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突公子

喵与你与小说2018-07-18 10:36:41

人活一世,谁还没个求而不得。

大都是流连、辗转后给自己一个理由放弃,还美其名曰改变了策略。如此是给人留了余地,何尝不是给自己找了退路。

像她这般做事只知道往前冲,一辈子只执着于一个人,一件事。半点后路也不留的,还真是少数。

在汴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笑她傻,笑她不知分寸呢。

也是。站在他们的角度,廿初心自己个儿都觉得自己傻。

可是怎么办呢~这颗心就是除了那人,就连别人的一片衣角也容不下。

秦非,绝不是廿初心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子。比起皇帝姐夫,他太黑了。比起自己的哥哥廿建峰也少了几分文人的书生气。多了几分钢铁一般的冷漠和坚毅。唯独那张脸,刀刻一般,和廿初心梦里的不差分毫。

既然老天让她遇见他,那他就该是她廿初心的。

无论是谁,都别想从她手里抢走他。

廿初心倚着栏杆一手捏起一个瓜子放进嘴边,一手则用帕子捧瓜子壳。

怡红楼二楼,她居高临下的望着。没有半分局促,甚至不安,眼睛里甚至还多了一两分玩味。

“青儿,准备的如何了?”

“都准备好了。”

廿初心身后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子,躬身道。“是否开始?”

廿初心不答,只是空出了左手,纤细葱白的手腕,轻轻一挥。很多事,就此展开。像是被风吹开的水流,谁也阻挡不了它的趋势。

鞭炮声,噼里啪啦的从楼下传来。

一身红袍的男人,一个踉跄从马上跌了下来。红色的袍子被马镫划拉出一个大口子,有一米多长。男人束发的红色丝带也不知掉到了哪里。漆黑的发丝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衬托着那双幽深如潭的眼睛,顿时让汴京的街道鸦雀无声。

绝色。

廿初心不知怎么的,想到了这个词。

在几个伶俐的婢子的守护下,廿初心一步一步走下怡红楼的台阶。

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这一会不知怎么的天就阴了。

秦非冷眼看着那个一身红色华服梳着高髻的女子。

在汴京只有有权势的女子才能梳高髻。她头上的几根摇晃着的步摇,更是映衬了他的猜测。

“不知郡主驾临,秦非有失远迎。”

他垂着头,发丝全部散在两侧,即使这样,仍然没有丝毫影响到他的俊逸。他身上有种让女子着迷的东西。

廿初心忍不住想,是她中了他的毒也不一定。

“秦大人好兴致,一大早就遛大街~

本就鸦雀无声的汴京街道,顿时更加的安静了。安静的连对面站着的人的心跳都能听到。

秦非的脸色变了变,刚要发作,被身后一个青色袍子的男子按住了。他深呼吸,如往常一般的口吻说,“郡主,笑话了。臣今日娶妻~”、

“哦~?……又娶妻~

一个又字,让两人都眉头紧锁。

她声音拉的很长,人一听就能听到她的不悦。廿初心一个眼神。身边的四个婢子利索的清理了现场。

偌大的汴京街道,只剩下一顶红红的轿子和站着的他和她。

“那便开始吧~本郡主都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她话音刚落,从她身后走出两个体型高大的轿夫,两人一前一后,撑着轿子。前面的还体贴的为她压轿。

“郎君~咱们回吧~

说罢,她掀起轿帘坐了进去。

秦非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大步迈到轿子旁,大手一挥,把她捞了出来。

他的力气,很大,像是一把钳子紧紧的禁锢着她的手。有点疼,但她并不害怕。廿初心瞪着一双眉目,不急不躁的说。

“郎君,这是做什么?还在街上,不好吧~

秦非抓着她的手的那只大手松了几分,他的脸色也更加的难看。胸口一阵憋屈,像是多日没有痊愈的内伤,这一次彻底卷土重来。他伤的很重。

“廿初心,你……你简直……你想干什么?”

他瞪着她。眼里满是怒气。她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就连一丝闪躲都没有。直视着他。只把他看的有些不自然。

“嫁给你啊~

她说的轻巧,就像是今日她本就是他的妻子一样。

“你……你……”

秦非气急。

“好了~”廿初心拉着他的手,一本正经的说。“咱们再不回去,可就真来不及了。”他也不想,一连三次都娶不上媳妇吧~

她的语气颇为温柔,就好像他才是那个闹脾气的坏孩子。

裴青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双凤眸在秦非身上仅有一秒,就转移到廿初心身上。并且久久不肯移开。

“我说~这京城第一美人儿你都不要。可以介绍给兄弟我啊~”说着,他朝廿初心抛出一个媚眼。

廿初心稳重的双脚抖了抖。

就连一向习惯了裴青情种模样的秦非都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说真的,你要是不要……我可捡了现成的~”裴青贴着秦非的左耳说道。

“回府!”

秦非大吼一声,用了两分内力。让站在街道的普通百姓,耳朵直发麻。

一直到坐在秦非的床榻。廿初心这颗心才算是平静下来。

她并不如面上的那般笃定。方才,若是秦非执意要去迎娶那个女子,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她应该会再次成为全城的笑柄吧。

上一次,还是在琼林宴上请他为她的琴声,伴舞。不过是随意舞个剑。他竟一点面子也不给。不光扫了姐姐和姐夫的兴。让她也丢了大面子。

一双小手试图掀开头上的帕子。手伸到一半,视线里多了一双黑色金边的靴子。

廿初心顿时紧张到忘了呼吸。

“方才不是伶牙俐齿,这会怎么不说了?”

秦非并未靠近她,而是在脚边的凳子坐了下来。一手提着酒壶一手举着酒杯。动作颇为行云流水。要是廿初心没有盖上盖头,绝对会被惊艳。

此刻她却一口气卡再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憋屈极力。

他难道就是如此的嫌弃 她?宁可和一个才认识没几天的女子成亲,也不理会她,。她难道就这么让他讨厌吗……

她都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却依然是冷嘲热讽。难道就连一丝温柔也不愿意给她吗?

顾不上不吉利,廿初心自己掀开头上的盖头。

一身月季红的嫁衣衬托的她皮肤更加的白皙,像极了瓷娃娃。

秦非的心也随着他的目光漏了一个节拍。

“是不是……是不是只有霓裳才配得上你的温柔?”

她从未如此低声下气过。语气里充满了在这段感情里的卑微。

她怎么?忽然提起霓裳。秦非不解。

“你提霓裳做什么?”

连问都不能问吗……呵呵。廿初心脸上挂着一抹苦笑。内心早已泪流如雨。

看啊……即使那个霓裳死了。你依然得不到他的爱。你连提起她的名字的资格都没有……

廿初心纤弱的身子晃动了一下,仿佛是弱柳扶风一般。让人有冲上去保护的冲动。

“今日是初心失礼了……汴京的人都知道是廿初心任性。今日让大人受惊了。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说着,她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门。就连路过他身旁时都没有一丝停顿。就在她快要踏出门槛时。秦非动了。

他拉过她的身子,将她拥入怀中。一双让她痴迷的眼里,分明掺杂着一丝情愫和种种的游离。他眼神,闪躲。几次看向她,都又迅速垂下。

廿初心窝在他的怀中。静静地等着他。

有些事,总要有一个结果。即使结果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但就算是为了纪念也好。总要咬着牙把它听完。

“对不起……初心,你是一个好姑娘。是我……是我的原因。”

“够了!”她猛地推开他。自己却差点跌倒,右手臂一下子磕到了门框上。疼的她眉头微皱。

“你怎么了?”秦非没有被推开的不悦,反而先去关心她的伤势。

“不用你管!”

她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挣脱掉。索性放弃。

头顶上弥漫着男子的气息。那是她熟悉的味道。曾经向往的味道。

“对不起。初心。我想……没有人能代替霓裳……你也不用去代替她,你就是你。我想……试着把你记在心上。”

这句话在半年前他就想告诉她了。可是那时,她刚拿下京都第一美人的封号。一想到霓裳因为这个名头而死于非命。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接受她。

所以才会有后来迎娶两位女子都被她搅和的后事。

“你……”

廿初心觉得她好像又进入了梦中一般。也只有在梦里,这个男子才会给她一点儿的温柔。

秦非用力抱住了她。问落在她的额头。细细碎碎的。不疼,但足以让廿初心清醒。

“我……”她张张嘴巴。却是不知说什么。

下一秒,秦非的话却让她脸红。

“时辰不早了,娘子~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