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两年,财运大涨,这个生肖再穷也能变富贵!

锦文小说屋2019-06-11 03:19:13

1
第1章 一手好比

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

七月的天气就是这样,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地上的热气腾腾,让人仿佛在蒸笼里一般。

马骏走在行人稀少的街道旁,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件黄旧带着汗液的背心。

一条浅蓝色的沙滩裤,脚上穿着一双廉价的人字拖。

走起路来有些摇摇晃晃,手里拿着一瓶低价格的蓝星二锅头。

仰着头,举起二锅头“咕噜噜”的,一股脑儿的往嘴里灌。

最后一滴酒滴落,马骏舔了舔嘴唇。

反手将空酒瓶向后随手一扔,可就这随手一扔,酒瓶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身后十米远的垃圾桶里边。

最重要的是,垃圾桶有盖,入口也很小,这一手,可以用惊才绝艳来形容。

摇晃的走了两步,马骏又是伸手进裤袋里,再次拿出了一瓶二锅头。

继续咕噜噜的往嘴里灌,手里此时已经捏住了一个红包,往里放了一块二毛钱。

嘴角挂着苦笑,一脸醉态。“十年生死两茫茫,当兵一去恋人已成他人娘。”

“哟!”此时鸿运酒店之外,一名穿着西装,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认出了马骏。

“这不是马大少么?若不是几月前再飞机上认识,我这一刻肯定认不出来。”

这人有意把话语说得很大声,似乎就是要周边人知道他在说什么。

“马大少?哪位马大少?”有人发出了疑问。

西装男冷冷一笑。“不就是当年初中部的风云人物,三大校花都为之倾心,而不敢表白的马骏马超人么?”

“什么?是他?怎么成这样了?”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捂住了嘴巴,看着眼前犹如流浪汉的醉汉,眼中难以抑制住惊讶,良久之后心里有些庆幸。

“岁月就像一把杀猪刀,臭小鸭可以变成白天鹅。”另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鄙视的目光看着马骏。“而白马王子,可以变成脱毛马仔。”

马骏没有理会这些曾经都是老同学的成功人士,迈着醉酒步态,向着新娘新郎走去。

由于刚才众人的讨论,酒店门外,凡是老同学的,都知道了这穿背心的醉汉是谁。

一步一晃,手里拿着红包摇摇晃晃,红包没封封口,一块二毛钱露出了一半,让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众人顿时满脸黑线,感觉慎得慌啊!这是贫民窟来的?还是来自星星的逗比啊!?

不远处的新娘和伴娘都是吃惊的看着落魄的马骏,和别人鄙视和不屑的目光不一样。

新娘的双眼有些湿润,心里的疼犹如万蚁噬心一般。

一旁的伴娘看着马骏,久久都是回不过神来,随后脸上浮现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

新娘觉得若是再看着马骏,她会忍不住哭了出来,强忍着心痛,和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轻声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新郎有些疑惑的看着夏露露,这是怎么?今天她似乎有些不对劲?

不过这会注定新郎是忙碌的,不一会他的亲朋好友一来,便什么也没空理会了。

“你们看伴娘韩雪好漂亮,这身材,这精致的面貌……”不远处的一名老同学吞了吞口水。“就是新娘夏露露都没法比啊!”

“你这不是废话么?”有人不满的说着。“韩雪可是当年三大校花之一,夏露露只是班花,现在的韩雪简直就是女神。”

有人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你们看,今天这婚礼没有白来,当初韩雪暗恋马骏可是被曝光了,现在看到马骏这副模样,你们猜韩雪会怎么想?”

“太有趣了?”有人有些小激动。“韩雪肯定后悔死了吧!高高在上的女神,此时一定觉得很丢人吧!”

有人叹息。“唉!谁会没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呢!一会找机会亲近韩雪,安慰安慰她,套套近乎。”

其余几位成功人士低声附和,觉得这注意不错。

“马骏,还认识我么?”此时穿着伴娘服的韩雪,带着浅浅甜甜的笑容说着。

马骏看了看眼前美若天仙的韩雪,醉眼朦胧,支支吾吾的说着。“我认识……你……你是我老婆。”

众人傻眼了,心里乐开了花,这马骏喝傻了。

韩雪睁大了美丽的眼睛,随后才知道,他是喝醉了。

众人都在看着笑话,可马骏醉了,似乎觉得这笑话还不够好笑。

挥了挥手,继续糊里糊涂的说着。“不对,你不是我老婆,你没我老婆气质好,没我老婆漂亮。”

韩雪尴尬的笑了笑,她此时没在乎马骏说自己不漂亮。

她在乎的是,他口中的老婆,真的有这个人么?

一旁几名衣冠楚楚的老同学,此时憋笑,憋得脸红脖子粗,肚子都是抽筋了。

就在这时,一辆在阳光下格外显眼的轿车在酒店门外嘎然而止。

有识货的人,一眼就是能够认出来,这是全球限量款的马沙拉蒂,全世界不超过十辆,最低价都是千万以上。

熟悉婚宴主人的亲朋好友都知道,这豪车主人绝不是来参加婚宴的。

车门打开,一名穿着燕尾服的老者下车,并关上了车门。

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是那家人?一名管家都能乘坐如此豪华,价值过千万的豪车。

这名老管家,四下张望了一番,随后径直走到了马骏的跟前。“姑爷,是小姐让我来的。”

听到这个称呼,所有人顿时萌比了。

“姑爷?”之前还奚落马骏的人,顿时就感到无比的尴尬。

管家开千万豪车的姑爷,一身上下不到五十块的地摊货?

这是来装比,这是来打老同学的脸么?

可这装比是不是太过了?装比装得如此狠,就不怕遭雷劈么?

“姑娘,你家相公如此装比,你知道么?”不少人感觉被狠狠打了脸,心里不爽的嘀咕着。

此时老管家恭敬的从马骏手中接过了红包,装进了一张支票,笑容可掬的递给了伴娘韩雪。

韩雪此时惊讶得有些合不拢嘴,也许别人没看清,但是她看清了,这是一张百万之票。

韩雪作为上市公司的高管,这随意拿出百万支票当红包,就算她这个金领都是吃了一惊。

2
第2章 实习生

老管家走到了醉醺醺的马骏跟前,恭敬的说着。“姑爷,小姐让我接你回去。”

马骏摇头晃脑,打了一个酒嗝,一股酒气腾腾生起,让人有一种欲呕的感觉。

“好吧!我……这就回去……”

“等等。”韩雪看着马骏,原本很想和她叙叙旧,毕竟老同学之间,至少有十年没见面了。

可看着马骏醉成这样,知道眼下不怎么可能。“马骏,留个电话呗!随后聚聚怎么样?”

“好啊!”说完马骏醉醺醺的拿出个老式的板板机给韩雪,转身就是随着老管家离开。

看着马沙拉蒂绝尘而去,韩雪有些呆滞,又有些疑惑。

“十年没见,怎么这么糊涂啊!让你留个电话,你怎么还真留个电话啊!”韩雪自言自语的说着。

看着手中已经是绝迹版的摩托罗拉手机,韩雪陷入了沉思。

看马骏的样子,并不像是过着优越的生活。可为什么管家可以开着千万豪车来接他,并且礼钱都过百万。

怀着好奇的心态,韩雪打开了这款已经淘汰了很多年的手机。

翻开手机通讯录,着实将她吓了一大跳。

这丢在路上都没有人捡的手机,通讯里边的联系人可是夸张得恐怖。

y国女皇、d国总理、f国主席、e国军部部长等等。

上至一国帝皇,下至世界顶级医院院长电话。

“扑哧……”一声,韩雪笑了出来。

将电话收了起来,准备找时间把电话还给马骏,至于通讯录里边的电话号,她自然是没有去当真。

这一天韩雪很疲惫,虽然今天她不是新娘,但是为了好姐妹,她感觉很久没有这样累过了。

回到自己的居家小屋,虽然只是两室两厅的套房,但是在这京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并且还是黄金地段的富江小区。

有些人一辈子,也拥有不了这样的一套套房,由此可见,韩雪的家境也是比较富裕的。

拖着疲乏的身子,躺在沙发上。看着客厅天花板上的吊灯,虽然很劳累,但是脸上有着浅浅的笑容。

十年的时间,她都快忘记了当初花季年龄少女芳心暗许。

没想到十年后,他的出现,唤醒了那颗沉寂已久的心。

看着手里马骏的手机,韩雪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看着马骏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老婆来电,她的心中不由一疼。

看来十年前芳心暗许,十年后的偶遇,都只是昙花没有能一现。

韩雪不知道这电话该不该接,想了想,有什么好怕的,接通了电话。

“马骏,以后你若是再敢跳车,这个家永远也别回来了。”电话里边,传来了冷漠女声。

虽然声音冷漠,但是话音不难听出冰冷中的高贵。

韩雪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有些浅浅的笑意。

马骏和老婆的关系似乎并不好,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坏了,竟然心里有一丝丝的喜悦。

“是嫂子么?我是马骏的老同学了,今天婚宴,他把手机落下了。”

……

宏康医院是京都市第一私立医院,在全国都是排的上号的大型综合医院。

马骏紧赶慢赶的来到门诊部大楼前,看了看手上的纸条。“门诊部一楼,宋皆主任医师。”

随后捏住纸条的手一推一送,这纸条脱手而出,飘进了几米远的垃圾桶之中。

摇了摇头,马骏苦笑了一番。“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看来昨天是喝高了。”

随后又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样也好,过去就让他成为过去,是美好的回忆!”

看着眼前,快要吃人的宋皆主任医师,马骏只是淡淡一笑。“宋老师好,随后站立到了一旁的实习生队伍中。”

对于他来说,实习就是上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这里度过。

和他一起实习的,还有另外三位同学。两男一女,男的样貌普普通通,但看上去文质彬彬。

虽然不是什么极品女神,但却是让人看一眼就很舒心邻家女孩。

马骏对三人表示礼节上的微微一笑,同时三人也对他点了点头,唯有邻家女孩,笑容甜甜的。

看了看马骏,宋皆不满意的说着。“马骏是么?”

“是。”马骏点了点头。

“能被安排在我这里的实习生,都是学院里的精英。你不是出自名牌大学,而且只是专科生。”

顿了顿,宋皆似乎有意打击马骏自尊心。“在我这里实习,都是一些研究生,所以你要更加好好的学习。第一天实习,你就迟到。”

马骏听着老师的教导,心里却是暗暗嘀咕。

“若是当你知道,我这个野鸡大学毕业证是天桥下花了几百块钱买的,不知道会不会把我扫地出门。”

他当了十年的兵,连高中都没有读过,读大学更是不可能的了。

见马骏没有说话,宋皆有些得意了,现在的实习生不好管,他得杀一儆百才行。

“你都二十六了,才专科毕业,你比别人晚,就更要努力学习。第一天实习,不穿工作服,不带上岗证,有一个医生的样子么?”

马骏依然没有说话,聆听着老师教诲。

“你迟到,忘记穿工作服,我可以理解。可你看看你的着装,休闲裤陪背心?”随后宋皆越说越气。

“最重要的是,你居然穿着皮鞋,休闲裤,背心加皮鞋,有你这么穿衣服的么?”

一旁的两名男实习生,一直憋着笑,脸都是憋红了,颈部血管都是暴露,样子极为恐怖。

其实从马骏一进门,他们就想笑,同时觉得和这人一起实习,脸上无光,有些丢人。

而邻家女孩,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马骏却是有些尴尬,昨天在车上换装回去见老婆,晕乎乎的他,刚穿好皮鞋,就跳车落荒而逃了。

身上又没什么钱,这条地摊休闲裤都是花了他所有积蓄。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进来,是来找宋皆医生看病的。

“马骏,你来帮我看看这病人。”

3
第3章 飞来氧气罐

宋皆知道,像马骏这种刚刚毕业的实习生,根本不知道怎么看病。

他是有意要为难马骏,毕竟马骏让他很愤怒。他一个老资格的名医,手下实习生,没有谁敢迟到。

更何况,他个人品位很高,看到马骏这穿着,差点没把他心脏病气出来。

这种实习生就是害群之马,这样的年龄从野鸡大学专科毕业,能到这里实习,一定是关系户。

他最痛恨的就是不好好学习,还走后门的人。

所以,这种实习生,落到了他手中,他就不会手下留情。

刚来第一天,临床经验没有一点,就让他诊断病人病情,这的确是刁难他了。

马骏对宋皆行了一个礼节,随后说道:“好的,老师。”

宋皆看着马骏,没想到这家伙蛮有礼貌,并且也懂得尊师重道,看上去倒是有可取的地方。

看了一眼病人,马骏随后恭敬的说着。“老师,我已经看了病人了。”

宋皆顿时傻眼了,尴尬的吞了吞唾液。“什么?”随后气结地说道:“我让你看看病人,你就真的看一眼病人。”

另外两名实习生到了此时此刻,实在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他真的是专科毕业?看病诊断病情,他就真的看一眼病人就完了,这看病成了看人了。”

“笑什么笑,你们能诊断病情你们来。”宋皆火了。

随后看着马骏。“你行啊你,既然你说你看了,那你说说看吧!”

“病人有肺气肿,有copd,有慢支,有肺源性心脏病。”马骏简单的说着。

一旁的两男实习生,继续憋住笑,心里可是可乐开了花,就那么随意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疾病?

要知道,这些疾病,如果不经过询问病史,不经过仪器检查是不可能诊断得出来的。

很明显,这个家伙,是随意报了几个疾病的名字。

超出在场几名实习生的猜测,宋皆老师竟然没有发火,只是冷冷的说着:“说说看吧!”

其实,宋皆心里挺震惊的,他希望这只是马骏随口一说的巧合。

否则,一个医学奇才出自野鸡大学,还只是专科,这不是极大的讽刺么?

马骏点了点头。“首先,病人有慢支,他有长年吸烟的习惯,进门前他熄灭了烟头,在门角痰盂吐了一口痰。

他右手手指已经蜡黄,这是常年吸烟造成,这是吸烟史。同时,如果仔细观察,刚刚吐出的一口痰,成白色黏液,还有血丝。”

这,所有人难以置信,从病人一进门他就在观察。重要的是,他的观察能力太强了,隔这么远可以看到痰中血丝。

几名实习生都不信服的看着马骏,等着看笑话。

宋皆依然冷冷的说道:“继续说。”

“痰液有脓性,看他走路过来,已经有呼吸困难,加上年龄大,劳累后呼吸困难,这是copd标志性症状。”

说完看着宋皆,恭敬的说着。“老师,我只是说了几点,这其中还有很多相关的,若是要准确诊断,我单是推理是不行的。这些老师都知道,我就不浪费老师时间了。”

宋皆点了点,他知道,马骏只是说了个大概,挑了几处来说,但就这几点,就可以证明,他大学几年不是混日子的。

但是知道这些知识并没有什么,宋皆惊讶马骏的是观察能力,还有分析能力。

对于宋皆来说,刚刚马骏的表现,他是非常满意的。

宋皆诊断完病人,开完了处方,从门后取下一件白大褂:“穿上,以后上班时间,就得穿上我们的白大褂。”

接过白大褂,马骏穿上,整理了一下头发,看上去还有些帅气。

一旁的邻家女孩,看的有些微微的发了一下愣。

接了一个电话,宋皆看着正在整理病历的马骏,沉思了一会,才说道:“马骏,你跟我到内科去会诊,讨论下一个病人的情况。”

一旁的两名男实习生心里有些不甘,能让宋皆带去会诊,这能学到很多知识。

要知道,能和宋皆参加会诊的都是些权威的专家教授,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马骏抱着一些资料,跟着宋皆走出了门诊部。

这医院不愧是京都第一,花园都和公园差不多了。

人有三急,马骏给宋皆说了一声,问了会诊办公室地址,便朝着住院部角落一楼的洗手间去也匆匆。

当他出来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眼中射出了精芒。气息瞬间一变,一股气势能让人生起一股股的寒意。

半空中,一个氧气罐正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落了下来。

来不及躲闪,马骏当即跨步站立,躬身推步,脚下的瓷砖都是被踩裂了一块。

伸手一勾一拉,将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百斤重的氧气罐,一掌拍出,暗含龙虎之力。

手掌陷入了钢铁的氧气罐,双手将氧气罐夹在肩头之上。

马骏憋了憋嘴,这么大的医院,竟然还用这种桶装氧气罐,难道就没有中心供氧么?

其实,马骏误解了,这氧气罐早就已经被淘汰了。

只是他运气太差,遇到了这种特殊情况。

马骏四下看了一下,还好没人,嘴角冷冷一笑。“差点把我给砸死,我也得给你们找些麻烦不是么?”

说完,弓步一踏,双手夹着一米多长氧气罐猛的向下。

“轰。”的一声,一米多长的氧气罐,撞开地板砖,直接陷入了泥土之中。

直到最顶端完全陷入泥土之中,马骏才带着邪邪的笑容松开了双手。

捡起地上散落的资料,马骏潇洒的甩着腿,大摇大步的离开。

不多一会,在氧气罐深埋的地方,出现了五六名安保人员。

这几人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几名安保人员,找了锄头和铁锹,足足半天的时间,才把这氧气罐从泥土之中挖掘出来。

并且地面,很大一片的泥土都是被翻了出来。

几名安保喘息着粗气,坐在地上抱怨。“是哪个杂种,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阿嚏……”马骏刚走进内科会诊室,就是打出一个喷嚏。

4
第4章 学贯中西医

一个喷嚏,让原本讨论得很激烈的会诊室安静了下来。

几名专家教授,包括宋皆在内,都是傻眼了。这是谁带来的实习生,竟然这么没有礼数。

马骏看着众人,有些尴尬的抓着头皮:“唉!昨晚睡大街感冒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随后抱着资料,站到了宋皆的背后。

虽然实习生的确应该站到老师背后,不过看他嚣张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告诉大家,他是有靠山的人。

宋皆脸上有些怒气,他可是医院数一数二的人物,平时最注重形象,刚刚怎么一时冲动,把他带来了!

“继续。”宋皆淡淡的说着。

之前在分析病人情况的女医师,看着自己桌前的电脑,开始了之前的话题。

马骏看着眼前的女医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熟妇,年龄目测大概在三十左右。

看了看这极品熟妇的胸牌,姓名韵欣,主治医师。“韵欣,不错,人和名字一样甜。”

马骏一时间忘记了这是在会诊室,说话的声音并没有控制,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少人都是看着马骏,这实习生也太不知死活了。

在会诊室还如此轻薄,并且对象还是韵欣,传闻院长为了她,连婚都离了。

宋皆火气上脑,感觉心脏病快要发作了,这太丢人了。

由于马骏是宋皆带来的,没有人敢说什么。

韵欣看了看马骏,知道是实习生,并没有多在意。

毕竟年少轻狂,私下暗地偷偷追求她的年青小伙不少。

自然知道,像马骏这种实习生对成熟的女人,难以克制。

脸上没有表情,韵欣只是看着马骏。“这位同学,刚刚我说的这位病人,你有什么看法。”

不少实习生暗暗偷着乐,你小子够狂,梦中女神都敢戏言,看你怎么死。

马骏淡淡一笑。“这病,也没什么啊!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事情,居然这么多人讨论。”

很明显,马骏是说这病人月经不调。

随后一脸吃惊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这表情好假。

在场的专家教授都傻眼了,宋皆的拳头都是捏紧了,自己傻啊!这么个家伙,之前居然还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材。

此时,一名青年男医师一拍桌子,怒气的说着。

“你一个实习生懂什么懂,这病人明显是一个子宫肌瘤,根本没有在经期,我们已经决定转到妇科。

你这种连没学医都不如的学者,可以回家养猪,不用浪费时间。”

这病人就是这名青年医师的,所以他表现得很愤怒。

马骏只是淡淡一笑。“病人,有出血,有包块,有疼痛,有贫血,你就诊断是子宫肌瘤?”

“病人子宫增大,肌瘤有液化有囊变,这又怎么解释?就算再怎么误诊,也不可能是月经不调。”

青年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可能是这实习生太过无理取闹了。

随后又是恶狠狠的说着。“你可以出去了。”

马骏只是淡淡一笑,病情已经说了,没有必要争论,自己只是实习生。

不过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宋皆身后,一脸牛笔哄哄的样子,好像是再告诉青年医生。“怎么?我有靠山,小爷就不走。”

而坐着的宋皆,此时满脸黑线,心里暗暗气道。“这个臭小子,我老爷子就快退休了,一世英名都毁了。”

不远处的韵欣,看着眼前的电脑,分析着病情。“马骏,你说说你的理由。”

听到韵欣这么一说,马骏有了几分神采,心里嘀咕。“看来,还是有人识货的嘛!”

随后说着。“我只简单说几句,能不能领悟,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在场的几名专家教授,肺都快要气炸了,这小子明明就一窍不通,竟然如此猖狂。

“若是病人经血,瘀结子宫,长时间可形成血块与血肉连接,超声看上去很像肌瘤,瘀血本就是血液,有液化也是很正常的。

子宫增大,病历已经说明,是单侧,这是瘀块压迫所导致。

至于囊变,由于长时间血块瘀结,我刚说了,瘀块与子宫壁长到了一起,导致内分泌失调,雄激素过多。

简单来说,这血块已经血肉相连,说是子宫肌瘤很像,也可以说是,但根本上,它不是。”

不少专家教授,心中有些惊讶,这小子是学贯中西啊!

中医西医交叉诊病,可听着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实际上行不通,这太玄乎了,是不是太神奇了?

血块和子宫长到一起,形成了假象的肌瘤?

宋皆和别的专家教授不一样,他选择了沉默,随后才是说道:“你如何断定病人是血块瘀结?”

“病历上已经说明,以前经期正常,可后半年没有来一次。”随后又是说道:“我只是听病历得出的总结,不可能诊断太详细,这病人的病,可能还有其它病,并且还很罕见。”

韵欣并没有开口,对于中医,她不懂,同时对中医也不是特别看好。

宋皆继续说道:“病人下一步怎么做?你说的罕见的病,该怎么诊断?”

马骏顿了顿,沉思了一会,才是缓缓的说着。“虽然不是子宫肌瘤,但是血肉已经相连,还得按照子宫肌瘤的方法,切掉。”

之前的青年哈哈大笑起来,顾不了姿态了。

“你小子,说了大半天,什么按照子宫肌瘤方法切掉,分明就是再给你自己找借口吧!”

马骏看也没有看青年医师,只是继续说道:“切掉之后,就可以知道,是子宫肌瘤,还是血块了。

并且,要进行下一步诊断,也只有切出来化验才可以确诊,这个病是很有研究价值的……”

“可以住口了,无稽之谈。”此时一名专家开口了,他觉得这个小小的实习生,真的是越说越离谱了。

众人都是笑盈盈的看着马骏,董教授发话了,看样子,这小子在医院是没法待下去了。

董教授驱逐的实习生,就算别家医院,也无人敢收,这小子的未来,就这样毁了。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