脑开了一个晚上才更新完毕,对于95后的孩子们这应该是想象不到的吧!


说到这里没有玩过游戏的人可能会觉得无聊,所以可以选择跳过。可是因为这是纯属自己给自己看,我还是忍不住要写出来。现在一堆一堆的网游手把手的教你怎么玩,随便送你各种装备。RO没有。最起码当初刚刚登陆游戏的时候什么教学也没有,什么技能也没有,就让你自己摸索探索。记得第一次登陆的时候因为R没有上线,自己一个人跑去打啵利,打了一半突然身边路过了一队感觉级数很高的团队,因为没见过,就傻傻的跟了上去,然后不知不觉竟然跑到了邻图的沙漠,又见到了以前没见过的大鸟…… 然后就没有然后的被啄死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相信第一次玩网游的人当年都会有过这样的经验吧!之后R终于上线了,带我组团去打高级的怪刷经验。为什么说了这个游戏呢,其实那个时候因为总是跟R玩游戏,放假的时候C他们也总是会约我们一起出来,美名其曰“一起出来玩”,其实因为知道我们两都着魔的在玩这个游戏,像是凑合我们一对。嗯。后来知道他的确有暗恋过我,可是我一直傻傻的也没当回事。

原以为中学生活就可以这样美满的结束了,我错了。十年级的第三个学期,也是我们四人帮分裂的开始。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原因,F突然间就不跟我说话了。从来都是和事佬的我在追问了C和L原因之后也没有得到什么答案,我爆发了。她们也从来没有见过我那么生气的样子,估计也被吓坏了。第二天我便从此忽略了她们,这个四人帮也就从此瓦解了。也是这个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她们,好像也没有几个朋友… 那段时间真的觉得世界好孤独,好黑暗,好可怕,甚至有过不想活了的可怕想法。不过好在当时还有几个月就要去新的学校了,朋友可以从新交嘛!怕什么!

十一年级去了新的学校,FCL三人也一起去了同样的学校。遇到只会礼貌的打声招呼,不在我们同一所女校升过来的也只会认为我们只是作为不熟的同学打个招呼而已。

因为之前都只在女校混,而且还很宅,跟男生浑然不知道怎么相处,刚开始更多的是紧张与不安到后来的坦然。也结交了新的朋友,包括其中的S,之后跟我经历了高中,大学,刚毕业找工作,以及现在还是很好的一个朋友。


十一,十二年级除了英语是必修课以外,其他全部都是选修。只要十一年级选满13个单位的课程,十二年级选满11个单位就可以。每个科目大多数是两个单位。考大学的时候我选的是高级英语,三个单位的数学(3U),物理,化学还有美术。我对物理化学一窍不通却不知为什么翩翩选了这两个科目,更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就随了大流选了传说中拉分比较拉的高的科目。

记得在高考前学校会有自己的模拟考试(trials),在这个考试前我破天荒的去上了化学课。当时的化学老师Mr A看到我惊讶的对我说道:“XXX你真是稀客啊!欢迎来上我的课啊!”其实那一年我只有去交算分数的作业的时候和考试前才会去上他的课… 其他时间一律逃课。其实纯粹的逃课还好说,我每次所谓的逃课却是去图书馆做数学作业!不过还好我是去做数学作业,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最后的总成绩还算是能看,刚好以低分飘进一所八大的门槛。


物理化学最后考出来两科的总分70不到(满分每科100)。这已经不能用学渣来形容那个悲惨了!幸运的是,我偏科,而且奇葩的偏科方式也是醉了。英语数学还有美术都考出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数学更是差一点就满分了。后来证明我数学其实也很渣,只是当时的数学老师太好了,从11年级的数学渣子到后来12年级模拟考的突飞猛进,Mrs V的功不可没。英语和美术课其实都很简单,我平时也比较喜欢看书,还有捣弄一些作文瞎掰什么的,考试前复习准备加练习了几次考试就写的非常流畅了。

紧张的高考结束,给自己过了一个迟到的18岁生日。我成年了。


第二张是2003年1月26日,我读八年级了。是澳洲的国庆节也是我与妈妈入籍的那一天。弟弟也有四岁了(完全看不出来吧!他从小不光个子高,身材也是圆不溜秋的)。



★ 大学篇 一★

初恋了。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我基本上每天就是打工。几年前我继父开了一家在我们那一块还算小有名气的餐馆,我自然而然也被迫去那里端盘子。从16岁开始到19岁,端了三年的盘子啊!我的初恋也是在这个暑假认识的。他比我大三岁,长得很帅很阳光,而且性格也很外向,是日本和印尼的混血。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的我也是被他各种能说会道会哄骗给弄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也是之后才知道他不是一般的能说会道啊!是我先主动约他的,记得他在MSN上面答应和我约会的时候我直接从电脑前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坐在我边上的妹妹差点没被我那么突然的举动给吓到!


我平时就是一个闷骚的宅货,他却很喜欢出去玩。而且是去夜店,去跳舞… 刚成年没多久的我根本不知道夜店是怎么一回事(谁叫我真的在这方面发育的比较晚呢…),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他每个周末都会出去喝酒跳舞,我却因为妈妈管的严,根本不可能跟他去。可能是觉得我太像小孩子了,也跟他能聊的话题不是很多,三个月后就跟我挥挥手分了。


被分手了还全然不知的只知道抱怨我的妈妈,因为他只读了TAFE(相当于国内的大专学历),学历不是很高,所以妈妈一直都不是很同意我跟他在一起,觉得学历太低… 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说过准备去考法律系或者医生,我当时就是星星眼的觉得他一定可以的。 妈妈却不屑的说:“怎么肯能,是他说想考就考得上的吗!”


作为没有恋爱经历加上从小又都还挺听话的我,也开始少了些星星眼,多了一些对他的质疑。不过谁知道呢,一年后他还真的考上了我们学校的法律系,现在已经毕业成为了一名注册律师。当然,这也是后话。我们俩的共同话题还是太少了,我也不喜欢去夜店,也做不到让他不去夜店。所以其实就算在一起久一点,也不太可能一直走下去的。

这个第一次的分手,虽然才在一起三个月,也很痛苦,尤其是在后知后觉的情况下更是感觉莫名其妙。当时W的出现让我觉得很及时。他陪着我哭,听着我对他抱怨一切的一切。因为我们的母亲都是朋友,我们那个时候也认识了好多年了。他后来告诉过我说是从我在十年级就开始暗恋我了,十一,十二年级的时候更是一直很喜欢我却从来没敢告诉过我什么。这里也有我做的不好的地方,说得难听点,对他也有那么一点好感,可是却一直把W当作了备胎。然后接下来的几个月就充分发挥我一贯没心没肺的作风,很快就忘记了这第一次的失恋。


三月份的开学季很快就到来了。跟我家好闺蜜S也是同一所学校。S跟我不一样,她是一个标准的学霸,最起码中学的时候是的。11,12年级的时候她和她当时的男朋友那可是学校的一道风景啊,两个高材生,化学更是把我这种渣子甩出了不止几十条大街。虽然是同一所学校,她考的专业需要的分数也比我多了很多,而我的专业却是学校最低要求的科目…  更是有“失业学士学位”的著称。

其实考的不好也是怪我自己不光偏科严重,懒还有就是当初没有对自己其实应该是文科生的觉悟。到了大学是彻底觉悟了。第一学期的课程修的全部都是文科,日语韩语学的不亦乐乎。发现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写写作,看看书,被被单词比较轻松愉快。


第一节韩语课的时候认识了我家E妹子。说来也有趣,我开学前在一个澳洲高考的论坛上混了一段时间,发了一个帖子问有没有谁下个学期一起学初级韩语。当时就在论坛上搭上了,还互相加了MSN聊的挺嗨。第一节韩语课开始前,同学们都在教室门口等着进去。谁都不认识。我和E就跟约好了一般一下子就看到对方然后我提起了勇气问了她的名字。好像命运一般,果然真的就是她!我们两个人也是一拍即合,兴趣爱好还有想法都非常的相似!她应该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到现在我最好的朋友了。


同样也是在韩语课里认识了T学长,给人感觉高高瘦瘦的,当时已经大四的他在我们新入学的小朋友们来说那是很高级的存在。嗯。他对我的影响也很大。那个学期,他刚从日本交换留学回来。因为我也同时选修了初级日语课程,每次上课下课聚会我都会找他聊关于交换留学的生活,每次都是听的我心里痒痒的。作为行动派的我更是直接跑去了管理交换留学的学生中心开始打听如何申请还有申请流程。


从听交换留学讲座问答,到跟母学校提交申请书,国外学校接受你的申请,母学校确认学分的转换无异,再到开始签证,买机票,准备国外的住宿生活到抵达当地开始留学生活。一般申请交换生都要提前一年开始申请。我是在大一第二学期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提交了申请。



★ 大学 外篇 在日本交换留学的日子★

在申请交换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妈妈。只有一次试探性的问了我妈。“老妈,你说我要是去日本交换留学一年怎么样啊?”“好啊,挺好的。”


刚开始因为担心妈妈可能会不同意,到底是自家女儿第一次单独出国去生活,怎么也会觉得不舍。我的妹妹平常也比较内向,根本不喜欢跟人多说什么。弟弟再好再喜欢也还太小。结果她却给出了那么一个让我感到惊讶的答案。等到一切都申请结束,机票也用我打工来攒出的一点钱买好了之后,我再次找我妈聊天了。

“老妈,那边的学校住宿都联系好了,机票也订好了,三个月后的飞机。”“什么?!你要去哪儿???”“日本啊?之前不是跟你说了要去做交换生嘛,就一年。”“你什么时候跟我说的?我还以为你是在开玩笑!”


妈妈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也怪我,没有好好的跟她说明白。不过这也是我一贯的风格,先斩后奏。不过好在她也是一个很开明的人,虽然还是费了我不少口舌,说服了她,也厚脸皮的说服了她给我一些路费~ 哈哈。


到了日本之后的第一感想就是的确跟大家说的一样很干净。到达的第一天是我爸爸的一个朋友接的我的飞机。我提前在网上订好了一个酒店先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准备去学校报到,并搬到homestay的家里。那天晚上来接我的阿姨带我去吃了串カツ(炸串),觉得这是一个神奇的开始。

要第一次一个人开始生活了。我的学校,关西学院大学,也叫关学,是坐落在西日本兵库县西宫市的一所私立大学,刚好在神户,大阪还有京都的中间。当初是一位美国基督教传教士建立的学校,所以到现在还有保持着神学学位,大一的学生也会需要去学习关于基督教的课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