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孩子杀掉妹妹后自杀?真相看哭无数人!

流光音乐相册2019-07-05 23:13:39


第一章 :就她了


这是余霜到这儿的第三年。

一如既往的,她和一群姐妹站在水晶吊帘之后。耳边,是黎姐讨好的声音:“我们家最好的姑娘可都在这儿了,各位老总,大少爷......”

也不知这句话是惹的谁笑了起来,痞里痞气的道:“那可是,听说这儿是京都最好的窑子,我这可不就介绍大客户来了吗?”

黎姐媚笑:“是是是,慕大少爷最好了......”

今晚的酒宴非比寻常,听说京都最大的房地产商冯氏的掌舵人冯知深也在。那可是跺跺脚都可以惹整个京都颤上一颤的大人物,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比那些只知道花钱的公子哥厉害不知多少了。

站在余霜旁边的几个女孩连忙将衣服整理好,只盼着冯知深的目光能朝着这里瞥上一眼。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一共九个,谁是冯知深?

余霜一一扫了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中间那个,衬衫领口敞着,手里持着酒杯小酌了一口的男人,他一声不吭,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场,让其他的男人都成了他的背景色。

黎姐凑过去:“冯先生,这儿有您感兴趣的吗?”

话语,试探又小心翼翼。

“不用,我没兴趣。”男人开口,十足低沉的音色中带着冷意,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似乎是不想理黎姐。

周围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屏住呼吸,悄悄去看冯知深。


第二章 :立牌坊


“哎哎,冯先生可能太累了。”有人跳出来缓解气氛,笑道:“来来来,让她们过来吧!”

黎姐顺着台阶下,忙喊姑娘们去招呼客人。

那些姑娘也怕得罪财神爷,只得另觅其他人,盼望能多拿点小费,余霜看了冯知深一眼,犹豫不决。

其他姑娘都不过去,如果她靠过去,会不会显得突兀。

想到自己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来来解燃眉之急,而从男人这就能轻易能到后,余霜握了握拳,迈开腿走了过去。

只是,她还没走过沙发,手腕就被边上的男人给拉住,要她陪酒,余霜往冯知深那边瞥了一眼,只好勉强笑了笑,偎依在眼镜男怀里。

有了姑娘们的加入,包间比刚刚那会还有热闹的,有的客人甚至跟姑娘玩起游戏,逗得姑娘咯咯笑。

唯独冯知深一个人坐在那喝酒,好似跟包间的人格格不入。

等余霜把酒递过来,眼镜男就抓着她的手,喝掉后想喂给她喝,余霜不动声色的躲开,眼镜男立刻怒了,还重重推了余霜一把。

余霜遂不及防,被他推的跌坐在地上,杯子里的酒全洒到一只昂贵的皮鞋上。

“对不起。”她一边道歉,一边拿纸巾擦拭男人皮鞋上的酒渍。

不经意的一瞥,她似乎触及到冯知深深邃的眼睛。

只是一眼,吓得余霜心跳都漏了一拍,忙低头擦着皮鞋,然而,修长指头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头来。

她看到男人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脸上,眼中有错愕一滑而过,可也只是短短的一秒,很快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也将她下巴捏的越发紧了。

第三章 :需求


看到冯知深竟弯腰捏着一个小姐的下巴,这么看人家,慕少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喂喂,冯少你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冯知深嗯了一声。

嗯??

其他几个男人均有些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冯知深长臂一伸,直接将余霜拽起来搂在自己怀里,“你们先玩着,我带她出去。”

等男人们反映过来,冯知深已经带着人离开包间了。

什么情况,冯先生带着人出去了?

出去之后,冯知深就松了手,余霜理了理裙子,亦步亦趋跟着,随着他上了一辆迈巴赫,然后,安静的坐在他旁边。

余霜用余光偷偷去看冯知深。

他,他不是说不要人陪吗,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出来?

十分钟后,余霜心中顿时了然.....

跟着冯知深进去房间后,余霜换上拖鞋,顺便替他脱下外套,娇媚的笑着:“先生,你要不要先去忙活,我去帮你泡壶红茶?”

冯知深扭头看了她一眼,拿着睡袍去浴室。

目送冯知深去浴室后,余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拿水壶去接水烧,小心瞄了眼浴室那边,悄悄从裙子里面的口袋拿出一小包东西。

这是她跟熟人买的药,这三年来,也是因为靠着这个东西,她才能放心大胆的跟着别人出去,还一直保持着清白。

余霜拿了一粒放在玻璃杯里。

别看这一粒小小的,药力特别强,只要冯知深出来把这杯有料的红茶喝了,她才趁机和他聊几句,冯知深一定会撑不住的睡过去。

等到要天亮的时候,她再钻到被窝里去,让冯知深误会,这样她不仅能拿到钱,还能全身而退。


第四章 :药丸


想到能从这男人这拿到大笔费用,余霜不仅勾起唇角。

妈妈你等着,我一定会救你......

只是余霜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抬头便看见站在浴室门外的冯知深,湿漉漉的黑发上搭着干毛巾,幽冷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她。

余霜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纸包没拿稳,从指缝掉落下去,纸包里的小药丸全部掉了出来,散落在地上:“先,先生......”

她结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回神过来后,余霜慌忙蹲下去捡那些小药丸,故意笑道:“我怕先生不好意思,所以想偷偷的放到杯子里。”

冯知深盯着在捡小药丸的女人,眼底有怒意在翻滚着。

这女人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吗?

如果不愿意,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出来?

一些陈旧的破碎记忆在脑海里滚动着,让冯知深想起以前的事,迈着长腿大步走过去,直接拽起余霜,向她逼近。

“先,先生.....”余霜不断往后缩,看着冯知深阴沉的脸色,心也跟着突突跳起来:“我先去下洗手间吧......”

她去洗手间的话就能拖延一点时间,想办法把药含到嘴里,呆会喂给他。

“不必去了。”冯知深冷冷道,余霜顿时吓得浑身哆嗦,拼命的扭躲着。

“对不起先生。”见冯知深来真的,余霜慌忙道歉:“是我一时糊涂,我再也不这样了,钱我也不要了,求求您......”

她就是想要钱而已,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失手。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