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当街暴打老婆,围观群众忍不住了!

言情控2018-09-23 11:38:58

烈日如火,炙烤着大地,宽阔的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偶尔有一两辆疾驰而过的汽车,也总是将空调大开,以驱散盛夏带来的高温。

 

路漫跨在一辆古董般已经掉漆的带梁自行车上,奋力的蹬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白皙的肌肤被盛夏的热意蒸得脸颊通红,车把上挂着一个食盒,那是给路倩买的早餐,她必须在二十分钟内回去,不然……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越野如幽灵般驶过马路,全景天窗开着,车后座上,座着一闭目养神的男人。

 

男人五官精致绝伦,短发根根竖起,昭显出桀骜不驯的性格,身材高大健美,身穿全球顶级设计师定制的手工西装,华贵的丝质衬衫领口解开两道扣子,看起来慵懒又不失威严,通身气派非凡。

 

司机从后视镜中偷偷望了眼自家总裁,闭着眼睛尚且如此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睁开眼睛就更是一副颠倒众生的摸样,集团的女人们,就没有一个不为总裁疯狂的,就算他是男人,每次看到总裁,也总免不了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当然,一半是因为他颜值高,迷的,一半是因为他像恶魔,怕的。

 

车内一派静逸,忽然,一从天而降的重物顺着他的全景天窗,准确无误的掉入车中,好巧不巧的栽到他的要害,然后,一阵剧痛袭来,紫云霆平静的表情霎时间龟裂了。

 

脑海里瞬间只剩下三个字:要……坏……了。

 

前一刻,路漫还在自行车上奋力轮蹬,下一瞬,斜刺里就冲出来一辆车,将她撞飞不说,身体还呈抛物线形落下,头朝下,脚朝上的立在了一辆车里,而且,她好像砸到了人?

 

还没来得及弄明白眼前的状况,就听到头顶一声咆哮,她的身体便被大力扯向一边,人也被彻底拽进了车中。

 

然后,“嘎嘣”一声,骨头错位的响声分外明显,路漫心如死灰,她欲哭无泪,试图转头去看她被撞得粉身碎骨的自行车和食盒。

 

可是,不能,脖子虽然没断,但离断也差不多了,只要稍稍扭动一下,就会剧痛难忍。

 

“女人,你——死——定——了——”偏偏,耳旁又传来一声咆哮,震得她耳鼓膜“嗡嗡”作响,路漫意识到,身下的人似乎被她砸得不轻。

 

前排开车的司机,接收到总裁的雷霆之怒,手一抖,险些将车撞到路边的大树上。

 

路漫也跟着哆嗦了一下,讪讪的缩起身子,想要转过头去看这个脾气坏透了的男人长成什么样,无奈,一转动,脖子就剧痛,让她只能直起上身,一点一点的挪动。

 

可这样的动作,在男人看来,就是一种挑衅。

 

他都已经气成这样了,她还昂着头,一副傲慢无礼的样子,仿佛在她眼中,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紫云霆从不打女人,但是今天,要破例了,他怒不可遏的抓着女人的马尾辫儿,大力向后一扯,迫使女人的头转过来,碰!她的脑袋十分不巧地磕着了,于是,在紫云霆滔天的怒意中,路漫华丽丽的晕倒了。

 

等她醒来,人已经躺在一间豪华的大房子中,房子的装修格调很特殊,放眼过去,满眼都是黑白色调,虽然看着很奇怪,但不得不说,设计得匠心独具,给房间增添了高端神秘的感觉。

 

路漫勉强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剧痛的脖子,上面戴了一个硬硬的圈儿,不知是干什么用的,想要用手弄下来,却是不可能。

 

正当她和脖子上的硬圈作斗争的时候,房间的门骤然开了,走进来一抹颀长的身影,虽然,来人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但丝毫不影响他通身上下的气势。

 

路漫正对着窗户坐着,想要看清来人,还得站起来,将身体扭转才可以,脖子不能动,连视线范围都受到了影响。

 

还没等她转过来,男人就杀气腾腾的走过来,伸手去捏她的下巴,许是考虑到她脖子扭伤,怕她再次晕过去的缘故,中途又改为去握她的肩膀。

 

“你醒了?很好,就等着承受我的怒火吧。”紫云霆简直气炸了,刚才已经找了最出名的男科医生来检查过,得出来的结论是,严重受挫,就算外伤好了,能不能重振雄风还是个未知数。

 

这话的意思是,未来他可能将和苦行僧一样,过着没有女人的生活?

 

所以,这个罪魁祸首,他怎么可能饶过她?

 

男人咆哮的声音响彻鼓膜,和很久以前的一道声音重叠,重叠,再重叠!

 

心跳如擂鼓的路漫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抬起了下巴,对上了一双幽深如深潭的凤眸,然后是他斜飞入鬓的修眉,高挺精致的鼻子,引人想入非非的棱唇,还有那坚毅完美的下巴。

 

路漫的第一印象是好看,按路倩的说法,就是好看的人神共愤,第二印象却是,熟悉,熟悉到胆战心惊。

“秦振——”路漫喃喃的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瞬间,泪眼模糊,伸出手臂,不顾一切的抱上紫云霆的脖子,力道之大,险些将他勒得断了气。

 

紫云霆大手一挥,拎着她的后衣领,将她扔出去,纤瘦单薄的身体如破败的娃娃般,被丢到了墙上,撞得她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来冒犯本少爷,活的不耐烦了?”丢路漫的动作有些大,牵动了旧伤,让他的一张俊脸瞬间黑沉下来,该死的,好痛。

 

路漫被丢到墙角,一时间,浑身疼痛,站不起来,她手托着地面,身体斜靠着墙壁,勉强支撑着自己没有摔倒,眼泪却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滚落下来。

 

紫云霆阴沉着一张俊脸,抬起头,看到那个女人缩在墙角一动不动,还以为她被撞死了。

 

心头又升起了莫名的烦躁,他慢悠悠的挪过去,尽量不扯动受伤部位,几步的距离,仿佛挪动了一个世纪般,这让以效率闻名的京都第一少恼火万分。

 

走到墙角,他用力扯了扯路漫,路漫正沉浸在过去悲痛的回忆中,被忽的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挣扎,她退,他拽,因为那里受伤,不能使出太多力气的紫云霆在这样的拉拉扯扯中,高大的身体向前摔倒。

 

路漫的后背重重的摔到地板上,脑后勺着地,被撞得眼冒金星,不仅如此,男人在向前扑的过程中,嘴巴撞上她的唇,唇瓣上柔软的感觉震得两人都是一惊。

 

“唔——”路漫受惊的张开嘴巴,然后,一条滑溜溜的东西掉了进去,软软的,带着薄荷香味儿,这一突发状况,让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这女人的唇该死的柔软,这一刻,紫云霆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发火,闭着眼睛,加深这个吻,表情很陶醉。

 

被动的承受着他的侵犯,路漫几乎要哭出来了,本以为他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因为,他的吻太炽烈狂野了,持续了十几分钟,几乎吸干了她肺中所有的新鲜空气。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因为缺氧而晕过去的时候,紫云霆忽然气急败坏的从她身上起来,对着门外一阵咆哮“管家——”

 

管家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准备承受紫云霆的雷霆之怒。

 

紫云霆大手一挥,指着躺在地上无法起身的路漫说:“给我把这个贱女人关起来,找最好的医生医治她,务必在三天内活蹦乱跳,本少爷要留着她,慢慢的折磨,以泄我心头之恨。”

 

路漫眼睛眨了眨,如受惊的小鹿般,恐慌漫卷全身。

 

紫云霆几步从卧室里窜出去,回到主卧,将自己丢在柔软的大床上,满脸阴沉绝望。

 

完了,他好像真的不行了,和那个女人那么炽烈的吻过,吻得他都热血沸腾,跃跃欲试了,依旧没有反应,所以,他是真的完了?

 

骄傲的不可一世的紫云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残酷事实,一想到造成这件事后果的罪魁祸首,他就恨得想立刻掐死她。

 

可是,掐死她丝毫不能解决问题,所以,他要留着她慢慢折磨,嗯,让她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

 

其实,不用他折磨,路漫都是后悔的,后悔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管家目露惋惜的看着她,伸手要拽路漫起来,她忽然扶着墙壁,自己咬牙站起来,几个大步,走到床头柜旁,上面摆着一只简陋的,掉了皮的古董手机。

 

初见这支手机时,紫云霆的内心是惊讶的,没想到,都这个年代了,智能机满天飞,居然还有人带这样破旧的,功能不全的手机。

 

出于好奇,他命人将手机放在了路漫的床边,手机已经响过无数遍,路漫在昏迷时,没有听到,此时,在她指尖即将握住手机时,铃声忽然响了,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号码,路漫眼中闪过亮光。

 

那丝亮光,却是深深烫了紫云霆的眼。

 

他的位置离床头柜不远,也就是斜跨几步,长臂一伸,就抢先将手机捏在手中,对着路漫很邪恶的一笑,接通了电话:“不知道亲热的时候最忌人打扰吗?乖乖,叫出来,爽就叫出来。”

 

说着,还用力捏了路漫一把,痛的她低呼出声,声音在对方听来,就十分的暧昧了。

 

他的脸上挂着邪恶的笑,颠倒众生,灿若罂粟花,诚然,他是美的,可是,最美的花往往最毒,紫云霆的笑容,就如灿烂迷人的罂粟般,怒然盛放,却剧毒无比。

 

他的声音低沉而悦耳,带着魅惑和邪肆,引得电话那边的声音呼吸沉重起来,然后就是一声咆哮:“路漫,你不回来给我送早餐,竟然是为了和男人鬼混,你—不—要—脸!”

 

破旧的手机在河东狮吼中被震得颤巍巍的响,达到了目的,紫云霆毫不犹豫的关机,一边的唇角勾起,露出一抹招牌式的坏笑。

 

“原来你叫路漫,这名字,果然土的可以。”

 

看到路漫惨白了脸,紫云霆的心情就畅快了许多,卫生间的门开着,他就这么随意一丢,手机就好巧不巧的落入坐便器中,泡了水。

 

路漫奋不顾身的冲过去,从洗刷的很干净的坐便器中将手机捞出来,然而,手机已经不能用了,屏幕彻底黑下去,无论她怎么摆弄,都不见丝毫光亮。

 

她心里绝望地预测着父亲的怒火,几乎可以想象,在继母和妹妹的煽风点火下,他会被气成什么样。

 

想到路家那根执行家法用的鞭子,在蘸了盐水后,抽到身上的灼痛感,路漫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到墙上。

 

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两手扶着墙壁,额头一下一下的撞向墙壁,柔弱的背影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悲伤绝望的感觉。

 

紫云霆心里很不舒服,烦躁的松了松领口,一挥手,命管家将她带过来,视线触及她额头那一片红肿,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两名女奴被叫来了,战战兢兢的站在他的面前,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少爷是恶魔,这是这座城堡中已经被公开的秘密,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这三天,就由你们照顾她,她若是伤到了一根头发,我就把你们剥了皮。”紫云霆说完,狠狠瞪了路漫一眼,咬牙切齿的说:“从现在起,你的命是我的了,我不让你死,你就给我好好活着,自虐自残都不准。”

 

霸道嚣张的话加上恶劣的语气,让路漫冷不丁的打了个寒噤,害怕他,所以只能将头垂的更低。

 

尽管下身很痛,紫云霆在这样近乎凝滞的气氛中,还是潇洒无比的离开了,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口,两名女奴立刻开始动手处理起路漫额头上的伤痕来。

 

路漫不习惯这样的服侍,有些躲避她们的碰触,两名女奴立刻头磕地,不停的哀求:“小姐,求您了,不要让我们为难,照顾不好您,少爷会要了我们的命的。”

 

路漫就纳闷了,这两名女奴,年龄不过二十左右,又长的如花似玉,身段曼妙,这样的自身条件,何苦要来这里当女奴呢,没有人身自由不说,还处处受人威胁?

 

而且,刚才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可怕吗?若不然,为什么一提到少爷两个字,她们就害怕的瑟瑟发抖?

 

这一刻在路漫心中,紫云霆俨然已经和恶魔挂了钩。

 

三天,对路漫来说是极其漫长又难熬的,因为紫云霆下了命令,务必在三天内,将她养胖五斤,他不想看到一根芦柴棒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就因为这个命令,路漫每天都被两名女奴像乳猪一样,洗刷的干干净净,穿上丝质的睡衣,躺在床上挺尸,还得被迫吃下许多高热量的食物,以满足完成目标。

 

期间,还不算医疗团队对她的各种折磨,总之,她觉得自己像个毫无灵魂的木乃伊,被动无奈的承受着这些强加在她身上的东西。

 

好在,三天后,噩梦结束了。

 

这三天,紫云霆也不好过,他从国外弄了一个医疗团队给他医治受伤部位,方法用尽了,也没能让那地方精神一下子。

 

现实的打击让他从内心对路漫充满了痛恨,三天内无数次发誓,一定要让那该死的女人生不如死,后悔永生。

 

紫云霆在自己房间里咆哮的时候,路漫正像木偶一样被两名女奴摆弄着,穿上低胸短裙,将那饱满的大片的风景露出来,裙摆刚刚到大腿根,白皙的美腿在走动间迷人的春光若隐若现。

 

发丝被梳了起来,发顶戴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走路时,几绺散落的发丝随着她走路的动作飘动着,给她增添了几分动态的美。

 

女奴将她装扮完之后,狠狠盯着她镜中绝美的容颜,各种羡慕嫉妒恨,本以为,她就是个不相干的路人甲,因为伤到了少爷,才被带回来接受惩罚,可等装扮完毕后才发现,她居然这么美,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被她这样的狐狸精勾引到了少爷,她们心目中神一样的少爷岂不是要被玷污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