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贾云峰:用中国旅游超级运营链,拥抱“爱你要发”的2018

峰景无限2019-06-04 22:47:43

20年前,刚从著名艺术院校毕业的贾云峰,蓄着艺术生特有的长发,徒步穿越云贵高原,品着最烈的酒,吹着最烈的风,唱着最噪的歌,度过了激情迸裂的青春年代——套用新近从海外漂洋过海吹过来的比较时髦的词,叫做“间隔年”。


总之,在几十年前,欧洲的“间隔年”活动还没有兴起时,贾云峰就早早的疯狂了一把,奠定了他接下来多姿多彩人生的总基调。

 




本期人物 :贾云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20年后,拨开诸如“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专家”,“亚太旅游协会中国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国家旅游局改革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旅游创新传播学》创始人”……等金光灿灿头衔和面纱的贾云峰先生,是个颇有些仙风道骨质感的行旅诗人。


说来倒是和他的“云峰”这个名字颇为契合:巫山流云、云掩青峰;也正如他自己所述的“做旅游,就像是赴一场早已约定的盛宴”一样——让人感慨,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上帝的独有安排吧。

......

 

 


笔者有幸见到了

贾云峰本人


 

不像是大家影像中的大部分企业家那样健步如飞、声如洪钟,却像是个饱学多闻、斯文清雅的诗人。

 

即使经常出入金碧辉煌、高贵奢华的酒店、会场,但贾先生常穿的服饰依然是不同颜色的休闲西服,再或者就干脆是深色的商务西服。年轻时带有时代特征的飘逸不羁的长发早已换成精神的短寸。

......

 


在大学刚刚讲完课的

贾云峰


 

他的言语举止都极尽低调,在一群西装革履、觥筹交错的企业家之中,却也并不显得突兀,谁能想到,这就是那个将中国各个不知名小镇点石成金的灵魂捕手,那个妙手著文章的“旅游创新传播学家”?简单交谈过后,不难发现,这不仅是一座收容逍遥个性和放纵巫山云翳的才情、风格奇崛的青山,更是一片包容万象,世事尽藏于胸的大海。

......

 

 

无处安放的青春 

那八千里路云和月


 

虽然在很嘈杂的场合,笑起来眼睛眯成一道缝的贾云峰先生说起话来声音很轻,很温和,但是语速极快,逻辑很清晰,思路敏捷,在闲云野鹤气定神闲的气场下,还是难以掩藏的一个商场精英惯有的职业范儿。

......

  


前不久三门峡市委书记刘南昌亲自带队赴京参加央视《魅力中国城》竞演,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专家、德安杰环球顾问集团董事长贾云峰被邀请作为三门峡助阵嘉宾



说起旅游、说起目前从事的专业来,他就开始有些滔滔不绝了:“策划是生产力,是一次对纷繁复杂的旅游资源进行重新梳理和整合的过程。而为所在的景区赋予情感,则是旅游策划中能脱颖而出的关键。因为旅游是更接近于人的梦想的一项梦想,时空交错之中,精神上升至另一个境界。”


就如在贾云峰写在他所著的澳大利亚自助游图书《炫影澳洲》中,他曾经激动的写道:“我梦想用穿越时间的广度,来拓展生命时间的长度。”为什么会这么急切的想要拓宽自己的人生,源于那次改变命运的考试。倒不是因为考试而“跳了龙门”而改变命运,而是因为在这次考试过程中,幸运的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年轻时候的贾云峰也是个爱偏科的人,写作不错,数学不行,于是听人介绍去试着报考了著名艺术院校,当年这个位于华山路630号的著名艺术院校的小院儿里挤满了成千上万的考生。


与其他的学校不同,这里挤满了从应届17、8岁的姑娘小伙儿,到30多岁的叔叔阿姨,这些人是由来自全国各地、各种奇奇怪怪的人组成,带来了奇奇怪怪的故事。当时的初试试题是《书店》,为了写的与众不同,喜欢写文章的小贾同学,四处累计新奇的素材,经常和同学约着去边喝啤酒,边讲故事,一聊就是深夜,甚至是到天亮。


就着昏黄的路灯,小贾同学和朋友们相扶着回到家的路上,虽然喝的有些神情迷糊了,但是满肚子的新奇的人和事,让他感知到了这个世界的丰富和多元。谁能想到呢?那围着一群年轻人的原木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儿,那些撒了一地的横七竖八的竹签子儿,把星辰、把大海装进了这个年轻人的眼睛里。


后来他如愿进入上戏,遇到了有特殊人文情怀的余秋雨老师——也是当时的院长。余秋雨以一部《文化苦旅》为公众所熟知,但他一直痛心于“文化碎屑”被无限扩大,错误地承担起体现旅游价值的使命。



一次在罗马的经历,让余秋雨体会到了“工作是为了旅游”的意识形态。罗马有专门的旅游假期,每逢假期,大街上空空荡荡的,商店都关门谢客。当地人都到外地去旅游了,留在那里的也是外地来罗马旅游的游客。在他们看来,旅游是一种人权的组成部分,是摆脱了社会关系的束缚,恢复了天伦之乐的享受,还原为山水自然中的赤子的涤荡灵魂的诗歌……


他在《艺术创造论》里写:“自然与人生的一体化,很容易带来诱人的神秘色彩。人类原始艺术的神秘感,大多也出自这种自然与人生的初次遭遇。时代的发展使这种神秘感大为减损,但是,只要让自然与人生真切相对,这种神秘感又会出现。自然的奥秘穷尽不了,人生与自然的复杂关系也穷尽不了,因此,神秘感也荡涤不了”。


这让年轻的贾云峰眼界大开,他从小就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梦想,是出于水瓶座特有的猎奇心态作祟,但第一次,听人把沉醉的把旅行提升到艺术美的高度,甚至等同于…人权——神圣不可或缺。在耳濡目染中,他似乎听到了那来自亘古的迢迢召唤:

你来了吗,你又是哪一代的中国书生?



胸中那股情怀时时迫切地督促他将梦想付诸行动。老话不是说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贾云峰到是没觉得读书与行走哪个更“高级”,他觉得同样重要:徒步,让他阔大,与宇宙精神独往来;阅读和交流,让他细密,在人情往来中沉潜。阅读让行走更诗意,行走让阅读更厚重。


血气方刚的他在心里给自己树立了第一个目标:20岁徒步走遍云贵高原。他觉得这实在是个神秘、神奇瑰丽的地方,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神秘的传说,他要在这里,开启认知新世界的大门,启程与旅行交织的人生。


在层层云雾之中,神树、神鸟、海眼等各类传说层出不穷,在这没有完全被人类文明足迹彻底开化的地方,他在这里访奇人,聊奇事、与“神算子”作伴,与“鬼屋”为邻,观赏“上帝的调色盘”的挥毫泼墨,丈量“喀斯特”的层峦叠嶂。



讲真的,很多人都面临这种困境:需要在热爱和生计当中艰难选择。


但这个难题,似乎没怎么困扰到刚毕业的贾云峰,多才多艺又科班出身的他,觉得应分配去工作,或者去朝九晚五的去点卯,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情,于是一甩头发,背上背包,在“间隔年”里一边感受旅行的快乐,一边为企业拍摄资料片和策划企业电视剧筹措经费,游历了一路风光,同时也考察了贵州的酿酒企业,从贵州遵义的董酒厂开始,沿着赤水河,一路行进到了贵州的习酒厂,积累了厚厚的履历,不仅制作了多部企业专题,还策划了一部十集的电视剧。这真算是既对得起梦想,又担得起生活。


就像他说的:“旅行才永远让人激情四射,永远令他不知疲惫。”就像后来的,他自30岁那年,贾云峰的脚步,已经走遍中国近百个知名景点之后,一“骑”红尘奔向西,足迹延伸到海外,一路走一路笑,自驾穿越35个国家和地区,并把沿途的风景和体味,制作成电视片、编撰成书籍,撰写成博客,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与世人分享。




随着年月的增长,江南的雨和塞北的风,那一路的流云和飞霞,那数不清的日落和晨曦,那些记忆,哪怕是记忆的幻影,也一点点的融入了他的生命,让他一步步的成为了今天的他。


他的脸上添上了细细的皱纹;头发也不再飘逸,撒上了些许风霜、发际线有了稍稍后移的趋势;桀骜不羁的眼神渐渐消隐,取而代之的是多年的山川风物的熏陶而染就的大气谦和、温润如玉的神色,但几十年不变的,是那对旅游的痴迷和执着。




解体高手的

达芬奇密码


 

著名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对珠穆朗玛峰情有独钟,一生中多次攀登珠峰,每当被问及为何如此执着时,他总是笑而不答。直到生命中最后一次面对这个问题,他遥望珠峰深情地说:“因为它就在那儿。”

......

 

 

 


贾云峰很能体会这种心情

自他从云贵高原上开始弹唱起那首属于他的意气风发、高歌猛进寻找生命密码的灵魂之歌,他算是将旅行,刻画到了自己的生命中,融入到了他的血液里。后来几经辗转,加盟内蒙古卫视之后,由于工作繁忙,与旅行有短暂的“分手”和 “与情人一样的争吵”。经历一段时间的纠结后,他果断决定,不如就正式把旅游当做自己的一项事业来做好了,也不负了自己这发自内心的热爱:“对啊,因为它就在那儿。”


于是,用一本《时间码》,贾云峰对之前16年传媒工作生涯留下的告别礼物。然后他痛痛快快的奔赴了那一场与旅行的心灵之约——加入专注旅游创新事业的德安杰环球顾问,把旅游当作自己的事业归属。


但当踏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他并不感到轻松,此时旅游业已然是个红海。先不说它算是个古老的领域,而就算是乘上互联网+东风的在线旅游领域,也早已经进入了激烈的拼杀阶段,传统的价格战等营销、运营方式已不能够有效获客,进入瓶颈期。

......

 


 

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他的老师余秋雨所说的旅游文创行业的普遍现象:人们将“文化碎屑”误以为了文化本身,这些点滴的文化记号被无限扩大,承担起吸引游客的使命来。而中国旅游的品牌之争,也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其热闹程度,如若每年梳理一番,堪比绯闻不断的娱乐界。


从某种文化形态的发源地,甚至从上古神话传说发生地,到文学人物形象取材地,很多旅游区将希望寄托在某位作家的逗留居住地或者某部作品中提到的地点和人物上,大搞名人故居和主题公园,于此种种,不一而足,中国旅游真可谓进入了“大争之世”。


有什么用呢?不过“文化蓝藻”罢了,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变得“娇贵”起来,对各类消费也有了升级的需求,对各种混乱旅游业的脉络、杂乱芜杂的文化现象的越来越不堪忍受了。

......

 

 



 


贾云峰心里一直很明白

旅行存在的价值远超过旅行本身。他决定做个颠覆者,至少是个搅局者,他要用爱开创一片新天地。他要让国人知道, 旅行,是一种寻找,是一种对“生活在别处”的追寻。


深谙“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闭关”半年,系统的梳理思路、开辟新蓝海。他“闭关”也深具个人特色——并没有把自己锁在深山老林或者禅院书房,而是请了个老司机带他遍访北京城。


一边思考一边行走的贾云峰半年后交上了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他在国家旅游局主办的《旅游调研》发表论文《颠覆旅游:中国人旅游的创新产品时代》,提出了自己独创的理论体系,同时也发行了此次闭关的副产品——一本行旅图书《我脚下的皇城》。

......



贾云峰做的这个工作是个非常操心的事情, 他说他的旅行很多时候是除了对所历地方的向往,很多时候是工作推进的。在这个信息过剩的时代,人们已经对铺天盖地的炒作和信息产生审美疲劳,所以要想打动人心,就必须有创新,而好的创意,不是整天做办公室拍拍脑门就能想出来的,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必须去亲历,只有这样,才会有视觉和心理的触动,才会有一闪而过的灵感。




比如很多境内外的旅行地,因为人迹罕至,艰险未知,反而给他带来了创作的灵感源泉,让他滋生了无尽的创意,这是使他乐在其中,乐此不疲。也由此产出了在国内外广受好评的案例:比如法国深度之旅“带一瓶好酒去巴黎:醉行法国小城镇酒庄”; 激情穿越枫叶之国;在梦想中穿行,在激情中云游的《玄影澳洲》…..


贾云峰根据多年的旅行经历总结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旅游行程的品质的要求也随之水涨船高,决定性考虑因素也由原来的“景点多不多”、“够不够便宜”转变为“值不值”、“独特不独特”和“有趣不有趣”。人们不再满足于“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来啥都不知道”的传统旅行了,现在很多人的旅行是带有目的性的,是把自己从一个惯有的生活状态里抽离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一些新的感悟。


因此富有文化底蕴的深度游,让身体和心灵都放飞在路上的自驾游等都逐渐受到青睐。







用打造艺术奢侈品的匠心

诠释旅行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中说:如果生活的要义在于追求幸福,那么,除却旅行,很少有别的行为能呈现这一追求过程中的热情和矛盾。不论是多么的不明晰,旅行仍然能表达出紧张工作和辛苦谋生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意义。



除了很多人刻板印象中的“拍照睡觉”式的跟团旅游、“人头挨人头”的节假日景点游,另一种自古以来延续下来的以文化体验为特色的自助游也不为大多数人所艳羡——像徐霞客一样的苦行僧式的独步跋涉,与长风为伍,与云雾为伴,以野果充饥,以清泉解渴,甚至多次遇到生命危险,出生入死……


虽然精神上有阳春白雪慰藉,但毕竟路途的艰辛,让很多普通驴友望而却步。

 






少时偏科的贾云峰也许没想到,会有一天常常感受到像是数学高手面对一个错综复杂的难题,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将难题迎刃而解后的巨大快感和成就感。


由于品质旅游的时代已经到来,创新旅游产品成为市场发展的趋势所在,贾总带领他的团队提出“中国旅游景区突破发展生态圈”一站式解决方案,即配套策划、业态、市场、运营、资本和上市六大服务,提出从景区出发,以服务为轴,尊重市场的同时更着眼需求,合理配置各环节专业力量,让创意旅游产品能够延长旅游目的地的生命周期:


 “为景区找魂,为景区找钱,为景区找人,为景区找爱”。





01



在旅行地与游客之间,缺少一个好的“翻译者”,身体和心灵都在路上的贾云峰希望,做个摆渡人,做一个“信达雅”的翻译者,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山川立境界,为乡土传精神”让更多的人,能够借由他的眼,借由他的手,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深切的感受那生活在别处的“另一种生活意义”。


“好的旅游投资项目一定是有背景、一定是充满情感的。”为了找到这些独有的情感牵系,自认半路出家的贾云峰日夜不停地奔波在中国的各个城市,白天奔跑,晚上思考,上午演讲,下午转票,成为了真正的“空中旅人”,“旅游产品除了内在品质的完善、文化含量的独特和策划创意的新奇外,还需要有独到的定位、卖点和差异化的操作模式,唯有如此,才能赢得核心竞争优势。”



02




贾云峰了解到卡地亚曾经在中国市场推出一款价格仅为13万元的“廉价”项链,但是,在一次上海名媛会上,至少有十几名同戴这款项链的名媛,遭遇了一场“集体撞车”。导致的结果是,这款曾经脱销的项链,顷刻间无人购买,卡地亚的品牌价值,因遭遇市场质疑而经历短暂跌落。


这使他想起余秋雨老师在课堂上说现代旅游的起源:19世纪晚期,英国贵族为了避免瘟疫,逃至法国地中海沿岸。此后,大量英国平民追随其后,纷纷来到他们曾经短暂生活过的地方,寻求一种“高贵的生活状态”。


因此旅游这种“行为艺术”诞生的开端,就器宇不凡,就类似于乔布斯打造的“苹果”一般,成为提高生活质量,展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他对旅行这事倾注了很深的情感,是他的精神的家园,他希望把这个“家园”打造得有新意一点,有“云峰”标志一点,然后邀请大家来这里坐一坐。让人愿意放手把心交给她,跟着他感受这花花世界,跟着他感受这精神的舞蹈有多么迷人。


03



他不希望经他手的旅游产品,像是那个集体撞车的廉价项链一样,俯拾即是,进而无人问津。他要制造一种“稀缺感”、“唯一感”,以打造奢侈品的规格来寻找他所接手的每一个旅游产品的文化底蕴和内涵,同时也探索这些旅游产品最深层的文化奥义,从而产出一个个充满着相当辨识度、极具尊贵感的艺术品。


“经营主体一定要珍视资源,将景区当做一件极其珍贵的奢侈品来打造,旅游品牌的营销,是一个动态品牌营销概念”,贾云峰若有所思:“其营销过程,不是静止的平面,或形式上的改变和调整,而是一个动态性的旅游产品与市场博奕中所演绎出的平衡状态”。


“唯有自我珍视,方能彰显尊贵”,就像奢侈品自诞生之日起,其营销方式就注定了与众不同。如果将奢侈品营销理念的密码进行拆分,可以更直观地看到那些享誉全球的奢侈品之所以征服消费者的创意真相,因此,只有充分挖掘和保持景区旅游资源和产品的稀缺性,才能使旅游品牌获得市场认可,保持长效的品牌价值。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归纳出创新旅游产品“五步设计法”和“创新产品是旅游发展新的发动机”的全新理念, “找第一”、“做唯一”,即整合资源发掘旅游资源的“第一属性”,通过创意提升,塑造具有市场“唯一属性”的强势品牌。


从而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知名的旅游品牌:游客寥寥的朱家角镇,华丽变身为旅游胜地甚至上海APEC会议时各国元首游览的首选;


“好客山东”,将山东的旅游收入从1000亿提升到10000亿,光这四个字,在国外某市场调研机构的出具的调研结果表示价值170亿;


还有上海世博会长三角旅游联动推广、广东全省自驾车旅游联动推广、成都旅游在线推广、挪威世博局中国推广、上海青浦、徐汇、松江等旅游局推广、河北邯郸、湖北武当山、浙江台州、山东德州、山东即墨……




耿直的boy

改变旅游行业周期


“我现在策划任何一个城市,我首先最简单的策划方法是把这个城市想象成一个人”, 贾云峰喝了口水,娓娓道来,“每个国家和地区的个性都是那么的独特而珍贵,但开发中国市场是共同目标,我希望找到它在中国市场的唯一性,在每一个难关的最后,我们总能提供给客户中国化的产品和全新解决办法,这种自我挑战的感觉真的很棒,其实每个好的策略,要想得到良好的市场反馈,就是要跟市场做好朋友,最好的策略就是领先市场半步,一步太快,市场跟不上”。 


就仿佛金手指一般,国内在他走过的地方,就如同地图上的标识一个个的被点亮;也仿佛阿拉丁的神灯一样,经他手擦亮,就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意外。难怪说,青浦区旅游局宓祖谋局长在书里说:“认识他,是我的幸运”。



在将一个个璞玉般的旅行地打造出 “第一感”“唯一性”的贾云峰,在不知不觉中,让他自己,在很多程度上成为了“第一”:第一位驾车穿越世界的中国电视制片人、第一位过千万点击的新浪著名旅游博主、第一位连战宋楚瑜同时推荐畅销书作家、第一位国家级旅游研究院从事推广的专家。




这些外在的荣誉,对他来讲,其实只是成功的副产品,甚至是一种意外。旅游界纵横多年后,他又体味到了奢侈品之于旅游的又一层深意:不仅是稀缺感,还要有传承意义。今天的旅游精品,就是明天的文化遗产。比如没有人能抵挡戴比尔斯“钻石恒久远 ,一颗永流传”的诱惑。 “没人能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更击中人心。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贾云峰说,他不只想着靠旅游赚钱,也可以创造文化遗产,比如焦作云台山景区在建设之初,就明确了“建精品景区、创全国文明、闯国际市场、树世界品牌”的大胆设想, “云台山模式”,不仅是在“创异”,同时,也在“创遗”。

已经久负盛名的他,笑容依旧温和腼腆



但是贾云峰有他自己的见解:中国旅游最大的痛点不是国内旅游,而是入境旅游。由于在中国旅游感受不佳,对中国的好感度丧失,外国游客到访中国的频率持续降低。他认为中国旅游市场现在是处于两端盲区:好景区没人发现,因为宣传推广不到位,没人知道,于是资本也找不到他;资本方有钱,但同样找不到这些好景区。


贾云峰认为景区需要不是简单堆砌搭建的平台,而是真实的资本运作。他领导的德安杰不做平台,而是参与其中,成为故事的一部分。因此,他直接联系了四家大型投资企业,与巨如集团、江西省旅游集团等合作,于2016年11月21日,由巨如集团和德安杰环球顾问集团联合启动了100亿中国旅游景区产业发展基金的发行。


此外他准备在国际市场上做一番事业,扭转国际社会对中国旅游的看法。早在2014年底,德安杰在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总部驻地——西班牙马德里,开办了第一家境外公司,直接面向世界,让中国旅游更加前瞻性、市场性和国际化。


  国内旅游如火如荼  


他认为,中国旅游策划市场其实还任重而道远,目前还充满着 “唯上”和“本本主义”,中国旅游要得到长远有效的发展,需要有志于从事旅游的人,拥有一些感性的冲动,甚至异想天开的理想主义,才能获得永不枯竭的创意源泉,并以飞蛾投火、夸父逐日般的执拗和执着,将理想变为现实。




12月18日,主题为“美丽中国 创变世界”的2017中国旅游投资盛典暨优质项目对接会将在北京召开。届时,来自中国部分旅游城市的现任书记、市长、旅游局长,以及在文旅行业投资30亿元以上的董事长、总裁共400余人将出席该年度盛典。


  一个只关心落地的旅游投资盛典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专家(UNWTO)、中国国家旅游局改革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德安杰环球顾问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贾云峰先生在接受品橙旅游采访时表示,本次大会的一大特色就是不讲概念,只关心落地。




  文旅时代从“超级运营链”开始 


早在2016年开始,德安杰就开始关注一个名为“运营链”的新概念——以核心企业为主,整合所有其他关联企业按照一定的运营链业务流程进行分工合作而共同打造的经营联合体。


那么,如何打造一个真正的、健康的、快速盈利、可持续发展的运营链条呢?


对此,贾云峰表示,这个运营链条的核心应拥有三个概念:有一个单要素的产品,成为运营的核心;完整的服务体系;完整的营运体系。而超级运营链则是宏观运营链与价值运营链的统一,它需要超前规划、系统设计、业态整合、企业导入、顶级IP、优秀团队、一流服务等。


12月18日的中国旅游投资盛典,最大亮点:“中国旅游超级运营链”合作机构首次亮相,德安杰携手巨如集团、中金国泰集团、正和岛文旅部落力图为各类文旅项目提供全方位最优落地方案。

 

拥有 100 亿文旅产业基金和提供金融和上市服务的巨如集团;要投资 300 个旅游景区提档升级、20 个大型旅游综合体的中金国泰集团;专门为城市做精准招商引资路演的私董会;创造了乡村奇迹,现在要输出管理模式的袁家村;在酒庄和特色小镇投资成效显著的泸州老窖集团;中国渠道之王携程网;推广基因康养体检中心的华大基因;系统策划、打造和运营城市夜生活的诺迪联盟;为各地设计举办美食节的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出品过《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的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梦想强音公司;提供装配式别墅的途远公司等等。


他们由大会执行长德安杰环球顾问集团统一发布合作模式和标准,成为城市和景区突破的重磅伙伴。   




超级运营链的号角已经在文旅行业吹响,相信在两年之内,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个更全面生动的文旅项目开花结果,在大美中国建设的道路上率先垂范。


在国家“四个全面”建设的攻坚阶段,超级运营链模式也可以成为各行业化解当下中国主要矛盾的核心武器,因为超级运营链代表着品质、创新、联动与结构改革。


   瞬间发现,一个超级中国已经走来。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