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150年:将近700年的幕府制度如何被送进历史的?

国家人文历史2018-11-17 15:05:34

本文为“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广大读者分享至朋友圈。


150年前的1868年1月3日,东亚古国日本,正式宣布改元明治,用一场“维新”,翻开了自己走进近代化的新篇章。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殖产兴业,富国强兵,文明开化”成为日本的主旋律,“脱亚入欧”,向霸权迈进,就此成为日本的国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明治维新是一场打着“维新”旗号的革命。正是这场革命,不仅直接奠定日本接下来的百年国运,还影响到未来百年的整个东亚政治格局。明治维新的巨大成功,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然而,更值得人们深思的,是维新前后日本的巨大变化: 1853年黑船来航时,日本还处于天皇—将军的二元统治中,有着近乎半割据状态的诸侯藩政体制,实行对外严密隔绝的锁国政策,为何其能在短短十多年间浴火重生,成为亚洲最具希望的国家? 1868年的日本,在一个朝气蓬勃的明治政府建立之前,统治了200多年的德川幕府和延续了快700年的幕府制度,又是如何被送进历史的?


尊王老藩提出的新理念

 

1853年6月,四艘浑身漆黑的美国蒸汽军舰出现在了江户湾,率队提督佩里向江户幕府递交了美国政府的国书——希望日本打开国门,和自己互通有无。因为对于日本锁国情事早已心知肚明,为了打破这一维持了两百来年的基本国策,美国人很直白地选择了武力要挟,在碧波三丈的江户湾,他们将船上一百多门大炮如数拉出,齐齐地朝天轰鸣了几十下。


刹那间,天下震撼。


要知道德川幕府自1641年正式宣布锁国后,这两百年里确实不乏要求日本向自己打开国门正常交流的国家,究其手段,也确实称得上是软硬兼施,然而像今日美国这般直接军舰开到国境线内鸣炮示威赤裸裸搞武力要挟的,却是绝无仅有。


对此,幕府战战兢兢地召开了紧急会议,大佬们集体登上江户城,共商国是——是继续锁国,还是打开国门?不光是庙堂,即便在民间也是一片哗然——任谁都没有想到,继西邻的大清帝国在十数年前被西洋列强轰开国门之后,这同样的命运眼瞅着就要降临在日本头上了。


然而就在这一片混乱的时候,在位于今天东京京桥区的一家叫五月塾的培训班里,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黑瘦大叔却摆出了一副很不以为然的臭脸:“这几艘船早就该来了,也不知道上面那群老爷们在怕点什么。”


佐久间象山


他叫佐久间象山,是这家五月塾培训班的校长兼主讲老师。当时就有学生问他:先生,您觉得日本该怎么办呢?“怎么办?趁着挨揍之前开国呗。”佐久间象山很不以为然道。学生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先生,我们神国日本,占尽天公地道,怎么会轻易输给外夷?“神国日本?你还没睡醒吧?你可知道,目前的日本,能造出一门大炮有多不容易么?而眼下光这四艘黑船上就有百来门大炮,分分钟可以把江户打出一片火海,而在他们的母国米利坚,同等威力的大炮何止成千上万?你不信可以自己去看一眼。至于天公地道,什么是天公地道?大炮才是天公地道!”


这位学生再也没有出声反驳,他知道佐久间先生是当时日本首屈一指的兵器学家,曾经亲自铸造成功过大炮,在这方面展开辩论,完全无胜算。


于是这位学生悻悻地坐了下来。此人名叫吉田松阴。


在五月塾,这属于一场很常见的堂论,因此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该上课的继续上课,该听课的接着听课。


之后,德川幕府决定接受美国人的建议,正式打开国门,并在次年(1854)与对方签署《神奈川条约》,开放下田港(静冈县内)和函馆港(北海道内)用于通商。

就此,日本两百多年的锁国时代,就此结束。

 

《马休·佩里和随从在横滨登陆》,年代不详,萨洛尼,石印版画。该画根据佩里舰队随员法兰西斯·L·霍克斯的记录而绘制。霍克斯曾在题为《美国海军舰队在中国海和日本的远征:1852,1853 和1854年出色表现》(1856年,华盛顿出版)的报道中以美国人的角度详细描述了“黑船来航”事件


把尊王放在了幕府的对立面

 

当美国的军舰在日本海岸停靠,吉田松阴萌生了让佩里提督带自己远赴外洋去看一看的想法,于是趁着月黑风高,偷偷地爬上了黑船。结果因为佩里只想做生意并没有多生事端的意思,所以不但没有接受吉田松阴的请求,反而还叫来了官府,把他给抓走了。就这样,师徒二人一起蹲了大狱,放出来后,又被各自遣返回了原籍,其中,吉田松阴的老家是长州藩(山口县)


回到老家之后,吉田松阴也开了一家培训班,叫松下村塾,主要教授儒学经典和军事理论,以及尊王思想。只不过,吉田松阴传授的尊王思想,已经早不是德川光圀的那套了。


《吉田松阴像》,19世纪后半期,绢本着色,现藏于日本山口县文书馆。吉田松阴( 1830-1859年)幼名寅次郎。长州藩武士,明治维新的精神领袖及理论奠基者。著作有《讲孟余话》《 幽囚录》《 留魂录》等。“安政大狱”中,吉田松阴在安政六年(1859)八月被解至江户,两个月后被处死


在水户学的尊王理论体系里,至少还是承认了幕府的统治地位,只是要求他们得“尊重”或是“敬重”天皇,而在松下村塾的吉田松阴口中,尊王就是强调天皇的超然地位以及万民对皇权的归顺,同时,对于幕府那种凌驾于万民之上,置天皇于脚下的逾越行为,他也表示了完全的否定和强烈的抨击。从这一刻起,吉田松阴把尊王放在了幕府的对立面,两者如泾渭不可混淆,黑白不可颠倒一般,势如水火。


与此同时,他又提出了两个新概念,一个叫倒幕,一个叫尊攘。


倒幕很好理解,天无二日,既然天皇已经是超然一切了,那么幕府显然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尊王跟倒幕是否就是一个概念,这个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吉田松阴这么解读尊王论虽不能说大错特错,但的确算是别有用心。


至于尊攘,其实就是把尊王和攘夷两个概念合二为一,表面上看确实理所当然,毕竟天皇本人自己就是个攘夷派,但在吉田松阴这里,攘夷这个概念又被赋予了新的解读,那就是武力扩张。在他所著的《幽囚录》中,松阴明确指出,当今日本“继续扩充武备,大造船舰”,用于开拓北海道,夺取琉球,并责令朝鲜前来朝贡。甚至他还有过让日本染指满洲,台湾以及菲律宾的想法。


松下村塾遗址。吉田松阴讲学的私塾。1842年,由松阴的叔父玉木文之进在长州萩城下的松本村(现日本山口县萩市)设立。1857年,吉田松阴继承松下村塾,不问武士、町民的身份,皆可成为塾生,培养了高杉晋作、伊藤博文、山县有朋等著名维新人士。1922年,遗址被指定为国之史迹


在这所松下村塾里,后来走出了无数日本明治时代的风云儿,其中有2名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山县有朋),4名阁僚(品川弥二郎,前原一诚,山田显义,野村靖),以及其他12名明治时代的军政中枢官僚——这批被誉为松阴门下,切实掌握着日本国器的弟子们,也确实遵照了自己老师当年的那番攘夷思想,带领着日本走上了一条武装扩张的道路。


1859年,适逢安政大狱,吉田松阴因被认为预谋刺杀幕府高官和激烈抨击幕府,再度被捕入狱,同年11月,被执行了死刑。


有一句老话叫人死但精神不死,或许用来形容吉田松阴是再贴切不过了。虽然他本人已然身首异处,但他的弟子带着他的思想和象征着自己武士身份的钢刀,走向了社会。

 

为政见不同的互相残杀

 

1860年3月,德川幕府实际话事人,安政大狱的主导者,日本开国的决策者井伊直弼在江户城樱田门外被刺,行刺者主要来自水户藩,都是尊王论的簇拥者。


井伊直弼之死,让幕末的日本往群魔乱舞的时代更进了一步:一个强人统治下的世道,或许万马齐喑,但至少还有秩序可言,但一旦强人消失,而又无另一个强人相继,则势必将天下大乱。


当时的日本,人与人之间几乎已到了因为所持政治观点不同而互相残杀的地步了。


幕末时,日本国内主要有四种政治思想:尊王,佐幕,攘夷,开国。而这四种思想,又通过排列组合,衍生出了更具体的五种思想:尊王佐幕,尊王攘夷,尊王开国,佐幕攘夷和佐幕开国。


其中,尊王攘夷的主要代表是水户藩,萨摩藩(鹿儿岛)和以松阴门下弟子为首的长州藩。


佐幕开国的主要代表是幕府自己,精确到具体人物的话,一个就是佐久间象山,另一个叫胜海舟。


尊王佐幕虽然看似矛盾,其实并非如此,它还有一个叫法,叫公武合体,代表人物有孝明天皇本人,第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本人,以及会津藩(福岛县)藩主松平容保。


佐幕攘夷属于非主流,持此思想的人不多,主要代表是新选组局长近藤勇。


尊王开国的人数更少,代表人物有一个,叫坂本龙马。


坂本龙马像。坂本龙马(1836-1867年)日本幕末时期的土佐藩乡士,后来两度脱藩而成为维新志士,是促成萨摩及长州二藩成立军事同盟的重要推手之一,其提出的《船中八策》也成为后来维新政府的重要指导方针。死后,由明治维新后的新政府追赠正四位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同思想间的碰撞,往往是需要靠手里的刀剑来说话的。


首先发难的是尊王攘夷派,他们在京都街头各种暗杀一切佐幕开国论的支持者,并把自己的行为称之为天诛,1864年,佐久间象山在京都被尊攘派的河上彦斋刺杀于回家路上,享年53岁。


而这位河上彦斋,其实在刺杀之前并不知道佐久间象山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接连数日看他骑着的那匹白马上的装饰,很有西洋风格,而他的举手投足和穿着打扮也透露着一股和日式文化格格不入的洋气,所以断定此人必然是个支持开国之徒,于是动了杀机。然而当他知道自己所杀之人的大攘夷观点后,河上彦斋却感到了深深的懊悔,他暗自下决心,从今往后不再轻易拔刀,不再轻易杀害任何一个自己不了解来龙去脉之人。由于刺杀了佐久间象山,让河上彦斋名声大噪,日本著名动漫作品《浪客剑心》,主角便正是以此人为原型的。


日本动漫《浪客剑心》中的主人公绯村剑心,其原型正是河上彦斋


据说曾经有一个正处迷惘之中的年轻人特地拜访过佐久间象山,向他请教自己今后的人生该何去何从,佐久间象山这样说道:“人的一生,20岁之前只需要考虑自己即可;30岁之前,则须考虑家人和家乡;到了30岁之后40岁之前,则必须为日本的国事尽心尽力;至于40岁之后,则应该把心思都放在整个世界上了。”


年轻人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他便是后来的新选组局长,近藤勇。

 

首先要做的,就是“统一”

 

幕府开始了反击——在松平容保的支持下,一群佐幕武士组成了大名鼎鼎的新选组,活跃在京都各处,诛杀尊攘派。在之后的几场武装冲突中,无论规模大小,基本都是以佐幕的那一方获胜而告终。


坂本龙马出身四国土佐,家中是当地大商人,非常有钱。因此他自年轻时便四处游历,交际很广,无论是尊攘还是佐幕,都有他的朋友。龙马觉得,无论是辅佐幕府继续维持现状,还是推翻幕府搞尊王攘夷,都是一种格局很小的内耗行为,对于现在的日本而言,需要的是“统一”。


江户时代的日本藩国林立,虽然幕府一家独大不假,却也只是其中的一家而已,在这个小小的岛国上,总共有超过300家诸侯,各自拥有着独立的财政权、行政权、教育权以及军事权。坂本龙马认为,如果日本想要在今后的世界中以一个强国的姿态存在,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统一”——无论幕府将军还是藩国诸侯,大家都化零为整,变成一个整体。


而这个整体的领导者,则应该是天皇。


当然,德川幕府肯定不会乖乖地交出现有领导权力,因此必须要用一些强行的手段来说服他甚至是推翻他。总之,坂本龙马虽然支持倒幕,但在他看来,倒幕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1865年,在坂本龙马的撮合下,萨摩藩代表西乡隆盛和长州藩代表木户孝允在江户达成联盟协议,两家就此结为同盟,目标是共同对抗幕府,然后造就一个以天皇为首的新日本,这也就是著名的萨长同盟。


坂本龙马也在当年制定出了著名的《船中八策》,这八策中所包含的一些内容,比如建立议会,万事决于公论;不拘身份,录用人才,使人人各遂其志,不怠慢人心;求知识于世界等,都直接成为后来明治维新的纲领。接着,龙马又更进一步地提出了“雄藩联合”,希望各藩联合,共同给幕府施加压力,逼迫他们也转而支持将政权交到天皇手里,作为一个统一的日本的一部分,一起迈入一个新时代。


换言之,此时的坂本龙马其实已经并不支持一定要德川幕府灭亡了,而是将眼光放在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只要对日本这个国家有利,幕府如何都无所谓了。于是这就引来了一些定要将德川幕府置于死地的人的不满,1867年12月,龙马在京都的近江屋被暗杀,终年31岁。杀害龙马的到底是谁至今众说纷纭,唯独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龙马提出的观点确实触动到了当时某些人的利益,这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并不是一个圆满的大结局


之后,萨长两家联合其他诸侯一起发动了一场倒幕战争,在伏见鸟羽会战以及之后的戊辰战争中获得了军事上的胜利,终于打败了德川幕府,建立了以天皇为政治中心的新政权——明治政府,之后,又开始对日本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建设,史称明治维新。


事实上在明治时代伊始,日本人是不管自己叫维新的,而是说“复古”,王政复古。因为天皇再一次成了真正的统治者。但不管怎么说,尊王思想都成为这场纷争的胜利者。这或许是连德川光圀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他一个堂堂的德川宗室,和朱舜水一起搞出来的这套尊王水户学,竟然成为推翻德川幕府的指导思想。


当然,就“尊王”本质这一点来看,成立了以天皇为真正统治者的新政府,也确实算得上是求仁得仁。


只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圆满的大结局。


事实上对尊王论的解读从吉田松阴这代开始就已经被念歪了,而在明治维新期间,这套思想和其衍生物——皇国史观一块儿,把日本引向了激进民族主义的不归路——既然大和民族是神的子民,那岂不是高过全世界其他国民一等?那为什么他们不听从于我的咧?为了让大家都听从自己,于是就有了战争,当然,这是后话了。


1945年,从战败的疮痍中重新站来的大和民族,在重建破碎山河时,想起了幕末明治时代另一位思想家福泽谕吉的一句话——“天不生人上之人,亦不生人下之人。”


1860年,福泽谕吉访美时,在旧金山留影。照片中女性为摄影店老板12岁的女儿西奥朵拉·爱丽丝·肖(Theodora Alice Shew)。照片摄影者为威廉·肖,照片原件现存于庆应大学福泽中心


这老头现在还在一万日元大钞上印着呢。



注:本文为国家人文历史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抓取


好 文 推 荐


诸葛亮治理下的蜀军战斗力究竟如何?

跟司马懿交战的过程中,其短处“奇谋”已经如此厉害,那长处“治戎”得牛成什么样?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日军号称枪法精准,二战时为何却很少出现王牌狙击手?

日本兵一直以枪法精准著称,但为什么却没有出现王牌狙击手?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当年打得曾国藩几乎投水的石达开,出走天京后为何败给了清军?

一个重要的原因和节点,是他返回太平天国起家的广西。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ID:gjrwls

长按关注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