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旅图 边走边看:2016冬-四国到关西之三 嵯峨岚山

本來無一2018-12-10 08:24:13

提前月余就在Airbnb预订的民宿公寓位置甚好,东山七条西之门町,就在“三十三间堂”贴隔壁,离京都站也近。此行计划在京都停留一周,好不易才寻到这样一间可宿七人的京都公寓。


这两日一路旅行奔波,大家都有些累了,睡个自然醒。然后一起出发,到JR京都站往嵯峨岚山。

由JR西行岚山,其实可在嵯峨岚山下车,继续前行进山,沿JR山阴本线,一路到峡谷中的保津峡站再下来。


这座峡谷中小车站很有意思,其实就在大山峡谷两个隧道之间的桥梁上,四寂得几无人。然后出站山谷里四下闲走,静看山水,再过山、过桥地去转乘嵯峨野观光铁道


又或者就干脆直接乘到龟冈,再换嵯峨野观光铁道,百年古铁道与蒸汽小机车,一路峡川风光,可时不时地与川中漂流船挥手招呼,顺着河流下山,回到岚山。


JR山阴本线到龟冈间已多为山间隧道,嵯峨野保津峡的风光途中只能间间歇歇、惊鸿一瞥地闪现,但这明暗之间,转瞬即逝的山色水影,亦足以令人惊艳。

——峡谷中的“JR保津峡”站。2011年夏

——嵯峨野观光铁道。2011年夏

偶读台湾舒国治《门外汉的京都》,有一则说到他的岚山“游赏诀窍”,亦是这般不下车,续往龟冈坐去,一路闪现现地看这保津川,然后再折返岚山。当即读得微笑,如逢知己。

车到龟冈,出站,寻去嵯峨野观光铁道。不巧,工作人员告这段线路,恰好冬天雪季这几月停运。那么就出站歇一歇,还是再乘回岚山。


当年明治光秀谋反,大呼“敌在本能寺”,率军连夜通宵翻山,杀入京都包围本能寺,干掉织田信长,即是由龟冈此地发兵的。这也是日本战国历史的重大事件。


龟冈车站月台上候车的老母亲与小姐姐。后面便是环绕京都的星点积雪群山。

再回嵯峨岚山。此地,可去处甚多,个人觉得最适宜的玩法就是骑自行车。JR嵯峨岚山站旁便有自行车出租服务站,一行人带过去,腿脚颇不便的老母亲试了试自行车,连连说不行不安全。


那么就只好由同伴夫妇带着三个孩子自去骑车逛,我留下来,陪着老母亲,一路缓步至渡月桥边。


渡月桥、保津川旁河堰上,一店铺茶寮的庭院小憩。




其实嵯峨岚山,京都的美,不一定就尽在名寺、名庭与名景点。


在这古都,你尽可以四处闲步,无意与随意间走过的小巷小街,不经意间遇见的小庭小院、竹门柴扉,哪些细细碎碎的一砖一石、一木一竹、一草一叶,都似乎可以让你在本无期待的措不及防间,一下想起念起如陶渊明“采菊东篱”、“容膝易安”那般的质朴、侘寂与清雅,如融接往昔的唐风宋韵。


河堰边一路再走,再歇。看看天光云影,山色树色。有微风拂过峡谷树梢而来,阵阵暗香。道旁有白梅,已是满树盛开。


边走边告诉老母亲,此地亦是京都赏樱、赏枫与赏月胜地。当樱、枫漫山的春秋两季,这嵯峨岚山的观光铁道与保津川漂流船皆爆满,非提前预订不可得乘。


呵呵虽已行过数次,其实我也没在樱季枫季人潮涌动之时,来过这岚山。

河堰尽头,山坡树下有茶寮,其名“松籁庵”。这名字、去处皆让人心中暗喜,于是便坐下茶歇与午餐。

套国中旅游经验,景区佳处的餐饮多依凭风景而宰客,譬如“青岛大虾、哈尔滨鱼”等等,所以母亲大人颇是忧心忡忡,端着人家送上来的茶,喝得很是不安。一边宽慰她,一边随便请店主推荐两份招牌定食。


结果这两份定食简朴而精致,所费合计不及人民币九十元,老妈边吃边叹边赞。后来,一直说这是她日本旅行途中吃过的最好一餐,念念不忘这餐的保津川小鱼与京都炖萝卜和店主送的橘子。

走过公园山坡,走过这岚山竹径。

竹径出来行不远,便是“大本山天龙寺”北门。

——京都岚山“天龙寺”原址曾为平安时代(847年)由嵯峨天皇檀林皇后开创的“檀林寺”;1254年,后嵯峨天皇在此兴建皇家离宫与佛寺。室町时代(1339年)由高僧、造园巨匠梦窗国师开创天龙寺及池泉庭园。因其历史悠久与名师古庭被列为日本特别史迹名胜。

天龙寺的庭院之中,有各色的梅花、茶花已纷纷盛开。每一步,均有细致的植物名称标牌。


一路留意这些植物标牌,其材质工艺并非铝合金或亚克力电脑制作,均为木牌、竹杆手作,再一一多种文字毛笔手书。母亲也笑说,居然还有小小的雨檐“屋顶”。

这块标牌上的“平户踯躅”几个汉字,虽旁边的花朵未开,却让我停步,浮想半天。


闲扯一下,先说“平户”。这座现在几乎无人知晓的九州西北角港湾小城,却是大航海时代的东亚地区贸易重镇,且与中国历史大有关联。


多年前曾由长崎出发,独自行走到到“本州最西端之车站”松浦铁道平户口,再跨海寻去这座港湾小古城,探望“倭寇王”五峰先生王直与“延平郡王”郑成功痕迹的往事。


也巧,那一年,高仓健的最后一部影片《致亲爱的你》,恰好就是在平户拍摄杀青。

——平户历史之道,“倭寇王”王直塑像。2012年夏


再说“踯躅”。这汉语古词,今天的中国人,估计大半已不认不识不能读。但在日本却一直留着呢。


踯躅,其本意乃以足击地、顿足,徘徊不前。如宋玉《神女赋》有曰:立踯躅而不安。


踯躅,亦是杜鹃花(映山红)的古称。苏东坡诗云:枫林翠壁楚江边,踯躅千层不忍看。说的就是漫山遍野的杜鹃花。


我儿时生活在川南黔北的大山之中,每当春至,遍山的杜鹃花开,当真可映得山红。


踯躅、杜鹃、映山红名字也多,最近放颗导弹给宗主国春节当鞭炮使的那国的国花亦是它。取个棒子名也姓了金,叫“金达莱”。


姓金的三胖他爹他爷伙在一起,宇宙领袖之外也兼编剧导演还作词作曲,整出部老电影《卖花姑娘》。那位月饼大脸满面虔诚的姑娘卖的,便是这踯躅、杜鹃、映山红与金达莱。这电影当年真是盛况空了个前,哄得当年的西朝鲜人民,一把一把的眼泪花花花。


不好意思,闲扯远了。呵呵打住。


始创这座禅宗古庭院的梦窗疏石国师(再闲话一句:这名字汉字取得真心的好),亦是一了不得的人物。


梦窗法师(1275-1351),俗姓源,字梦,宇多天皇九世孙。临济宗高僧,天皇敕赐七大国师尊号,称“七朝帝师”。同时亦是造园巨匠,被尊为“日本造园之祖”,天龙寺之外,西芳寺(苔寺)庭院均出自其手。由这两座庭院为源头,开始奠定了禅宗庭园造园的基本形式与思想。


陪着老人家庭院中边走,恰遇上一群园艺职人,在庭中树下的苔地上,先仪器深探检测,再一一用专业工具戳出深洞,再竹筒铲起,灌入肥土。复次,再仔细地盖回苔藓,用小棕帚清扫至无痕。私忖,应是庭院植物的冬季追肥作业。

停步呆看了半晌,真是享受。


一如旅行的美,恰恰不一定尽在目的与终点一般;匠心与技艺之美,亦不一定尽在最后作品与结果。那过程、旅途与行走中的一招一式、一步一履本身,即有大美。

大金堂的屋檐下,晒着太阳,看“曹源池”池水与枯山水的老母亲。


此庭院池塘其名,典出《五灯会元》之“曹源一滴水”。禅宗六祖慧能于“曹溪宝林寺”(今广东韶关)传法多年,“曹溪”遂为禅宗南宗别号,意即禅宗祖庭。

一路逛出天龙寺大门,小街上往JR车站,与骑车的同伴们会合。

道旁水渠边的一群小地藏。

一路走过的岚山街道与人家。和大家车站会合,一起返回不表。

返回京都站,已近黄昏。特意带着大家一层层地上行到楼顶展望台,看看这座日本建筑大师原广司的“都市再生”建筑代表作与京都夜景。


这座建筑当年因工作与职业关系,曾特意来此仔细考察过。可惜很多游客都只是在此匆匆而行,错过了这座国际知名的城市综合体典范建筑,以及层层上行的“空中舞台”、空中走廊与“拉面小路”。


——原广司,日本建筑大师,1936年生于神奈川县。其建筑代表作有大阪梅田空中庭园(1993)、JR京都火车站(1997)等。





文中图片货品,可扫码添加

“本来无一 | 客服微信”予以咨询和了解;

更多民艺设计杂货及茶器茶品,

尚请光临本铺亲手挑选。

特别提示:中古民艺品多为单件,

因此无法保证全部发售及有货,烦请理解。







本來無一|民藝設計雜貨茶鋪

上海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148弄8号1F



每一器物、技艺的关注、淘选与汇集

皆是我们对本来、自然的感恩

与对匠心、无一的敬意

去发现,感悟,分享…


本来无一 | 微信公众号:RooteeSpace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