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离婚的夫妻,都只是少了这10分钟!

都市小说库2018-06-12 10:06:04



江中市第二医院,院长彭建辉坐在办公室中,手中的香烟是一根接着一根,边上的烟灰缸里面全是烟头。


“碰!”


一声响动,彭建辉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助理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让原本就很是烦躁的彭建辉顿时火大。


“干什么,毛毛糙糙的,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就滚回家抱孩子。”


助理吓的一个激灵,不过却不敢多说,他知道,彭院长这一阵很心烦。


自从半个月前铭仕集团张百川的孙女张昕住进医院,彭院长就开始提心吊胆,到现在已经足足半个月了,几乎是夜不能寝,日不能食,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事实上一开始张百川的孙女住进医院,彭建辉还是很开心的,张百川是铭仕集团的总裁,铭仕集团又是整个江中市乃至江州省赫赫有名的大企业,最主要的是张百川的弟弟张百成眼下正是江州省卫生厅的厅长。


张百川的孙女前来江中市第二医院住院,那可是好机会,一旦和张家搭上关系,那么彭建辉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奈何彭建辉高兴了没有三天,就开始头大如斗,张百川的孙女张昕一个高热,住进医院三天竟然没能退下来,整个江中市第二医院组织专家会诊,几乎找不到病因,最后只得出一个上呼吸道感染的结论。


这个病倘若是什么重症,拖了这么多天都好说,可是一个简单的发烧,半个月不好,彭建辉这个堂堂的江中二院院长就显得太无能了,这几天,他简直如坐针毡。


一个高烧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了,患者不仅没有康复,甚至还有严重的迹象,如此一来,彭建辉哪里能坐得住,这马屁没拍上,反而拍到了痔疮上。


“什么事,还不快说。”见到助理发愣,彭建辉就是一声怒吼,人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眼下到了关键时候,下面这些废物竟然一个也指望不上。


“彭院长,张总带着人来了医院,说是要转院。”助理小心翼翼的道。


“转院!”


彭建辉闻言,立马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老猫,突然间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大步向着外面跑去,一点也顾不得平常的素养。


到了如今,彭建辉怎么能让患者转院,如果患者还在医院,他还有挽救的机会,倘若患者转院走了,那么他就彻底没机会了,他的名字估计要上张厅长的黑名单,到时候别说什么前途了,院长这个宝座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老徐,我让你打听林老的消息,你打听的怎么样了,嗯,还工作什么啊,赶快给我打听啊,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我必有重谢,对......”


医院走廊里面,一位五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正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说一边在走廊里面走来走去,看上去很是焦急。


“咚!”


江海潮正来回走着,突然走廊的另一边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一个人,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他手中的手机直接飞了出去。


“你瞎了......”


江海潮顿时大火,正准备破口大骂,然而他的话才刚出口,对方却首先发难了:“江海潮,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这个时候你不去病房,在这儿干什么玩意?”


江海潮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撞了自己的竟然是院长彭建辉,急忙赔罪:“彭院长,我正在打电话联系专家。”


“联系什么专家,不知道张总已经带人来了吗,患者要是转院走了,你找到华佗又有什么用。”


骂了江海潮两句,彭建辉也懒得啰嗦,再次急乎乎的向病房跑去。


看着彭建辉急乎乎远去的背影,江海潮狠狠的淬了一口:“呸,嚣张什么玩意,要是让我找到了林老,到时候你这个院长能不能当还是两回事呢。”


江海潮是江中二院的副院长,一直被彭建辉打压,两个人可以说很不对付,这一次铭仕集团张百川的孙女住院,他和彭建辉两人都在互相较劲,无论是谁巴结上铭仕集团,都将占据绝对的优势。


刚才江海潮电话中的林老,是他以前认识的一位老中医,他之所以这个时候想起这位老中医,是因为几年前他还是主治医生的时候,同样遇见过类似于张昕这样的情况。


当时那位患者是病毒性肺炎,症状同样是多日高烧不退,最后正是那位老中医出面,三剂药下去,立竿见影。


江海潮有自信,倘若自己再次联系到那位老中医,张昕的病情绝对能缓解,到时候铭仕集团张家绝对会记得他的好......


彭建辉气喘吁吁的跑到病房,病房里面,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带人收拾东西,边上好几位医生护士围在边上,不过却没人敢开口说什么。


“张总。”彭建辉喘了两口气,急忙走上前道:“张总,您这是干什么,张小姐的情况您也大概清楚,确实比较复杂,这几天我们已经联系了不少专家,同时我也给我在京都的一位老同学打了电话,他很快就到了。”


病房内的中年人正是张百川的独子张开江,同时也是病床上的少女张昕的父亲。


听到彭建辉的话,张开江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这话你已经给我说了多少次了,这几天你口中所谓的专家来了多少,可是我女儿还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高烧,你们给我折腾了多少天?”


彭建辉无言以对,这事他真的无力辩解,虽说患者的病情复杂,然而说穿了确实是高烧,一个简单的高烧他们折腾了半个月,传出去绝对是颜面扫地。


*******


“林医生,谢谢您,喝了您的姜糖水,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胃里面暖暖的,就感觉有一股热气。”


江中二院内科室的病房内,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客气的向一位年轻医生道谢。


年轻医生穿的是医院的实习服,看年龄不过二十三四岁,不过整个病房的患者都很喜欢这位年轻医生,小伙子虽然年轻,不过人很好,而且医术精湛,总是能用一些小偏方缓解患者的痛苦。


“王爷爷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您的病啊其实问题不大,就是肠胃里面有寒气,姜糖水正好可以驱寒,以后您要注意,少吃一些寒凉食物,您的体质本就偏寒,要是不注意,这个毛病还要再犯,只要注意,将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年轻医生笑着道。


“还是林医生人好,真心替我们这些患者考虑,不像王医生,整天冷冰冰的。”边上一位患者呵呵笑道。


“陈老,您可不敢这么说。”林源急忙道,他还是实习医生,只是从小学中医,有些经验罢了,几人口中的王医生正是他跟的主治医生,这话要是传到王医生耳中,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林源!”正说着话,门口就传来一声厉喝,一位中年医生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王医生。”林源满脸苦笑,看来刚才的话已经被对方听去了,这一顿训斥又是免不了的。


“嗡......叮铃铃......”


走廊里面,江海潮刚刚捡起手机,重新装好电池,把手机开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老徐,怎么样,打听到了没有?”江海潮急忙接起电话,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同学,我帮你打听到了,不过消息可能会让你失望,林老两年前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江海潮闻言,顿时犹如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被掏空。


“老同学,林老虽然去世了,不过我听人说他的孙子医术也很了得,而且人就在你们江中二院实习。”


“一个实习生?”江海潮听到老同学的前半句话,刚刚提了些神,然而听到后半句,却再一次变得失望,一个实习生,开什么玩笑。


“老同学,林老的这个孙子确实不简单,虽然报考的是西医院校,然而中医方面的功底很扎实,实在不行,你找他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嘛。”


“江院长!”


“江院长!”


江海潮走进内科室,一路上的医生护士都急忙问好,不过江海潮却无暇理会,直接来到了内科值班室。


走进值班室,江海潮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呵斥声,好几位医生躲在值班室门口偷听。


江中二院内科值班室内,主治医生王文辉正指着一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医生呵斥,唾沫星四溅。


“林源,你给我干什么玩意?是谁给你开方的权利,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谁给你的胆子瞎折腾,这个实习你还想不想过了?”


“这个林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实习医生,竟然敢胡乱给患者开药......”门口偷听的几位医生都在看热闹,有人还时不时的指指点点。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自以为学了两天医,就不知好歹,以为自己是华佗在世。”


“狗屁的医,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两个土偏方,就敢拿出来用,这下好了,王医生发飙了。”


“王医生,我并没有给患者开什么房子,只是一杯姜糖水......”林源满脸无奈,轻声辩解道。


虽然他年轻,不过医院的门道却也知道,自然不会胡乱开方,只是看到患者痛苦,一时不忍,冲了一杯姜糖水罢了,没想到竟然也惹王医生较真。


“姜糖水.....”


王文辉冷哼:“你好歹也是学医的,不知道患者忌讳多,别说姜糖水,有些患者吃饭也要注意......”


林源无奈,这一点他岂能不知,虽说他只是实习医生,然而却也学医十年有余了,他爷爷就是有名的老中医,家中更是御医之后,只是如今中医不景气,他才报考了西医学院,眼下正好被分配来江中二院实习,说起某些常识,眼前的王医生不见得有他懂得多。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的实习报告将来还要王医生签字,真要得罪了这个王医生,他今年能不能毕业还是个问题。


“江院长!”看到突然出现的江海潮,几位偷听的医生都吓的胆战心惊,齐齐问好,不知道江院长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科室。


要是平时,江海潮自然免不了呵斥一番,摆一摆副院长的架子,不过今天他却没什么心情,直接向靠近自己的一位年轻的女医生问道:“你们科室是不是有一位叫林源的实习医生?”


“王医生正在里面训斥林源呢。”女医生向值班室里面一指,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江院长,林源是不是又惹祸了?”


这位女实习医生名叫陈颖,和林源是同学,是一起来医院实习的,问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全是担忧,林源在科室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难道还在别的地方惹事了?


江海潮却没空搭理陈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下去给我好好写个检查,明天早上当着所有科室的医生护士面前作检讨。”王文辉指着林源,下了最后的结论。


“王医生好大的官威。”江海潮直接出声。


“江院长!”王文辉闻言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江海潮,脸上急忙露出笑意,大步向江海潮走去:“江院长,您怎么来了?”


江海潮看也不看王文辉,而是直接大步向着站在原地的林源走去,人还没走到跟前,脸上就露出了笑意,脸上的笑意比起王文辉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


“小林医生吧,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江海潮。”


刚刚伸出手的王文辉直接愣在了当场,身体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就像是一尊化石,画面直接定格。


门口偷窥的一群医生也眼睛圆睁,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个情况,江院长对这个林源怎么如此的客气?


“江院长您好,我就是林源。”林源也有些发懵,他并不认识这个江院长,虽说他在医院的资料栏中见过江院长的相片,可是倘若江海潮不开口,他真的一眼认不出来。


“呵呵,小林医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和你爷爷长得很像啊。”江海潮哈哈笑道,说着话已经拉住了林源的手:“我和你爷爷可是很早就认识了,算起来我也算是他的半个弟子,若是不介意,就叫我一声江叔叔。”


“尼玛!”


王文辉直接在心中怒骂一声,恨不得把林源扒皮抽筋,你和江院长有关系,有个牛叉的爷爷,你倒是早说啊。


想到刚才自己还在训斥林源,王文辉就是一阵冷汗,急忙转变口风:“江院长说的是,林源确实不错,年纪轻轻,懂轻重,知分寸,而且有眼色,我刚才还在表扬他呢。”


“表扬!”


门口的一群医生集体石化,刚才那是表扬?这王医生变脸的速度都快赶上川剧的职业演员了。


“您认识我爷爷?”林源看着江海潮,他怎么不记得,他爷爷虽然医术不错,不过名气并不大,老人家在年轻的时候受过迫害,之后有些心灰意冷,真要算起来,其实只能算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


“认识,就是后来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已经作古,真是可惜。”江海潮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才知道你在我们医院实习,要不早就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江海潮也有些无奈,他一个堂堂的副院长,竟然如此巴结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传出去也是笑话,只是正如他老同学徐明远所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只希望这个林源真的有些本事。


其实见到林源的时候,江海潮已经有些打鼓,林源太年轻了,倘若不是张总已经前来准备转院,他是真的下不定决心。


反正患者都要走了,试一试总是没错,要不然患者走了,一切都是白搭,往后还是要看彭建辉的脸色,最主要的是他作为副院长,在张家的事情上虽然不用承担主要责任,却也绝对推脱不掉,谁让他这几天同样的热心,太热心了有时候并不见得是好事。


“爷爷走的很安详,江叔叔不用缅怀。”林源听江海潮说到自己的爷爷,也不由有些黯然,对江海潮的印象好了不少,不管怎么说,人家总是好意。


“改天有空,你陪我前去林老的墓前扫扫墓。”江海潮笑了笑,拉着林源道:“走,小林,我找你还有事,早就听说你把你爷爷的本事学全了,今天我正好见识见识。”


看着江海潮拉着林源走出值班室,王文辉这才松了口气,心中祈祷林源不要记仇,要是这小子在江院长耳边吹吹风,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呼吸科的单间病房内,彭建辉依旧在劝说张开江,然而张开江却无动于衷,一边吩咐自己的秘书办出院手续,一边帮着自己的女儿换衣服准备出院,他已经联系好了省医院的专家,那边已经在等着了,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就在江中二院附近上高中,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女儿来这儿看病的。


“张总!”


眼看着张开江一群人就要离开,江海潮领着林源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江院长,多的话不要说了,在医院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给足你们面子了,我不能拿我女儿的身体开玩笑。”


相对于彭建辉,张开江确实不是很记恨江海潮,一把手承担的责任毕竟要多一些,其实从事实上讲,江中二院这一阵也不可谓不上心,只是办不了实事,上心又有什么用。


“张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最后耽误您一点时间,最后让小林医生给张小姐看一看。”江海潮让出了林源,很是客气的说道。


“江海潮,你开什么玩笑。”张开江还没开口,彭建辉就咋呼起来:“张小姐的病多少老专家都没看好,你带一位实习生前来,这是要闹什么笑话?”


林源还穿着医院的工作服,彭建辉自然认得出这位年轻医生就是医院的实习医生,这江海潮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


张开江也有些皱眉,有眼角扫了一眼林源,挥了挥手道:“不用了,谢谢江院长的好意。”


这一路上,林源也已经明白了江海潮对他热情的原因,虽说江海潮有些势力眼,临时抱佛脚,不过他也不算太反感,毕竟他太年轻,江海潮能找他,也算是对他爷爷医术的信任。


而且这一路上,林源也想的很明白,江海潮对他客气,是有事相求,倘若这件事他办成了,一切自然好说,办不成,估计江海潮又会把他当成空气。


在平时,林源也不会顾忌江海潮对他的态度,可是如今他得罪了王文辉,他的实习报告在王文辉手中捏着,没有江海潮帮忙,他想要毕业,估计够呛。


想到这里,林源不得不开口:“张总最近睡眠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如果我没猜错,张总最近应该出过一趟远门。”


张开江一愣,目光再次转移到了林源身上:“小伙子,你是医生还是算命的,我出过远门不算什么秘密。”


“我自然是医生。”林源不卑不亢的道:“看张总的气色,最近应该失眠比较严重,从气色看,张总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那么失眠就不外乎起居方面,比如换了个床,出了个远门,搬了新居,从张总本身的情况看,出远门的几率最大,如果我没猜错,张总近半个月应该是出国了。”


张开江张了张嘴,脸上有着一丝错愕,这个年轻人竟然说的一丝不差,他半个月前确实出了一次国,回来后一直睡眠不佳,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是因为女儿的病情太过担忧,眼下看来竟然是另有隐情......


林源进了病房,只说了两三句话,江海潮的眼睛就亮了,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激动的有些无法控制。


江中二院是公立医院,这样的国营医院,院长的医术不见的是最好的,但是见识绝对不会差,而且懂得绝对多,中西医都知道一些。


林源仅仅说了两三句话,然而江海潮却知道,这些都是真本事,这样的手段在中医中叫做“亮山门”,意思就是直接亮出自己的招牌。


这就像是一些武侠电视上两个人相遇,互相介绍:“在下秦叔宝。”另一个拱手:“在下程咬金。”


这么招呼,有个前提,首先名字要响亮,倘若不响亮,即便是报了名,别人也不认识。同样的道理,这亮山门,凭的也都是真本事。


就比如林源,仅仅两句话,就震住了张开江,说穿了,这手段和江湖手段有些像,然而却最实用,用的第一招就是江湖八门中的“惊”字诀。


先把你震住,让你不敢小觑,后面的事情才好进行。


江海潮看得出林源不简单,彭建辉自然也看得出,林源倘若是他介绍来的,他自然乐得林源出手,可是林源是江海潮领来的,他可不想被江海潮拔了头筹,急忙道:“你一个小年轻,懂什么,张总的事情是你可以胡乱猜的的吗?”


“无妨!”


张开江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么林医生就看一下吧,反正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江海潮大喜,急忙推了一下林源,林源上前,先查看了患者的气色,然后查看了患者的眼眸和舌苔,这才摆开架势,坐在病床边上,伸手搭上了患者手腕。


边上几人都在静静的等着,约莫一分钟,林源松开手腕,站起身来道:“患者是气阴两虚,问题不大,我开个方子,保证三天而愈。”


“三天而愈!”


彭建辉闻言嗤的一声,这个病他们医院一大群专家折腾了半个月都没见好,林源真是好大的口气,三天而愈。


别说彭建辉,就是江海潮也觉得林源的口气有些大,要知道张昕这一阵在医院,医院能想的办法几乎都想了,什么青霉素、链霉素、APC、阿司匹林,能用到的药几乎都用了,可是高热还是不退,林源想要三天治好,怎么可能。


“林医生,您确定三天而愈?”张开江开口问道,此时他也觉得林源有些太浮躁,年轻人太不谨慎了,倘若不是林源一开口把他的事情说的太准,他甚至都不想再多问。


“张先生若是不信,我就没办法了,医患之间倘若失去了信任,即便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无济于事。”林源淡淡的道。


“好,既然如此,林医生就开方子吧。”张开江沉吟了一下,最终下了决定。


他女儿的这个情况,张开江其实知道,江中二院不可谓不尽力,然而病情却无法好转,就证明这个病确实麻烦,即便是转院去了省医院,张开江也不敢保证几天就能好。


林源点头,走到边上拿出纸笔写了一个方子,然后走到江海潮面前道:“江院长,这个方子您佐证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江海潮大喜,在心中不由的赞叹林源会做人。他虽说懂一些中医,不过只是知道一些皮毛,真要让他治病,绝对是不行的,可是林源却找他作证,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林源对他的尊敬,倘若这个病治好了,自然少不得他的好处。


接过药方,江海潮根本没细看,只是扫了一眼,就点头道:“不错,这个方子不错,就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吧。”


“我看看!”彭建辉有些不甘心,一把从边上拿过方子,仔细的看了起来,只是看了两眼,彭建辉就冷哼一声:“胡闹,简直是胡闹。”


“怎么,这个药方有什么问题吗?”张开江问道。


“不是有问题,是有大问题。”彭建辉随手把药方递给边上一位中年医生道:“马医生,你看看,是不是胡闹,生石膏竟然用到了60克,这是要草菅人命吗?”


彭建辉同样不擅长中医,不过作为院长,一些常识还是懂得,生石膏是什么药,是猛药,又名“白虎”,药性很猛,药性寒凉,主要用来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一般用量绝对不会超过15克,这一次性用60克生石膏,绝对是很离谱的。


马医生正是江中二院中医科的专家,他接过药方一看,也是眉头一皱:“胡闹,生石膏怎么可以这么用?”


“马医生,这个药方有问题?”张开江再次问道,马医生他是知道的,确实是中医大夫,虽然名气不大,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中医人,只是眼下中医不吃香,要不然马大夫至少也能混个副主任医师。


“确实有问题,这个药方,生石膏竟然用了60克,简直就是胡闹,生石膏又名白虎,属于虎狼之药,药性寒凉,虽说可以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但是这么大的用量,绝对会出问题,患者高烧这么久,身体本来就虚,这一剂药下去,患者的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听到马医生的话,江海潮的背后也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他根本没看药方,只是觉得林源应该有些本事,同时也被之前林源的亮山门震住了,对林源有些盲目的自信,此时一听,却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窜到了头顶。


生石膏是什么药,江海潮自然知道,60克的生石膏确实要出大问题,这个药方有他点头,一旦出了事,他就脱不了干系。


“林医生。”张开江看向林源,他不是医生,自然不知道好坏,然而马医生和彭建辉的态度他却不能不在意。


“马医生说的并不全面,生石膏虽然又名白虎,但是他不是苦寒药,而是辛药,即能出汗又能清热,用于治疗热病再好不过,患者已经病了半个月,热气深入,不用60克的生石膏高热根本退步下来。”林源道。


“胡闹!”彭建辉又是一声冷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患者出了问题谁来承担?”


“彭院长,您还是操心您自己吧,这一阵夜晚总是出汗,一紧张就胸口疼,这个问题已经不算小问题了,再耽误下去可就不好治了。”林源目光一凝,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却,然而他人微言轻,想要别人信服,只能下猛药。


彭建辉脸色一变,不由的后退两步,骇然出声:“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彭建辉一出声,病房内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看向林源的目光充满了骇然,这个年轻医生竟然如此厉害。


张开江也是眼睛微眯,心中充满了骇然之色,他作为铭仕集团的继承人,这些年自然没少认识一些名医,而且也听过不少事情,一些知名的老中医,确实有望气知人的本事,一眼就能看出你的身体状况,然而这些事只是听说,那样的老中医也都是名家。


然而眼前的林源却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一语中的,这手段简直有了国手之风......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未删减版内容!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