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季的京都挤爆了?再告诉你们一个好地方

译林出版社2018-09-19 16:58:43


又是一年樱花季,常去日本的朋友大发感叹,“你们知道京都的酒店现在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吗!”


作为准备在小区观赏樱花的人,当然不知道京都此时的盛况,不过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京都并不是唯一的赏樱去处。在这张樱花开放时间图上,有一个城市叫金沢(中文是“金泽”)。如果未来你有去日本的旅游计划,请现在就把它mark住吧。


也许很多人知道金泽,是从日剧《半泽直树》开始的,它是主人公直树君的老家。这个城市,素有“小京都”之称。可是,日本被冠上这个名字的地方不下百余,为什么金泽值得特别推荐?


金泽由于其地理位置,从古至今都是个太平之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没有遭受过一次空袭,走在东茶屋街上,还是能看到保存完好的江户时代风貌。

兼六园的冬日景色


日本三大名园之一的兼六园坐落于此,是春观夜樱、冬会初雪的最佳选择。金泽也是手工艺人云集之处,金箔工艺、加贺友禅、漆器、九谷烧,“匠人精神”在这里朴素而恒久地传承着。


在金泽,处处可以领略日本传统文化,而它的的另一大魅力则来自于降临在园林与古城间的当代建筑。妹岛和世、安藤忠雄、谷口吉生等著名建筑师的作品在金泽都可以看到,比如21世纪美术馆、西田几多郎哲学纪念馆、海之未来图书馆……这些日本建筑设计师现代味道十足的建筑风格,与金泽古朴优雅的城市气质并不冲突,反倒十分和谐。例如,21世纪美术馆与兼六园和金泽城的距离十分相近,游完古建筑和古典园林再来到这里,并不感到突兀和断裂。

金泽21世纪美术馆

在国内,老城区与新城区的融合和改造往往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传统的部分显得与现代城市规划格格不入,新造的建筑则大多毫无生机。去过金泽等日本城市的人也许都会思考,为什么在那里传统与现代能够和谐共生?


关键恐怕就在于是否存在一种一以贯之、内化于心的审美观。“美”无论是以什么形式呈现,它所蕴含的内在精神都是近似统一的,而对于日本人来说,这个精神就是禅宗。就如日本著名禅学思想家铃木大拙所说,日本的禅宗史远比中国的短,但它却如此地适应日本人的个性,特别在道德理念和审美观方面,从而深深地影响到日本人的生活。

铃木大拙一生撰写了大量有关东方禅学和文化的英文著作,为禅宗在西方世界的传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二战之后,战争带来的创伤和迷茫催生了“垮掉的一代”,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等人物通过阅读铃木大拙接触了禅宗,将禅宗视为寻找生命意义的出口。


铃木大拙的故乡就在金泽。在这里,由谷口吉生设计的铃木大拙纪念馆恰好是禅宗精神和当代建筑完美结合的范本。

铃木大拙纪念馆,水镜之庭

铃木大拙纪念馆由 “学习空间”、“思考空间”和“水镜之庭”构成,整体近似于一个三角形,是典型的不均衡结构。而不均衡、非对称、“一角”化、贫乏、单纯、侘、孤绝等这些艺术特点,都是从对“多即是一,一即是多”的禅宗真理的认识中得来的。

铃木大拙纪念馆,思考空间


铃木大拙纪念馆的建筑风格体现了日本人所欣赏的“超脱的孤绝”,这在日本文化用语辞典中称之为“侘(wabi)”。“侘”的真正意义是“贫困”,消极地讲就是“不在时代潮流中随波逐流”。所谓贫困,即不依赖于世俗的事物——财富,权力,声名,而且在内心感受到某种超越时代和社会地位的具有最高价值的事物的存在。若用日常生活语言来表达,“侘”就是满足地居住在两三张榻榻米席大小的、如同梭罗的小木屋一样的屋中,饥时从屋后的田地里摘一盘蔬菜即可果腹,闲时则侧耳倾听潇潇春雨的嘀嗒声。

雨中的铃木大拙纪念馆


参观铃木大拙纪念馆的游客,可以随手拿起印有铃木大拙语句的便签,在这样的空间里阅读,想必会有更深的体会吧,还可以在门票或笔记本上盖章留念,印章内容是出自《铃木大拙选集》的诗句“月穿潭底无水痕”。

最后,如果这个季节去金泽,樱花当然也是不能错过的。即便是高峰期,游客也不会有京都那么夸张,而金泽城和兼六园的樱花,尤其是夜晚去看时,美得震颤人心,看过这样的景致,我们是否才能更懂得铃木大拙所说的,

短暂之美对日本人的想像力是一种刺激。

现实中,美丽的东西总是短暂、易逝。

对美而言,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只有当下。

在犹豫、回头间,美就消失了。



“世界的禅者”铃木大拙代表作

了解日本文化精神内涵的钥匙

“从本质上看,禅是一种见性之法,并为我们指出挣脱桎梏走向自由的道路。”


《禅与日本文化》

铃木大拙 著

钱爱琴 张志芳 译

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本期编辑:Aisha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