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京都深秋、下意识漂泊和对雨的通透考察

三万英尺清醒梦2019-12-08 09:36:07

灰布窗帘被夏光穿透最后防线的那个瞬间,我眯着双眼想起连绵阴雨的那个深秋。漩涡一般的深秋,神谕般的雨。我的身体于是变得飘忽,旋即穿过墙壁,升上半空,像一片落叶义无反顾地朝着秋天飞去。









岚山竹林。



我在和煦暖风中慢慢缓过神来。身体毋庸置疑是在空中飞行。时间似乎正值正午,灿烈的阳光散发出具有形体的金色汩汩流动着。我翻身朝地面俯瞰。城市按照不知为谁写就的剧本有条不紊地运转。涓涓不息的车流穿梭在同样涓涓不息的楼群中,带着各式各样的心情前往不是结局的场所。没有名字的人们戴着太阳眼镜,双手不约而同地插在裤子口袋,木讷地向海边走去。海面波澜不惊,漂着三三两两的白色风帆。大红色的木棉迎风摇摆。


我在这被光笼罩、散发出令人惊异的安稳味道的世界上空闭上双眼,脑中开始对雨的考察。









雨中的岚山居民。



说说那天的雨。雨伴随雷声出现的时候,我总是抑制不住地想要吃熏鸭三明治。个中缘由说不清楚。或许在我的世界中,熏鸭三明治冥冥之中和雨天存在某种切割不断的关联。鸭肉切片时需要肥瘦相宜,保留鸭皮及皮肉间的脂肪,然后熏得恰到好处,呈现出近乎紫色的粉红色泽。恰到好处的熏鸭肉片6至8片。刚刚洗好的生菜和薄片番茄。酱汁采用普通的千岛酱即可。三明治面包则要视心情而定,然而一般来讲,脆烤法包和切片白面吐司总归不会是坏的选择。













天龙寺。规模十分宏大,在京都五山寺庙中位居第一位,除了被日本列为特别名胜古迹外,也在199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单之中。红枫相当出名。



于是在那个深秋的雨天,我出发寻找熏鸭三明治。走在马路上,不禁觉得极为怪异。既然每次下雨都会想吃熏鸭三明治,并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大部分情况下都如愿以偿——为什么对于哪里能够找到熏鸭三明治,却不甚明了,以至于每次都要从头寻找一番呢?


雨越下越大了,没有雨伞为檐的眼镜片瞬间失去效果。我于是摘下眼镜放进毛衣口袋,世界立刻变得模糊。天色渐晚,街头的霓虹灯陆续点亮。地面开始积水,霓虹从水洼中逐波反射出来。


不经意间,我从那斑斓的地表镜面中,隐约看到有人尾随身后。









岚山的后山。沿着桂川可以走到极深之深处。晚秋漫山五彩斑斓,雨天则更具静谧气氛。



看不清来人水洼中的样貌。只感觉对方身形魁梧,鼻息似乎快要触碰到我的后颈。皮肤立即泌出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更加模糊了我的视线。对于眼下的情形,我的大脑似乎暂时失去了分析能力。秋天已经成熟,闭眼仿佛闻到金黄麦田的味道。城市里的雨天。霓虹灯。不知在何处等待着的熏鸭三明治。背后的魁梧男子。毛衣口袋里的眼镜。


眼镜?





岚山站。




路边的大银杏树。



京都市美术馆。对面是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逛完北行200米,即到达平安神宫。继续北上则可参观京都大学,东行则金戒光明寺、银阁寺、哲学之道;西行则经由京都御所一路指向金阁寺。京都内容实在过于丰富。



口袋中的眼镜不见了。左边口袋、右边口袋,反复找了几遍。无功而返。慌乱间又望向地表镜面,男人模糊的面容已经消失不见。是他拿走了我口袋里的眼镜?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想捕捉到男人离开的身影。


眼前早已没有了城市和霓虹。没有眼镜的眼前,出现一座参天的竹林。无数翠绿湿润的竹茎极力向天空探去,像要到达雨的尽头、超越雨的上限。远处零星传来不知名鸟儿的叫声。我循着叫声走出了竹林——原来我身处一座大山深处。一条小路蜿蜒着向上盘旋而去,几乎就要出现具象的形体,拉起我的手来了。我拔足走向山顶。没有了竹林的庇护,雨水应声降落在我脸上。









著名的哲学之道。



终于来到顶点。眼前模糊的世界不知为什么,慢慢变得清晰。山脚下的城市在雨中沉默着凝滞着,像是在对什么重大的问题进行没有尽头、没有线索的思考。山峦从我所站的地方向遥远的地平线铺陈而去。山上长满青绿色的树木,随风发出排山倒海却又无限静谧的沙沙声。







从银阁寺出来后,如果漫无目的地走,很可能不知不觉拾级而上走进一座山。大文字山是每年京都8月16日五山送火大型祭奠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该日晚上八点,会在5座山上燃烧大型的篝火,形成“大”、“妙”、“法”等文字,送死者亡灵往另一个世界。



忽然之间,青绿色的树木出现了变化。它们淋着雨,一边继续发出沙沙声,一边慢慢地变了颜色。虽然一开始不甚明显,但我对此是百分之百的肯定。青绿色的树木首先变成深绿色,又慢慢变成黄色,最后又慢慢从黄色变成红色。整座山峦都变成火般的深红以后,又在不知不觉间黯淡下去,然后逐渐地回到青绿色。山就像被施了魔法,在我眼前不断地变幻着。雨一直没有停下来。







从大文字山定俯瞰京都城。天终于放了晴。



完成了对雨最后一次考察的、仍然在飞翔着的我,在天空中苏醒过来。雨的意义已经不言自明。已经忘记了生命中大多数晴天的我,却无与伦比清晰地记得每一场雨。于是在这一场又一场雨的间隔中,时间才确凿地出现了流逝。雨是我的一座时钟。


因此我恐怕将在这阳光下继续飞行,直到下一个雨天。





走过荒芜的槐树荫,和整个世界的身影。


来吧——陪你南辕北辙,穿越四季变换,看尽生命千帆。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