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东瀛-大阪-京都-东京

Spenser2018-09-13 13:06:20
这是Spesner 的第53篇原创文章


公众号: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
(ID:spenserandhk)
你说,当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回来后,发现之前去过的那段时间,就仿佛做了一场梦,在回忆里是那么不真实。

去大阪的那天还在公司忙碌,晚上坐着机场快线赶到机场。凌晨的航班,和身边的同事聊一会,切换了一些电影片段,机舱内光线朦胧,眯上眼睛,醒来时,已经到了大阪。

大阪的印象,也构成了对日本的第一印象——干净。视野范围内看不到肮脏的角落,公共洗手间内干燥的地面和洗手台;下榻的大板第一酒店,餐厅外干净的落地窗,看得到对面干净的黑色丰田租车,穿着制服的司机和方向盘上的白色手套。马路上没有垃圾桶,导游说日本人都要拿回家进行垃圾分类,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大家都是这么做的社会习惯。

可能没有去日本夜间闹的地方,总的感觉日本是一个很安静的国度。走在大阪的街头,听不到汽车的鸣笛,能听到路口红绿灯发出的“嘟嘟”声,比香港的频率慢些。在这里时不时会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新干线列车车厢里,男士们穿着几乎一致的白衬衫搭配线条灰色西服,车厢内安静的气氛,都不知道要驶向天堂还是地狱。

感觉这是一座寂寞的城市。有着忧郁的气质。

导游Reca在日本上的大学,读了本科和硕士,在日本待了好些年,兼职导游,腼腆的天津人,有着美好的性格。

一起在吃饭的时候,我好奇的问她,在日本待了这些年,对日本人什么印象。因为我实在太好奇这个奇葩的民族了。她说日本人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守规矩。甚至到了刻板的程度。服务按照什么样的标准,大众所遵守的通用规矩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但是如果标准变了,或者没有前辈做事的经验了,他们就往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懂得灵活和变通。

她指着桌上的杯垫,说在日本餐厅,一杯水要放在餐桌的杯垫上,日本服务员如果没有看到杯垫,是不会把水杯放上桌子的,一定会拿一个过来;如果杯垫放在远处,也要身子前倾放上去。

但是日本又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和在原来基础上有创新能力的民族。看日本在各个行业的领先程度可以说明。

一边是传统,一边是前沿。小巷左街是古色的传统木屋寿司餐厅,对门张贴着提供色情服务的女优广告牌——我还是不懂。
大阪市区的街头-Spenser photography
日本女孩爱笑,在京都的时候,体会尤其明显。走在京都大唐风格的建筑里,往上走到清水寺,游人太密,店铺太多,无感。往下走,没什么景点,却是不虚此行,有门有塔,有墙有瓦。两位艺妓穿着的女孩,几个穿着和服轻声说着日语的女子——忍不住和她们合张影,她们都很有礼貌的站到一边,让出中间的位子,邀请你站到中间了来。动作腼腆而自然。
京都-Spenser photography
不管是表明迎合,还是内心取悦,反正,心里舒服。

去东京的那天早上,买了新干线的车票,列车像一枚射出的白色子弹,两个半小时狂飙了550公里,早上10点就到达东京,速度比国内高铁快,很难想象这条线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运营。

新干线的男服务员穿着米色的制服,给每个乘客弯腰,递票,笑容温暖,和制服的颜色一般,而且似乎永远不会僵硬,一节列车20排车厢,一排5个座位,他每次都鞠躬,和不会褪色的笑脸。

车厢里的巡视员,或者推着车子提供饮食的服务员,走到车厢尾,打开车门去另一节车厢前,一定会回过身来,鞠躬再离开,哪怕大家都在车上睡觉,没人注意。

多么希望看道他们没有鞠躬的扬长而去,哪怕就一次,这样可以在心里偷着乐一会,如同发现了一个程序错误的快感。可惜,总是令人失望。

东京那天下着雨,撑着透明的雨伞,踩在这座明治时代称为江户的古老都市里,心里想着《迷失东京》的桥段。在这里见到了我公众号的读者Lucy和学林,学林是知道我要来东京,说来的时候带我四处转转;Lucy是前一天我还在京都的时候,问我会不会来东京,她在东京。
东京塔-Angel photography
我们聊各自的生活,在东京不贵的“根岸”餐厅吃着地道的牛舌和色拉。她们说着东京的牛奶有多好喝,零食有多好吃;说着在咖啡店睡着了,手机钱包放在桌上,醒来后一定还在;聊着为什么日本人在物质极度满足,社会已非常文明的国度里,还很多人得抑郁症,会自杀。

一方面是缤纷,另一边却在迷失。

在东京坐地铁,对面坐着的男男女女,多在睡觉,感觉疲惫。每次都按照设定的标准做事,一天扬起N次同样弧度的嘴角微笑,鞠下同样弧度的躬,我想想,都觉得累。东京地铁列列车里的座位,不是冷冰冰的铝板,而是软软的座垫,坐着睡觉,会舒服些吧。

因为下雨,湿了鞋,在路边一个不太起眼的鞋店买鞋。店面小小,一男一女,应该是夫妻店,三十出头的感觉。鞋柜上的皮鞋 Made in Japan,标价折合成人民都不会超过五百元,运动休闲鞋不会超过三百元。试鞋的时候,女店主亲自跪下来帮我把鞋子鞋带系好,鞋子稍大一点点,加了一双鞋垫,但是她把鞋垫放在底层,而上面盖上鞋子自带的鞋垫,这样就看不出另外加的鞋垫了,脚感还会更好。鞋子装好鞋盒,放进鞋袋。她看着外面下着雨,又在鞋袋外套了一层薄膜,防止雨淋湿鞋袋。她和丈夫送我们到门口,鞠躬微笑和我们挥手告别。

晚上在新宿有名的红灯区里小巷里吃晚餐,昭和年代的装修风格,一帮典型日本男人在吃喝喧哗,有几个左手没有小拇指,应该是日本黑社会的。屋内走出衣着暴露的女子,坐在吧台陪旁边男人轻声说话。赤裸的欲望间,少许暧昧的情愫。

那双鞋终究还是留在了日本。因为新鞋放在学林的包里,结果分开的时候彼此都忘了拿回;也好,为下一次的见面留下了不错的理由。

傍晚从大阪飞回香港,短短几日,根本无法满足对这个国度的好奇,留下遗憾,留下拥抱,结束在未曾开始之前,也好。

怀念洗手间上的智能坐便器,自动加温的马桶盖,屁股坐着暖暖的,心里也是。
我是Spenser
香港留学,留港工作,
做金融,办教育,写公众号,
爱跨界,世俗的文艺大叔一枚。
回复以下数字,看我之前写的热门文章,也欢迎后台留言给我,以文会友
1 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人在奋斗
2 美利坚的彷徨与骄傲
3 纽约的梦
4 麦肯锡想要招什么样的人
5 赶早结婚是上个世纪的残羹冷炙
5 先了解下自己,再谈谈读博
7 留学就能学好英语,您别骗我好吗?
8 冯唐文字
9 异乡的筑梦人
10体制内外,甲方乙方
长按关注感谢分享
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