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后半程,从跑马开始.

2096形象美学2018-11-03 08:40:42




四月底跑半马的场景,历历在目。

8点大太阳热烈到30度,大部队起跑很慢,嗓子干的喘气都难,肚子岔气,生生拧的肠子疼....无助极了:天呀,二十多公里呢,怎么继续??


好在后面补给站多了,疼痛减退,适应了炎热....坝上大风吹的人仰马翻.....有段土路,搞的个个灰头土脸......20公里处,体力极限了,救助站小伙用喷头直接给我来了个淋浴,立马降了温,顿时清醒:“下回要跑全马。”


请教了有全马经验的朋友,有计划的锻炼了三个月。收到福马通知时,身体状况不太好,没底。


还是去了。


体验了一下地铁,习惯了京都蜘蛛网般的轨道交通,福州的地铁站简单朴素。一对六十多岁的大婶大叔,淳朴的农民打扮,带着两个黑球球的孩子,可怜巴巴的站在自助售票机旁,一脸祈求的神情,

“大婶,你们要去哪里,我帮你买。”  这些天天下地插秧的农民,他们怎么搞的懂这城市高科技.....而窗口的工作人员硬是没人搭理.......

然后,突然间窜上来一群类似打扮的大婶,把我围了个遍……

“姑娘也帮帮忙,不会买.....”

“......好好好...”


难得当一回雷锋。


坐出租车从来不错过跟司机聊天,从他们口中你可以了解这个陌生城市的人文,地貌,城市发展,生活习性,习俗特产.....这是我走过几十个城市得出的经验。有个出租车司机很逗,他说全国有四个城市最好:厦门,成都,珠海,宁波。住在北上广深有什么意思,一千万买套一百平米房子,或者花几千万买别墅,然后给保姆住,还得花钱供着保姆......


不敢乱吃东西,早早睡下,宾馆一排房间都是跑马的,都兴奋,人声鼎沸……忍无可忍去敲门.....一群男人才安静了……偶尔还是吵,

“嘘,等下隔壁妹子又出来了……”


早上出门,碰上一个山东小伙,做财会的,跑半马。

“你跑量多少?”我问。

“两千多,我每天跑十公里。”

“那你咋不跑全马?” 突然觉得自己胆儿挺肥,一千跑量就敢报个42。

“全马太辛苦了,再说下午我要赶飞机。我是正好出差过来跑一下。”

小伙昨天已经踩了点,领着我驾轻就熟进了场馆。


六点半不到,满场花花绿绿的人.....



存包,检录,拉伸.....


A字头的是全马,排在最前面。我看着周围一水的男同胞,忧愁一脸:他们不会跑太快吧……


旁边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扮急救兔,画风实在清奇。



7:30开跑,跟着大部队跑速都在5分内....要知道我只是个配速7分的跑渣.....路边很多行人,十分尽力的扯着嗓子:“加油!加油!”


助燃剂一般,狂烧奔腾的脚步。


到了一个桥下,我远远看见了地上的计时垫,旁边大屏幕显示:59:55.....接着周围很多人手机记速APP陆陆续续的响起来,N个声音重复:“您好...”“您好....”“您好,您已经跑了十公里,用时59分59秒.....”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沸腾的人群挂着流动的汗水,满脸喜悦的呐喊,声声浩瀚,响彻了长长的桥洞,翻滚的回声如擂鼓呼隆,震彻着我的心脏。


这一刻的感动,无法言说。



15公里时,对面三个黑人轻悠悠的跑过了32公里提醒牌.....一片掌声。


30公里时,旁边大哥说:“真正的马拉松才刚刚开始……半马和全马根本不是一回事。”   


半马只是小打小闹,根本不入眼。

当然这是后面跑完我才体会到的。


35公里接近体能极限。

跑马的人安全完赛是最基本的胜利。

一路上我都跑的很小心,可脚趾很疼。34公里时,右腿髂胫束突然的爆疼,心里咯噔一下。健身教练说过:“髂胫束受伤严重的,运动生涯基本就结束了……” 完蛋了,腿动不了,忍着疼紧急拉伸....喷了药,使劲揉搓,才勉强可以走...


前面一位估计小腿抽筋,一屁股坐地上了;还有直接躺在路边的...受伤的越来越多,救助站也越来越多.....



后面一大姐,拍拍我:“不要走,慢慢颠,后面的追上来了……..现在是一公里一公里的颠,然后是五百米五百米的颠....” (有经验的老手


再跑起来,已经分不清是疼还是累了,速度完全下来了。全马不单单是高级别的自虐,还是综合能力的较量。心脏负荷,关节耐力,肌肉力量,体能甚至跑姿都在这个时候齐刷刷考验着你......这场厚积薄发的较量,检验的是平时训练的强度和积累。我悲催的想起教练常挂嘴边的:“核心能力太弱,肌肉力量不足....”


果真,马拉松的比拼,不止在赛道上.....


成绩早已丢脑后,能安全完赛也得自己跟自己着实较量一番。放弃的想法瞬间闪过,我又及时给它拍飞。


38公里....

39公里....

40公里....


每到一个路程提示牌,我就叫唤。实际上跑不动了,更怕跑完腿伤的厉害,只能快走。


“赶得上五小时完赛么?”

“赶不上了,5:00兔子 刚刚过去了。”

“........”

“后面那个大姐(五十多岁),参加了六七次全马,每次都能安全完赛。”

我回头看见这大姐龟速般慢慢超过了我。稳定性强悍呀!


12点半了,热劲上来了,体力耗尽。


“前面、前面那是终点了么……”

我激动了,不敢相信,劳累苦涩一下子被爆棚的欢腾替代,再次托起腿。笨重的跑了起来。

5:04:05,终于踩过了终点计时线。


谢天谢地,平安完赛


回宾馆路上有个小插曲:打不到车,路边刚停下一辆,我蹭儿就上去了。

“不去不去..”司机看我一个人,赚不够不走。旁边又来了三个,

“你们三个一人五十,上车走!”

“一人五十?昨天我们一人二十......!”三个大哥坚决不上车....

我无语了,

“哎呀,师傅,你就行行好,你看我们这么累,就少点啦……”

“那也不行……”

“场馆里至少还有一半人,好多在里面拉伸没出来,你还可以拉两三个来回......抓紧时间啦!” 我又伸着脖子:“大哥们,我拿30,你们三出70好不好?现在不好叫车!”

“ 师傅,一百块走啦,我一个姑娘要赶火车,多不容易呀,万一赶不上我要流落街头咋办呀?!师傅行行好啦,照顾一下嘛!” 

看着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语调这么忧伤,几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司机一拍大腿:“一百块上车!”

三人赶紧上来:“姑娘够大气,谢谢了...”

我擦了把汗,演戏也够拼的,

“客气客气,都出门在外不容易,相互体谅嘛!”  实际上我脖子后面全是盐渣子,已经受不了,多用十块钱快速解决三方问题,太值了吧。


到宾馆,发现左右大脚趾都起了大泡,鹌鹑蛋那么大.....

洗澡的时候,我看到镜子里水流过小腹上清晰的马甲线,一时间感慨万千。


42.195KM对常人是恐怖的,对常跑的人来讲是目标和荣誉,更是相信自己的执念。


很有意思,马拉松像极了人生旅程。35KM接近人体能巅峰,像人到中年,好似一切追逐都已尘埃落定。一个精通易经的朋友说过:大部分人是拼不到五十岁的,没有后劲了。

从二十岁的懵懂到三十岁的经历,积淀到三十五岁后,经历、阅识、脑回路和体能都达到了顶峰,正是刚刚打开人生最好的时候……很多人伤在了路上,有的中途停止,有的自认为挑战了半马就英勇了,而更大部分人从来就没有上过场,念想都没有。


马伊琍说:“人生前半生叫成长。”

那后半生呢?


有人曾对我说:“你没有几年了(本人年事已高),再这样....你完了....” 。


始终弄不清,什么叫完了?谁来给一个定义?


退役过后的科比,再没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他失去的不止身体的信念……



出租车上那个司机说:“我刚送一个退休老师回家,头发花白一片,佝偻瘦削,每年捐过量的血,坚持跑马。很多人认识他,叫人敬仰。啧啧!” 年迈的老者还在人生路上认真的继续............


完与不完,需要说太多么?


没有上道的人永远无法体会最后十公里的煎熬,更无法体会背后日复一日的摸黑早起,一个人闷声训练的孤单与苦涩。不跑这一回,我永远不知道可以跑到5分9秒的配速。以后有希望进4呢!想想就很燃。而在二月份,被问到配速多少时,我还懵逼的反问:“什么叫配速.......”


通过一个领域了解很多知识,看到了一群同类奔跑的人,体会了涅槃重生的爆发力,看着自己一步步努力,不断做到那个不可能的自己。

哪是别人一句‘完了’,能撼动的了的!


过了三十岁,人生后半程已悄悄开始。可悲的是大部分人根本毫无察觉,还在过着自由驾驶的人生,很自我满意:“这辈子这样也挺好……“甚至心里冒酸水,取笑那些跑马的,“真是神经病。”


人生前半程是老天赏的,后半生拼的才是真正积累的实力。你连体验可能性都主动放弃了。而真正的高手都在默默努力,一次又一次完成不可相信的蜕变。


急什么,后半生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