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镰仓

407小狐狸的自在生活2019-06-09 04:29:37

认识镰仓,是从是枝裕和导演的《海街日记》开始的。这张图片是电影里的画面。下边是我用手机拍的,站在镰仓长谷寺内的半山坡上远眺过去,便是这番风景,和电影里很相似,会让人不禁恍惚,这是生活呢,还是戏剧呢?

距离春节已过去近三个月时间了。春节期间,我们一家四口,爸妈、才老师和我,在日本的短途旅行目的地之一就是镰仓。

后来回京一周多了,心里却不知何时滞留了一片海滩,是冬季镰仓那片稍显寂寥的海滩——那日早晨从海边花园酒店退房出来,四人背着背包,走到红绿灯穿过路口,我率先下台阶直接踏入那片海滩,灰蒙蒙的天际,灰蒙蒙的沙滩,头一日还觉得蓝盈盈的海水此刻在早晨的光线折射下,发暗,看不清颜色。放眼望过去,整片海滩除了在晾晒海带而忙碌的四五个工人外,就只有我、才老师和跟在后边的妈妈,不感兴趣的爸爸守在海岸,站在马路边栏杆旁,远远看着我们。



在海滩上捡贝壳和石头的两人。

电影《海街日记》的海边场景。

同一背景——江之岛。站在水族馆门口遥看江之岛,有点阴天。

是枝裕和导演的《海街日记》电影看过两遍,四姐妹就生活在镰仓,电影的结尾就是四姐妹在镰仓海边散步的情景。现在我们溜达的海边,和电影里一模一样,毫无二致,人物不同而已。导演的电影世界看起来与生活里实景一般,平淡琐碎,连景物都直接入镜,从不刻意修饰,不加雕琢,这也难怪,是拍纪录片出身的导演啊。
拉着爸妈和才先生,执意去坐日本独一无二的湘南电车,是悬吊在空中的电车,轨道在上方,与去羽田机场的单轨正好相反,建造的形式倒是差不多的,都是架起钢铁的巨大高架,轨道和车站都在城市上空,通过窗口可以俯瞰脚下的建筑鳞次栉比。乘坐的车站也高,爬了四五层楼梯才到,七分钟一趟,人少,才老师说比一般车要贵,一人310日元,还不能刷西瓜卡,要单独买票,但是也要比一般电车快些。没有网上介绍的如同过山车的感觉,速度并不快,俯瞰城市的视野倒是不错。恰值中午,去车站路上饿了,路过711,买了面包,四人匆匆分吃果腹,赶路,上了车后,随着车身晃动,穿梭山壁与城市之间,睏意便爬上来了。

据说六七月份,绣球花开放,是乘坐“江之电”最佳时节,沿途竟是美丽风景,蓝的,白的,粉的,紫的,一团团摇曳在绿叶枝头,不断不断的跃入眼帘。江之电是目前我在日本乘坐过的最“亲民”的电车,就在普通的民居之间穿行,那么窄那么近那么“贴身”,在车厢里将轨道两边人家的院子里都能瞧个清楚干净。只是我们是冬季,偶尔能瞧见个别人家院子含苞待放的梅树枝桠。

路过极乐寺时,我特意扭头,想要仔细的辨认辨认,小小的坡道,小小的门框,窄窄的站台,没有人下车,也没有人上来,安静的,久远的,像是从旧时光里的水面浮出来的,我的眼前立刻出现了电影里大雨后那幕——大女儿送母亲到了极乐寺站前,聊到四姐妹夏季还是会摘院子里梅子树上的青梅来酿酒,外婆留下来的梅子酒让母亲感慨、眷恋,大女儿在此时放下了心中怨结,让母亲稍等,一路奔跑回家将仅存的外婆酿的梅子酒取了来送给母亲带走。在极乐寺站前,母亲和女儿挥手告别,抱着梅子酒的母亲和返家的大女儿自此开始,面对未来,心情都会因为解除过去背负的恩怨,而变得轻盈了吧。(电影镜头下的故事图片。)

《海街日记》怎么如此吸引我,我也说不清楚,是个迷。
很奇怪的,我会假想:假如我是大姐,会怎样;假如我是小妹呢,要怎样;二妹呢?三妹呢?还是小妹的男同学呢,在海边走着,骑车飞驰在樱花道上,还怎样?电影里的人会一路走下去,故事也会继续,随便你假想吧。
然而我还是我,跌落在我的日子里,谁也不是。
突然起愿:哪年的六七月份,梅雨季,再去一次镰仓吧,站在极乐寺前,闻一闻湿漉漉的空气,会不会有梅子酒的香味呢?

春节里,倒是和家人喝掉了一大竖罐子梅子酒。早早和才老师交代了,他买好,等着我们。
去年十一,在鹿儿岛上喝过一合加了冰的梅子酒,就喜欢上了这个味道,甜度很高,却不腻,口腔里留下的皆是清爽,味蕾尝到的却是不容置疑的甜。加了冰,格外好,瓶子里泡着椭圆的大颗青梅,也觉得好好。
我很怕酸的,梅子酒却是甜的。才老师夸张的讲说这酒相当于两斤白糖。真吓人。


镰仓与我,也许只是我的那本海街日记才刚开了个头,莫名,再回头。走一趟,是不够的。江之岛,在等我们。

所以,先打个招呼吧。

你好,镰仓。

镰仓大佛。

鹤岗八幡宫。

巫女。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海街日记》电影的图片,从豆瓣平台另存而来。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