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浅游深看:龙安寺篇

未在味在2018-06-27 06:00:42

用一个最简明的开头吧:

我喜欢京都的大众景点,每个地方都有看头,有深味,打算写一串儿小文儿,记述一下喜欢的地方。


简明是因为尊重。

 

先从龙安寺说好了。




因为我如果去京都玩,从东京出发,一般会坐早晨六点发车的头班新干线,八点十分到达京都后,马上换车先去龙安寺,喜欢先去那里坐一下,报个到。寺八点半开门,如果磨蹭到中午再去,著名的石庭前几乎就无处可坐了,观光大巴一车一车地拉游客过来,热闹杂沓有如庙会,还是早去清静。或者傍晚关门前亦好。

 

去龙安寺看什么呢,自然是方丈庭院,长方形的庭院不大,无花无草,只有一片白沙地,白沙上堆积着几组山石,石边生着少许青苔。而已。


所谓禅意。


游人可在屋檐下找个喜欢的位置,凝视沙与石。(别坐正中间,屋檐两端才是焦点)

 

安迪沃霍来这里看过之后,受启发拍了纪录片《帝国大厦》,传说中看过海报就等于看过全片的电影,片长八小时,内容如海报,只是纽约帝国大厦在昼夜间的光影变化。


街市如沙,帝国大厦仿佛浮现在沙上的石头。

 

作曲家约翰凯奇,就是那位将4分33秒的静默当作音乐作品的先锋派作曲家,写过一首《龙安寺》,此曲没有旋律,只有双簧管吹出的呜咽声,配着不成节奏的鼓点,意境萧瑟,望沙石之孤零,想大千世界之不可言说的情怀。

 

英国女王在七十年代也来寺中看过,也就是从那时起,龙安寺才开始变成热门景点的。以沙石做庭在京都很多寺院都能看到,比如大德寺,大德寺中众塔头里有很多石庭,造型更精致前卫。对比着看,更能觉出各自的好。龙安寺石庭的好,在于极致枯淡。

 

枯淡让人忘了石庭是一种刻意造型,反而会一怔,就像我自己,我时常想去那里,但真的坐到屋檐下,面对沉寂石庭,却又难免茫然,说不清自己看到了什么。

 

多半,看到的是自己的浮躁不安。

 

有时进入不了状态,看得厌倦,觉得不过如此,想早点离开。


有时觉得那些石块仿佛岁月荒漠上的几块石碑,镇住的是既往痛处。

 

等我离开石庭,坐上回东京的新干线,闭眼再去想,又会觉得那些白沙、那些石头,是一种秘而不说,是什么的背影,尾声,残像。所以我愿意经常去那儿,想弄清楚残像之前的全貌是什么,所以我会坐下来,一点一点地,用自己的自身体验去补足。

 

不用看导游书把石块解释成“七五三之石”、“虎负子渡河”、“罗汉像”。与沙与石的抽象之趣相比,这些解释太俗气了。你认为它是什么,它便是什么,石庭是一段禅公案,映照出鉴赏之人的内心深浅。“鉴赏”这词多有意思,“鉴”是镜子,最终,人看到的是镜中的自己。

 

现在,类似石庭这样促使看客反观自己的艺术装置很多,有些做得无比新奇奥妙,龙安寺也许已经算不上什么,已被众多现代意象埋没了。


我最感慨的,是五百多年的日本僧人,选择了用沙石来表现世界观。


大千世界诸多景象,他们唯独选择了白沙和粗糙岩石。做出选择时,便是一种美诞生的瞬间。后来人做的不过是追随。这大概就是石庭的真价所在吧。

 

现在龙安寺是世界遗产,是京都的热门观光景点。我愿意想象一下它成为景点之前的几百年间,龙安寺中的僧人们坐看的情景。


屋檐深远,方丈里幽深黯淡,僧人坐在其中,看雪落在石庭上,看月光与雨水,树叶上的四季变迁。听战乱之声,时代在寺门外路过。


现代的观光景点,在过去是古人观照自我、疑问人生的地方。是向自己示弱的地方。俗世中被月光照亮的清明一线。


我经常想来这里坐坐,无非是想沾一点这样的清明光亮。

 

话说回来,我家门前有一片空地,标牌上写着农用地,地主却没有种菜,只奢侈地空裸出大片黑褐泥土,大概在借农用地的名义避税。


我家的榻榻米房间正对泥地,房间大概有二十平米,正中一个地炉,上架一个矮方桌,除此之外四白落地,空空荡荡,没有其他家具。我喜欢坐在这儿喝茶看书,往后仰躺在榻榻米上听音乐,看着窗外的土地发呆。


地主虽说没来种菜,却按时来耕地,所以泥土松软带着波浪起伏,上无荒草。

有时我能看到成群的椋鸟飞落在泥土上,被远方汽笛惊起,又黑雨一样席卷着飞走。


下雨时,成片的小水洼。

雪后一串脚印。

乌鸦在地上阔步,猫在其后匍匐。

土地尽头一排浓绿野藤萝。


对面没有房子,黑褐泥土地连着一片巨大的天空。天空中乱云翻滚,地上一片寂静。


在这里住了很久了,以前我看这片泥土就是泥土。最近再看,觉得它是我的泥庭。


为什么最近才有此感呢,大概是心态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虽说有了“泥庭”,但我还是想经常去龙安寺看看。看石庭四周的斑驳泥墙与白沙的反差之美。雨后坐在屋檐下,能隐约闻到一种似苔非苔的苦涩香气。挑个边角多坐一会儿,众多游客匆匆来了又走了,这时能发现有些人和我一样重,一样被沉淀在这里,正在一脸怔怔地望着白沙上的石头。这时会觉得发现了同类。我是他们,他们是我。我们是从高楼中来的,从城市里来的,分开拥挤人群走进来的,来自柴米油盐一地鸡毛,带着一脸假装一身麻烦,一肚子委屈不高兴。一身屑小,碰撞在这块五百多年的庭院里,依稀听到碎掉了一些。这就是我来这里的意义吧。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