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辉纲:美女特工绝笔信的档案密码

古籍2019-05-21 22:00:36

往事悠悠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陆续对抗战期间投靠日本的汉奸进行了审判,当时许多汪伪特级大汉奸都是由首都高等法院审理,并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服刑或走完他们人生最后路程。因此,南京市档案馆藏有大量的审讯汪伪汉奸档案,在汪伪特务头子丁默邨的审判档案,美女特工郑苹如的绝笔信格外引人注目。


(郑苹如给二弟郑南阳的绝笔信)


电影《色戒》中描述的是王佳芝和易先生的故事,郑苹如是王佳芝的原型;易先生的原型是汪伪特工总部头子丁默邨。现实中的郑苹如是如何加入中统进行锄奸行动的?她又是如何用“美人计”实施刺杀大汉奸丁默邨的计划呢?要弄清这个问题,还要先从郑苹如的身世说起。


郑苹如的父亲郑钺,曾经留学日本,与于右任结交,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奔走革命。郑钺在日本留学期间,娶一日本女子木村花子,中文名郑华君,生有三女二男。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郑钺先后出任南京大理院检察官、山西省高等法院院长、江苏第二特区法院首席检察官,仅月薪一项就有八百大洋,两个儿子在日本留学。郑家的长女郑真如,嫁国民政府审计署副审计长王培源;二女郑苹如,肄业于上海法政大学;幼女郑天如;长子郑海澄,肄业于日本名古屋飞行学校,抗战爆发后,被日方软禁,在其母和日本友人帮助下,回国参加空军部队,任飞行教官;幼子郑南阳抗战初期与其兄一起返国,就学于上海东南医科大学。


(郑苹如的父亲郑钺)


由于丁默邨投敌汪精卫做了汉奸,给国民党上海的地下工作造成很大的破坏,中统与军统相继下令予以制裁。中统上海区副区长张瑞京和稽希宗受命以后,决定利用“美人计”引诱丁默邨上钩,然后乘机刺杀丁默邨,他找的这个“诱饵”,就是家住万宜坊88号的郑苹如。稽希宗也是上海法政大学的学生,比郑苹如低一届,他介绍郑苹如为国服务,加入中统,两人经常以探讨学业为名秘密联络。稽希宗布置给郑苹如一个任务,叫她以营救熊剑东的名义去接近丁默邨。


(丁默邨)


熊剑东是何许人呢?此人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军淞沪特遣分队司令, 1939年3月7日在常熟一带被日军抓获,关押在上海日伪监狱中。郑苹如曾经在上海民光中学读书,而丁默邨曾经是民光中学的校董、校长,也算有师生关系。郑苹如正好借此机会去接近丁默邨。丁默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色鬼,“中统”上海区就是研究了丁默邨的弱点,投其所好,才制定了“美人计”的。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郑苹如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日本沪西宪兵分队长藤野少佐的介绍下,来到汪伪特工总部“76号”,与丁默邨见了面。果然,丁默邨一下子就被郑苹如的美色迷倒了,主动送上门来的美人岂能轻易放过?对于郑苹如为熊剑东求情之事,拍着胸脯说:“这没问题,我来办。”丁默邨将熊剑东从大牢里保释出来,推荐给周佛海,因为熊剑东懂得军事,后来做了伪税警团副团长。


(汪伪特工总部)


郑苹如与丁默邨的关系迅速升温。据日本宪兵队特高课的监视记录,从郑苹如第一次见丁默邨,到丁默邨被刺,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两人来往频繁,密切交往竟有50次之多。眼看时机成熟了。“中统”上海区决定采取行动。他们将第一次暗杀行动定在12月10日万宜坊郑苹如家里,利用丁默邨送郑苹如回家之机,邀请丁默邨“喝茶”,然后由埋伏在郑家的稽希宗、陈彬动手,一举擒获丁默邨。丁默邨不愧是干特务的料儿,警惕性特别高,陌生的地方根本不去,看看表:“来不及了,改天再来吧。”任凭郑苹如怎么“邀请”,他就是不下带有保险装置汽车。稽希宗等人只能眼睁睁“让这只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电影《色戒》中汤唯扮演的王佳芝)


于是第二次的暗杀行动开始了。1939年12月21日,丁默邨要到上海滩的码头大王潘三省家里吃饭,郑苹如立即电话通知稽希宗。稽希宗决定由郑苹如将丁默邨诱至必经的静安寺附近的西伯利亚皮货店,由埋伏在那里的稽希宗和刘彬将其打死。丁默邨和郑苹如在潘三省家吃饭,直到下午才结束。郑苹如要丁默邨替她买一件大衣。当汽车行至静安寺路和戈登路口的西伯利亚皮货店对面的安登公寓前,司机将车停在路边。郑苹如打开车门先跳下去,丁默邨与司机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熄火”,于是他也下了车。郑苹如和丁默邨横穿马路,来到西伯利亚皮货店前推开玻璃门进入。郑苹如走到衣架前去挑选大衣。店堂里,还有几个男女顾客在挑选大衣。丁默邨也踱到衣架前,装作看衣服,用眼角的余光,向周围瞟了一圈,店内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他又往外一看,突然发现有两个短打衣着,形迹可疑的人,正隔着落地玻璃窗向店内打量。丁默邨不由得提高警惕,但依然不动声色地走到郑苹如旁边。“这件披风式的我看蛮适合你的。你慢慢挑吧。”说完还没等郑苹如反应过来,丁默邨突然一个急转身,迅速走到门前,猛地推开门,拔脚向马路对面狂逃。门外正是稽希宗和刘彬,他们见丁默邨和郑苹如在挑选衣服,以为还要等一段时间,正在这时,没想到丁默邨像兔子一般蹿出来,稍一愣神,才想到拔出枪,丁默邨已冲过马路。司机见丁默邨拼命朝这边跑来,知道有情况,立即打开车门,就在丁默邨弯腰时,“啪—啪—”两声枪响,子弹擦着丁默邨的头皮飞了过去,他连滚带爬,进到车内,反手关门,“啪啪”子弹又打在车门上。司机猛地一踩油门,就像离弦之箭冲出去。紧接着远处警笛声声,一名骑着摩托车的捕头和几名巡捕拼命向这边赶来。稽希宗等人立即消失在人群之中。


(电影《色戒》中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


过了几天,郑苹如见一切照旧,便从日本宪兵队给丁默邨打电话,丁默邨便让郑来见他。12月26日下午,郑苹如让沪西宪兵分队队长渡边给“76号”的日本宪兵分队队长打电话联系过后,请渡边开着摩托车送她到“76号”去见丁默邨。随即郑苹如被捕。在审讯过程中,为保全稽希宗等的安全和组织不受破坏,郑决定自毁名誉,将刺杀丁默邨之事,完全说成是男女感情间的纠纷。


不管“76号”如何审问,郑苹如始终在“桃色案件”中与特务周旋。审来审去,所谓 “郑苹如间谍案”,给人的感觉的确是一次情杀行为,搞得汪伪集团人人皆知,成为丁默邨的一大丑闻。


1940年1—2月间,正是丁默邨与李士群争夺特工总部大权闹得不可开交之时。李士群以丁默邨与郑苹如事件为抓手,攻击丁默邨,想把他从特工总部一把手和警政部长的位置上排挤出去;丁默邨则否认与郑苹如之间的关系,加之其妻赵慧敏必致郑苹如于死地,极力要求枪毙郑苹如。汪精卫为缓和内部矛盾,于是秘密下达了处死郑苹如的命令。


1940年2月的一天,春寒料峭,郑苹如被骗到刑场,自知不免一死,只是要求最后打扮一下。她掏出化妆盒,在哭得一道道泪花的脸上,细细地扑上粉,重新画了妆。瑟瑟的春风吹拂在郑苹如美丽的脸上,在太阳的映衬下,好像一朵鲜艳的桃花,这朵绽放的花就要枯萎了。她痛骂汪精卫、痛骂丁默邨、痛骂日本侵略者!临死前,她对刽子手说:“请不要打我的脸!”之后刽子手瞄准射击,对着她打了两枪,郑苹如倒在血泊里。


(电影《色戒》中汤唯扮演的王佳芝)


1940年1月16日,郑苹如在关押地给家人写了最后一封信,但她并不知道这是最后的绝笔信,以为有出去的一天,所以看不出有不安的情绪。郑苹如在这封信中究竟说了些什么呢?全文如下:


 亲爱的二弟:上次送去的信看到了吧!家里都很好的吧,我是每天都想念着你们的,我在这里很好,和同房间的太太们谈谈说说,也不觉寂寞,不过有时很想家。爸爸妈妈身体都很好吧,妈妈的手好了没有,真是挂念,小妹妹呢,她很用功吗?常常倍(陪)母亲去看看电影,我在报上看到大光明电影很好,你们去看过没有,大熊有信来吗,请爸爸代我去封信,说我生伤寒不能握笔,这事托你要办到,人家欠的钱请你负责去取,我在这里很好,请家里放心,祝健康!苹如一月十六日。


信中的大熊又是谁呢?大熊的真名叫王汉勋,是郑苹如的恋人。当时,王汉勋正驾驶战鹰翱翔在祖国的天空与日寇进行战斗。对于日本侵略者和出卖民族利益的大汉奸来说,如果得知真相,那肯定会对郑家乃至顺藤摸瓜找到王家都极有可能,因此,身陷囹圄的郑苹如只能用“大熊”来称呼之。而这个称呼对郑家人来说都是心知肚明的。


(王汉勋)


王汉勋,江苏宜兴人。1912年2月6日生,比郑苹如大一岁。1933年考入中央航空学校第二期,毕业后,被派赴意大利进修。归国后先任试飞员、训练教官,为国民政府空军仅有的两个攻击中队之一的中队长。王汉勋长得高大英俊,郑苹如一见钟情,亲切称呼他为“大熊”。1939年春,王汉勋曾两次来信,约郑苹如赴香港结婚。但郑苹如有任务在身,无法脱离,只得相约于抗战胜利之日,再步入婚礼的殿堂。郑苹如牺牲后,为免不测,妹妹天如被母兄秘密送去大后方,托付给于右任照顾。天如辗转万里来到成都太平寺空军基地,将姐姐的死讯告诉了王汉勋,但天如并没有将实情完全相告,只说姐姐因伤寒“病亡了”。 王汉勋哽咽着说:“我不要她死,宁可是她变心别恋,也希望她好好地活着”。1944年8月7日,时值日军为打通大陆交通线,发动衡阳之役,王汉勋时为空运大队长,军衔上校,驾驶运输机奉命执行任务,由岭南飞衡阳,因天气骤变,飞机于衡山撞山牺牲。


(郑苹如的弟弟郑海澄(左)、郑南阳(右))


1944年8月7日,时值日军为打通大陆交通线,发动衡阳之役,王汉勋时为空运大队长,军衔上校,驾驶运输机奉命执行任务。由岭南飞衡阳,因天气骤变,飞机于衡山撞山牺牲。也在同一年的1月19日,郑苹如之大弟弟郑海澄,时任空军第四大队第二十四中队的中尉飞行员,在重庆空军基地因飞机失事,为国捐躯。


郑苹如的这封绝笔信为什么会保留在南京市档案馆审判汉奸的档案中呢?


这封信原本应保留在郑苹如家中,这是抗战胜利后,在审判大汉奸丁默邨的过程中,郑苹如的母亲郑华君女士和其子郑南阳向上海、南京高等法院起诉丁默邨杀害郑苹如,这封信作为证据提交了法庭,因此就存留在审判丁默邨的档案之中。


1947年5月1日,最高法院特种刑事判决“丁默邨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没收。”,其中,郑苹如之遇害也是丁默邨被指控的诸多罪状之一。同年7月5日,大汉奸丁默邨在南京老虎桥监狱伏法。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