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大骚动:一只逃走的黑豹引发的故事

GO野2018-12-05 13:34:47

日本首都东京,有一座历史最悠久的上野动物园(1882年开园),面积虽很小,只有北京动物园的六分之一,但因为有中国大熊猫和其他一些珍禽异兽,一直是日本最有人气的动物园。


大熊猫是长野动物园的镇园之宝


抗战期间的1936年,上野动物园发生了一起引起东京大骚动的事件:一头黑豹逃走了。


这头6岁的黑豹,身长4尺5寸(约1.364米),体重14贯(约52.5公斤),是暹罗(泰国)捕获的野生个体,当年作为礼物送给了访问的日本实业家安川雄之助,1936年5月18日抵达日本后,直接用卡车运到了上野动物园。


此前,日本人从没见过黑豹,这头异国猛兽一下成了明星。但是进入7月后,炎热的气候让猛兽舍里的黑豹食欲不振,事件发生的前日,饲养员决定把它放在通风的运动场多活动,没有赶入铁笼中。


谁知道,第二天(7月25日)一早,园方负责人巡回视察的时候,发现黑豹消失了(事后得知是从运动场边的一处阔栅栏钻了出去)。


动物园懵了,立即动员全部50名职工开始搜索,却一无所获,不得已报了警。上野警察署和上野宪兵分队一听,事关重大,立即向上司通报。要知道,上野动物园地处东京中心地带,是上野公园里的园中之园。


园中还有美术学校、美术馆、博物馆等重要场所,附近则是东京大学、浅草寺、秋叶原等闹市区,最可怕的是,距离天皇居住的皇居也不远。要是黑豹闯进皇居,惊吓到天皇,估计全体动物园职工和东京警察都要切腹谢罪了。


日本警视厅如临大敌,出动了别名“新选组”的特别警备队两个中队,荷枪实弹,并动用了军方的军用犬。同时,民间的“猎友会”和警防团也加入进来,全体700多人封锁了上野公园,严禁老百姓进入,并在公园内外手持枪支棍棒,一寸寸搜寻。


据不少居住在东京的日本人回忆,他们小时候都经历过这场骚动,广播中不断强调黑豹的凶猛,告诫居民关上门窗,呆在房间里不要出门。而很多小道消息也不翼而飞:什么这头黑豹曾经捕食过人类,最近10天只吃了一只鸡,正饥肠辘辘……


于是,为了避免成为黑豹的口中食,东京的老百姓战战兢兢,家家关门闭户,街道空无一人。这场骚动,也成为自“戊辰战争”的反抗军彰义队以来的最大骚动。


再说警方。700人在严密的警戒态势中继续搜索,终于在动物园和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分界处的一条河道入口附近,发现了黑豹的爪痕,看来,黑豹可能没有逃出上野公园。


下午2点35分,上野公园的一个职员在东京府美术馆的小路下,发现了暗渠里的下水道,有两只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眼睛。目标锁定了,警察封锁了下水道前后出口,为了驱赶黑豹出来,先用火炬的烟熏,后由一个人拿着盾牌钻进去驱赶,下午5点35分,黑豹终于被逼了出来,落入绳网之中被活捉。


从黑豹逃走到捕获,大约12个半小时,没有人伤亡。


第二天,东京的新闻炸了锅。


各大报纸都把这件事当做头条:《读卖新闻》社会版的标题是“大活剧!黑豹在水火夹攻下被生擒”,《东京日日新闻》的标题则是“黑豹逃脱帝都·盛夏的惊险”。


最不嫌事大的是《朝日新闻》,它的一系列标题最耸人听闻:“帝都的战栗!上野动物园黑豹脱逃!逃出密林的暴力团!新选组两个连出动!”


惹祸的上野动物园,先是在7月26日报纸上刊登了谢罪广告,接着对相关人员进行惩处,加装了猛兽舍的栅栏和警报器。这头越狱未果的黑豹,四年后病死。


日本是个人口密集的岛国,经不起任何大型骚动,这起黑豹逃脱事件,虽然没造成一个人伤亡,但给日本民众带来了巨大冲击力。黑豹脱走事件,与同年发生的“阿部定事件”、“二二六事件”并列被评为“昭和11年的三大事件”。


更严重的是,这起猛兽脱逃事件,引起了悲剧性的后续反应:二战中,1943年(昭和18年)8月16日,当时的东京都长官大达茂雄,对动物园发出了“猛兽处决令”,命令处死所有猛兽。


理由是:担心空袭使动物园笼舍遭到破坏,导致猛兽逃后引起更大骚乱。仅仅是上野动物园,就有大象、狮子、老虎、熊、豹、河马、野牛、狼、毒蛇等14种27头猛兽被残酷处死。到了1945年,日本国内资源耗尽,养不起动物,更多动物园的动物被屠宰一空。




关于“阿部定事件”我之前有看过,指的是女佣阿部定于昭和十一年(1936年)5月18日在日本东京都荒川区尾久的茶室,将情人绞杀并切除其生殖器的事件。她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但早在她10岁的时候便从家里阿姑阿婆们的交谈中知道了男女之事,并在她15岁到朋友家玩的时候和朋友哥哥的同学初试了云雨之情。


初尝禁果的滋味对于阿部来说很痛苦,在之后的两天里她出血不止。但这似乎是打开了阿部对自己身体认知的魔匣之门。在不久的日子里她周围邻居的男人们就地成为她的第一批情人群。父亲在一怒之下说出了:“你那么喜欢男人,干脆去当娼妇算了。”


18岁的阿部倒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离开了父母,开始闯荡男人的世界。 1936年2月26日,雪后银装素裹的东京,天空依旧阴沉着,在这个隐晦的日子,日本近代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军事政变在一群激进的“皇道派”少壮军官的策动下震动了这个岛国。 




这一年,刚满32岁的阿部定已经离家出门,独立生活14年了。这些年里,她辗转了横滨、大坂、名古屋、神户在这些大城市里做过女招待、高级妓女并且还身为人妾。在这个世界里阿部如鱼得水,她是在从一家妓院顺利出逃后,来到的东京。


在这里,她当起了饭馆的女招待。“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卖鳗鱼饭的“吉田家”老板——石田吉臧是附近闻名的好色。两个人自然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而这最终导致了“阿部定事件”的发生。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私奔了,住进了小旅店,大部分的时间据说都消磨在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男欢女爱上。偶尔,阿部定也要出门,为的是见她的老主人,从他那儿拿到钱后,再兴冲冲地奔回旅店,奔向已经急不可耐的吉臧身边。仿佛除此以外世间再没有需要他们留恋的一样,忘情恣意。



极度相互拥有的奢望把这两个宿命的野鸳鸯推上了终极的悬崖。在一次交合的时候,阿部定用腰带勒紧吉臧的脖子动作让两个人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但是忘情的阿部定的动作使吉臧在转天醒来后央告她说:“下次在勒的时候不如一下勒死的舒服。”


阿部定认真地听从了吉臧的建议,转天出门去买回了尖刃菜刀。在下一次的交合后,在吉藏睡着的时候,阿部定用腰带绞死了吉臧后,割去了她最心爱的吉臧的一部分,带在身上离去了。临走前她在吉臧的身上、腿上用尖刃刻下了,“吉和定两个人”,“定”。


她并不想逃避什么,她的离去是因为她和那个老主人还有个约会。很快的,警察就捉住了阿部定,并很快的找到了吉臧身体上缺失的那部分,阿部很认真地解释道:“我不想让那些整理仪容的人摆弄他的‘宝贝’,它只属于我。”



这个事件给当时阴霾的日本军事政治气氛愈浓的舆论界注入了异样明亮的色彩并掀起了轩然大波。曾经有位日本作家将她的故事搬上舞台,并请到了阿部本人出演。“阿部定事件”后来被渡边淳一改写成了《失乐园》,但他们的真正结局却是大相径庭。


日本电影界也曾数次以阿部定事件为背景,将该事件拍成电影搬上银幕,包括1976年日本著名的电影导演大岛渚导演的感官世界。(中文名译做《感官世界》原译为“爱的决斗”)。


而大岛渚把这个被称做“阿部定事件”的故事搬上了屏幕后,由于情节的“猥亵”,尽管这部挂着和法国合拍的电影在海外引起了非同凡响的效应,但迟迟不能在日本国内放映。终于在删节了部分内容后得以面见日本的观众。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