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随笔】别扭的霓虹国

黎黎原上草春风吹又生2018-09-16 13:42:02

【拖延症是个不好的东西,很惨的是我一次次展现自己的拖延能力。虽然如此,还是小心翼翼的想把这篇随笔整理完毕,分享到这里……拖延症反正是治不好了,但别让懒癌也发作】


日本国是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狭长岛国,处在东九区,只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然而,和其国名“日出之国”一样,日出来得却尤其早,早上4点左右天已大亮。

在日本的5天,能恰到好处地近身体会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相较中国而言,日本的自然风光的确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但风光以外的东西,却尤其有趣,甚至有点可怕。


霓虹人是顽固的礼仪控

第一天一大早就到达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入关的时候大概是早上9点。前日在上海遭罪一天的我们,还来不及倒到时差,就被海关的工作人员“吓”醒。“你好!欢迎!请往里走!”宏亮但磕巴的中文回荡在大厅。一个个站得笔直,面带微笑,频繁鞠躬。游客们赶忙抖擞精神,跟着对方的节奏哈腰点头,似乎这样才是不突兀。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这是导游教给大家的第一句日语。他要求每次上车,我们都得向大巴车师傅道一声我回来了。这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体验式环节。在游客大声说道“ただいま”后,大巴车师傅会立马半鞠躬,微笑回礼一句日语,猜测应该是“欢迎回来”?这样的感受很棒,能直接体会日本人的日常礼仪形态。这是看日剧日漫体会不来的。

这个顽固的礼仪控国家,似乎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逐渐被内化,形成了民族习惯。是不是可以得出结论,和韩国一样,但凡文字上有敬语非敬语之分的民族,至少在礼仪规范上,会表现得更加明显。而东亚文化圈的内核——我们的文字语言好像反而丢失了这一块。

让你感受我极致的倔强

关西往关东赶路的途中,会经过一个有名的城市:名古屋。而名古屋的著名,源于丰田。丰田其实是当地一个港口市名,作为丰田汽车的大本营,整个港口都成为了汽车贸易枢纽。据说每8秒下线一台的丰田汽车会在港口统一发货,送往世界各地,然而,就是这样的高密度生产线水平,订购一辆最新款丰田汽车还是要等待起码2个月的时间。这就是日本,一个生产资源为零的国家,用他们的倔强和脾气,逐渐成长为世界汽车强国。

一直以来,东亚三国里日本是公认的最矮小民族。中国的抗日影视剧里多以矮来丑化日本侵略者。然而,当下的日本人却反而在平均身高上超越了中国。几十年前起,日本政府狠下决心,免费为本国儿童提供每日一包牛奶,一组营养补给。多年以后,这样的倔强换来了民族的改变。是的,改变是撕心裂肺的,甚至小到每天的一小包牛奶;然而改变却会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

的确,日本并不是一个想象中那么“小清新”的浪漫国度,反而似乎过于死板过于拧巴,但就是这拧巴着的一股劲,让他爬到了今天的高度。

因为尊重所以要超越

旅行的中途,我们到了京都——一个唐风浓郁的城市。当地市民,不论是霓虹美少女,还是油腻欧吉桑,大多身着和服、脚蹬木屐,嘚嘚的穿梭在石板街区。京都曾经大大中了一把中原盛唐的毒。大到宫殿建筑、诗词歌赋,小到民居摆设,民谣歌曲……而且,这股风气至今未散。徜徉在陌生国度的我们,手拿抹茶冰淇淋,举着油纸花伞,似乎穿越般回到中国,回到古代,也是趣味盎然。有时,崇拜到了变态的地步,唯唯诺诺都会变成咬牙切齿。咬牙切齿般想变得比你好,咬牙切齿般想摆脱你……

历史没有套路,全是惊喜和惊吓。这个曾经尊重着匍匐脚下的弹丸岛国走到了当下。历史文化摆脱不了,那就在在其他地方超越吧。刚到日本,我们疑惑街道上跑着的小轿车怎么全是新车?干净、锃亮,车轱都是崭新的金属色。5天下来,我们懂了。日本的森林覆盖率达到恐怖的70%,从而道路的干净程度能让车子不沾灰尘,自然犹如新车;开车人不急不躁,基本不按喇叭不加塞儿,擦刮少,自然犹如新车。一叶知秋,我也只能感叹霓虹人的厉害了。

好了,这个曾经恶魔般的民族现在洗去一身污秽,干净利落地站在我们面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和我们鞠着躬,打着招呼。很可怕,真的很可怕。而更可怕的是,回国的我们,又得重新戴着口罩,吸着二手烟,惧怕着下锅的食物是否沾染了农药,担忧着独自回家的孩子是否能一路安全……


日本,于我而言,仍然是个别扭的存在。那些好与不好,有时我甚至不能理性地赞扬和批判。我看着日漫、用着尼康、学着五十音,却也恨不得右翼分子全都能像Kingsman那样礼花式爆头。

哎,情绪这种东西,凡人怎么自控~


彩蛋一:银座大佬——喵大人

彩蛋二:看,大重庆的小面系列已经征服了霓虹软妹子。。。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