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片海,海里有座山,山里有户人家,活得像个童话.

CITYZINE2018-12-06 10:20:19


日本濑户内海的小豆岛上,有座肥土山。

肥土山上有户从大城市搬来的一家三口,

他们在深山里耕田、卖菜、开咖啡馆,

童话般的故事在社交网络收获无数粉丝。

城画君实地探查,带回这组报道。



这是主人公三村拓洋、三村光跟女儿Iroha。在日本名古屋从事建筑和IT工作的三村拓洋夫妇,2012年辞职带着女儿搬到小豆岛,开始农耕生活。


三村太太此前根本没有农家生活的经验,她就是一个城市职业女性。当年在名古屋上大学时认识了三村拓洋,毕业后两人顺利在大城市扎根。


婚后不久,家庭成员添加了闺女,甜蜜的两人生活马上陷入不分昼夜的育儿及兼顾工作状态。


有一件事情三村太太尤其不能接受:“最让我难过的是,虽然住在一个屋子里,我们夫妻互相交流的时间 不多,每餐都碰不上时间,晚上我和女儿都吃完饭、女儿已经睡去后丈夫方可回来。 每次要为他重新热晚餐,我跟自己说,这样的生活是不对的。” 


三村太太迈出最后一步勇气的,是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电视上超市被掏空民众排了几个小时的队连泡面都买不到的情景,让她深切地感受到城市生活的脆弱。


没有超市、便利店和大商场就无法生活的状态,真的是正常吗?是否失去了真正“生活”的力量,只剩下了消费能力?这就是三村一家搬到小豆岛的原因。


他们回到乡村。开垦,用落叶和米糠制作有机堆肥,寒冬中翻土,育苗,种植, 搭建攀藤棚架……开始农耕生活。


在刚播种的萝卜苗上铺上不织布,避免虫害。


在自家庭院摘樱桃,将它们制作成樱桃酱。




种了80余种有机蔬菜、水果和草药。


通过在集市销售,有较为稳定的收成。


他们开发出姜糖浆等系列加工品,在网上销售,获得了好评。


2014年,三村夫妇将有120 年历史的老宅子改建为咖啡馆,每周开放两天。 



改建工作保留了原本的结构和古旧家具。


摆放着很多年轻人喜欢的杂志。


三村先生亲自打理咖啡。


他们在咖啡馆外面的屋檐下给Iroha搭了一枚秋千。 



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

来看看三村太太怎么描述自己的日常?



HOMEMAKERS 的“内部午餐”


文章来自日本出版社Magazine house网络杂志《colocal》三村光女士多年连载的《小豆岛日记》。http://colocal.jp/ 




在农耕生活中亲手生产食物,

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而有意义。

有这种“迁居梦”的人,该有什么样的准备?

到乡村前和后该做哪些事情?

笑容可亲、说话干脆利落的三村太太,

为你提供全面性的答案。 



关于理想生活的六个疑问



Q1:搬到小豆岛前做了怎样的准备?


三村太太开始岛上生活并接了先生爷爷的房子时,我们对这里的环境和邻居都有基本的了解。但工作方面我们还是得动脑筋,就是如何确保收入。


我先生喜欢烹饪,曾在名古屋一家咖啡馆负责厨房,所以我们很快就想到开咖啡馆这个方案。除了这个,因为我们之前都是当上班族,没有那种职人或作家那种“一技之长”,要拥有一个大块收入是比较困难。


但做几个小规模的事业是可以的,咖啡馆、耕田、销售蔬菜......我会弄点摄影,也会做网站,有时候可以帮忙别人拍摄或设计网站。 



Q2你们是如何自我管理的?


三村太太我们每周安排是这样的,周一到周四专注种田,周五周六把家里开放给客人并经营咖啡馆。当然,这两天也多多少少要照顾田野,比如浇水什么的。


周日是我们的休息天,可以处理一下一周没做完的事,或带几个饭团到“隔壁”山里。



当然,一直待在这里我们会觉得不新鲜,所以有时候坐船到别的小岛,在海边游泳、捡贝壳……对了,我们最近喜欢上攀岩,岛上有个朋友擅长这个,教我们怎么爬岩石


有这样的朋友挺好的,我们周围虽然自然资源丰富,但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玩。



Q3:关于乡下生活,不少人提到一个门槛:当地的人际关系。你搬家前对这方面也有所准备?


三村太太我们搬到小豆岛前上透过facebook或twitter搜过相关信息,打进“小豆岛”之类的关键词,就能找到岛上好玩的人。我们找了不少朋友,向他们学习,也多次到当地见面。


所以我们搬来的时候已经认识了不少人,当时我们是三十出头吧,这些朋友比我们年纪都大点,说真的,岛上一个人或只有我们两个生活下去肯定不行,交际很重要。



Q4:是不是有小孩比较容易进入交际圈? 


三村太太有了小孩,母亲之间的交流会多。 肥土山地区有不少传统行事,比如五月份的“农村歌舞伎”、七月份的“送虫”等 等,小孩每年都会参加,我也透过这些活动认识了原汁原味的当地生活。


肥土山的 “农村歌舞伎”可厉害了,村子里有百年历史的舞台,每年在那村子里的人化上妆、 穿上歌舞伎用的和服表演,我先生就成为其中之一演员,孩子也每年参加“孩子歌舞伎”。这种经验多可贵呀。 



Q5:好像有不少朋友来帮忙种菜。这些朋友都是住在小豆岛的吗?


三村太太基本上都是。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背景,有的人自己也在经营店铺,有的人务农,也有人就是打工的,还有做编辑的、网络设计的……他们同时进行多种工作而维持生活,来我们家帮忙,我们会付时薪。


这种生活方式,可以说是很自由、也很自立。但同时难免有种不稳定性,社会福利上也有些吃亏。在公司上班,公司会负担社会福利方面的费用,而他们单干的就得自己付养老金、国民保险费什么的。


不过说到底,我们搬到这座岛的时候,某种程度上都放弃了一般上班族那种生活,对人生也有一种共识。



Q6:目前的收入足够覆盖支出吗?


三村太太我们即将进入第六年,这会是真正的考验。因为头五年,我们申请了政府的“青年就农给付金”。外行人要开始农业,头五年政府会提供补助。


现在补助期快到期了。看目前的情况,农产品以及加工品的销售、咖啡馆、摄影和制作网络,这些加起来可以勉强糊口。



五年并不长,但我们已经看到周围乡村的明显变化。我们这村子还行,有五六十岁的壮年人负责农家事业,也会照顾乡村的各种行事。但也慢慢多了田园没人照顾,农民要么去世了,要么太老了,只能放弃耕田。



我们有时候会谈及未来,若我们的村子真的没人了该怎么办。但目前还可以,我们都挺开心,也有很多有精力的朋友。就专心做好眼前的事情,看看以后怎么样吧。




想知道怎样喝到三村拓洋的手冲咖啡

想围观城画君实地探访的迷路糗故事

想看到更多有关乡野生活的惊奇案例

点击下图把2018年第一本城市画报带回家


本组报道 文 吉井忍   图  三村光

专题策划  杨凡 桂梅 仇敏业

专题设计  梁海平

编辑助理  卢绍聪

今日主编  Savanna



合作请联系

mazi@cityzine.cn(新媒体事业部)

ad@cityzine.cn(整合营销部)

投稿请扔至:mazi@cityzine.cn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