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新婚之夜,为什么非要新娘"叫出声"?

锦绣书城2018-12-09 09:49:18

万安三年,夏。

夜幕如一匹浓黑的织绸,铺陈天际。

荣亲王府中,婆娑的柳丝间飘扬着声声喜乐,悠扬的笛声演绎出荣亲王大婚的盛况。

大厅里,人们相互寒暄,推杯换盏,浮躁的华美似乎令人忘记了今天大婚的主角,乃是北夏国一个地位卑贱的商女——凤吟。

这场婚礼,风府煞费心机,奇珍异宝、满目琳琅。十里红妆彰显凤府的富可敌国。

后院,几条诡异黑影一闪即过。

霎时,火光烛天,红霞晕染。

“走水啦,走水啦!”惊慌尖叫声划破天幕。

喜房中,红烛摇曳。

凤吟正襟端坐,透过喜帕的缝隙。

早已过了夫君为她掀开喜帕的吉时,可这个房间却无人问津。现在外面吵闹如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心中的惊慌让凤吟一把掀开红盖头,便看见陪嫁丫鬟神色慌张的冲进来急吼:“小姐,是若昀阁起火了,是若昀阁出事了!”

若昀阁起火了?凤吟惊愣的瞪大了眼睛。今日一切事情都顺利进行,好好地怎么就起火了?

“小姐,怎么办,怎么办?”丫鬟的声音带着恐惧与茫然。

怎么办?凤吟也想问怎么办!

凤吟,北夏国首富之女,刁蛮任性。偶尔见到当朝大皇子荣亲王南宫卓,便异想天开吵着闹着要嫁给他。碰巧北夏国南方遇到洪灾,凤老爷捐出凤府一半的财产,为凤吟争取来了这样的机会。

可她一个小小商人之女妄想攀上高枝,不想她嫁的人多了去了!这不,昨日凤大小姐无缘无故落水而亡,这才让二十一世纪的警花凤吟穿越过来,替代了这具身体。

虽然今日婚礼照样进行,可南宫卓竟然在迎娶正妃之时,同时迎娶当朝丞相之女亦是京都第一美女为侧妃。

两台花轿同时进门已让凤吟感到不安,现在,侧妃夏若昀居住的若昀阁竟然无缘无故起火!

任是谁都会将纵火之责怀疑到她的身上!

“小姐,我们快跑吧!我看见王爷已经带着人过来了!他会杀了我们的!”小丫鬟一双眼睛中满是惊怖,见凤吟无动于衷,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就往门口处冲。

凤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门口处,她匆忙推开小丫鬟的拉扯,接着扭头平静开口:“我不走。”

走?笑话!走便是畏罪潜逃了!

火不是她放的,她走了罪证坐实,凤府百人都要为她陪葬!

虽然她已不是那个蛮横无理的大小姐,可原主人的记忆深深刻在脑中,她对凤府的那些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也是她为何今日会嫁到荣王府来的原因。

更何况,荣亲王府中到处都是侍卫,走岂是这么容易的?

嘭!

小丫鬟还想说些什么,大门已经被一脚踢开,木屑翻飞,划过凤吟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只觉得额头一阵刺痛,温热的液体便沿着她的脸颊落了下来。

凤吟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擦,却眼前一黯,一只冰冷坚硬的手钳制住她的下巴,那力道几乎都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了,凤吟吃痛被迫抬起头来,这一抬头,便看见了一张放大的冷漠俊脸。

好一个绝美男子!

只是此时,南宫卓眉头微拧,脸颊上的表情除了厌弃便是厌弃,却没有分毫慌乱和难过,凤吟立马松了口气。

“说,为什么要伤害若儿!”南宫卓的声音浑厚有力,常年处于高位让他的眉宇间充满端凝,说出的话极具威慑力,这话一出,凤吟的小丫鬟便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刚刚平静下去的心猛地一揪,凤吟惊愕看着南宫卓,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为什么要伤害若儿!他还未询问就已经给她定了罪!

“不是我干的。”收起心中震惊,凤吟手中握紧喜帕,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平静双眸直视南宫卓,低哑的声音中自带一股镇定。只是她并未发现她此刻脸上布满血迹,看上去十分狰狞。

这话落下,凤吟便看见南宫卓黑眸一沉,杀机闪现,暗道一声不好,便见南宫卓手臂一甩,自己被他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还未来得及感受身体的疼痛便再闻一声啪的清脆响声,一块玉佩被扔在她的面前。

“铁证如山,你竟然还敢狡辩!”

膝盖和胳膊外侧被摔的火辣辣疼,估计擦破了一层皮,凤吟拧着眉头,看向那块玉佩。那玉佩颜色青翠,通体透亮,一看便是上等好玉。

“咦?小姐,这不是您的贴身玉佩吗?为什么会在这里!”旁边吓得蹲在地上的小丫鬟惊愕盯着凤吟手中的玉佩,惊呼道:“小姐,您一向都是贴身携带……”

“住嘴!”凤吟一声厉喝止住小丫鬟的话!

小丫鬟还想说些什么,可被凤吟这犀利的眼神一瞪,顿时噎住,后面的话竟不敢再说了。

“凤吟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凤吟仰头看向南宫卓,今日他并未身穿正红喜袍,而是一件深红色蛟龙衣袍,腰间一条金色腰带束住,将他挺拔的身姿完全展现出来,俊朗逼人。

可瞥见他毫不掩饰的厌弃神色,凤吟心中再次一揪,这南宫卓分明一点都不信任自己,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也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可惜凤大小姐真心相负,却所托非人!饶是明白这个道理,那对南宫卓痴狂的爱却已经深入骨髓,让现在的凤吟都觉得胸口憋得难受。

“你还想装糊涂?!”南宫卓冷酷看着她,毫不留情一脚踢向凤吟的腹部。

凤吟刚被他扔在地上便已经有了警惕,此时见那一脚踢过来,凤吟勉强往前一趴,躲过了这一脚。

不理会身体上的疼痛,凤吟固执的站了起来,她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镇定冷酷的南宫卓,胸腔里憋闷的厉害,她深呼吸一下才能一字一句说道:“王爷,今晚凤吟一直呆在喜房,并无外出,如何能够去若昀阁放火?”

凤吟身为特警,自然在第一时间抓住了整个事情的疑点,这一套喜服繁琐至极,穿在身上走路都要旁人搀扶,她如何能这般招摇的跑过去放火?

南宫卓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庞终于有了变化,他眉间微蹙,显然没想到那个花痴女凤吟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卓哥哥……”这时,一道清脆温柔的女声传了进来,凤吟闻声看向门口处,一个身穿深红色嫁衣的女子在两旁丫鬟的服侍之下缓缓走了进来。

那女子鹅蛋脸颊,杏眼小嘴,精致鼻梁,端的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几乎不用去想也知道此人是南宫卓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丞相府的四小姐,京都第一美人夏若昀。

夏若昀不愧大家出身,走路姿势极其好看,每走一步腰部都随着一摇,而她的两只手却被两旁丫鬟小心翼翼托着,手上几个水泡非常严重,张牙舞爪的展示着她受到的烧伤。

“若儿,你不好好休息,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南宫卓看见夏若昀,一改对凤吟的冷漠语气,温柔中夹杂着怜惜和责怪,亲自上前一步扶住夏若昀。

看见他对待两人明显的态度差距,凤吟鼻头一酸,一股委屈慢慢涌了上来,她才是他的正妃,可是现在……手指紧握,凤吟努力平复着心情。

两人靠的近了,凤吟这才发现,今日南宫卓那喜袍的颜色,竟与夏若昀一模一样,看来这一场婚礼明里是纳妃之礼,可只有她凤吟才是那个外人!想到拜堂之时周围人们不明所以的窃窃低语,再看到他望着夏若昀的温柔目光,凤吟鼻头更酸,泪水都已经到了眼眶,被她生生逼了下去。

“啊,侧王妃!”凤吟身边小丫鬟瞥见夏若昀立马双腿一软蹲在地上后退了几步,惊恐的仰头看着夏若昀,伸出颤抖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头紧闭上双眼:“啊,鬼啊!不是我,不是我烧死你的!啊,也不是我家小姐,你不要怪我家小姐,呜呜,我家小姐只是太喜欢王爷了,你不要怪她,不要怪她!”

“住口!”凤吟柳眉一拧,望着地上那看似癫疯,却双眼清明的小丫鬟,心中怒气层层上升!

好一个陪嫁丫鬟!竟在关键时刻出卖自家主人。

“啊,小姐,小姐救我!侧妃娘娘来找我们算账来了,小姐,小姐……”小丫鬟却根本就不看凤吟,只在那里惊呼。

嘭!

凤吟气急,一脚踢在小丫鬟身上,将她踢倒在地上,“不要给我乱说!”

凤吟是真的生气了,这小丫鬟的背叛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凤吟!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吗?!”南宫卓望着凤吟的双目沉静如水,一如既往的厌弃。

“小姐,您就承认了吧,小姐您往日干什么奴婢都依您,可今天这是杀人啊……”小丫鬟在地上爬着滚到南宫卓的脚下,双手揪住南宫卓的衣袍,“王爷,我家小姐实在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会犯下如此重罪,还请王爷饶了小姐一命,饶了小姐一命啊!”

好一个忠心护主的小丫鬟。

“住口!再不住口我杀了你!”凤吟眼睛一眯,肃杀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那小丫鬟身体打了个颤。

啪!

一道清脆响声在房间里响起,南宫卓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只将凤吟打的再次倒在地上,头晕眼花,眼冒金光,嘴角处血迹缓缓溢出。

凤吟震惊看着南宫卓,他竟然打她……

心中一股无名委屈层层上涌,让她紧紧攥住了拳头,眼中蓄满泪水,却固执的不掉下来。

凤吟,便是你留在这幅身体里的残念就已经让我如此心痛了,若是你还活着,见到这样的南宫卓,你会心痛到什么样子?

凤吟,你可真是固执,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凤老爷子牺牲一半家产,真的值得吗?

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滑下,狠狠砸在地面上,可她却仍旧大睁着眼睛,她要让身体里凤大小姐的残念看个明白,这就是你爱的男人,这就是你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又一滴泪水滑落下来,凤吟感觉自己的心被揪的生疼,南宫卓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厌恶的眼神都好似化成重锤,狠狠击在她的心间。

她的心很疼。

凤吟紧紧抓着自己的心口,隐约间一股悲凉绝望的感觉传来,她知道……身体里凤大小姐的残念,慢慢地弱了。

“来人,凤吟乃妒妇,欲要纵火伤害侧王妃,送到宗人府惩治!”

南宫卓毫不留情的的话再次袭击着凤吟……宗人府,那是皇亲国戚的独属牢房,一般情况下,皇亲国戚都会留一些颜面,只有一些危害到国家利益,或者是犯了大错的人才会被关进去!而但凡进去的人……通常都是有去无回!南宫卓竟是厌恶她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最后一滴泪水落下,身体里那种揪心的疼痛到达了极致。凤吟知道,那残念对南宫卓彻底失望了。

凤吟回过神来,她发现有两名侍卫来到了她的身边,正欲将她从地上拉扯起来。

看见那两名侍卫,凤吟大眼一瞪:“放开!”

她的怒喝声让两个侍卫稍稍一愣,而趁着他们发愣的时机,她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指伸出随意将嘴角鲜血擦拭一下,不顾及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王爷,我还有话说!”

凤吟的样子让南宫卓稍稍一愣。

面前的女人好似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凤吟看见他便会痴迷的流口水,那副恶心的样子让他真想将凤吟给砍了剁了。

此时,凤吟眼神清明,即便是脸颊高肿,被血液涂抹的不像样子,可她却给人一种凌然的感觉,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仍旧不急不躁的性格,竟让南宫卓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几丝敬佩。

“我没有放火。我相信,喜房之中虽然有我的丫鬟看护,可喜房外面的喜婆与众侍卫都是王府的,王爷何不将他们叫进来问问?”凤吟说完这句话冷哼一声,“仅凭一人之言,王爷断定我有罪是不是太武断了!”

凤吟的话十分有理,古时判案与现在一样,一个人证是不够的。

南宫卓蹙起了眉头。

“卓哥哥,我想这件事情不会是凤姑娘做的。”夏若昀适时温柔开口,望向南宫卓,眼神款款,一副体贴宽厚的样子,她贝齿轻咬下唇,委屈说道:“况且……凤姑娘才是皇上指婚给你的正王妃,圣意在前,卓哥哥不要为难凤姑娘了。”

“若儿!”

听到夏若昀的话,南宫卓刚刚对凤吟产生的一丝好感瞬间全无,他与夏若昀青梅竹马,议婚在即,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生生插了进来!

南宫卓轻柔扶住夏若昀的胳膊,“你受委屈了。”

堂堂丞相府的四小姐,那无论嫁给谁都是正妻的人,却委曲求全,屈身下嫁,南宫卓对夏若昀充满了歉意。

“卓哥哥……”夏若昀杏眼中瞬间荡起一层水雾,“为了卓哥哥,我做什么都愿意。”

好一个温婉可人的夏若昀!

凤吟一双眼睛冷冷盯着面前的一对璧人,心中却只在嘲讽冷笑,丫鬟关键时刻的背叛,地上那贴身的玉佩,还有夏若昀那仅烧伤的双手,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凤吟本来笃定是夏若昀争宠害她!

可此刻,无论从语言还是眼神都看不出夏若昀的丝毫破绽,这说明若她真的是背后主谋,那么她实在隐忍的可怕!

“若儿,你……真的愿意放她一次?”

今日是新婚夜,凤吟是皇上特意赐婚给他,南宫卓知道不能做的太过驳了皇上的面子,且……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

夏若昀自然听出了南宫卓话里的意思,而且本来这个痴傻的凤大小姐在今日却开窍了,夏若昀知道今天扳不倒她,杏眼瞥过凤吟,低着头应道:“是,卓哥哥,若儿不想让你为难。”

夏若昀说到这里拉扯了一下南宫卓的衣袖,“我们……走吧,我不想看到她。”

这一个拉扯,夏若昀立马惊呼一声,双手疼的她瞬间泪水滑落下来,夏若昀立马侧过头去,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这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南宫卓更是愧疚了。

他的双眼盯着夏若昀的双手,那些水泡有些已经裂开,看上去狰狞恐怖,他的心一揪,眼神变得狠辣起来!

“若儿,本王不能看着你白白受了委屈!”

南宫卓蓦地转身,狠狠盯着那脸上没有半分愧疚的凤吟,怒气更是高涨,“来人,拿炭火盆来!”

伴随着南宫卓的话,凤吟的身体骤然颤抖起来!

夏日炎炎,她当然不需要什么炭火盆,那炭火盆恐怕是南宫卓要为夏若昀报仇!

凤吟后退了一步,一双眼眸此刻终于露出了惊慌神色,是了,她差点忘记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南宫卓可以蛮不讲理的对她私下用刑!

双手紧握,凤吟轻咬下唇,心中虽有恐惧可目光不屈:“王爷,你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南宫卓脸色阴郁到可怕,“本王惩治妒妇,难道还有人敢说三道四?!”

荣亲王府的侍卫们办事效率很快,一会儿的功夫,那燃烧旺盛的炭火盆便被侍卫们小心翼翼抬了进来。

南宫卓一步一步逼近凤吟,只将她逼到一个角落里再也没有可以退后的空间。

凤吟的双眸中满是南宫卓阴狠的神色,她的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本能的,她伸出双手向南宫卓推去,身体一缩从他胳膊下绕过,向门口处跑去!

那门口近在眼前,可凤吟却再也逃不动了。

她的胳膊被身后男人紧紧钳制,便是特警,这具身体的娇弱也让她用不出力气来抵挡!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你纵火伤害若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也会有着一刻!”伴随着南宫卓一句一句狠辣的话语,凤吟的胳膊被他紧紧按住,向那炭火盆伸去……

她感觉到那火热越来越近了,双手间的温度似乎快要百度,她的眼瞳微缩,眼中脑中此刻只有那熊熊燃烧的烈火!

嗤……

凤吟是被疼醒的。

待看到自己仍旧在这个时空,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失望和难过。

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醒来她仍旧在自己舒适的席梦思床上翻滚,嗅着二十一世纪充满各种污染的空气,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然而手掌上那钻心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孤单,无助,让她隐隐想落泪,是自己的还是前世残存的意念?

只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手指上传来一点点的凉意,脸颊上也被点点雨滴打湿,这让她的大脑渐渐清明起来。

凤吟深呼吸了一口气,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她便发现房间内的角落里,一具娇小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正是那个背叛自己的小丫鬟,看见她,无名怒火从心而起。

“呜呜,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不是有心背叛小姐,是侧妃娘娘说,若我不这样做,我全家都要死,呜呜……”小丫鬟哭得抽泣起来,让凤吟心中更加烦躁。

“住口!”凤吟的声音都发干了,心中有气,无论什么原因,这个小丫鬟却是不可以再信任了。

“将那一壶烈酒拿来。”

小丫鬟顺从的拿了过来。

凤吟伸出了双手,她的双手被烫的比夏若昀厉害的多,焦黑一片,窜起的水泡有些已经破了,流出白色的脓水。

“倒!”凤吟咬紧牙关,挤出几个字,接下来的疼痛她还没尝试就可想而知。

小丫鬟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小姐?”

“倒!”凤吟对她的耐心有限。

小丫鬟颤抖着双手,往凤吟的手上倒了过去。

嘶……

凤吟咬紧牙齿,牙龈几乎渗出血来。

十指连心,凤吟的眼睛大睁着,凤大小姐,你死心了吗?那个男人竟是这般残忍的对待你!

做完这些,凤吟身穿嫁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额头冷汗淋漓,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侧头看见那小丫鬟已经躺在角落里疲惫睡去,呼吸声十分均匀。

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让凤吟拧起了眉头,这种情况下还能安然入睡,看来这小丫鬟给她自己留了后手!

勾起嘴唇嘲讽一笑,凤吟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谁能想到她特警之中的佼佼者竟然会落魄到如此境地?!

蓦然间,凤吟骤然向床边看去,身为特警,她的直觉告诉她房间有人!

黑暗之中,一双深沉眼神正盯着自己看着,只让凤吟骇出了一身冷汗!

……

公众号对话框内回复 0330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