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的旅行 京都的“无味之味”和婚姻的“无心之心”

意容传播2019-05-12 00:04:37



写在前面的话:

       旅行之于吃货的笔者,便是去一个陌生的所在,品尝当地的日常餐食、过几天当地人日常的生活,故食往往比风景更是要紧些......

       每每被问起旅行心水之地,先探食之何在,风景则屈居第二。

       想起《饮食男女》,游得是人间道,食的是回肠情......

       在一餐一食中细品风土人情才是笔者旅行的日常吧......


————————

近年国内旅行硬件发展如火如荼

亲近后就会感受到各种仿效的千篇一律

和其中暗藏的软性服务的缺失

于是每当有时间享受些许安静时光

“京都

已成为这几年心仪不已的目的地首选,想来

“简素的质朴

&

“纯粹的坚持”

独一无二的味中情道才是澹泊致远的奢侈

和心灵安栖的所在



如果说日本味道的最高点是“无味之味”,那京都的豆腐料理受到日本国宝级美食家、艺术家北大路鲁山人(きたおおじろさんじん,1883-1959)极度推崇的原因就很显而易见了,京都人善用朴素的食材做出精致、风雅的料理。京都的豆腐料理:入口即化的汤豆腐、浓郁厚实的烤豆腐、滑嫩如丝的豆皮,无一不是用心的料理人以一颗平和的心将豆腐的原味万般变化,发挥到极致, 却依旧保持了“简素” 和“ 纯粹” 的风味,也正如京都这个古老历史名城所独有的清纯和率真的魅力。


出身京都,让日本料理重回本源的北大路鲁山人在《什么是料理之心》中说:

“食材成千上万,未知其竟,然任何一种食材都有它独自的味道,为其他食材不可替代之原味。皆因天地创造的自然力量使然,若说料理是有效活用食材原味,那唯有尽用其可用部分,则值得谓之料理,制作者方有为料理人之资格,此即料理之心。”


情说 - 如果说爱情的味道就像是千利休的“一期一会“,需要把握当下,珍惜彼此的闪耀“ 瞬间”,那婚姻的平凡之本却恰犹如这朴素的料理之心,不同食材,带着其他食材无法替代的味道,在一餐一食中散发着相互融合的气息,在此消彼长中慢慢地形成各自婚姻独有的味道,端上食台,只有婚姻中的两个人可以品尝出外人无法品茗的无味之味,那些偶尔被邀请参加的食客只能从觥筹交错与杯光碟影间,带着一丝猜忌与各自的心头滋味,便以为是领略到了他人婚姻的几许风景了......



食物的个性和婚姻的标准


鲁山人说:

“能存活的生物,都有必要充分理解自己的饵食。不论鸟兽虫鱼,皆深悉自己的食物。君子,若不能理解有品位有价值的食物,难免为人讥讽为素质低下。”


但现实中确有很多人并不太清楚自己真正的嗜好,人云亦云地吃着别人推荐的流行料理,即使心无真欢,却碍于面子高谈阔论地佯装出好生喜欢的腔调......

北大路鲁山人有一次去江州吃鸭子,“提起鸭子人人都说似乎就比鸡好吃,人们都这么说,我也一直这么想。没想到一去就是一个礼拜,每天光吃鸭子,吃了没觉得特别好吃,但有一天换口味吃了鸡,结果令人吃惊的是我发现鸡比鸭好吃不知多少倍。所以说食物自己不尝是不知道的。可是很多自称美食家写的美食书,其实并没怎么吃过就下笔,荞麦属于什么科的植物,怎么擀荞麦面等,装模作样好像什么都知道,而其实,可能连荞麦面都没有真正品味过。不过也不奇怪,因为都是查辞典现出现卖的。说什么天金的天妇罗左好右好,问他天金的天妇罗到底吃过几次,其实却没正经吃过。都没正经吃过,竟然还说那里的天妇罗使用榧籽油炸的,所以好吃,说的倒比吃的像。听人家这么一说,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榧籽油是什么很高贵的油,其实榧籽油反而是很便宜的食油。可是这样一来,榧籽油、榧籽油的宣传,结果会成为什么样子......”


情说 - 所以孔子那些先贤老早以前就说过,饥不辨食,意思就是说知道吃的人多,但是真正懂得吃的人却不多,看来是真的。如同外表的美丽、权力、金钱、地位这些在世人眼中似乎早已成为保障婚姻幸福的不二法宝,在世道越来越严苛浮夸的当下,人们被卷入潮流中推着往前走,在婚姻中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口味,而渐渐把婚姻也变成了一场尽可能精确的价值匹配游戏,跟随着“大多数世人” 的价值标准,忘记了也许正是这大多数世人其实并不自知该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评判自己的婚姻。



食器犹如料理的衣服


京都作为有几百年历史的故都,崛起源自西元六四五年后的大化革新,是日本转向中国唐文化,全盘接纳并且内化的过程,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优雅的饮食生活。食物量少、精美,讲究摆盘,京都不似大阪、东京那样近海, 所用食材少有豪华贵重之罕物,而多为借助料理人的高妙技艺,让时令蔬菜和山珍野味更加精雅清素,返璞归真。


鲁山人不但讲究食材和调理方法,还特别讲究盛装食物的食器,在他看来,并非好吃即可,而是要讲究吃的内涵和外延,及其品位和文化。

“料理和食器就象车子的两个轮子一样,

相互关联,共同发达,也共同退步。”


他也因此特别推崇有着优美的彩瓷、青花瓷、描金彩绘瓷和青瓷的中国明代的料理水平。美食与美器结为双璧,一起品味。在他一手创办的星冈茶寮,所有的餐具都由他自己烧制,料理的摆盘、造型,与食器融为一体,古朴典雅,与他自己师从自然的菜肴非常相配, 成为了一个整体的艺术品。




中国人是享誉天下最爱吃、最会吃的民族。 自诩为“吃货”的笔者并不鲜见,颇受好评的中餐厅,却发现除了在店内装潢或是菜式品相上确实有所记忆或余味绕梁三日之外,在食器上却甚少留下过什么惊艳印象。而近年来在魔都,无论是亲民的小居酒屋或是高级上档次的日料店的台面上,即便是一盘简单的先付端上来, 从食材配菜、摆盘装饰、食器的色彩造型搭配中,也往往能领略到料理人的一份心意,感受到被尊重和善待的心情,食客也自然会开心起来......


情说 - 而婚姻中的夫妻不也正如同这食物和食器的搭配,需要寻找让各自安心又相衬的组合嘛,就如细洁嫩白的京豆腐在素雅简洁的石盘中显得愈发细腻质朴,生鱼片刺身则多被放在半圆、船形或扇形的浅盘中,各种式样的陶瓷、漆碗、各种紫苏叶、番芜、海草、细萝卜丝、酸橘等巧思点缀让入口的除了美味,更是一场场赏心悦目的视觉飨宴,这其中料理人用心寻觅搭配的过程,正如同婚姻中的伴侣,一心一意寻找另一半以达到生理心理平衡之用心,过日子,要的是一份日常的坚持和朴素的用心。


而看看当下流行的 “现代快餐”式的婚姻,车子、房子、地位,颜值的标配,合则结,不合则离,今天这个食器不合适就换一个,明日这份食材不新鲜诱人就换一份,随意的配搭再重组似已成为社会的“流行趋势”,对婚姻对爱的敬畏和彼此尊重之心似已为陈年老调,对人的本质无心,对美色,金钱,荣誉和权柄很是上心,想来再美的华服之下,会有着怎样的躯枝和怎样的内心相称?可叹时光荏苒,昔日华夏美德难存,夫妻百年好合、同心同德的美满姻缘也依稀只能在父辈们的姻缘中得以观瞻和慰藉矣......



夜晚,华灯初上的京都静谧安宁,

台湾作家舒国治在《京都的门外汉》中言:

“我去京都,是为了

‘作湖山一日主人,历唐宋百年过客’,

似乎是为了沾染一袭其他地方久已消失的唐宋氛韵。” 


读此文时心甚神往,然京都二日游毕,清水寺游客如梭、伏见稻荷红红火火唯在东福寺清修之地领略了了“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景象。也许下次来京都,真心要挑人气最淡的淡季,方能品出京都的本味。


入夜和友人从祗园一路往高濑川边入住的酒店方向走着,白川边一家家小餐馆的灯火忽明忽暗地明灭着,昏黄纸窗,身影攒动;月光盈盈地洒在花见小路的石砌路面上,身边偶尔经过步履匆匆的艺妓,远去的身影恍若隔世。路人踱步于鸭川桥上,三两细语,此时望向桥下泠泠波光的川水,再望月升,放佛听见,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是夜,虽近中秋,然无月圆,

但那日的月光,依旧偶尔,突然想起......



丙申年初秋·忆京都

致我们所有的相聚和离散

虐狗的猫桑




后会无期...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