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大学撤销原731部队成员学位,活体试验论文曝光作恶终有报

新闻早餐2018-11-18 15:41:51


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多名“技师”当年以搞活体试验为由,残害中国百姓,战后他们非但没有受到制裁,反而混迹学术圈,以精英身份坐享高薪。日前,日本医学界发起成立重审协会,意在撤销这些“技师”曾取得的学位,恢复医学界清白。



京都大学受到拷问


4月2日,“要求京都大学重审满洲731部队军医军官学位协会”(简称重审协会)宣布成立,包括名古屋大学等多个高校的名校教授任协会负责人,他们将“第一炮”瞄准了京都大学,要求撤销该校医学部一位叫平泽正欣(已死于二战)的博士学位。


1945年,正在731部队服役的平泽正欣发表博士论文《论狗跳蚤的鼠疫传播能力》,声称以猴子为活体试验对象,通过“将跳蚤放入猴子大腿”等方式,论证跳蚤对鼠疫病菌的传播能力。京都大学评定该论文“视角特殊”,还“发现了跳蚤向人类传播鼠疫的可能性”,尽管平泽在提交论文的当年战死,京都大学最终仍授予他博士学位。



然而仔细阅读该文后就会发现蹊跷之处,比如,文中提到“猴子高烧发到39度”,但实际上39度是猴子的正常体温。再比如文中提到“猴子产生头痛”,然而猴子无法说话,研究者怎么可能得知头痛呢?作为一篇学术论文,理应记录被试验猴子的年龄、品种等信息,但在该论文中这些信息全都没有。经综合论证,重审协会内多名教授认定“猴子”仅是指代,真正的对象极有可能是活人。


“这是不人道的,京都大学有义务对此进行查验。”重审协会秘书长西山胜夫提出。尽管当事人平泽已不在人世,但这毕竟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针对731部队要求大学撤回学位,具有深远的意义。


惨绝人寰的731部队



731部队素有“魔鬼”部队之称,是日本侵华时期设立的一支秘密部队,对外名义是防疫研究室,实际上从事惨无人寰的活体试验,前后共有3000多名细菌专家与研究员加入过731部队。为了开发细菌战,他们虏来的中国平民,残忍地对他们施以鼠疫、炭疽、霍乱等各种细菌,这些平民通常被活活折磨而死。



目前公布出来的731部队各项试验标准,残忍程度个个令人发指。比如在标准活体冻伤试验中,冻伤的标准竟是“要以敲击腕部会发出声响”。



除了进行人体试验,731部队还专门分出一个部门用于制造病菌以及生物战剂。在第四部,一个月可以生产出300公斤鼠疫细菌、900公斤伤寒症细菌以及1000公斤的霍乱病菌。此外,731部队平均每个季度还会生产45公斤、相当于1.45亿只跳蚤。



罪孽深重却善终的两名头目


731部队的灵魂人物——“技师”,大多来自日本著名的高校。为了维持这支部队的日常运作,日本高校每年都向中国战场输送人员,从1936年京大输送38名医学生开始,至1942年,这一人数翻倍至75人。据不完全统计,上世纪40年代开始,每年至少有100名高校研究员被送往731部队,最多的时候,731部队中的博士总数多达200余人,占总人数的10%。



731部队的创办者石井四郎就是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博士生,主攻微生物学,正是他开启了活体实验,致使至少3000多名中国、苏联、朝鲜等平民遭受摧残。然而战败后他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利用731部队试验获得的数据同美国进行交易,石井四郎最终逃过国际法庭的审判,此后他在东京生活,以经营诊所为生,晚年迷恋修禅,还“善心大发”地免费给周围孩子治病。1959年,患喉癌病死,终年67岁。



另一名头目北野政次是石井四郎的校友,也曾出任过部队队长,参与指导过细菌试验。然而日本战败后,这个染指数千无辜生命的罪人与石井四郎用一样的方法逃避了战犯审判。


北野政次曾一度在其母校东京帝国大学任职,至1948年,他竟然获得升任,成了“中村公众卫生研究所”所长。靠着逐渐积攒起的“名气”,北野又在学校之外大发横财,1950年后,北野从事起了贩卖血液的勾当,利用专业知识牟取暴利,1986年,92岁的北野在东京去世。


▲北野政次


纳粹德国一丘之貉,种族清除灭绝人性


二战元凶希特勒和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举世皆知,然而丧心病狂的希特勒不止对其他民族展开屠杀,甚至对德国本国人也曾经施以同样残酷的暴行。



在所谓的“清除计划”以前,希特勒和纳粹最早想要除掉的是被认为不符合“种族优生”策略的本国青少年。即使拥有了“高贵的雅利安血统”,但因为天生残疾,或唐氏综合症、自闭症、甚至是癫痫症的青少年都会受到残忍的迫害乃至处死。


1939年,希特勒认为残疾人等那些“不配活着”的人群占据了过多社会资源,为了救治他们占用医院的床位,会耽误对纳粹士兵的治疗。而且,残疾本来就是它们的原罪,理应“清除干净”。



希特勒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可能会遭到异议,于是他在非官方的层面上悄悄授权下属开展行动。这场骇人听闻的屠杀被包装成一个医疗行为,称为“T-4行动”。以治疗的名义,向全国范围内的家庭征集16岁以下,患病或残疾的青少年,送到医院里集中“治疗”。



在执行T-4行动的前后6年时间里,至少有30万人因为“不配活着”而惨遭杀害。他们被关在纳粹德国统治的医院里,救死扶伤的医生和护士此时化为刽子手,用虐待、禁食或注射药物等各种方式,将他们折磨致死。这其中,仅年幼的儿童就超过5000人。



维也纳Am Spiegelgrund医院在T-4行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纳粹德国占领之后,这里先后有789名患有不同残疾的孩子被处死。这其中医院儿童病房主任Heinrich Gross就至少亲手杀掉9名儿童。Gross曾是奥地利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被希特勒的得力干将Erwin Jekelius招募至“特殊儿童病房”任职,经过洗脑教育后,Gross全身心投入到了对工作之中。



在Am Spiegelgrund医院里,被列入“清除计划”的儿童可以被随意对待,拿他们做活体实验成了家常便饭。当时对自闭症的研究还未成形,无辜的自闭症儿童被大批用于反人道的医学研究。



它们用X光反复扫描孩子的大脑,朝他们的脊椎里注射空气来观察反应。对孩子注射大量麻醉剂,故意把孩子们暴露在传染疾病的环境中,或者干脆饿死他们。这些无辜的儿童去世后,大脑会被取出存放用来研究,遗体会直接焚毁,而焚尸房居然就在病房的旁边,由于孩子们都是被一起焚烧的,所以家属拿到的骨灰也都来自不同的孩子,而这些家长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孩子在“治疗无效去世”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德国战败以后,Gross医生曾被控以谋杀罪名,但当时的奥地利法庭认为他在医学方面有杰出贡献,竟然暗箱操作让他无罪释放。Gross逃脱了制裁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奥地利家喻户晓的名医。Gross曾连续多年被奥地利法院聘为首席心理专家,1975年甚至获得了政府颁发的红十字科学与艺术勋章。


▲Gross医生为纳粹效力时期的照片


就在他获得勋章的第二年,曾被Gross残忍虐待的幸存者在电视上认出了他,这位名叫Zawrel的老先生向媒体揭发了Gross的罪行。然而媒体的曝光,幸存者的指控都未能让Gross得到应有的惩罚。奥地利最高法院没有给他定罪,而Gross甚至恬不知耻地提出反告,称自己是被冤枉的。


▲幸存者Zawrel先生揭露了Gross医生的罪行


1988年,美国ABC采访团队悄悄潜入了Gross的私人诊所,他们在地下室里发现了Gross当年在纳粹医院里收集的儿童大脑,足足有417个之多。Gross的罪行终于大白天下,1999年他被以9项杀人罪名提起公诉。


▲Gross诊所地下室里收藏的儿童大脑


然而,当时已经80多岁的Gross在律师的帮助下称自己已经老年痴呆,对以前发生的事全都忘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而法庭则宣布,永久停止审判。



更卑鄙无耻的是,在那之后Gross曾接受长达1小时的采访,不仅思路清晰,还大笑着谈起当年的经历——他根本没有痴呆,只是假装的。


直到2005年,90岁的Gross去世,他都没有忏悔过自己的罪行,没有收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在荣誉和名利中度过一生。



比战争更残忍的,是人性的扭曲。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明明拥有救死扶伤的能力,却不停犯下剥夺生命的罪行。


731部队、T-4行动,将生命、将人类视如草芥的滔天罪恶,后世永远不会忘记。如果非要说有人“不配活着”,他们才是。


来源:东方头条

责任编辑:刘伊琳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