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商城因“极品”二字被判三倍赔偿 附判决全文

总裁法律顾问网2018-04-15 12:37:03

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王娴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三中民(商)终字第05302号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四街99号2幢B186室。

法定代表人刘强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玉恒,男,1983年9月3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娴,女,1964年9月23日出生。

审理经过

上诉人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娴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民(商)初字第448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邢军担任审判长,法官郑慧媛、法官江惠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王娴在一审中起诉称:王娴分别于2014年4月9日和2014年4月12日在京东公司购买了“唯有家纺全棉贡缎大提花绵羊绒被”共计6床,总计价值6793.2元。上述产品外包装标称“极品绵羊绒被”。王娴认为“极品”属于绝对化用语,属于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故诉至一审法院,要求京东公司退还货款6793.2元,赔偿经济损失20379.6元;本案诉讼费由京东公司承担。

一审被告辩称

京东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王娴与京东公司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京东公司从未向王娴出售过涉案商品,不是合同关系的主体。产品的卖方是上海婷皓纺织品有限公司。京东公司是网络平台交易服务提供商,不参与交易。王娴在本案未提出撤销合同的诉讼请求,其诉讼请求没有基础,应当驳回。京东公司不存在欺诈行为。“极品羊绒被”的字样位于产品标签中,不是广告宣传,而是展示产品成分。行政处罚决定所述使用“极品羊绒被”宣传用语,京东公司认为行政处罚认定错误,极品羊绒被是产品名称,不是广告用语。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京东公司是京东网(JD.com)的网络平台服务商。2014年4月9日,王娴在京东网上订购“唯有家纺全棉贡缎大提花绵羊绒被”2件,订单号为1,金额合计1797.6元。2014年4月12日,王娴在京东网上订购“唯有家纺全棉贡缎大提花绵羊绒被”4件,订单号为2,金额合计4895.6元。王娴共支付货款6793.2元。

一审庭审中,王娴提交购买上述羊绒被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载明销货单位为上海婷皓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婷皓公司)。王娴提交京东网页打印件及羊绒被1床,证明羊绒被的产品标签处印有“极品绵羊绒被”,且该标签的照片显示在网页上产品图片中。王娴提交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理告知书》,证明经王娴举报,工商部门认为上述羊绒被的宣传网页上使用“极品绵羊绒被”的宣传用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七条第二款第(三)项的规定,构成广告中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绝对化用语的违法行为,并对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世纪公司)处以罚款3000元的行政处罚。京东公司对于上述证据真实性认可,但是认为涉案羊绒被的销售者是婷皓公司,“极品羊绒棉被”是印在产品标签上,属于产品名称而不是广告宣传,工商部门的处罚决定错误。经询,京东公司表示其没有就行政处罚提出复议。

京东公司提交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证明京东公司是为京东网提供互联网平台,不从事销售活动。京东公司提交婷皓公司《说明函》,证明涉案羊绒被是婷皓公司在京东网上销售、配送及提供售后服务,宣传网页及产品展示页面内容是婷皓公司上传、维护。京东公司提交网站网页打印件,证明京东公司在网站上披露了涉案羊绒被的经营者为婷皓公司的信息。京东公司提交检验报告,证明涉案羊绒被产品质量合格。京东公司提交婷皓公司的营业执照等文件,证明京东公司已经审核婷皓公司的销售资质。王娴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依照法律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涉案羊绒被是婷皓公司在京东公司提供的网络交易平台京东网上销售,羊绒被的产品标签处印有“极品绵羊绒被”,且该标签的照片显示在网页上产品图片中。工商部门已经就“极品绵羊绒被”的宣传用语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相关规定作出认定和处罚。京东公司虽然不认可该处罚决定,但是没有提出行政复议。京东公司虽然不是涉案羊绒被的销售者,但是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没有对违法广告采取必要措施,王娴要求京东公司承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

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王娴要求京东公司退还货款,并按照货款金额的三倍支付赔偿金,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王娴应当将涉案羊绒被退还京东公司。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七条之规定,判决:京东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退还王娴货款6793.2元,支付王娴赔偿金20379.6元;王娴于同日退还京东公司“唯有家纺全棉贡缎大提花绵羊绒被”6件。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京东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京东公司作为被告主体不适格,京东公司与王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本案案由是买卖合同纠纷,其项下的法律关系应当是买方和卖方,京东公司并非销售者,一审法院认定网络平台承担连带责任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网络交易平台承担责任的形式是附条件的不真正连带责任,法律规定所附的条件为“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不能提供商品销售者或者服务提供者真实的名称、地址和有效的联系方式”。在京东公司网站中明确显示销售商婷皓公司的上述信息,发票开具方也是婷皓公司。京东公司己经提供了销售者的信息,王娴诉请赔偿可以得到保障,京东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

二、工商部门行政处罚的主体是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此可见京东公司也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既不存在销售关系,又不是被处罚的主体,认定网络平台责任是错误的。对于工商处罚,虽然处罚的不是京东公司,但京东公司认为并不构成虚假宣传,极品羊绒被是产品名称,位于产品标签处,并非进行广告宣传,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商品包装物广告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工商广字(2005)第173号),商品包装中,除该类商品国家标准要求须标注的事项以外的文字、图形、画面等,符合商业广告特征的,可以适用广告法规定进行规范和监管。根据产品质量法,产品名称属于必须标注的事项。因此标签中的产品名称不属于广告法的监管范围,工商局对此处罚不符合法律规定。

三、一审法院适用侵权法的规定认定京东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适用法律错误。王娴购买行为在先发生,之后进行工商投诉,接到工商处罚后立即对产品进行了下架处理,京东公司即使不采取必要措施也不会对王娴造成损害。网络交易平台承担侵权连带责任适用主观要件为明知或者应知,在行为上未采取必要措施造成的侵权案件中适用,如不采取必要措施会持续造成损害,本案并非侵权纠纷,而是合同纠纷,不能适用侵权法的规定认定承担连带责任。

京东公司不参与产品信息的制作、编辑或者推荐,也不涉及具体的商品服务,京东公司并不是产品的经营者,对婷皓公司发布广告信息并没有预见能力,没有证据证明京东公司直接参与或实施本案虚假宣传的行为,也没有证据证明京东公司未采取必要措施,所以京东公司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故京东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王娴的诉讼请求。2.全部诉讼费用由王娴承担。

京东公司二审期间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王娴答辩称: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王娴二审期间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期间依法补充查明以下事实:庭审中,王娴主张涉案商品标明为“极品”,应当是好到极致的程度,但京东公司未能证明该羊绒系好到极致的程度。京东公司称“极品羊绒棉被”仅是产品名称。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增值税普通发票、网页打印件、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理告知书、说明函、检验报告、营业执照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王娴是否有权要求向京东公司主张权利,京东公司出售涉诉商品是否构成欺诈,京东公司应承担责任。

一、王娴是否有权向京东公司主张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涉诉羊绒被在京东公司提供的网络交易平台京东网上销售,其产品标签处印有“极品绵羊绒被”,且该标签的照片显示在网页上产品图片中。该产品图片系网络购物的消费者得知商品情况的直观渠道。京东公司虽然不是涉案羊绒被的销售者,但是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其对于足以引起消费者误解的产品信息图片没有采取必要措施,应承担连带责任,王娴有权向京东公司主张相应权利。京东公司关于其并非适格主体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二、京东公司出售涉诉商品是否构成欺诈。

欺诈系行为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涉诉商品采用了“极品羊绒棉被”名称,王娴称其购买时将其理解为材质好到了极致的程度。从字面意思来看,普通消费者有理由认为该羊绒被的材质能够达到区别于同类产品的优质的程度,最高级用语本身不应使用于对商品的描述中,但京东公司未能证明该棉被使用的材质存在达到“极品”优质的特性,且京东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对足以误导普通消费者的商品信息没有采取必要措施,可推定其存在诱使消费者陷入错误认识并购买商品的行为,构成欺诈。

三、京东公司应承担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发布虚假广告的,消费者可以请求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惩处。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不能提供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由于京东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应承担连带责任,故王娴要求京东公司退还货款并按照货款金额进行三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并无不当。京东公司关于其不承担相应责任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京东公司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240元,由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480元,由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邢军

代理审判员郑慧媛

代理审判员江惠


二〇一五年四月十四日

书记员

书记员黄丹





广东君田律师事务所


股权设计、融资并购、众筹创业、挂牌上市、企业风控、常年顾问


咨询热线:(0755)88846655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