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游记 | 来生太远,先说敬畏此生

吾之2018-09-17 07:52:45

日本的佛教,是从中国唐代传入的,跟着日本先后几个政权时代,可以说得上是一直都很兴盛,从大时间线上看,偶尔的起伏几乎都伴随着政局的动荡。

清水寺

金阁寺

银阁寺


明治维新实施佛分离,神道教被立为国教,佛教受到一定的打压,在此之前,两教差异似乎并不大,可能处于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但这不影响佛教在日本的广泛性,佛教的流传时间之长,信徒之广,研究之持续,加上后来的宗教自由,佛教兴盛也是情理之中。从京都遍地的寺庙建筑就能窥见佛教在历史和当下的兴盛,颇有“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景象。


虽然是从中国传入,但日本的佛教,不管是寺庙的建筑还是祭拜的形式,都自有风格和章法。这其中,当然也有佛教不同宗派差异带来的不同。清水寺和西本愿寺,金阁寺和仁和寺,感官很不同。


清水寺在一个山坡上,下车后需要爬一段很长的坡。坡脚是马路穿插的交叉处,电线也随着相互穿插,时间好像倒退到了一二十年前,而这种景象,从上一次经济危机日本经济呈断崖式的衰退后可能就一直没变过,从中国去的游客,这种时间倒退的感觉不是空穴来风。配上周围环境的干净整洁,有一种发达过后的衰败感,还保留着它曾经最发达时候的样子。

清水寺坡脚街景


去清水寺,游客最常走的是两边开满商业小店的坡路,如果我不是在坡脚和小伙伴走丢了,如果我不是没有信号可以查地图,我就可能和绝大部份游客一样,不能发现那一条更为清幽更为曲折的小道。


不论选择哪条路,都意味着失去在另一条路上探寻的机会。人不可能同时踏进两条路,选择是得到,更多的也是失去,得到一种可能,便失去这种可能之外的所有可能,所以我们害怕选择,其实是害怕失去更多的可能,但如果我们不选择,众多的可能摆在眼前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只有选择了才能开始去看看某一种可能究竟是什么样。可人往往很贪,选择了一种可能,选择了自己看中的一些东西,又想要另一些自己选择之外的东西,难就难在知足,难在安心接受,一往直前。


路边有很多很小、看着有点破旧好像很久无人涉足的供拜之处。因为在山坡上,所以遇上建筑里的开阔处,能俯瞰京都的景象。


这个时节,叶子开始枯萎又还不完全,有萧瑟,更多的还是清净,甚至清净的有点让我害怕,怕误入不该入的地方,所以拍照的时候,心里总默念着“如有打扰请多包涵”。

小路旁建筑

院内建筑


清水寺的叶刚开始红,红绿交织掩映着三重塔,和塔身的橙红色遥遥相映,明艳清丽,不需要太多的颜色过渡,就能在这个晴朗的上午,跌入这颜色对撞的巨大画幅中。

清水寺

清水寺红叶


在祈愿前,要用净手水洗净双手和漱口,除去身体的污秽,然后干干净净充满仪式感地参拜。

净手水


和中国跪拜的祈愿方式不同,日本的参拜是用绳子。一条很长的彩绳,很粗,几乎到地面,参拜的人摇动绳子,然后绳子上方撞击后面的钟,三次。

绳和钟



我是在一个下午去的金阁寺,通往入口的路有一长段,红叶反衬着午后阳光,层层叠叠,疏疏落落,红叶的热烈灿烂,在光影的参与下,多了一丝灵澈的意思。

金阁寺红叶


金阁寺,就像这个名字一样,建筑外用金箔装饰。三层阁楼,屋顶镀金的铜凤凰展翅而立,在镜湖池之中,金光耀眼,倒影澜澜,远山近水,蓝天遥遥又触水似可及,奢华梦幻。

金阁寺


山岛由纪夫笔下的主人公沟口,对金阁寺美丽的感受,是另一种,和这具体而实在的具象美丽不同,沟口心中的金阁寺,是抽象的笼统的更具意象性的。他把金阁比作夜中明月,当做从时间大海驶来的船,每当他看到美丽的事物不知如何言表,他便用“像金阁一样美”来形容。


当一个人把所有的美好集于某一个个体时,那这样的美丽承载,一点都不为过。就像你年少时把所有见到的美丽,都能化为某个邻家女孩的笑一样,但就怕这样的承载某一天消失,消失之时,要么陷入沉沦,要么得到救赎,幸而沟口是后一种。


金阁寺很小,围绕着镜湖池一圈,是草坪树木,还有一些简单的亭子。

池边小道

池边红叶

夕佳亭


从金阁寺出来,时间还不算晚,我便去了不远的仁和寺。


仁和寺木质结构的大门,经历了岁月流转,散发着古老质朴。

仁和寺大门


大门古朴归古朴,而寺里建筑布局的大气和巧妙,无不透露着这座御寺的皇家气质。


紫宸殿东侧是开阔的庭院,白砂铺地,线条状呈现出河流样式,旁边矮松柏和山石点缀。回廊曲折之间,落下一小方露天院子,清幽至极。

枯山水

露天院子

坐在回廊的东北角,看五重塔倒映在池水中,从绿到黄,从黄到红,红中映褐,颜色丰富又有层次感,只这样静坐观景,就很好了。

回廊北向景观


五重塔下,是一片不大的枫叶林。


五重塔下红叶


我和几个零星的游客,都想抓住落日的余晖,拍一拍这透着暖色调阳光的红叶。恰巧遇到寺里的几个和尚,虔诚地在五重塔前进行他们的仪式,他们的到来,本就带来了宗教给人的这种严肃和敬畏感,而他们念经的声音一出,这种宗教感就更为强烈。



买票的时候,售票员告诉我里面有个展览,但我因贪心于寺中景致,错过了展览时间。离开仁和寺的时候,也有些夜幕降临的寒意。


一路上我还在回味着仁和寺的清幽静谧,还有那偶然遇到的仪式,和金阁寺的游人络绎不绝人声热闹,有着强烈的反差。幸而我多乘坐了一趟公交,才能游览到这清幽之处。这可能就是游玩途中的惊喜,并非特意安排却无意中撞见,有种误入藕花深处的余味。




住的地方离西本愿寺很近,我步行去西本愿寺的时候,下着雨。

西本愿寺外观

唐门


和前面几个寺的宗派都不一样,西本愿寺是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寺很大,从外面看过去,好像占据了一条街的前半部分。主色调为灰白的建筑风格,木柱式的建筑结构,素净简单,而佛堂里的装饰却是华丽的。

御影堂走廊

御影堂和阿弥陀佛堂间走廊

阿弥陀佛堂内

阿弥陀佛堂吊灯


参观阿弥陀佛堂时,有参拜着跪拜在榻榻米上,听和尚在讲些什么,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参拜形式。

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会露出笑脸,看上去都是一张张有故事的脸,而这些故事又容易被想象成为忧伤的故事。不知道是我对人生的悲观态度作祟,还是无法跳脱国内一些对宗教的理解,我总喜欢把人们对宗教的信仰和在人间受的苦难连接起来。在世间受的苦,自己没办法逃脱,便借助于宗教的力量,寄希望于宗教中的神灵,从现世的苦难中解脱。由此,信仰带来的精神寄托是一方面,对现实行为的指导是另一方面,因为信仰,所以会遵从信仰的这一套逻辑体系,从而行为举止跟着边会发生变化。

走廊的游客


佛教讲求有因有果,善恶报论就是这因果逻辑的一种体现,此生的积德还是作恶会影响到来生,前生的因缘也在以一种佛教的逻辑影响今生。


很多人做善事,其实并不是图善报,而是图一种快乐和满足,或者说是心安。


我见过一些做生意的人,生意做大了之后,容易开始信佛,去寺庙里也很大手笔,这应该就是在寻求你一种保护吧,不管他是真信还是仅仅想要一种安全感,多少有一种出于对失去当前拥有的害怕,而这种害怕,如果从恶意一点的角度去揣测,不知道有多少是出于对资本积累时做过亏心事的不安。


心安,多难啊。可也正是对心难安的畏惧,道德才有生长空间。




离开京都的前一天下午,我匆匆去的银阁寺,因为对枯山水有一点执念,而银阁寺的枯山水是出了名的。

银阁寺枯山水

银阁寺和金阁寺是同宗派,银阁寺的建造是仿照金阁寺的样式,而现在呈现出的样子,银阁寺要比金阁寺有更多的回味无穷和意犹未尽。

银阁寺内景致

楼阁依山傍水,在庭院绿植中若隐若现,小径曲折通向山脚,又绕山而下,期间能俯瞰京都市貌。行走在这样的小道中,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美景,无需任何其它修饰。

竹林

俯瞰京都市

落叶


只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看看更多的寺。


最后走过的小道,是哲学之道,处于银阁寺和南禅寺之间,曾经有哲学家在此散步思考,名字因此而来。待到两旁樱花盛开,哲学之道必是浪漫极了。

哲学之道



未完待续……



     吾  之      

往期精选 Editors' Choice


关于游记你可能还会想看:

京都游记 | 当时风起云涌几多残留

樱花之际初见武汉

旅行 | 金陵一梦,不再当年(1)

旅行 | 金陵一梦,不再当年(2)

旅行 | 水在宏村,山在黄山


关于故事你可能还会想看:

爱情还在,可以不说再见吗

今天,是清明节

有趣的人有趣的事,都将继续

爱情的绝望大概就是认定此生不会再遇到第二个ta了,回头却发现那人不在了

那时候我们还有梦,关于读书,关于爱情,现在依然还有

怀旧 | 头顶的灰尘,都将化成星辰的光辉


关于偶感你可能还会想看:

“我曾经无数次设想与她的重逢”

你以为的爱情呢?

当我们看到世界的时候,我们究竟看到的是什么

初雪赶在了银杏全部掉落之前

偶感 | 是不是人长大了都会变得现实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