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说山西好风光:平遥和五台游记

遇见三山2018-06-28 07:22:11




地下文物看陕西,地上文物看山西。


出差山西,长治课程结束后顺便做平遥、五台一游,这是一路上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多是山西人骄傲地告诉我,旅程结束,深感此言不虚。



平遥篇


《平遥古城:平原上的拉斯维加斯》



在平遥古城里走走,常常有一种“我们祖上也阔过”的感觉,这样的几进几深的房子很寻常,青砖森森,元宝融融,每一片砖瓦都不敷衍,古城里无需大富大贵几乎都能达到这样的住房水平,因为这是一座依旧有原住民的古城,巷子里不时有穿校服的学生们骑自行车驶过。


我住的客栈老板说小时候很不喜欢下雨,因为下雨不能抓蟋蟀,他小时候就在城外抓蟋蟀,那时平遥城外一片荒地,城内却是富可敌国的繁华盛世:天下票号看山西,山西票号在平遥。这是当年中国的华尔街啊。





相比传统行业的有钱人,他们不是土豪,他们定位清晰:票号是服务业,他们富而不俗,票号里的摆设清新健康但又透着贵气,墙上的画虽已发黄,但看一眼就知道,那可是倪瓒啊,曾经在外资银行工作过的我默默地与我们银行当时贵宾室的装修相比,只能暗暗惭愧:要说会显摆,那还得数咱们啊。



每一格窗户都不寂寞,不留白,书法都可入眼,文章都可诵读,意态谦恭又诚恳。


他们谙熟世人的势利心理,金色的蝙蝠装饰着过道两边人来人往的窗户,他们修建了当时民间最大的地下金库,堪比军事工程。






当年的账本虽已泛黄破旧,但笔画依旧清晰,纸墨依旧鲜明,沉稳的蓝,鲜艳的红,恭肃的黑,字迹端正,一望而知是老会计手笔啊,身为会计师的我在心中遥遥致敬。



看看当年钱庄银号在全国的分布数量统计表,就知道他们曾经如此辉煌,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几乎有井水处就有钱庄银号,类似我们现在即使最偏僻的乡下也有个农村信用合作社。



如果你只看到这些,那只是平遥城的海平面上的八分之一,让这一切有序运转的是背后有一个成熟的制度和体系。


有点像鼎盛时期的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绘画,意大利文艺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三位大画家的成功都离不开当时成熟的学徒制土壤,平遥出了那么多名满天下的大掌柜大东家,票号和钱庄生意最好的时候,背后有一套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和行政制度,他们催生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号:晋商。在干燥多碱的土地上,他们像在沙漠上凭空建造拉斯维加斯赌城获得巨大成功的美国人一样,创造出汇兑和票号,从无到有,仅凭勤奋、聪明的头脑和诚信做出了“汇通天下”的大生意。


他们有贵宾房供南来北往的大客户住宿,有专门的厨房管伙食,相当于现在的银行有自己的酒店招待大客户,为了伺候好客户们,厨子们也不能马虎,平遥美食也因此流传下来,还有信房管分发,有跑街房管揽储,学生房管实习生练兵等等。





除了体系和制度这些显性的物化的因素,支撑着庞大金融帝国运转的是看不见的隐性的“重信义”的企业文化,是最早的刚萌芽的契约精神,是“喜辛苦”的敬业精神,是“奉博爱”的服务态度,是“贵忠诚”的自律信条,也是乐于善于交友的慧眼和慷慨气度,从张之洞到慈禧太后,从朝廷大臣到皇家亲贵,晋商们像现代商人一样交友广泛眼界开阔大进大出,正是做大生意的气派和胸怀。








看看民国时期平遥前辈金融人的风度,这是当年的票号工作人员,也就是我们现在的银行职员,可不是被妖魔化了的影视作品里每日只知拨打算盘锱铢必较的账房先生,他们属于先富起来的有钱有文化的中产阶级,好多人都穿着擦得发亮的系带皮鞋,他们是真正开一代风气的最早的中国金融先辈,一代晋商风范。









这些施施然而立的女子应该都未裹脚,是天足。






离开平遥城去五台,路上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年的晋商凭借勤奋和聪明,凭借诚信和忠诚,从无到有创办了汇通天下的票号钱庄,如今的山西商人为何却只留给世人一个煤老板的印象,只知道挖煤了呢?


在长治上课时,学员跟我半开玩笑说我们这里是五线城市,可是别忘了,你们是晋商的后代啊。


跟客栈老板打听五台,说没去过,恒山?大同石窟?没去过,也没想去,就守着平遥城挺好的,他曾在北京打工十年,也算跑过江湖,见过世面了。他说如今就是每天在古城绕着跑一圈锻炼身体,小时候可以在城墙上跑。


老板也就30岁出头,刚做了父亲,客栈就在古城墙下,守着平遥,不愁没客人。


平遥门票三天有效,因为里面的博物馆看三天都看不完,可巍巍一座平遥城,如今只余旧日荣耀展览凭吊......



平遥城外的双林寺


双林寺因佛“双林入灭”地而得名,依旧艳丽如迟暮美人,殿前楸花正盛,已独自开了百年。落英缤纷,静静飘落在大水缸里。


这平遥城外的双林寺,游人少来,远离平遥城的盛世繁华和嘈杂市声,安静走走,好的寺庙让人有出离感,同时又心安。


这个花叫楸花,寓意发财的意思,平遥城内外到处都是这种花,看看山西人多爱钱啊哈哈。



我喜欢这个观音像,真是活泼动人。


号称“国内第一”的韦驮像,又帅气又神气,武中带文。



年纪大了愛跑寺庙,平遥城外千年古寺双林寺,门口一棵千年古树即让人在参观前肃然恭然,看看这些佛像精美高贵的眉眼神韵,想起千年以来,工匠们手下的神如何一点点世俗生活化,一点点失了恭敬…匠心失,人心散。





工匠们在绘制雕塑这些神像的时候,心里想起了谁?大概是那世上容貌最美丽又对他最温柔最亲密慈爱的人吧?


喝完一杯入口甘甜后劲足的竹叶青,出平遥古城,定了个软卧,悠悠然奔五台而去。




五台篇


90年代来过太原,当时因故未去成五台,一直引以为憾,这次需得遂了心愿。


五台有多少寺庙?大概一周也看不完,如果只有一天时间,看什么呢?我找了个车,给了司机路线:殊像寺—菩萨顶—佛光寺—南禅寺—机场。



殊像寺

九华山是地藏王菩萨道场,普陀山是观音菩萨道场,五台山呢?文殊菩萨道场,所以家长比较多,有的还带了孩子来,也就小学生模样。


殊像寺有个故事:

明代天启六年(1626),寺后西北角清净处修建了一间客堂,被清廷三公主看中,改名“善静室”,作为“习静”之处。三公主为清世祖顺治的妹妹、康熙的姑妈。相传清廷为笼络具有势力的汉族大官,便将三公主嫁给吴三桂之子吴应龙。后来吴三桂叛清,康熙下令将吴应龙及其子吴世霖绞死;三公主不能另嫁他人,只好来五台山殊像寺“习静”。康熙二十八年(1689),清圣祖为殊像寺的文殊骑狻猊像题匾:“瑞相天然”。于是,殊像寺一跃而成了五台山的五大禅处之一和十大青庙之一。那时,寺内有个因失恋而来这里削发为僧的年轻人,他精通内典,常与三公主在“善静室”研讨经文,引起流言。在京城的康熙听见后,以为有损皇族声誉,于是派人火烧殊像寺,试图将三公主与年轻和尚烧死。大火烧了三天,全寺片瓦无存,惟独三公主与年轻和尚“坐静”的善静室无恙。康熙认为这是文殊菩萨证明他们之间没有恋情,于是下旨拨巨款重建殊像寺。重建后,有人提议把它改名“清白寺”或“无瑕寺”,以示三公主的清白纯洁。但由于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殊像寺”即意味着有文殊菩萨的真像,所以重建后仍叫“殊像寺”。 


五台山常年清凉,一年中倒有半年下雪,山上孤寂,三公主青春守寡,若有个志同道合的人说说话排遣孤独也是好事,可见康熙只顾皇家颜面和尊严,一把大火,哪管自家亲人死活?如此无情无义的帝王之家有何可亲可恋?难怪顺治帝要跑来出家。


虽然已是四月中旬,我来的时候上海的桃花都已凋残,可上得山来,越走越冷,五台山处处桃花灼灼,更高处还有许多含苞未开,正是“人间四月芳菲尽,五台桃花始盛开。”




五台山上同时有汉传和藏传佛教寺庙,在文殊菩萨的道场里,喇嘛和僧人和谐共处。






菩萨顶


五台山有国内最大的皇家寺庙,此处有别处难得一见的金黄色和各种雕龙以显示皇家气派。




需要爬108级台阶,雾气蒸腾,让人有远离人间之感。







有乾隆御笔。




看到这个我忍不住想发给耍赖不肯戒烟的老爸。




顺治帝在五台山出家,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在位出家的皇帝?这首诗道尽心声,我默诵一遍,很是理解这位特别的皇帝。他说自己:“吾本西方一衲子,因何流落帝王家。十八年来不自由,百年三万六千天,不及僧家半日闲。”世人眼中的皇家富贵,不过是他眼中的”流落“,在帝王家的日子是受苦,是“不自由”,终“不得闲”。




司机师傅很贴心,说时间宽裕,路上顺便多带我去了两个寺,一个是他自己喜欢的南山寺,一个是有“镇山之宝”清凉石的清凉寺,去看这块石头:


清凉石是清凉寺的象征,文殊菩萨曾于清凉石上讲经说法,因此也称“曼殊床”。




南山寺也是游人少到之地,但该寺石雕之美,屡屡让跟我想起吴哥窟的精美石雕,那些石头栏杆上的石雕,即使风化残缺,都可窥见和想象原貌之美:












这个仕女雕像,虽然面目已模糊,但体态端庄,身形窈窕动人,如同维纳斯断臂的残缺美,令人遐想。









或妩媚或娇憨,个个动人,衣袂飘飘,裙裾翻动,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看看寺庙门口现代人做的栏杆,我们用所谓现代抽象立体几何造型掩盖了多少粗陋和学艺不精缺乏想象缺乏诚意!



不比不知道,货比货得扔。


我坐在这里看了很久,拍了很久。我喜欢这样的屋顶,瓦片的造型,据说屋脊是书法里的一横,屋顶的青灰与金色辉映,带着岁月的包浆。石栏上的雕花远看像一幅墨线钩勒的素描,古人真是住在工艺品里,室内室外,眼目所及,处处都是美,这样的环境怎能不影响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呢?






喜欢这样带有屋漏痕的石雕石墙,苍绿和赭黄、石灰色和谐一体,各自守着自己的本色,不抢不夺,不炫不闹,那是一个天上有诸神,林中有仙鹤,皇天后土,现世安稳的所在。






一块石头上刻出风吹,刻出花香蝶舞,刻出追逐笑声,刻出酒意诗情,刻出未来向往,刻出走和跑,刻出飞和跳,刻出君臣父子,五常伦理,匠人们把百炼石化作绕指柔,让人又惊又叹,心悦诚服。



走的时候,我心中记住了南山寺门口这个茶盘,茶,应该在这样的地方喝。










佛光寺:一脚踏进唐朝


日本学者曾断言:“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没有唐朝及其以前的木结构建筑,想去看唐代的木构建筑只能去日本的京都、奈良。”


1937年,一对中国建筑家夫妇从敦煌画册中得到线索,不顾战乱灾害,翻山越岭发现了一座遗存千年打破日本断言的唐代木构寺庙——佛光寺。



《敦煌石窟图录》61号图唐代壁画“五台山图”,里面绘制了佛教圣地五台山的全景,其中有一座叫“大佛光寺”的庙宇。被毁之前的“大佛光之寺”当时的影像,被描绘于几千里之外的敦煌石窟,可想而知这座寺院在唐宋时代五台名刹中的地位。



第一眼看到佛光寺门口的松树,惊艳,满心喜欢,围着那棵松左拍右拍,这就是我心中的唐朝,连树都对了。


《照夜白》作者写他出去写生,背着画架进大山,却觉得那些树都不对,怎么也找不到那种唐宋山水画里的松,那种他人生第一次看到的范宽《溪山行旅图》那样的山,那样的松,他说要找这样的松,如今只能去日本的京都或奈良。


文豪鲁迅,大家都遗憾他一生战斗写杂文和短篇,却没有一部长篇留世,其实据说本来先生有过想写长篇的想法,想写杨贵妃,可是当他从乘兴而去西安考察却扫兴回北京后就一直没动笔,先生遗憾地对陪同的人说:西安的天空都已经不是唐朝的天空,也就是说民国时期的西安已经让先生找不到感觉动笔了。


提起这两个人,是因为站在佛光寺的我,此刻很想跟他们说:来佛光寺吧,这里有唐朝的松,还有唐朝的天空。踏进佛光寺,就一脚踏进唐朝。





佛光寺背景:


佛光寺地处五台县城东北32公里处的佛光山山腰,始建于北魏孝文帝时期,后因唐武宗禁止佛教而被毁。唐大中十一年(857)又因唐宣宗提倡佛教而重建,至2018年已有1161年,货真价实的千年古寺,佛教十大名寺之一。




全寺建筑文物纵跨北魏、北齐、唐、宋、金、元、明、清、民国等9个朝代,其年代跨度之全,在中国的古建筑中绝无仅有。


大文殊殿是我国最大的佛寺配殿,也是我国古建筑中“减柱法”应用最为成功的范例。


公元 847年,唐宣宗李忱继位,佛教再兴,佛光寺得以重建。之后,宋、金、明、清,均对佛光寺进行了修葺。1937年 6月,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亲赴山西五台县佛光寺考察、测绘。




打破日本人断言的建筑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当年在佛光寺考察,国家在打仗,内忧外患,出身名门饱读诗书,留过洋被欧风美雨熏陶过的他们却不怕颠簸不顾辛劳在荒山古寺爬高登顶专注着自己的研究,专注着自己的传统和文物保护,为历史和文化留档,所谓学者或知识分子就应该是这样的吧?所谓“志同道合”的夫妻就是这样的吧?他们用所学考察发现了唐代木构寺庙的范例,也用情操给我们看到人世间理想夫妇的一种范例。


佛光寺外青山环抱,寺内古木参天,殿堂巍峨。



僻静的佛光寺很“唐朝”


佛光寺大殿并不高大,貌似平常,但却被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称为“中国第一国宝”,“亚洲佛光”,因为它打破了日本学者的断言:在中国大地上没有唐朝及其以前的木结构建筑。现为中国现存排名第二早的木结构建筑(仅次于同在五台县的南禅寺)。




东大殿:最古老的木构大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人们在大殿门板后面发现了唐朝人游览佛光寺的留言。可见这大门当为唐代遗物,由此推断,这具有一干一百多年历史的门板,当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大门了。嗯,进大殿前我先深深深呼吸了一下大门的气味......



东大殿前古树千年



那高大的殿门顿时就给我们打开了。

里面宽有七跨,在昏暗中显得更加辉煌无比。

在一个很大的平台上,有一尊菩萨的坐像,

他的侍者们环他而立,犹如一座仙林。

——梁思成


东大殿中35尊唐代彩塑占到全国80余尊唐代彩塑近半壁江山,殿中保存着我国仅存的唐代寺观壁画。



殿内鲜艳美丽的唐朝彩塑,这才是“重工”啊


公元857年,京都女弟子宁公遇和高僧愿诚主持重建佛光寺,从长安来的宁公遇带着京都工匠和当地人共同建造了这一座伟大建筑,代表了当时最高水平的艺术作品都巧妙地汇集在这座寺庙里。



我真想在这里也为自己塑一个雕像,

让自己也陪伴这位虔诚的唐代大德仕女,

在这肃穆寂静中盘腿坐上一千年。”

——林徽因






这是我们这些年的搜寻中所遇到的唯一唐代木建筑。

不仅如此,在这同一座大殿里,

我们找到了唐朝的绘画、唐朝的书法、

唐朝的雕塑和唐朝的建筑。

它们不是稀世之珍,

但加在一起,它们就是独一无二的。

——梁思成




这房子,屋檐,这树,

还有这山,这天空,都对了。




好喜欢拍这个木屋檐,即梁思成所言“斗拱雄大,出檐深远”,是典型的唐代建筑。经测量,斗拱断面尺寸为210X300厘米,是晚清斗拱断面的十倍;殿檐探出达三点九六米,这在宋以后的木结构建筑中也是找不到的。同时,大殿架架的最上端用了三角形的人字架。这种梁架结构的使用时间,在全国现存的木结构建筑中可列第一。




斗拱是东大殿绝对的主角,它虽然只有檐柱的一半高,

却有着威压之势,他纵横恣肆,是美木的精魂。

在这里,是斗拱而不是屋顶塑造了建筑的形象,

中国古典建筑中的斗拱艺术在佛光寺发挥得登峰造极。”

——梁思成









祖师塔是唐代会昌五年灭法,佛光寺被毁时留下的唯一建筑物。这是全国仅存的北魏时期的两座古塔之一,更显珍贵。


师傅问我是不是学建筑的,说在景区跑了20年,他载过来佛光寺的客人不超过30个。大多数人都去五爷庙烧香了。我说我不是学建筑的,但我是个活在过去的人,喜欢老的旧的东西。


在路上我跟师傅聊天:当年没修路没导航,不知道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是如何走过来发现这“中国第一国宝”的唐朝木结构建筑呢?


走进佛光寺,很“唐朝”,北魏的祖师塔、站立千年的油松、糊纸的窗户,艳丽的彩塑,斑驳的壁画,在在都提醒着我:这是我们自己的真唐朝,不是日本京都的仿唐建筑。


在佛光寺,梦回唐朝。







壁画



往回走,上来的时候不觉得,下的时候才发现很陡。



慢慢走出寺去,一根中轴线沉稳大气,庄严有法度,“唐人尚法”,又岂止是在书法?一个时代的艺术风格是统一的,精神内核会在无形中影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诗歌、书法、绘画、建筑、舞蹈,都沐浴着大唐帝国的风雨,呼吸着弥漫在空气里的开放、健朗、包容和自信。



因为路线安排是先去佛光寺,我暗暗想,佛光寺已经美成这样,不知道那个比佛光寺建寺更早的南禅寺,还要给我怎样的惊艳。


注:我去的时候是阴天,部分图片和文字参考《梁思成&林徽因:一座封存了1200年的寺庙,它的存在就是历史》一文。





南禅寺:小即是美


南禅寺大概是五台山最小的寺庙,作为比佛光寺更早的现存最古老的木建筑,全中国全亚洲仅此一座,门口有1961年山西革委会立的牌子,文革中都未受到冲击,重要性可见一斑!


南禅寺在五台县城西南22公里的李家庄西侧,初建年代不详,但大殿平梁下保存的墨书题记可以证明它重建于唐朝建中三年。


佛光寺远离五台山景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这反而使它在千年岁月里得以保存。”这一点,在规模更小更朴实的南禅寺也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据说90年代初曾被盗过,管理人员石老师年过六旬, 做文物保护多年,反正也没游客,跟我聊得开心,我问他这是什么木头呢?可以历经千年而不坏?他说应该是松树。我又问平时也保养吗?怕不怕有白蚁?他笑说我们北方没有白蚁。哈哈我这是典型的南方人思维。我又好奇问木头最怕火,这么多年难道没有什么雷电之类的“天火”的风险吗?他说还真巧了,殿前有一棵比寺庙屋顶更高的松树,如果有雷也被这棵松树给挡过去了,正所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他说南禅寺之所以得以保全,大概也因为地处偏僻,而且又不贴金,也没雕龙,如此低调不张扬,又实在是个太小的庙,结果反而保全了自身。我笑说这里倒有点老庄的“无为”和“无用”的智慧在里面。


就这样聊各种好玩的文物保护故事,耐心回答我各种奇怪的外行问题,直到在外面等着的司机打电话催我去机场,抱怨说最多呆10分钟的地方你竟然呆了一个半小时!可惜当年在北大旁听考古学的那点关于唐朝木建筑廊檐结构的知识已全还给老师了,但那时就心念想着一定要来一次南禅寺,果然值得。



管理处的石老师告诉我说梁林二位当年是骑着毛驴进来做测绘考察的,屋脊上那个像尾巴一样可爱的叫“鸱尾”。萍水相逢,人生处处有学问,处处有老师。佛光寺南禅寺都不收门票,我倒想布施,可南禅寺无功德箱,而且无休息日,为了方便游客,开放时间延长到每天下午6点,这样的寺庙估计中国也很难找了……我对石老师说:你这样的人,跟南禅寺的气质很配?


文物最大价值也许并不在其昂贵和稀少,而是在于它是活的档案,可视可触摸,它和殿前站立的松树,屋檐上停留的小鸟,枝桠间吹过的风一样,是活生生的,同时又是凝固的,是活化石,它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却能在瞬间带你回到过去,坠入历史,它“在”那里,南禅寺非常小,小到迷你,也许在当年的唐朝,不过是无数寺庙里非常普通寻常的一座,可是如今那些比它宏伟比它更漂亮更有名的都不在了,它因为小,因为朴实,朴实到无任何雕饰,木头盖房石头铺地,因为距离五台山那些皇家寺庙甚远,因而周全了自己。


绕寺三匝,流连忘返,看过菩萨顶极尽尊荣奢华的皇家寺院庙群,再来到南禅寺,忽然就懂得了什么是美的真谛,什么是可以历经岁月流逝而不变的沉稳大气安守自在的美,什么是“蓬头粗服不改国色”的美,这确实是“国色”啊。


一路寺庙看过来,我最爱的是南禅寺的佛像,石老师笑说因为唐时强大,不像后来的朝代一直要打仗,四野八疆的边关不稳,我也笑说所以佛像也不焦虑没压力,真正的泰然坦然,让人亲近而恭敬,正是子曰的“温而厉”,读万卷书须行万里路,就是这个道理。石老师笑着同意。


就这样在屋檐下,寺庙前闲闲聊,两只小鸟飞过来停在松枝上,好像在听我们说话:


遥想当年那些工匠们在此紧张辛苦地忙碌劳作,工地上一片叮当热闹喧嚣,建庙是大功德,也是十里八乡的大事,应该还有村民来送饭,招呼大家休息一会......


梁林夫妇来考察的时候,正值局势动荡,我看过一篇文章,描述当年他们如何做考察:他们为了节约时间和经费,给全国的县级官员写信,请他们安排人搜寻调查,帮忙提供当地的古建筑资料,并随信附上一块大洋为考察路费。果然有人回信,非常迅捷方便地得到许多信息,如此大大节省时间精力。


在那内忧外患的年代,作为中国建筑学的开创者,他们当年游历欧洲看到西方各国的建筑之美,政府和民众保护之力而深有感触,年轻时的游学经历深深影响了他们后来的求学方向和治学精神,他们一颗痴心惦记着炮火硝烟中的建筑文物,是因为他们开过眼,见过世面,深深知道这些建筑的价值。


我想,这价值在于它们的档案性,还有它们所寓含的时间,看到它们,就像看到了时间,凝固的时间,不再流淌,供你细细观摩,测绘,战乱虽然惨烈,但终将结束,这些承载着历史烽烟的建筑,却将成为历史的见证人,不躲不闪,不遮不掩,静静等着后来人,慢慢诉说。


就在我为南山寺,佛光寺、南禅寺之美倾倒时,世界上的战乱依旧频繁,生灵涂炭,叙利亚的大马士革成为废墟,更多的文物和建筑躲过天灾却难逃人祸而被毁灭,我们又何尝能忘记圆明园的废墟!如此更可见当年梁林二位万里测绘考察之功,之远见卓识。


人生百年,记忆都会常常出错,如果没有这些文物,没有这些历史迷雾中的坐标,我们常常忘了自己的过去,忘了我们曾经“在”哪里,从哪里来,这是我们的精神资源,我们的知识结构,支撑木制古寺历经风雨地震种种千年不倒的屋脊和风骨,同样也是支撑着我们今日做人做事的脊梁和风骨,如果不信,去南禅寺走走看看,我相信你会同意我的说法。



我跟石老师说,文物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何须去大都会博物馆或大英博物馆,荒郊古寺,我们就曾有过如此灿烂的文化和文明,如此令人恭然肃然又欢喜不尽的美,你怎能不以身为中国人而骄傲?


我只在最爱的地方留影。这照片是石老师为我所摄,他说他们画图的觉得这个位置最好。

归程心满意足,恒山和云冈石窟留着下次吧,平遥和五台都值得重游,司机担心我延误航班,我跟师傅说,没关系,没赶上就再待一天,我可以回转来再看看这些寺庙和松树。


忘了跟师傅说,父亲说我们祖上是山西人,太原王氏。



推荐:

平遥美食:天元奎饭店,菜好服务好,竹叶青不错。

平遥有一种醋冰淇淋,10元/个,好吃,酸奶也不错,推荐。

五台包车:车好服务好,刘师傅13753475347



戊戌年三月初九

2018年4月24日三山记于上海



——————

最近开课

4.27晚    宁波迪赛EMBA九型讲座



2018.4.28晚8:00-9:00  《九型人格导修》

2018.4.29晚8:00-9:00  《自我教练导修》

导修免费


报名咨询助理 



推广&合作:用等待一朵花开的缓慢耐心

公众号文章内容喜马拉雅电台搜“遇见三山”收听。

《遇见三山》目录(2018.4.11)

扫码可购买我的新书

《金融人札记》《九型人格》《自我教练》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