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去日本当忍者吗?日本旅游业已经火爆得连忍者都不够用了!

界面2018-10-03 09:53:55


忍者储备人才告急——是时候亮出你的手里剑了!


作者 | 许亚芳


贼人汹汹来袭!一身黑衣的忍者并没有闪避,他左脚轻点地面,身形凌空翻转,躲过攻势!转见对方举剑再砍,却顺势伏低,疾出右手,反挥忍刀直取对方中门,刃光闪过之处,贼人身影一斜,颓然倒地。

别误会,这既不是国内又发生了某场私斗,也不是《火影忍者·博人传》里各家的影二代们打架了……它是日本名古屋市当地为迎接春天举办的“春の陣”活动中的忍者表演节目,也是新一代“德川家康与服部半藏忍者队”的首次亮相。在日本战国时代著名政治家德川家康建造的名古屋城下,他们的表演内容包括个人才艺秀,略带杂技性质的双人、多人对打,以及简单的德川家康历史介绍等。

新一代“德川家康与服部半藏忍者队”

忍者们的卖力首秀得到了不少赞赏,但小队的执行负责人青木贵绪则有些担忧,他说,日本旅游业近来已出现“忍者短缺”的情况,例如,“德川家康与服部半藏忍者队”在今年招募新忍者时,报名人数较之去年少了很多。

这个忍者小队所属的爱知县,在历史上与武将有着很深的渊源,不仅因为日本“战国三英杰”全部出生于爱知县,也因为德川家康在这里创造了堪称日本历史上最强盛的武家政治组织——江户德川幕府,并由此开启了日本繁荣时期最长的幕府治世时代。因此,爱知县政府近年力推“武将观光”,打出武士文化牌,促进当地旅游繁荣。

出生于爱知县的一代政治家德川家康(右)与其忠心的忍者家臣服部半藏(左)

2015年底,爱知县特别设立“德川家康与服部半藏忍者队”,相当于忍者文化推广大使,鉴于超乎想象的受欢迎程度,原本由兼职人员组成的忍者队在2016年改为全职,面向大众公开招聘,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甚至穿上忍者服,亲自拍摄招聘海报。

爱知县旅游推广的脸书账号使用忍者形象的手绘头像,还会根据季节更换不同风格

也许因为宣传得力,诸如CNN、BBC等海外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这项现代忍者招聘启事,报名活动在2016年极为火爆,报名者总数共计235人,其中竟有200人来自海外。备受鼓舞的当地旅游团队今年再接再厉,甚至专门制作了英文版的招聘页面,却未曾料想,报名人数较去年大跌,在截止前仅有22人前来报名,其中外国报名者更是锐减为5人。

爱知县忍者小队的英文招聘页面

先让我们看看,当一名现代的全职忍者需要什么技能?年满18岁、身体健康、练过杂技是爱知县旅游部门认为最基础的三项要求,相比之下,是否出生在日本倒不那么关键。县内旅游宣传部门的负责人曾经表示,剧团的对外表演也常会用到英文,所以,对应聘者的日语技能并没有太多要求——但该标准在今年已被改动,应聘者需要有N2级别的日语水准,也就是可以进行日常会话。与此相对的,现代忍者们的报酬也还算体面:月薪1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一万多,有正规保险,上下班交通费还可以报销!

在不定期开放的忍者学校里教授“忍术”与忍者文化也是忍者们的工作的一部分

因此,在薪酬和要求大致相同的情况下,对于今年和去年截然不同的招新光景,有些人将其归结为更严格的日语要求。但青木认为,语言并非问题的根源,随着访日的海外游客数飞速增加,忍者在越来越多的地方都被视为重要的旅游资源,现代忍者们可效力的“东家”的选择范围也更多了,此外,虽然有不少人渴望登台表演,但却缺乏基础的体育和杂技技能,他总结道,“我感觉现在很缺忍者。”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上世纪末就已日渐式微的忍者文化,在如今的日本,正藉由旅游业而被现代社会重新认可、推崇。在日本另一处旅游重镇三重县,不仅设有由《银河铁道999》作者松本零士专门设计的忍者主题列车,还有满布机关、趣味性很强的伊贺流忍者博物馆;

伊贺流博物馆外观

在伊贺上野行驶的忍者主题列车

在东京,忍者的藏身之处就更多了,无论是赤坂的忍者餐厅“NINJA赤坂”,还是新宿的忍者体验机关屋“手里剑道场”,都是很多攻略推荐的游客必去之地。

在新宿的“手里剑道场”,游客可以学习忍者的攻击、藏身等技能

坐拥富士山的山梨县,也十分注重忍者文化的推广,忍者主题的忍野村旅游项目非常火爆,游客们既能欣赏到“靁凮刃”流忍者们的精彩忍术表演,也可以品尝需要一定“忍力”才能吃下的黑咖喱“忍者饭”——别多想,据吃过的人讲,其实很好味的。

“靁凮刃”流忍者们的现场表演

忍者文化在旅游业的四面开花,也已逐渐有了更为正式的机构。2015年10月,有着忍者传统渊源的三重、神奈川、长野、滋贺及佐贺等五县,联合创立了“日本忍者议会”,12月,成立了忍者小队的爱知县也随后加入。而位于三重县的伊贺市甚至在今年初更名为“忍者市”,将利用忍者元素来打造城市的忍者文化。

“忍者饭”之家常版:其实很美味的黑咖喱

忍者饭之高逼格版:位于伊贺的藤一水忍者主题餐厅出品的“忍法帖料理”

当然,现代社会的忍者与传统忍者相比,无论从形象还是工作要求的角度而言,仍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从事的工作中涉及大量的舞台表演以及电视、广播节目的宣传内容,就像青木所说,现代忍者“既有其神秘的一面,也要适应曝光在镁光灯下的感觉。”

甲贺流忍者的第21代掌门人川上仁一被誉为“日本最后的忍者”,他在决定不再收徒传代时曾说,忍者身怀的刺探、暗杀和药草研制能力,或许在日本内战或江户时代尚有实用价值,但在现代社会,忍者很难有用武之地,因为人们已经有了枪械、互联网和更好的药物科学。不知如今伴随着旅游业的繁荣,忍者文化的盛行及其带来的市场需求,是否能让这门古老的职业,以新的姿态,再次立足于当下的日本社会呢?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