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连珠峰都可以征服的人类,却对云南梅里雪山束手无策?

好摄影app2018-08-04 07:44:11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虽然我已经看过了几次

但每一次回顾依然会被感动、被震撼!


故事发生在云南·梅里雪山

在旅行爱好者眼里,它大气又庄严

在登山爱好者眼里,它从未被征服

在世界挑战难度山峰排名中,它排第一


而在当地人藏民眼里

梅里雪山是神居住的地方

神圣不可侵犯



迄今为止

一共有9次梅里雪山的攀登记录

中日联合4次、日本1次、美国4次

都以失败告终或未能成功登顶

人类挑战山峰,有许多成功案例

哪怕是世界屋脊的珠穆朗玛峰,也有人类插旗

但是在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面前

人类是悲哀的…


在发生了那件事后

1996年

国家明令禁止不允许再攀登梅里雪山



※ 注:文字较多,请耐心阅读


向神挑战的17人》

时间:1987~1998

主角:中日联合登山队

地点: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


第一章:“神山”梅里雪山


向神山挑战的路线共有三条

也就是山上的三条冰川

它们以山下冰川附近的三个藏族小村子命名

分别是:明永冰川雨崩冰川斯农冰川



1987年以前

对于卡瓦格博峰

除了高度以外,人们对它一无所知


1987年8月

来自日本的挑战者

毫无准备,冒失地闯进了梅里雪山

满山的浓雾、大雪,没完没了的雪崩

教会了他们一个道理:莫装逼!



耗费3个月时间,最终高度5100

日本登山队宣告登山失败!

这次登山,他们选择的是明永冰川路线

(距离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峰最近的路线)


他们盲目挑战所带来的唯一结果是

向全世界打了一回广告

增加了卡瓦博格峰的攀登价值


明永冰川


1988年

美国客伦奇登山队来了

他们和日本队一样,沿明永线路进入梅里雪山

同样再次失败,只不过输得更惨

他们仅到达了4200米的高度



美国人的失败,把日本人开心坏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那座从没被人攀登过的雪峰

就像一个美丽的处女,乖乖等着他们的临幸

就像男人对于“贞操”的固执


但是

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个美丽的“处女峰”

在藏传佛教中是一尊九头十八臂的恶煞凶神时

不知会作何感想?




第二章:中日联合


为了征服神山,

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联合中国登山队

一共42人,包括登山队员及后勤保障人员

准备于1989年再上卡瓦格博


1988年9月

这一次,有了之前的教训

双方登山队对卡瓦格博地区开展了考察

侦查队员各个精明强悍、都有丰富的攀登经历

由于明永线路的失败,可供选择的线路只剩2条


在这个时候,根据科学的考量

一把尺子决定了登山的线路——斯农冰川

因为,在地图上,用尺子量的结果显示

斯农冰川比雨崩冰川更短……

侦察队先行一步

由中日双方骨干队员

金俊喜、孙维琦、广獭显、米谷佳晃组成

他们沿着山脊向上走

在一个夏季牧场建立了一号营地

结果当晚莫名其妙的腹泄

几乎让4人第二天散了架子



建立了二号营地以后,他们轻装前进

往后的事情顺利得让人难以置信

当他们上到4500米高度时,决定不再攀登了

因为,他们观察到登顶路线前面的冰川发蓝

存不住雪,说明坡度很大

但这对于职业登山家来说,算不了什么困难

于是,在和大本营确定情况后

结束了侦查活动,打道回府



1989年1月

攀登正式开始

然而队伍刚上山,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大雪一下就是几天,登山队伍罩在一片混沌中

雪过天晴后,大家发现

之前建立的营地,竟被大雪掩埋了

更让人傻眼的是,几月前的幽蓝色冰川不见了

消融得只剩下一排排如刀锋般锋利的冰柱

在夕阳照射下,含光四射

致命的冰崩随时可能发生



事后,金俊喜说:他当时就产生了失败的预感

经过中日队员的努力,眼看就要达到冰川顶端

但一面超过90°的大冰壁横在了前面

成为无法逾越的障碍,所有人的表情凝固

秘书长苍智清司面对冰壁,嚎啕痛哭



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此时高度4350

事实证明,尺子也不靠谱

斯农冰川路线无法攀登


大和民族百折不挠的精神也着实令人敬佩

他们下山后的头一件事是向云南体委申请:

保留卡瓦格博的首登权!


直到后来出事,有四个字一直萦绕在我脑海

那就是:不死不休!

 


第三章:临行前


登山队的活动在当地引起巨大争议

因为卡瓦格博在宗教习俗上的神圣地位

当地居民激烈反对任何攀登行动

几经波折,在一片争议声中

1990年冬

中日联合登山行动再次开始


和之前一样,行动以侦察队开始,队友有

中:宋志义、金俊喜、孙维琦、李之云、王建华

日:苍智清司、米谷佳晃、广獭显、中山茂树

上山的线路只剩一条,那就是雨崩冰川



总结上次的经验,此次侦察进行的极为仔细

侦察队一直上到5500米这一前所未有的高度

虽然途中险象环生,但依靠缜密的调查

侦察队员们最终制定了攀登线路,并向大本营报告

结论认为:此线路基本可行!



1990年11月

双方人马汇聚深山小城德钦

日方队长:著名气象专家井上治郎教授担任

中方队长:有着经验丰富的登山家宋志义担任

42名队员中,1/3的人有着8000米以上的登山经验

并且配备了最先进的卫星云图接收仪器

可谓亚洲登山界的全明星队,志在必得


德钦飞来寺


临行前,宋志义对妻子王淑琴说:

“这是一座小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登顶后我会来电话,你带着孩子到机场去接我

这次就不用送我去了…”


临行前,赵小欣对丈夫孙维琦说:

“快回来,带我去做个头发,我想烫个“钢丝头”。”


临行前,米谷佳晃的老父亲

用水管为米谷做了一架别致的小雪橇,说:

“山上雪大,用它拖行李会省点儿力气。”


临行前,新婚的妻子和咏梅

娇羞地对丈夫林文生指着自己的肚子说:

“我可能有了,你回来后,就会知道结果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就这样,向神挑战的一群人,告别了亲人

怀着志在必得的信心,迈向卡瓦格博峰


90年登山队出发前和妻子的合影,左起:宋志义(遇难),孙维琦(遇难),陈尚仁,金俊喜;中方一共遇难6人:宋志义、孙维琦、李之云、王建华、林文生、斯那次里(藏)


云雾迷漫的卡瓦格博峰前,桔黄色的朝霞带着几分怪异。飞来寺的白色灵塔旁,插满五颜六色的经幡,经幡随风摇动,面前是用粗大石块堆成的祭坛。深沉悠远的长角号声,划破了黎明的寂静,队员们肃立在祭坛前,聆听着喇嘛咏诵经文,煨桑的松柏枝里冒出的浓烟,袅袅升起,人们饮尽杯中的青棵酒


中日双方的登山队长,神色庄重的将一杯杯酥油茶恭恭敬敬的摆放在祭坛上。队员们围着祭坛,从粗布口袋里抓起一把青棵,一边高喊着:“索...罗...罗...,索..罗...罗……”一边将手中的青棵抛撒向天空。喇嘛为每一个撒完青棵的队员在脖子上系好保佑平安的红布条儿,并祝福大家“札西德勒”。这些去向神挑战的人,就是用这种藏区特有的古老煨桑仪式,乞求着神的保佑



第四章:卡瓦格博峰


大本营建立在3500米高度

三面被雪山环绕,一面是浓密的森林

周围是隆隆的雪崩声,令人不安

队员林文生过生日那天

差一点第一个被祭了神


当他背着背架往山上运送物资时

一块巨大的滚石,呼啸而下冲他飞来,一个就地卧倒

小林反应极快,但身上的背架还是被巨石刮了个粉碎

吓得他嘴里直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晚上,队里为林文生过生日

特意发给每个队员一碗酒、一包烟

此时的林文生,为自己能在梅里雪山上

过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日,兴奋得红光满面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生日

将是他年轻生命中的最后一个


当时的2号营地


按照计划,一、二号营地的建立还算顺利

但在建立三号营地时,中日队员之间发生了冲突

那天,宋志义、广獭显等人从二号营地出发

到达主峰卡瓦格博的左侧

大家都认为这里是建立三号营地的最佳地点


但在营地建立的具体位置上,产生了分歧

中方认为:营地应该建立在远离有雪崩危险的山脊下

日方认为:为了蹬顶方便营地应该尽可能的靠近山脊

双方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无奈,队长井上治郎只好派米谷佳晃

上去看一下,做最终裁判

遗憾的是,当米谷上来时

山上大雾迷漫,什么也看不见


最后

井上队长的决定是:

中庸!

即不靠近山脊,也不远离山脊

在双方争论的中间地点,建立三号营地

三号营地一建立,立即代替了大本营

所有的重要设备, 包括井上的卫星云图接收机

都被运到这里……


后来,我们知道

那场致全队于死地的大雪崩

正好发生在这个营址上!

事后,人们常常议论:

也许,当时听宋志义的就好了

可以避开雪崩的冲击


也有人讲:

也许,当时听广獭的就好了

雪崩可以从营地下方流过


但是,没有也许

死亡永远是登山运动的忠实伴侣

人类在神的面前,是无法预测未来的



12月21日

梅里雪山出现了少有的大晴天

趁这个机会

登山队在5900米高的大冰壁前建立了四号营地

攀登到6210米的高度观察了最后冲顶的地形后

结论是:已经没有客服不了的困难了!

仿佛一切都是如此顺利



当晚,登山队摆酒庆祝

因为,6210米对攀登卡瓦格博峰来说

已经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了



队长决定:12月28日,突击顶峰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喜悦

大本营的留守队员通过对讲机

让饭量极大的李之云下来补充一下营养

李之云冲着对讲机喊道:

“不!不下去了,有好吃的,你们给我送上来好了!”


这是上山以来,他第二次说这种话了

藏族队员斯那次里被雪山的壮美迷住了

他抢过对讲机兴奋地叫喊:

“这里太漂亮了,我真的不想下去了!”


当最后幸存的三名队员

金俊喜、陈尚仁、张俊在一起回忆往事时

无不感到这些话,都是不祥的征兆



与此同时

被山上三号营地的热烈情绪所感染

大本营留守队员也坐不住了

日本联络官左左木通过对讲机恳请井上队长允许他上山

哪怕是拍几张照片就下来

井上笑着回答:上来吧,三号营地美极了!”

从此,在生还者的名单中

没有了日本人的姓名



12月28日上午8点

宋志义带领的第一突击队准时出发

营地所有的对讲机都打开了

人们在等待着胜利的消息

井上队长草拟好登顶成功的电报,并命张俊

将电报送到大本营,待蹬顶成功后马上发出


张俊满心的不乐意,气鼓鼓地向山下走去

但正是这份电报,使张俊逃离了那场灾难



在宋志义的率领下

突击队五名成员向卡瓦格博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上午11点36分

他们突破了第一个难关:陡峭的大冰壁

到达主峰西侧山脊6200米处

此时,风云突变,狂风四起,天一下子阴了下来

宋志义用对讲机和井上询问天气情况,井上说:

“问题不大,天气很快会好转,突击队继续前进”


下午1点,三号营地接到突击队报告

他们已经攀登到6470米,峰顶就在眼前

垂直距离只有240

胜利在望的消息传来,三号营地一片欢腾



此时,谁也没料到

梅里雪山,号称神居住的不可侵犯的地方

在人类放肆的挑战下,彻底震怒了!


就在三号营地为即将到来的胜利而得意忘形时

乌云遮没了山顶,这云来的是那么突然

突然得令人手足无措

这云是如此浓重,浓重得犹如黑夜降临



随着乌云的到来,气温急剧下降

刹那间,五位突击队员被冻得浑身颤抖

紧接着,狂风怒卷,石渣般坚硬的雪粒

狠狠地抽打在人们的脸上

突击队迫不得已拉起了简易帐蓬,以避风寒

暴风雪掠过尼龙帐蓬,发出如沙纸打磨的声响



到了下午4点

风雪肆虐,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井上痛苦地命令:

“取消行动,突击队返回营地!”

但是,山上的人已经无法回来了

他们被山顶的黑云笼罩着

几次试图冲出黑暗,撤回三号营地

但都因山上黑得无法辨别方向而被迫放弃



最后

井上队长只得让他们将剩余的食品平均分配

做好在山顶过夜的准备

为了不让山顶的突击队员睡觉

(在极度低温的状态下睡着就等于死亡)

3号营地、大本营轮流用对讲机与突击队员通话

让他们保持清醒状态


高山上的文化生活贫瘠而乏味

那天的通话内容集中在对所有人妻子的品评上

而李之云妻子曾彩云的电报落款

成为大家的兴奋点

曾彩云给丈夫的电报落款是:

你的云……


谁是云?谁是谁的云?

这个问题,令所有的人兴奋不已



结束了一夜的担心,

第二天,突击队安全返回了三号营地

鉴于28日冲顶的失败,中日双方决定

建立五号营地作为突击营地

登顶日期改为1991年1月4日

这一天,也正是后来他们失踪的日子



大家把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归结到天气突变

于是,在1990年的最后一天

营地所有的人都早早起了床

按照当地的习俗

又烧香,又拜佛,祈祷好天气

面对神山,祈祷比科学更令人安心



事与愿违,1991年的第一天

暴雪突至,天地一片迷茫

大雪把三号营地像集中营般的死死封住

除了呆在帐蓬里等待雪停,什么也干不了

原计划早该下山的左左木,却对大雪感激万分

因为,对于他来说

能和所有的日本老乡一起呆在三号营地

比自己一个人在山下面对几个中国人要好得多

但因此也制造了日本队无一生还的契机



大雪铺天盖地,下个不停

三号营地的积雪已经达到1.2米

每隔1小时,队员们必须出来清理帐篷顶的积雪

直到1月3日,晚上10时30分

和大本营的最后一次通话中,人们还在抱怨:

这雪要下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此时,营地里

中方有6人、日方有11人



1月4日

大本营与三号营地通话

但无论怎么呼叫,三号营地总是没有应答

留守大本营的三个人慌了神,紧急和德钦联系

请德钦方面从另一个方向呼叫,并向北京报告了情况

整整一天,梅里地区的无线电波里

只传导着一个简单但声嘶力竭的呼叫:


三号营地,三号营地,听见请回答

三号营地…

三号营地…



三号营地消失了

17条生命消失了

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事故几天后,飞机航拍照片


而当雪过天晴

卡瓦格博又露出了那富有神韵的雄姿

依然是那么冰晶玉洁,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

只是显得有些安静

或者说死寂……


雪峰离你很远的时候

它像神一样宁静优雅、巍峨圣洁

但身在其中,它只意味着

幽冥与死亡



第五章:寻找


来自大本营的电报

震惊了中国登山协会所有的人

“马上组织力量,上山救援”

是任何灾难事故发生后人们的第一个反应


但是,谁的心里都明白

救援只是一种道义上的行为

在那样的条件下,即便有幸存者

也绝对活不到等待救援小组上山



1月9日晚

救援小组赶到大本营

就在他们策划上山时,接到来自北京的命令

救援小组更名为取证小组,言外之意是:

山上的全体队员已无生还可能

小组的任务只是要证实一下:

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1月16日

中国登山界实力最强的西藏登山队

在仁青平措的率领下,由拉萨赶来

当今世上的十名顶尖高手

聚集一堂,向神山发起冲击

但在铺天盖地的暴雪和山摇地动的雪崩面前

人除了勇气之外,显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1月21日

取证指挥部痛苦地宣布:行动失败

此次行动成果

仅是在被大雪掩埋的二号营地中

刨出了王建华的一架照相机

三号营地根本无法到达



17名队员的失踪

给中日登山界带领了巨大的压力

他们甚至无法向遇难者家属做一个最起码的交代



正是在这种压力下

1991年4月26日

由中日双方组成的联合搜索队

一行17人再次来到梅里雪山


当他们于傍晚抵达大本营时

坚硬的雪粒,迎面扑来

天阴沉沉的,周围的雪山全在浓云之中

多次的失败,让人增加了对神山的敬畏

由仁青平措主持的朝拜仪式

成为登山计划中必须执行的程序



日方队长岩平五郎特意将从日本带来的护身符

郑重其事的发给每一位队员

仪式结束时,几个藏族队员

五体投地,冲着卡瓦格博峰磕头


但神对人类的虔诚并不买账

他用威力无比雪崩和冰崩回敬救援队



当天,在大本营附近

发生的大小冰崩、雪崩竟达48次之多

其中,一次巨大雪崩的轰鸣声竟长达6分钟


大本营附近有一片宽300、长400米的冷杉林

树干的直径都在50公分以上

雪崩过后,齐唰唰地倒伏在地,一棵不立

更恐怖的是,该树林并不在雪崩的路线上

仅因为雪崩卷起的气浪,就将树林摧毁



此情此景,让每一位在场的队员

深深地感到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同时也被雪崩的威力,惊得心胆具寒

搜索持续到5月10日

暴风雪、雪崩,从未间断

营地再次成为了集中营


仿佛人们不远千里赶到这里

就是为了听听冰雪的咆哮

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搜索队拼尽全力

还是没能达到三号营地



在1月4日山难中死里逃生的云南队员张俊

在大雪中曾预言:别看现在雪下得这么厉害

等咱们撤营那天,保准放晴,这山有灵着呢

他的话一点不假


5月10日

当搜索队队长曾曙生,宣布撤营时

卡瓦格博峰出现了二十多天来

从未有过的晴天

队员们咬牙切齿地望着那壮丽无比的雪峰

阳光下,神山灿烂辉煌

似乎在嘲笑这些敢于向它挑战的人



1996年10月

中日联合登山队

再次沿着雨崩路线,向神山卡瓦格博发起进攻


12月2日

当他们攀到5300米高度时

日本方面预报,山上将有大雪

预报得到了中央气象局和云南气象台的证实


为了避免91年的惨剧,登山队慌忙下撤

但是,直到12月8日

队伍撤离时,卡瓦格博依然是碧空如洗

这些登山队员们简直就是被吓跑的

但也不用嘲笑他们

因为,对恐惧的猜测

要比恐惧的本身可怕一百倍!



后来当日本队重整旗鼓,准备再次攀登时

他们的合约到期了

此后,一道明文规定

禁止攀登卡瓦格博峰!




第六章:归来


时光流逝

转眼间已经是1998年

节奏飞快的现代生活

已经让人们把发生在7年前的惨剧淡忘

即便是死难者的家属

心头的创伤也已经逐渐愈合

时间永远是最好的治伤良药


但是,梅里雪山却不甘寂寞

它再一次以独特的方式

唤起了世人的瞩目



1998年7月18日下午3点

明永村村民尚木达瓦等三人

在从4000多米的夏季牧场喂牛回家的路上

突然发现冰川上有一大片五颜六色的东西

于是,三个人下到冰川,想看个究竟


当他们拣到一个高度表和一架望远镜时

他们明白他们发现了什么

因为,当年的那场山难

在这一地区,是尽人皆知的


他们马上放弃了原来准备顺路采药的打算

赶回村里,向村长扎西汇报了情况

村长意识到情况的重要

马上派人连夜将这一情况通知了德钦县政府



       “91年山上失踪的人找到了!”

       “他们回来了!”



消息随着电波

在昆明、北京、东京

在所有关心和关注这件事的人们中间传递


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

好不容易淡忘的记忆,再一次被唤醒



他们是真的回来了!

他们是随着冰川的蠕动

被卡瓦格博峰送回了人间


根据GPS准确的测定

队员们的遗骸和遗物随着冰崩散落在

明永冰川3700米到3800米高度

50000平方米范围内

距离出事地点4公里


接到消息

中国登山协会立即派出调查小组

于7月24日赶到冰川现场,进行调查


7月30日

由中日双方组成的联合调查、搜索队

一行17人,赶赴梅里雪山



注意:又是17人!

冥冥中似乎有个定数

1991年山难发生,失踪人数是17人

当年中日联合搜索队离开北京的时间是4月17

一行人数也是17



这17人共乘一车离开德钦,时间是8点17

7年后

重返梅里搜集遇难者遗物、遗骸的人数还是17

难道卡瓦格博真是如此的钟爱17么?


你对我说,梅里雪山真的没有神么?



当搜索队历尽艰辛,赶到现场时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经过冰川挤压、蹂躏后

又随着冰川的崩裂

被随意抛撒下来的遗物和遗骸


这情景令所有到场的登山队员心里发麻

因为,眼前的这一切

他们曾经是那么的熟悉


那个精美的笔记本,一定是工藤俊二的

他总把这个本子带在身边

在本子上

认真地记下一个二十岁青年所感兴趣的一切


那架照相机是孙维琦的

机器胶卷仍然纪录着事发前卡瓦格博的壮美

那些被撕成碎片的五颜六色的帐蓬

那把小巧的瑞士军刀

那个小勺还留在杯中的保温杯


……

一切都没变



每一件遗物都使人们心头的伤口重淌鲜血

因为,今天到场的17个活人

与那些躺在冰川上、等着亲人的17具遗骸之间

曾是昔日风雨同行的战友、亲密无间的伙伴


天上飘着小雨

从搜索队上山那一刻起

这雨就没完没了,下个不停

仿佛天地之间充满了眼泪


灰蒙蒙的雾霭

遮住了神山卡瓦格博那张注视着失败者的脸

向神去挑战的人,输了!

输得凄凉,输得悲惨,输得壮烈!



蓝色的睡袋里

依然躺着宋志义、孙维琦

这睡袋还是1988年

中、日、尼三国,双跨珠穆朗玛峰时发的


孙维琦的睡袋旁

还放着妻子赵小欣送给他的那件灰白格衬衫

这对生死同行的难友,相距30米

带着满腔的遗憾静静地躺在那里

因为


卡瓦格博是他们所攀登过的最矮的雪山


暗绿色的冰缝里

米谷佳晃鲜红的羽绒服分外醒目

他被挂在一根冰柱上

双手搭在冰柱的两旁,头低垂着

似乎用这个形体语言告诉所有的人:

我不想掉下去!

离他不远

是那架老父亲为他精心制作的小雪橇



雨,不停地下着

附近,不时地传来冰崩的轰鸣云很重

低低的压在山谷的上面

比云更沉重的,是每一位搜索队的心情



望着蒙蒙细雨中的一切

一向坚决反对别人攀登他们心中神山的当地人

也感到悲凉

陪同搜索队上山的雨崩村少年

在雨中向卡瓦格博雪峰乞祷:

别下雨了,别下了,神啊,爱他们吧!



这些向神去挑战的勇士们

7年后,就这样回来了


宋志义的妻子王淑琴已经定居美国

开始了新的生活

儿子宋涛也做好了赴美读书的准备



李之云的儿子李璐看到父亲的遗物时

已经流不出眼泪在他的心中,父亲变成了神

卡瓦格博山上那辉煌宫殿中的一尊



孙维琦的妻子赵小欣带着一对双胞胎来接爸爸

哥俩儿一个叫孙岩,一个叫赵岩

都已经11岁了

从小他们就发誓长大要做登山运动员

好去高高的雪山上接爸爸回来



 林文生的妻子的确怀孕了

并在林文生失踪的那一年

生了一个女儿,如今7岁了

妻子说:直到今天,我才觉得他真的死了

以前,总觉得他出远门儿了



斯那次里生前是个电影放映员

妻子没少追着他一起看电影

自从斯那次里走后

妻子带着三个孩子,再也没有看过一场电影

……



8月4日晚上6点

小小的祭奠仪式在大本营举行

17个活人,17个死人

17只腊烛,17根香烟

17杯美酒,17支鲜花

日本队员牛田从家乡背来了一瓶清酒

哭着对米谷佳晃的遗骸说:

回想起来,和你在一起喝酒的时光

是最美好的~


17支香火升起了17缕青烟

17缕青烟像17个英灵

冉冉的,向着比卡瓦格博峰更高的蓝天飘去




注:以上素材来自网络收集与编辑整理,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

也欢迎在下方给我们留言交流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

欢迎点赞并转发

The more you share,the more you'll have.


如果你热爱摄影

欢迎加入好摄影用户内测群

一起交流分享关于摄影的问题

扫描以下二维码,回复“加群”

即可加入好摄影-内测群



赶紧加入我们,创造摄影大片吧

好摄影期待你的加入

好摄影
又好看有好玩的摄影社区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