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视界】从东京到京都,还有多少好画深藏日本民间?

大象世界2018-10-10 14:34:17

前一篇【大象视界】,我们分别探访了上海、杭州、香港、日本数地,深度挖掘吴昌硕艺术风靡东瀛的文化密码,引起了不少朋友的关注,而事实上,千百年来,中日文化交流从未间断,而除了日本的各大博物馆,日本民间深藏着诸多顶级的中国书画,并陆续出现在了中国内地的拍场上,大象在这里举出几个例子供大家欣赏。


齐白石《七雄图》 出自日本瑰宝堂,2008年翰海336万人民币,2010年在上海天衡拍出3416万元


2010年北京保利4.368亿元的北宋黄庭坚《砥柱铭》,出自日本友邻馆旧藏

一般说起来,中国书画流向日本大约有三个时期。

其一,主要是宋元时期,被称为“古渡时期”,日本僧人在中国沿海地区求法,也有中国僧侣赴日本布道,在日本留下了不少“禅机画”或“道释画”,室町时代早期的足利幕府将军都热衷于收藏中国书画,如聪明的一休里的足利义满将军,就是一位书画爱好者。而在明清时期,一些浙派和吴门的作品通过有限的港口贸易流向日本,当然,从中也掺杂了部分的大名头仿作。

其二,主要是民国早期,一些清宫旧藏的书画流散海外,其中的一部分远渡东瀛,同时,中国学者兼画商罗振玉,日本画商原田悟郎和日本中国史专家内藤湖南等人活跃在中日书画交流的舞台上,在这一时期,形成了不少成体系的日本顶级书画收藏。而昨天文中所提到的以长尾甲、河井仙郎为代表的日本金石学家将中国近代的金石艺术带到了日本,不少赵之谦、吴昌硕等人的作品流入日本。

其三,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掀起了新一轮的中日文化交流,此时,有不少近现代中国绘画名家的作品东渡日本,当然,其中也掺杂着部分的伪作。


大象团队曾经有幸造访日本京都的大德寺,大德寺自室町时期起便是日本的皇家寺庙,一休和尚晚年曾经担任过大德寺的住持,日本茶圣千利休也曾经活跃在大德寺,这里还曾经为日本战国霸主织田信长举行过葬礼。

我们造访的是大德寺的孤蓬庵茶室,为了远道而来的客人,好客的主人将茶室精心布置了一番,墙上所挂便是元代因陀罗画的和合二仙,或许在东渡日本后,和合二仙被裁成了现在这样的两幅小立轴,这更加符合日本茶室的悬挂布置习惯。

蘭溪禪師(傳)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楷書八言句

約2平尺

估价 HKD 60,000 – 80,000

釋  文: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出  版:《鴻原家藏品•松平子爵(主殿頭)家御藏品入札》,東京兩國美術俱樂部主辦,大正七年(1918),圖版17

附注解書信。

兰溪道隆生于南宋末年,1246年东渡日本传播佛学,1278年终老于日本,后宇多天皇赐谥“大觉禅师”之号,这可能是日本第一位获得“禅师”谥号的高僧。这幅楷书八言句出自日本古庙,有着大正时期的老著录,但是否真的是兰溪禅师的真迹,或许还有待于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幅书法墨宝已经在日本被精心保存了数百年。

月江正印 (元)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約3.7平尺

估价 HKD 20,000 – 30,000

出  版:《田村家藏品展觀圖錄》,大阪美術俱樂部,昭和十一年(1936),圖版40。

附注解書信。盒上刻「靜芳軒」。

月江正印禅师是元代禅宗的代表人物。当时有很多日本僧侣渡海追随月江正印禅师学习禅宗,也就不少墨迹被带到日本。

沈周(1427-1509) 瓊江寒月圖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估价HKD 1,000,000 – 2,000,000

这卷手卷也是早年传入日本,由日本藏家柿堂周题签,并附有当时的注解书信四封。值得一提的是,手卷上有两处日本寺庙的藏印,这样的手卷传承背后有着多少有趣的往事,这或许便是收藏研究古代书画的有趣之处。


在今天的东京京桥地区,还保留着不少历史悠久的日本本土画廊和古董店,著名的茧山龙泉堂便在那里。其中的不少画廊也已经经营了几代人,大象数次去东京,都喜欢在那里闲逛,每每都会有一些发现。

陳介祺(1813-1884) 篆書七言對聯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估价 HKD 50,000 – 80,000

出  版:《中国明清書画展図録》,光安芳堂(日本),1997


陈介祺是晚清著名的金石学家,“十钟山房”为多少金石爱好者心驰神往,日本至今保留着诸多晚清民国中国金石学家的墨迹,这副纂书七言联为日本一书道家旧藏,并有着1997年的日本著录。大象团队曾经拜访过一些日本的书道家,他们家中往往收藏颇丰,但和一般藏家所不同的是,书道家收藏中国书法大多用来临仿习作,因此,他们的收藏水平也往往很高。

吳大澂(1835-1902) 行書自題畫梅詩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約7.0平尺

估价:HKD 80,000 – 120,000

出  版:《中国明清書画展図録》,光安芳堂(日本),1997

陳政(清) 吳大澂題東坡事蹟册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水墨絹本 十二開 每开約0.8平尺

估价 HKD 300,000 – 400,000

著錄:《吳大澂篆書題跋》,白紅社發行,松丸東魚編輯,昭和47年(1972)

出版:《中國書畫文房具展觀》,吉野松石編著,青々會發行,昭和52(1977),圖版82-93

出展:『中國書畫文房具展觀』,青々會主辦,每日新聞社後援,北九州市立美術館,昭和52(1977)2月5-13日

吴大澂是过去一年最火的近代名头,爱国名臣,金石学家,收藏家,书画家,吴湖帆的爷爷,诸多的头衔使得吴大澂的藏品总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今年苏富比春拍,吴大澂送给青年袁世凯的一幅对联以440万港元落槌。而去年,纽约苏富比的吴大澂吉金图50万美元落槌,便出自日本的旧藏,而在日本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幅吴大澂画给吴昌硕的竹石图也抢到了惊人的5000多万日元。

即将举行的东京中央香港春拍,又将出现一组吴大澂的墨迹和旧藏,全部来自于日本老藏家的珍藏,或许,它们又将创造新的价格奇迹。

齐白石 小品 每幅约0.3平尺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每幅估价约HKD 200,000

齊白石(1863-1957柿和小雞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4.2平尺

估价HKD 600,000 – 900,000

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还将出现一组日本兵库县实业家白石先生旧藏的齐白石,全部为战前得自画家本人,可谓白石画给白石的。大象多次造访日本,日本至今仍然保存着大量的齐白石真迹,不少都是在上世纪早期流入日本。记得大象在银座一家日本餐厅吃饭,包厢的大门边贴着齐白石的书法真迹,实在够任性。

这幅《柿和小鸡》中,题跋颇具白石老人特有的顶真和幽默,尽管齐白石的润格写得清清楚楚,但这位白石先生却有点装傻,齐白石便只能以自嘲作回应了。如今读来,生趣盎然。

大象:近十年,积淀在日本的书画资源被中国机构和买家深度挖掘,这些年从日本流出的书画让您印象最深的有哪几件?

安藤湘桂:印象深刻的太多了,近现代的主要是吴昌硕和齐白石,特别是吴昌硕当年创高价的十二条屏,就是日本旧藏的。在日本的古代书画资源就更多了,去年在香港苏富比细川家族的旧藏也令人印象深刻。


大象: 就你看,如今日本还有多少中国书画的收藏可以挖掘?

安藤湘桂:近现代书画在近些年已经被挖掘了不少了,表面上容易得到的书画资源已经被挖得差不多了,古代书画的资源相对来说可能会更多一些。


大象:从过去这些年的经验看,日本收藏中国书画资源的分布情况如何?

安藤湘桂:关东以近现代比较多,主要是改革开放以后一些日本藏家所藏购。而古代书画则主要分布在关西的京都奈良等地区。


大象: 如今在日本征集书画“生货”难度大不大?征货的渠道有哪些?

安藤湘桂:难度的确比以前更大了,但是日本可以挖掘的书画资源还有很多,征集的渠道主要来自各地书道家的资源,分布各地的画廊古董商,以及和我们保持长期良好关系的“老户”,他们手上还是有不少“生货”资源的。


大象:从海外拍卖行的角度,你如何看待如今中国书画市场的现状和前景?

安藤湘桂:我们很难对国内的市场评头论足,但从我们自身而言,不希望像国内拍卖这样做得这么多,我们希望数量少而精一些,更追求品质。



【大象视界】原创的艺术市场评论报道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