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女儿看世界--2015日本行--京都影响之寺庙庭院中神社步步营

如幽2018-06-12 09:44:47

2015年1月13日,我和女儿从北京出发踏上了赴日旅程,这次旅行是纯粹的度假游,地点选在日本关西即:京都-----奈良------大阪------名古屋。时间一周。这些地名早已稔熟于心,都是学生时从鲁迅郭沫若哪里知道的,所以来这里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机窗外,山峦叠垒,白雪皑皑。看起来好多类似于富士山的火山群耀人眼目,日本独特的地理特征尽现。


三个多钟头后,飞机降落在名古屋机场,名古屋机场是填海工程,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上,眼前一片煞白,飞机穿过耀眼的白光时有一种坠海的感觉,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恐惧。


从名古屋到京都我们乘的新干线,时值农历12月初,这里刚刚下了雪,窗外的田野白茫茫一片,冷峻而刺眼。


高速行驶的列车穿冬越春,窗外一会白雪一会绿野,让初来乍到的我完全判断不了这里的冷暖。


到京都时天已傍晚,夕阳美艳。


逆光下京都火车站铁轨纵横闪亮直达都市,日本发达的铁路交通网直击眼底,所以来日本游玩我们第一次选择了城际列车和市内公交。方便经济快捷。


京都市区,一来就领教了日本人的跪功,一群貌似学生的孩子们跪在了一座商场前的场地上,有大人看似在讲话,冬日的京都天地寒凉,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跪着,直到后来看到各种场合日本人都会行跪才知道原来这是这个民族擅长的动作。


寻找餐馆的路旁一个小店的窗外挂着俩萝卜人,满身的艺术处处外溢。由此,日本人的艺术创意和生活情趣可见一斑。


随便选了一家餐馆解决晚饭,地道的日式餐法,盘腿落座,好不习惯。


味道还行。


这是我们住的酒店的自助早餐,各式美食非常的丰盛精到,日本人很讲究餐饮文化,纤巧而细致,小杯小碟小碗盛着各种小吃大吃,冷的热的,干的稀的,炒的蒸的,生的熟的,荤的素的,任你饕餮。没几下就汤足饭饱,肠胃充盈。其实享用美食的烦心事是有限的肠胃和无敌的美食之间的矛盾处理不好,连带身体受累。


看看这个樱花?小点心美到不忍下嘴。


吃了喝了就该上路溜达了,第一站金阁寺。我们选择公交出行,日本的公交很方便快捷,可以买单票也可以联票出行,公交站台上明确地标示着每路车的到达时间准确无误,这让我非常纳闷,难道它就没有个堵车事故之类的情况吗,怎么就那么准时?可事实是我们所见都没有延误。


日本的冰制品据说非常地道,尝一尝,女儿说名不虚传。


金阁寺离我们住地很近也就三四站路,一晃就到。


金阁寺,正式名称为鹿苑寺,位于日本国京都府京都市北区,是一座临济宗相国寺派的寺院,日本室町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名园。


金阁寺其名称源自于日本室町时代著名的足利氏第三代幕府将军足利义满之法名,又因为寺内核心建筑"舍利殿"的外墙全是以金箔装饰,所以又称为"金阁寺"。


金阁寺始建于1397年(明洪武三十年,日本应永四年),在二战前日本政府就已将其列为国宝。1950年7月,寺中仅存的舍利殿被人纵火完全烧毁(即金阁寺放火事件),如今看到的舍利殿是1955年依照原样重新复建的,1987年又将全殿外壁的金箔装饰皆全面换新,成为目前的样子。(百度百科)


金阁寺坐落在一片称做"镜湖池"的水域之上,我们去的那天天晴日朗,蓝天白云绿树金殿倒影在镜湖池里,满满的清丽妖娆直扑眼底。我们绕寺一周,打开满腔肺腑任性吸纳了这里的清新与靓丽。


日本的寺庙全都是庭院式的园林构造,金阁寺内绿树成荫,湖水浓艳,野鸭游弋。一派自然之美。


竹林掩映,卧榻夺目。游走其间,轻步慢行,心畅神清,闲适绝享。


第二站:银阁寺,从金阁寺到银阁寺要路过一段名为"哲学之道"的道路。后来查资料得知:因昔日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经常在此散步,探索深奥的哲学问题。所以称之为哲学之道。


翻到当天晚上发朋友圈的即时微信,写了这样的感受:


哲学之道上的困惑:从金阁寺到银阁寺要走一条叫做哲学之道的小路,我来不及了解这是哪位哲人或者是别的什么留下了有关哲学的典故,但既然上了这个道就得哲人一下子。很想思考点重大问题,譬如腐败与党国的安危问题,或者古老的哲学难题譬如鸡与蛋的先后问题,但终归因为命题太重太大太难,因为天生愚钝所以作罢。不如思考一个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哪就是京都究竟是冷是暖,京都人为什么要戴口罩?临来时查了京都和北京温度差不多,保暖裤呀,羽绒服呀大衣呀围巾呀穿了不少,老怕出门在外的挨冻受凉,结果来了名古屋一片白雪,估计京都比名古屋要冷,所以心里暗暗窃喜,衣服还是穿好了,到了京都一试,真好,都穿上也不热,脱几件也不冷,再看街上有穿短袖的有穿棉服的,有的上身羽绒服,下身赤蹄露腿,光溜着,唉!这地方究竟是冷是热百思不得其解。另外,这里很多人都戴着口罩,我不知道这口罩是御寒还是御尘?御寒吧,刚才说了一点都不冷,御尘吧,空气干净而湿润,街道一尘不染像刚下过大雨冲刷完一样,这让我们这些从中国特别是北京来的人傻愣的一塌糊涂,最后只好认为可能是这里空气中有什么传染性病毒吧,不戴口罩会被传染,可是我们只感觉到了舒爽没有一点不适。也没有发觉染上什么。于是又是百思不得其解,哲学之道蹓跶了半天,什么问题也思索不透,算是白枉了这条安静而美丽的小道。[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这是一条长约1.8公里沿着疏通琵琶湖河渠的细长石径,小径两边长满了奇形怪状的樱花树,被誉为京都最浪漫的散步小路之一。小道两边建有各具特色的日式建筑和好多寺院和修道院。平时雅静清爽,每到春天樱花怒放,香粉扑面,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我们来时正值冬季,冷清幽静,游人很少,确系感怀忧思的绝佳之地。


两只玩具小熊岸边垂钓的创意之作已经成为这条小路上的艺术地标,网上好多哲学之道的图片都有它俩的身影。


不难想象樱花盛开的季节这里有多么的浓艳热烈。


花未逢时云飞花。虽然我们无缘樱花但天上的云朵开成了?样,让我们心满意足。


穿完哲学之道,银阁寺到了。


银阁寺也叫慈照寺, 建于1492年,是日本室町幕府第8代将军足利义政仿效金阁寺而建。


慈照寺是日本室町时代遗留下来的国宝级建筑。位于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区,属于代表东山文化的临济宗相国寺派(百度)


银阁寺内,古木参天,竹林如海,我们寻着山路一直向上,敞开心扉尽情吸纳林子的负氧离子,恨不得把国内吸入的雾霾污浊一下子全部置换。



山不高就一小山包,到顶也没用多时,但已经与蓝天白云平起平坐,感觉贼好。


俯瞰山下,银阁寺被包围在绿树丛中,远处京都市区建筑密布,层层叠叠。我把自己疲累的心放飞在了这里的山寺古刹间尽力想寻找一份恬淡与安然。


下山了,围绕银阁寺一圈,近距离目击了它的真容。日本的这些寺庙都不可以进去观瞻,只让外围参观,所以内里都保护的很好。不由想起国内的一些名刹古寺,一般都可以进殿观望而且还让上香膜拜,善男信女们,求佑祈愿客,猎奇观光者各式人等应有尽有,举香跪拜上礼拍照不一而足,全然不顾诸神感受不顾大殿承压一味按需索取,就算禁止拍照禁止烟火赫然眼前仍有置若罔闻一意孤行者该干嘛干嘛,爱怎怎,致使好多绝世文物损身折寿,呜呼可叹。


譬如平遥双林寺彩塑全国也是绝无仅有,属于重点文物保护范畴,释迦殿影壁墙后塑一座渡海观音,是双林寺彩塑中的精彩之作。观音用圆雕手法塑造,单腿盘坐于红色莲瓣之上,整个身形突出壁外,神情安详自若,与背景上波涛汹涌的海浪形成强烈对比,具有静中有动的艺术效果,观者无不称奇。


就是这样一尊稀世珍品如果任由观者摸索拍照,佛身颜色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损坏文物的价值,禁止条文有,但尊者稀,很是令人惋惜。


看看这下水设施,多么环保自然。日本人真的把自然利用到了极致。


转完银阁寺我们直奔二条城。


二条城又名二条御所,是幕府将军在京都的行辕。建于公元1603年,是江户幕府的权力象征。建有东西约500米、南北约400米的高大围墙,并挖有壕沟。二条城的建筑高大雄伟,很有特色,殿内墙壁和隔门上画有狩野派画家的名画,精美绝伦。每年梅花和菊花盛开的季节是游览的好时机。(百度)


二条城由石墙和护城河环绕,坚固结实,戒备森严。和我国的城堡建制很是相似。


我们去时已经是下午快要关门的时辰,匆匆过往,但其坚固雄伟的建筑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京都最负盛名的艺伎一条街------祗园,傍晚的祗园晚照浓烈华灯灿然,祗园入口处的八坂神社观者络绎,我们也乘兴而入。


八坂神社(やさかじんじゃ)是位于日本京都府京都市东山区的神社。是日本全国约三千座八坂神社之总本社,爱称是祇园さん。神社的例行祭祀活动叫袛园祭,与东京的神田祭,大阪的天神祭并称为日本的三大祭。


原本称作"祇园神社"、"祇园社"、"祇园感神院" "袛园天神",庆应4年(1868年)的神佛分离令后,改名"八坂神社"。(百度)


社内祭祀白纸灯密密麻麻亮作一团,第一次逛这种地方新奇神秘中夹杂着丝丝的恐惧。


神社内设有售卖纸符祈福用品的店铺,这里的工作人员被称作"神职人员",穿着打扮祭祀味十足,同样透着一份神秘和恐惧。


匆匆转了转出来找餐馆填充肚子。


来到一家涮锅店,照例的盘腿端坐,海吃一通也没怎么吃出个中滋味,也许是太饿也许是不合口味,反正就那么回事。


吃完饭,踏踏实实地进入祗园,希望能看到艺伎,但是没有,我们去的是一小巷,人迹寥寥,只有一个个安静的茶屋和门店前的夜灯眨巴着眼睛映照着空寂的路面,但是看得出来这里的建筑确实有我们大汉古都长安的味道。京都就是仿照我国古都长安建造的,足见这个大和近邻和我们大汉民族之间源远流长的关系。


祇园是现代日本最著名的艺伎的"花街"。位于京都鸭川以东的东区,分为祇园东和祇园甲部两片,据说最初江户幕府允许茶屋在这里营业是在1665年,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在最繁华的十九世纪初,祇园的艺伎多达三千多人。祇园的艺伎馆、茶屋现今还保留了许多当时的建筑,在1999年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历史景观保护地区。祇园的代表性建筑是祇园歌舞练场,这是艺伎馆共同出资建造的歌舞剧场,每年的四月艺伎在这里表演"京都舞",向世人展现艺伎的风采和日本古典歌舞艺术。现在祇园还有83家茶屋,有艺伎、舞伎约120人。(百度)


我们第一天的京都行就结束在了安静寂寥的祗园,坐公交回府,泡酒店温泉,安睡。


第二天我们前往京都西北方的岚山,岚山是京都著名风景区,有"京都第一名胜"之称。这里也分布着不少的寺院和⛩️。


这是大觉寺的入口。对寺庙神社这类的地方我的态度一般是敬而远之,因为第一咱不是信众,第二不了解其中的历史文化底蕴,所以逛之索然,但京都的景点几乎都是除了寺庙就是神社,好在寺庙都是庭院式的园林结构,要不可枯燥死了。


天,阴沉着,大觉寺古柏森然,光线昏暗,游人稀少,气氛凝重。我们只匆匆撩了两眼随即走人。


云涌的苍天照映在大觉寺外面的一条水渠里,很吸引摄者的眼球。


又一寺院-----天龙寺


天龙寺位于京都市右京区嵯峨天龙寺芒马场町,是南北朝时代著名的禅师(被尊为国师)、造园家梦窗疏石所创的池泉园。


天龙寺是以岚山为背景在建长7年(1255年)修造,寺内的庭园借龟山和岚山之景,将贵族文化的优雅和禅宗的玄妙融为一体,是国家特别的历史遗迹。


历史上天龙寺曾遭8次火灾,多次毁损,最后一次重建是明治时期,寺园因历史悠久和名师设计而被列为日本特别史迹名胜。(百度)


还是钟情于这里的庭院和园林。


都是典型的日式建筑,尖形拱顶白色窗棂。


不愧为池泉园,园内池泉淼淼,鱼欢云耀,我被肃穆的寺院和阴沉的天气压抑的心总算有了松解。


除了池泉,这里有大片的竹林,袅袅婷婷风过瑟瑟,漫步其间,清新满满。


又是神社,神社步步营。走哪都有,包括闹市区。


通往嵯峨野的火车铁轨,嵯峨野,位于岚山北方,盘踞在优美的小仓山东麓,曾经是皇室的别墅所在地。竹林与小篱笆环绕的小径十分典雅迷人,这里春粉(樱花)夏绿秋红(枫叶)冬白(雪)还有四季潺潺的溪流,真可谓移步换景,步步惊心,从野宫神社到化野念佛寺之间的小径上,有常寂光寺、落柿舍、大觉寺、二尊院等坐落其间,气氛宁静优雅。8世纪前后因为贵族们在这片土地上欣赏红叶、玩耍游船,田园和竹林的景色逐渐扩大,至今往日的风貌仍然依稀可辨。


游客可以乘坐嵯峨野小火车深度游览,车距73公里,往返一趟用时一小时,每天往返8次。我们去时火车停运,只在铁道上踏脚片刻算是了却深游心愿。


岚山脚下,鸽子灰和地面灰混为一体,天也是铅灰色,心情也随之沉闷。


岚山景区的小店里,日本老太太手织的帽子别具特色,母女一人一顶,网眼镂空但戴上很是暖和。


各种庭院间闲庭信步,优哉游哉,充分享受自主游的安闲。


接下来去的便是京都的旅游大餐-----伏见稻荷大社


伏见稻荷大社建于8世纪,是全国稻荷神社的总本社,位于京都市伏见区稻荷山西山脚的伏见稻荷大社。


稻荷神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香客前来祭拜求取农作丰收、生意兴隆、交通安全。它是京都地区香火最盛的神社之一。


根据《山城国风土记》的残文,稲荷社的兴建起源于一个神话:钦明天皇即位前的少年时代,曾做过这样一个梦:"如登用秦之大津父者,吾成人之时,定能治天下。"很快,使者被派出以寻找大津父。当时诸蕃(渡来者(从他国来的人)及归化系氏族(归化日本之人))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属秦氏。而为数众多的秦氏族带来了先进的绢织技术,给国家发展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朝廷予以厚遇,甚至与之以畿内(京都)豪族独有的地位。就这样,深草的秦氏族之祖伊吕巨(具)被奉为大津父。一日,伊吕巨以饼为靶射箭。射中 之时,饼化作百鸟而飞至附近的山上。待伊吕巨(具)至山峰,发现百鸟化作稻谷。伊吕巨(具)以此为神迹,建神社,赋字稻荷,以为稻荷之始。因秦氏势力强大及当时佛教密宗的传播,全国都接受了稻荷信仰。中世之后,因工、商业发达稻荷神除了被奉作农业神,还作为工业神、商业神、房屋守护之神、及福德开运的万能之神。不仅在农村,而且在士人武家间十分流行。


明治时期,神佛分离。大部分神社祭祀宇迦之御魂神。


伏见稻荷主要是祀奉以宇迦之御魂大神为首的诸位稻荷神。(百度)


大社入口,矗立着由丰臣秀吉于1589年捐赠的大鸟居,朱红色"千本鸟居"是这里最具特色的景观,鸟居都是由历代信众捐赠,用朱红色的木制拱形框架构成,梁柱上刻有捐赠者的姓名和捐赠时间,成百上千的朱红色鸟居连接一起构成了一条通往稻荷山顶的桔黄隧道,走进千本鸟居,老朽褪色的暗红色牌坊和光鲜亮丽的朱红色牌坊密集地交织在一起,透过阳光的照射显得格外壮观迷人,具有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巨大的红色鸟居之后,供奉着几十座被视为神明稻荷使者的狐狸石像,神秘而诡异。(狐狸是稻荷在地球上的代表)


可惜我拍的狐狸不知怎么不翼而飞,无从晒图。


入门即有游览导引图标,游人可以循着图标指引的线路循序参观。


不愧是大社,建筑宏伟,规模宏大。


主殿前留个影。好心情爆棚。


千本鸟居闪亮登场,就是这样居居相连绵延数里直达山顶。


我们到时已近黄昏,夕阳斜射鸟居居内不同的时段不同地段明暗相间或通体透亮或红光疏离斑斑驳驳几何列阵美不胜收。


鸟居内游人如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信众在这里充分见证了稻荷神的雄威和壮丽,人们纷纷留影纪念。


也不乏日本本土的游客。


跳出居内,从外面看,鸟居颇像一条条窄窄的长凳挨着挤着依次排列,说不壮观都难。


我们游走其中,被这份热红刺激的肾上腺严重奔涌,兴奋不已,躲着游人一味的在相机前得瑟了得瑟。


回到市里吃饭间歇,调出相机影相,收获满满。


明明记得我拍了逆光里的那只威风凛凛的狐狸,但今天编辑稻荷时怎么也找不见它的踪影,也许这狐狸的确精怪神明不想显身,罢了罢了,既然神明意愿那就俯首尊意。


京都的第三天,我们涉旅东山,


当然少不了的还是神社,几天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朱红色的标志,每到一处看不到它倒觉得不习惯了,哈哈!看不到这个是不可能的。


逮着了几个和服女,日本游的相机是不会放过这些本土元素的。回来了查资料才得知日本各景点的和服女绝不仅仅是日本人也有好多是体味和服的外地游人特别是中国女性。于是有了轻度受骗的感觉,我不知道我镜头下的这几个是真是假,希望不要是假洋鬼子,混淆了我的真实纪录。


有关资料记载:每年来京都的除大量外国游客外,居然还有1000万的日本人来参观这个古代寺庙城市,这也是我们在京都时一个很深的感受。几乎每一个景点都有占到四分之三的游客是本国人,其中身穿中小学校服的更是居多,这也许就是日本对中小学生进行历史文化教育的组成,让他们从小耳闻并目睹这些最具代表性的国粹。 从而搭建牢固的民族文化精神家园。


东山下来粗略了一眼京都国立博物馆,感受是其典藏和我们大汉民族的博物馆哪怕是地方博物馆都没法比,简单而贫乏。所以匆匆而过。也从一个侧面理解了日本人为什么从古至今崇尚觊觎乃丧心病狂地掠夺中国领土了。


重点看了三十三间堂(Sanjusangendo)


三十三间堂是日本古建筑,位于今京都市东山区七条。为莲华王院的正殿,日本国宝,京都最精彩的寺院建筑。主建筑物呈长方形,长度达60米,因建筑物内有33个以梁柱隔开的空间而得名。(百度)


三十三间堂建于公元1164年,33间殿堂里供奉着1001座观音。1001座坐姿观音千臂纷展万手齐张,千种表情万缕金衣,这所有的千千万万从眼球直穿心底,令我目瞪口呆,彻底领教了日本宗教的文化底蕴和高度,直觉得这绝不仅仅是日本的国宝,也是世界的珍宝。


堂内禁止拍照,所以惊心动魄的千众观音没法展示,各位且听以上描述了。


屈指算来我们在京都也就呆了三天多的时间,只是也只能走马观花,对京都最深刻的印象:


第一寺庙庭院中, 来之前女儿告我,京都是日本著名的古城,文化底蕴很深,京都共有1631座佛寺,我们主要要看几个很特别的。我一听说寺庙马上表态:我一般不看寺庙。因为对那些神秘威严的神像总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所以敬而远之,畏而避之。女儿说:什么呀,你看了就知道了。只好从命了,人家带你出来哪有挑三拣四的理由![呲牙][呲牙],于是金阁寺,银阁寺的乱窜。啊!真的,日本的寺庙完全不同于中国的寺庙,首先它不是高高在上,需要爬多少级台阶才能到达,其次它没有香火缭绕,最重要的是你完全不可以近前,所以里边的内容你完全不知道,而且它完全掩映在青山绿水间亭台楼阁里,压根儿就是一个美丽公园里的别致建筑,而且游览设计也是寺庙的大殿一般都在收费点之外,只有进园林才需要付费,细想想也是,参拜付费哪岂不亵渎了神灵?一路逛来,这寺庙溜达的轻松自在,心旷神怡好不快哉!但是心里不由的想起我们国内的寺庙游览充满了功利,私欲,甚至欺骗.......和对重要文化遗产破坏毁损的肆无忌惮。心里掠过一丝丝的遗憾和痛。唉!是什么注定了我们在任何别人家的美好面前只能这样快乐并痛着?


第二神社步步营。日本的神社真可谓五步一神,十步一社步步为营,回来查资料才知:日本的神社总共有8、2万多个,仅京都就有267座。关西我们主要去了几个大的神社,如:稻荷神社,春日神社,规模之大,气势之宏,令人惊诧。神社里橘黄的建筑,白色的灯笼,恢宏的大殿,诡异的灯光,神秘的巫女,众多的圣物,让人在敬畏的同时颈项间不由的发麻发紧一丝丝的往外冒凉气。在春日神社我们正好遇见一队参拜者,看上去衣帽整洁气度非凡,像政府官员抑或是商界要人,他们被一个男性神职人员领着鱼贯而入,脸上挂满了严肃和虔诚,一切都那么的中规中矩一丝不苟。


从这比比皆是的神社和日本人虔诚刻板的脸上我读懂了这个国家的国民为什么那么谦和有礼,这个国家的社会秩序为什么那么井然有条,(当然侵略中国杀戮百姓这些我认为和一个国家的国民素养关系不是很大,正如政治和生活是两码事一样)那就是他们心有敬畏活有底线,因而心有所依,行有所限,素有所养,人有所畏。而我们就不用说了吧?!


有资料显示:在日本平均每1590人就有一座神社这还不包括遍布各地的佛寺,日本信仰各种宗教的人近2.2亿,超过了总人口数,因为他们中的不少人具有双重和多重信仰。日本的神社信仰是一万物有灵为基础、拜的是神灵化的万物,从高山大树奇石瀑布海洋田地太阳火雷到各种动物以及祖先神灵都可以作为祭祀膜拜的对象,所以日本神道教有"800万神"之说。就是这样广泛而深邃的信仰凝就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不能不称之为强大。


此外,京都还有不少日本历史上知名的名胜古迹譬如:明治维新前的旧皇宫、江户幕府时代德川家康大将军于1603年所建的宅邸,以及数不清的庭园和遗存。所以人称京都是日本的历史博物馆。


短短几天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一点毛皮。内里,距之甚远。游记也只好肤浅粗略为之了。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