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坛当代名家】著名书法家张德林及作品欣赏

书画坛2018-10-10 10:10:00

张德林又名得灵,号净圆.慧林居士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创研班助教

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书法工作室助教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书画名家专项课题高级研修班导师



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副秘书长

国书会副会长

安徽省书法家协会理事

草书委员会委员



北京红博馆艺术总监,《文化艺术报》书画艺术总监。



20106月在全国政协礼堂举办《醉翁遗韵》张德林书法展,201110月在北京三品美术馆举办“瀞水流深”张德林抄经书法展,20148月在容介书院举办“自在清和”张德林书法对联展,20148月在丹凤朝阳美术馆举办“自在清和”张德林书法小品展。出版有《张德林书法集》,《张德林抄经书法集》,《张德林对联集》,《张德林楷书金刚经》等。



名家辑评

张德林(净圆居士)心经册页跋

陈传席

净圆居士书法出入弘一一路,又广师百家,自成一格,圆浑高古,秀骨沉静。余观今人书多矣,惟净圆书足观,余子不足道也。



一即是多 多即是一

——读张德林书法


褚哲轮 /

早闻德林大名……观其书,见弘一,见八大,见二王,见古贤。又观,化弘一,化八大,化二王,化古贤。再观,非弘一,非八大,非二王,非古贤。弘一、八大之神,古人之气,化为自家内力也。何也?禅心相通,佛果同道,古今通会,书我真心。



书法者,心修之体,身行之实。笔端,出于指端,指端系于身,发于意,生于心。心源通慧,而身无不适,手无不畅,意无不快。欲书之时,运乎于心,力乎于腕,行乎于指,见乎于锋,淋漓于纸。入于观者之目,会其神,通其心,动其情,感其怀,而无不畅快哉。



禅境,穿越书写的极限!

-----张德林书品

邱正伦

任何一位书法家的书写历程同其自身的人文修养、生命体悟都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张德林的人文修养十分广泛,生命体悟十分真切。说到这里,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张德林将他的人文修养和生命体验建立在深厚的禅境状态之中。张德林对书写禅境的追求和表达是真切深入的,包含着生命存在境遇的精神指向。因此,张德林不像一般意义上的传统书家那样视已有的风格为极致,而是从吸收前人的风格处打破前人设置的樊篱,继而形成自己的书写风范,自由地穿越在各种书体之间,成为一位极具禅境艺术风格的当代书家。



——品读德林兄书法

杜浩

古人的行草作品大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种和“二王”面貌接近,另一类则在古人基础上形成鲜明的自家面貌,第一种如米芾、赵孟頫,第二种如八大、弘一。德林兄显然属于后者,“得意者忘形”,形体属于形而下的载体,如果得了古人的“意”,则形体可以变化万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单从作品本身来看,德林兄的创作似乎要有意追求“朴拙”,细观其笔画,则可以推想他书写时和工具之间的某种契合状态,字形的崎岖盘升,透露出作者的某种不可言说的玄机,这种“朴拙”从美学意境上来说,显然要比“巧媚”要高明的多。。。。。。



谈张德林书法

-----韩少玄

德林最近写字越来越多带有了一点淡淡的禅的境界、禅的意蕴、禅的风骨,当然这算不得独创,在中国的传统书画史上,也算得上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在董其昌以“南北宗”讨论书画艺术的时候,甚至在更早的王维的诗与画中,禅就已经开始介入书画艺术的创作,并逐渐的积淀成为一种传统延传至今。有意无意间,德林在他最近的创作中承续着这一传统,从而也就使得他的创作与所谓的时代风格拉开了一些距离。。。。。。



德林的创作向着传统的书法艺术的“书写”“写意”的本旨回归。事实上,这种回归的取向我们已经在当下不少书法创作者那里略见端倪。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当下或者历史上有不少书法艺术创作者在援禅入书的时候,往往会片面的关注禅意的高妙,而忽视了对书写技巧的把握,因此也就往往导致其创作的荒疏,“逸笔”无多、“草草”顿现。从书写技法的角度来讲,有两个方面的努力使得德林的创作既能相对恰如其分的表达出他对禅的意境的清新而同时又使他的书写不至于流于空疏苍白。。。。。。



宁静简约 空灵自然

——张德林的禅意书法

傅德锋

弘一法师李叔同之禅意书法一直令我心动而神往,面对其作品,有一种“一切动乱到此为止”的安详静谧之感,体现的是一种静态美。北宋黄庭坚之书法也富有禅意,但它表现的是另外一番境界,长枪大戟,纵横争折,体现的是一种动态美。这一动一静,尽管感觉不同,但内在的含蕴却有共通之处。



张德林书法对以上两者进行了巧妙地取舍和融合。他前些年书法以黄庭坚一路大草和魏晋风格的小楷为主,草书飞动张扬,点画精到,气势磅礴,很富有艺术感染力。小楷静穆平和而不显板滞,字里行间蕴含着很多细微的变化。无论是大幅还是小品,都注重内在的精神气质的充分表达,而不是仅从外在形式上去惊世骇俗。他近年来越来越注重含蓄和内敛的东西,因此,反映到书法上,他逐渐舍弃那些过于张扬外露的因素,把二王、颜真卿、黄庭坚和八大山人、弘一法师等人书法当中的那些含蓄而内敛的因素自然而然充分融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这种风格最大的特点就是线条凝练而不浮滑,点画精到而富于变化,章法浑融而不显板滞,气息古雅而耐人品读。。。。。。


由“勁”“猛”到“凈”“圓”:

張德林的回歸

近来一睹张兄作品,判若两人,绝去烟火,内敛古淡,清静简远,显然已入禅宗境界。德林兄身处闹市而得禅心佛境,令人叹服。细细品味其书之格调,虽然意象腾骧的气势没有了,倒是多了一分古朴与恬静、自在与欢喜,必令有阅历者方能妙悟。这个历程的转变,颇循弘一法师之辙。书为心画者,于此可见一斑。德林兄的书法,可以概括为“凈”、“圆”(如其法名净圆)。



“凈”者,不垢不染,绝去俗尘,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圆”者,处事透彻,圆融圆照,君子不器,变通有方。这是人生之感悟。其书迹化为点画,自然是清灵婉妙,圆润内擫。字字稳妙而少联属,行行空灵而有贯通。行气如虹,神明自得。睹迹明心,赞德林之超越;觅情见性,慕凈圆之修为。元人以后视书法为心法,此言不虚。最后之修炼,自在人格之提升。形式之最后价值必打动人之心灵,富于启迪。



闲品其书,实在观人。虽然,我还在俗世中流连,然仰望苍昊,契入冥界,亦能透色相而超鸿蒙。德林五十求变,可知天命,其书之由勇猛精进转向清凈圆润,本身人生之幻灭与再生。。。。。。



张德林书法艺术摭谈

徐吉春

张德林先生,幼好诗书。修身遹道,坎壈奔波。不惑之年,弃商从艺。远赴京都,求学深造。上溯秦汉,下迄明清,靡不学之。真草隶篆诸体兼能。勤于魏晋,故行草书为其最善也。纵横捭阖,沉着痛快。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云谲波诡,凤翥龙翔。墨染流年,不辍研穷。其下笔之从容乃当代书家之尟见也。挥运之际,如如在在,长乐于斯,倾情于斯。。。。。。



德林先生为佛门居士,法名净圆、慧林。吾观其书,妙在空灵,乃修佛之悟也。古之书画大家,非佛即道。先生亦深谙其理。其书法若太极之功,静中寓动。自然飘逸,变化万端,而又万法归一。。。。。。



张德林先生之书,追求朴茂自然。若弘一法师,萧散简远。境由心造,渐削锋芒。喜用中锋,摒除侧妍。既能险绝,复归平正。深得书诣,不为时风所囿,不为古法所缚。旁涉古今,博搜约取。凡文字训诂、诗词格律、古今书论、儒释道诸家法门皆有涉猎,而于佛学研习犹深。。。。。。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