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周游世界的中国情侣:没有不可以,只有想不想丨推介

壹读2018-12-09 09:03:16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出了加冕公园,丹尼尔拿着简历,在干瘪的脸上挤出笑容,开始推开一家家沿街店铺的门,很快又沮丧地出来,继续往前走。


镜头前,丹尼尔一脸无奈,继而变得愤怒,对张昕宇和梁红这对儿来自中国的情侣说道:“我就是想要一份工作养活家人,可是没有人给我们机会。他们就是在歧视我们,在这里根本看不到白人和印度人,全是黑人。”


这是优酷土豆的节目《侣行》,在南非纪录下来的一个故事。我追了这个节目很久,题材独特,玩命程度,别无二家。来自北京的张昕宇和梁红,闯索马里,去切尔诺贝利,下火山,奔寒极,接着开着帆船去南极结婚,没完没了现在正在开车穿越阿拉伯世界的路上,而这一路大部分地区正在打仗。



从最开始痴迷于他们这种探险的刺激猎奇,到后来感叹于在路上的浪漫与传奇,以及对生活态度和方式的思考;至此,我看到的是《侣行》带给我们的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他们的脚步像一把标尺,边走边留下刻度,把这个大而不同、广而不平的世间,带给困囹于生活方寸之间的我们。


回到开头丹尼尔的故事,他身处南非。在外面世界的认知里,那里是非洲之星,有钻石,有民主,民族融洽,是彩虹国度。那里曾是白人的天下,他们把控并推动着这个国家前行,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后,虽然很多人北徙欧陆或者西渡美洲,但是留下的人,毫无疑问,会在这个新的兼容并包的国度里,拥有自己的位置。


然而《侣行》传递出来的画面里,却看到的是一座坐落在公园里的白人贫民窟。他们生活艰苦,他们饱受歧视。节目只是还原了一个事实,却对我们完成巨大的冲击。这是对一些世界观的颠覆,对一些过往被认为正确的认知的颠覆。




南非只是冰山一角。在索马里,在墨西哥,在美国,在拉美大陆,在阿拉巴世界,这种反常规的颠覆此前根深蒂固观念的画面,比比皆是。


世界对他们误读了,我们对整个世界,都一直在误读。


幸好有《侣行》,幸好有张昕宇和梁红。我们还有机会去认识和脑补这个世界的真相,去修正自己已偏离歪斜的世界观。


当然,《侣行》所做的远不止这些。在自诩“狭隘民粹主义”的张昕宇的带领下,在其他国家和民族人的脸上、眼神里,我们还看到了更多我们已经或者即将要失去的东西,我们应该珍惜和重视的东西。关乎梦想,关乎希望,关乎坚韧,关乎信任,关乎忠诚,关乎契约,关乎历史,关乎文明。那些缺失,大到性命攸关,关乎民族精神的生死存亡。


张昕宇并不狭隘,民族主义不只是守护和热爱自己的民族的东西,还要尊重和帮助其他民族的东西。在行走和交汇中,各个民族精华的融合和传递,才是最大的民族态度。



他们在阿富汗点亮的巴米扬大佛,在普什图人的欢呼和泪水里,我们也会好动感和自豪吧?我们帮助他们拾起了一份关于历史的记忆,那里面有自豪,有丢失很久的荣耀。


他们在伊拉克扫描出乌尔古城全景,激动的空气里哪还有逊尼派什叶派之分。我们也激动与能再看古巴比伦一眼。那代表着时光洪流里的文明,不属于哪一个国家和种族,那是全人类的遗产,是地球村的纪元。


《侣行》还在路上,漫漫黄尘追着车尾,西行漫漫,张昕宇和梁红将带着我们在这个秋天,去感受阿拉伯之春。


10月19日,张昕宇和梁红踏上了柏林,踏上了全球文物危机保护论坛的讲台。他们是仅有的中国人,代表中国发声。就像他们在侣行路上所做的一样,把中国人的思维和态度,刻度到了各个国家和地区。在直观的真相中,消弭世界对那些地方的误读,对中国人的误读。


有时候老张和梁红的态度也难免主观,有观就是态度,没感觉没观点,那是旅行,不是侣行。在家看纪录片再静音就可以了。他们个人和个体的态度,很大一部分也就代表着中国的态度。为什么?因为中国人只有他们做到了,而且我们认同。


正如张昕宇喊出来的那句话:“中国人没有不可以,只有想不想。”振聋发聩。







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侣行频道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