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我只想不停地画下去

我们都是文艺青年2018-09-13 13:33:33


奈良美智出生在日本本州岛最北端的青森县。这个小城市在上世纪日本经济高速腾飞的时代被遗忘了,它保持着一种未开发的乡间状态。而正是这样的处女之地,成为奈良美智创作的源泉。虽然他有着一颗向往探索、漂泊流浪的心,但他总是会不时地在心灵上重新回归这片土地。




但奈良美智对待故乡的情感是复杂的,就如同他对待世界的态度一样。他将故乡视作一颗“小星球”,他不满足于故乡提供给他的世界,他要去畅游天地。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出逃”,到了德国、阿富汗、美国。这个看似安静的帅哥,时常做出“疯狂”的举动,从宿醉、被抓到警察局到放弃武藏野大学,跑到德国去学艺术(当时还不会说德语)。奈良美智说,这是一种坠落的快乐,就好像他笔下的大眼妹:反叛也快乐。




2000年,奈良美智带着大眼妹回到了日本。这个大眼妹引发了全球热潮,而奈良美智也成为一位国际艺术家闻名世界。随后,奈良美智绘画的经典形象逐渐确定下来:大眼妹、洁白的狗、绵羊装儿童。当一个艺术家只画一种或是几种形象的话,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挑战;而大众会倾向于平面化解读奈良的作品形象。我们也可以以此为理由来攻击奈良美智的创作:他就像一个流行明星,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大批的粉丝。


但是奈良美智的心态却是很好的。他从不去思考成名意味着什么,也不关心外界对他的评价,因为他自己也从来不会去评价自己的艺术。尽管他看过了这个世界上很多的风景,他心中所向往地只是用无限的时间来画画和发呆。他甚至经历了某种“后青春期”的转变,好像一个叛逆的小孩突然理解了父母、理解了世界。彩色的蜡笔、流动的线条、温柔的女孩。不管你怎么去评价韩国女粉丝对奈良美智说的“悲伤时就想叫你的名字”这句话,至少对于奈良美智而言,他已经从自我的情感包围中释放出来,他愿意与这个世界携手,温柔地前行。




星星

Q:很久以前,你就开始关注“星星”了,包括你的自传也叫做《小星星通信》。“星星”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A:“星星”是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主题,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思考怎么以“星星”为主题来做一个展览。


Q:你在日本、欧洲、美国以及世界各地都看过星星,每个地方的星星有什么不同吗?


A:不管在什么地方抬头看夜空,星星都是同样地散发着灿烂的光辉。但是在大都市,城市的灯光使得星星的踪迹难以寻觅,去乡下的话,空气清新,夜空也更美丽。比起大城市,我还是更喜欢乡间夜空中横亘的银河。




童年

Q:小女孩、狗、玩偶,这些和孩子联系得很紧密。你的童年大概是怎么样的呢?你的家乡青森县弘前市,对你而言,有着哪些无法取代的地方?

A:我的童年时代是我一生最宝贵的回忆,我总是带着幸福回想着那段时光。其实,在小时候,我的家里并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买玩偶。我的家乡在日本北方的尽头,那里经济相对落后。虽然小时候物质生活很贫乏,但是精神生活却非常丰富。


Q:你的家族是做什么的?他们对于你有些叛逆的青年时期,有着怎么样的态度?


A:在我出生之前,我的父亲是神社的神主(相当于中国寺庙的住持),这份职业从我祖父那里就开始了。后来很讨厌的是,这份工作竟然成为了国家公务员!我出生之后,仅仅凭着父亲的收入没有办法养家糊口,我的母亲就去企业工作了。小时候父母对我都是放任主义,给与充分的自由。


艺术

Q:我认为早年你的作品带着对现实的某种对抗,从小女孩愤怒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之后小女孩的眼睛慢慢温柔,有时候还闭上了。这些年你一直希望和世界和解吗?


A:这些年,日本大地震和我父亲的去世,让我产生了很多个人的思考。特别是日本大地震,发生在我现在住的地方(那须,距离福岛100km)和我的家乡(弘前市)之间。之前我创作作品的时候,总是一股脑地宣泄心中的情感,但最近的作品,不再追求某种刹那性,而是一种普遍性。


Q:現在你还是亲自完成每一件作品的全部过程吗?其实在“From A to Z"展览中,你曾与Graf工作室进行过合作搭建梦幻的小木屋。与其他人合作的过程中,你会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工作室这种形式,你怎么看?


A:在创作的时候,我不希望去考虑他人的感受,一个人是最好的。我甚至自己一个人打开画布,这已经成为我创作的固定方式。我也没有任何的助理。至于和Graf工作室的合作,我也有参与到小屋的制作过程中,大家一起完成。我讨厌把工作交给某个人,也讨厌管理团队。


Q:我在中国的一个最大的网络交易平台找到了你的作品,很多,价格大概在10-50元人民币区间,很多用作小女孩的房间装饰。这种流行性和装饰性,是你想要的吗?


A:如果我整天考虑这种事情,恐怕天天失眠吧(笑)。这种不正当的商品太多了,我管不了。



成功

Q:其实你是一个很叛逆的人,但你成功了,几乎没有遭到什么挫折。你会把这种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归功于某种幸运吗?


A: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能凭借勇气、智慧、行动来笑着度过。我想,你所说的“成功”,并不是我对于“成功”的定义,我对于“成功”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期待。我只想不停地画下去、画下去,就好像我在学生时代那样,用无限的时间来画画,和朋友彻夜长谈。这样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Q:那你也不会去考虑所谓的“成功的艺术家”了?那你怎么评价自己的艺术?


A:我没有想过什么成功的艺术家,也从来不评价自己的艺术。这没什么关系吧?如果我现在真要发表什么意见,是不是意味着我要引退了?


Q:那你最近都在做些什么?


A:基本上在发呆,最近迷上了烧树枝、树叶等等来取火。还有,我种了200棵树。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