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果果讲古文之四十:《乡村四月》

清流石上2019-05-14 10:36:11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之小满,我们来讲一首和小满有关的诗歌,宋朝诗人翁卷的《乡村四月》。

绿遍山原白满川,

子规声里雨如烟。

乡村四月闲人少,

才了蚕桑又插田。

小满是进入夏天后的第二个节气。我们从去年十二月开始讲诗歌,遇到的第一个节气是冬至,然后是小寒和大寒。再之后便进入春天,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和谷雨。从立夏开始进入夏天,小满是进入夏天后第二个节气。你看,这些节气的名字都是非常形象的,很能表现节气之时物候的特征,比如“惊蛰”,就是冬眠蛰伏的虫子仿佛被雷给惊醒过来。今天讲的小满也是这样。小满本来是指夏天成熟的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如果有机会我们去农村,去麦地,看那些麦子,现在就是小满的状态,籽粒开始鼓胀起来,但还不是最满的时候,麦子最饱满的时候是六月份,到那时候就收割了。还有就是梅子,你看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卖杨梅的。之前我们讲《闲居初夏午睡起》,立夏的时候“梅子留酸软齿牙”,现在的梅子比立夏时又成熟了些,没有那么酸了。梅子成熟了,也算是“满”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盈就是满。四月是指阴历的四月。比如今天是五月二十一日,这是阳历的记法,阳历也叫公历。那么用阴历来记呢,今天就是四月初七。古代我们的先人都是以阴历来记时的,阴历也叫农历。我们中国正式用公历是辛亥革命后,民国成立后一九一二年才开始的,所以我们读到古文中的几月几日都是指阴历。

翁卷这个诗人不太有名,我查了一下,他是南宋诗人,永嘉、今浙江省温州人,与赵师秀、徐照、徐玑并称为“永嘉四灵”。翁卷一生仅参加过一次科举考试,但没有考上,一生都为布衣。布衣本来是指麻布衣服,古时候普通老百姓穿麻布衣服,故以“布衣”代指一般的老百姓。比如诸葛亮在《出师表》中写“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就是说诸葛亮我本来只是一介平民,本来只想在南阳这个地方隐居当个农民,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就好,并没有想要做出什么功业,博得天下名声。据说翁卷的诗歌多咏物写景,写野逸之趣,追求平淡简远的情调,比如今天讲的这首诗。

“绿遍山原白满川”这句是说山野平原都是一片绿色,河流清澈,激起片片白色水花。山是山野,原是平原,川是河流。川这字以前的写法就是水流于两岸之间。有个成语“川流不息”,用来形容像河里的水流一样不断,比如“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现在我们很少用川这个字形容河流,但是在日本,还经常用川的本义,比如日本的京都的几条河流分别叫“高野川”、“贺茂川”和“鸭川”。舒国志在《门外汉的京都》中写:

白川桥。沿白川而行,在三条通交口,乍见这株立于睡眠的柿子树,不禁驻足深久,观之不厌,适才去过的名景,皆抛忘了。

为什么是“白满川”呢?我们去过山里,看到河沟里清澈的溪流奔腾,撞击在石头上,水花亮闪闪白晃晃,这就是“白满川”。

“子规声里雨如烟”是说四月里细雨如烟,杜鹃鸟啼鸣。子规就是杜鹃鸟,叫起来就像在喊“布谷”,所以又称为“布谷鸟”,我们小时候在家乡就经常见到布谷鸟,还学着叫。民间有传说杜鹃鸟是古蜀国国王杜宇的魂魄所化,常常夜里鸣叫,声音凄切,可能是因为它的叫声听起来又像“不归”吧,所以有“杜鹃啼血”、“子规啼血”这样的说法,以表达哀切。我们之前讲过古蜀国的传说,古蜀国第一位国君是蚕丛,然后是柏灌、鱼凫,再之后就是望帝杜宇,然后是鳖灵,最后是开明。到开明十一世,秦惠王灭蜀,五丁开山和金牛道就是那时的传说。又因为杜宇生前注意教民务农,又传说他死后化为杜鹃鸟,催促人民不要忘记务农。我们小时候就经常说一个谚语,“布谷布谷,擀面苞谷”,就是喊大家要赶紧去劳动。雨如烟,烟雾多是迷蒙,升起来的时候也是袅袅的,用烟来形容雨,就说明雨很小,微雨,细雨,可能出门走一趟也就打湿点头发而已,不像昨天晚上成都的雨,狂风暴雨。

前面两句是描写农历四月的景致,那么四月的农人在干嘛呢?“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布谷鸟都在叫唤了,该劳动了,所以啊,四月间的乡村里没有什么闲人,大家都忙着呢,忙什么呢?刚刚才把桑叶采了喂了蚕,又去田里插秧苗什么的了。当然农事肯定不止采桑喂蚕下田插秧这两样事,这里只不过以这两件事来代指整个农事。

这首诗用的字词都很简单平实,不用多想,读出来,眼前就是一幅四月乡村的景致:绿色的山野、清澈的急流,烟雨朦胧,布谷鸟在林间田野啼叫,由远而近,农人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采桑养蚕,插秧扶苗,虽然“乡村四月无闲人”,但整个画面给人的感觉并不紧张,相反,整个乡村的农事有条不紊,从容,恬静,整个画面清新、明亮、淡雅,仿佛中国的水墨画。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