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22岁,却获得了世界诺贝尔奖的最高荣誉...

半夜故事汇2018-07-11 12:57:14







至尊琴灵师







Medical 


skills



京都中医药大学,全国最为顶尖的中医药学府,今年的毕业典礼尤为隆重,全校师生群集只因为今年的毕业生中有一位特殊的学生——楚沐颜。

“下面,有请我们的毕业生代表,获得世界诺贝尔奖的楚沐颜同学,上台致辞!”望着台下那白裙飘逸纯净如仙的人儿,主持人的声线也高亢八度,眼中是满满的钦佩与骄傲。

她,楚沐颜,年仅22岁,虽然还是个即将毕业的学生,可她早已坐诊多年,中医水平更是能与许多老一辈抗衡,或者说超越。并且在去年凭借自己研究出的有关抗癌细胞的中医辩证,获得了世界诺贝尔奖的最高荣誉。

她,是他们的骄傲,是学校的骄傲,更是国家的骄傲!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欢呼下,楚沐颜优雅的踏上了讲台,如玉的纤手刚握住话筒,场下即刻静谧无声。

“各位老师同学们好,很荣幸有机会在此发言,四年的愉快大学生活转瞬即逝,在此我除了感谢,只想说一句——医者从心,仁者得仁。”望着台下一张张真挚满含憧憬的脸庞,楚沐颜略微停顿片刻,浅笑道,“相信自己,我的今天将会是你们的明天。”

“哗啦啦~”又是一片激动响亮的掌声,虽然楚沐颜说的不多,可她那看似奢望的激励已在众多师生心中掀起了点点涟漪,或许有一日,他们也能如她那般耀眼。不,仅仅有他百分之一的耀眼也能心满意足。


随着楚沐颜的致辞结束,毕业典礼也接近尾声,灯光忽的一暗,再亮起时,一台古琴已至于讲台之上,随后是楚沐颜的飘然而至。

落座、抬手、抚琴。

在众人的惊异中,一曲《高山流水》倾泻而出,跌宕起伏的音律带领着众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高山流水,若人生,急缓跌宕。

她,楚沐颜,不但中医绝伦,又有谁知她还是音乐界公认的音乐公主,论琴技更是不输旁人!

浅笑轻抚,这一曲便是她对这愉快的四年时光的一份还礼。

夕阳西下,在那橘色的深沉伴衬下,楚沐颜走出了学院大门,第一眼便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满眼都是对她的宠溺。

楚沐颜加快脚步向他走去,只想捏起他的耳朵调皮道:哥,妹妹我可是毕业了,你说好的嫂子什么时候给我找来?

没错,这个他不是别人,正是她宠妹无度的亲哥哥韩毅。

由于父母在她出生不久有过争吵离婚,使得兄妹俩一个跟父姓一个跟母姓,更因此相隔两地无法碰面。而韩毅本就对妹妹期待已久,因此在父母复合回归后几乎恨不得跟着楚沐颜形影不离,最终造成已经将近三十的韩毅至今未有对象,将全家人急的团团转。

可还不等这两兄妹相聚,一辆轿车飞速挡在了两人之间,窜到楚沐颜身前,刹那间靠着楚沐颜一侧的车门打开,一只手顺势将楚沐颜掳进了车厢。

“颜儿!”韩毅一看不妙,赶紧跑回自己的车中,猛踩油门直追而上,同时急忙拨打电话以备不时之需,“刘强,盯紧车号XZ5488的棕红色轿车,方向是京都中医药大学往西。他们绑架了颜儿,给我速度派人过来!”竟敢瞄准颜儿,找死!

韩家,世界财富排行前百的世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竟敢瞄准颜儿,找死!

兜兜转转好几圈,几次跟丢都在韩毅的坚持不懈下再次追回踪迹,眼看着他们驶进郊外的一处荒芜废墟,韩毅通知完下属地点,想也不想单身而入。

双手被制的楚沐颜还没反应过来,就有异香入鼻,整个人顿时晕晕乎乎。

该死,是迷香!哎,要不是她从小对武学没有兴趣,哪会令局面变得如此被动!可现在只能咬紧牙关刺激自己的神经不至于昏睡,后悔之色无半点用处。

还好楚沐颜长期研究草药,对药剂有一定的抵抗力,虽不至于完全晕厥,可等她真正清醒时已经身处一偏远空旷之地。在她身侧有一蒙面男子看着她,而离她不远处哥哥韩毅正赤手空拳与四个手拿铁棍的凶恶大汉搏斗着。

一对四,瞧着那些歹徒出手狠辣熟练样定是老手,再加上武器的缺失,即便韩毅从小习武,武力值惊人的他身上也多处受伤,瞧得楚沐颜心惊肉跳忧心不已。

可能因为楚沐颜中了迷药的关系,注意到身旁的男子注意力不在自己这。楚沐颜乘机偷偷往边上挪动企图逃走。只要她能离开,相信以哥哥的能力逃脱并不是问题。

可是才没移几步,迎面又跑来一蒙面男子,有些不甘的对着地面吐了口唾沫,朝着那几个同伙便大叫道:“还有其他人跟踪,绑架是不成了,赶紧灭了离开!”

说着,那蒙面男子便从衣袋里掏出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企图逃离的楚沐颜就是一枪。

“砰——”一声枪声起,楚沐颜心中一紧,担忧的望向突然抱住她的哥哥,只看见他紧皱着浓眉,抽搐的嘴角勉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颜儿别怕,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哥~~”

楚沐颜明显感觉到腰间的力道变小,强撑笑颜的哥哥身子渐渐下滑,她只能使劲抱住他的身子,可是哥哥还是倒下了,在她的面前倒下,她的眼中只有满手的鲜血,红灿灿的,哥哥的血。

惊愕的盯着哥哥背部的枪洞,又是一声枪响,她也随之倒下……

“颜儿,太好了,颜儿你终于醒了!可把我担心死了!”





伴随着有些熟稔的亲切叫唤,朦朦胧胧间楚沐颜悠悠转醒,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张陌生的小脸,不过那眼中熟悉的宠溺与关切使得她忍不住轻唤出口。

“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楚沐枫见此高兴得有些手舞足蹈,想到什么突然跑到一角挖出个巴掌大的纸包裹,小心翼翼的捧到楚沐颜面前,“颜儿,饿了吧,赶紧吃点。”

纸包慢慢掀开,里面是两个看着有点生硬的白馒头。环顾四周,破败的墙面、积灰的佛像、零星的干草散落一地,这俨然就是座破庙。

这是什么地方?他是谁?我又为何会在这里?他口中的颜儿又是谁?







仍旧昏昏沉沉的楚沐颜脑中有一系列的疑问,可憋不住肚子一声声的抗议,望着眼前看似寒酸的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口咬下。

呃,硬,好硬!不但硬还食之无味犹如嚼蜡,好难吃!

吃惯美食的楚沐颜哪里忍受得住这种粗食,更别说她还咬不动。

无奈的松口,瞧着包子上一排小小的齿印,楚沐颜羞得脸颊也红了。

“怎么了?”楚沐枫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沐颜,又瞧了瞧手中的包子,似是明白什么自责道,“颜儿忍忍,现在情况特殊,有机会哥哥就给你弄好吃的去。”

哥哥?瞧着楚沐枫那小孩子样,楚沐颜实在没办法把他和哥哥联系在一起。不过隐隐之中她知道有什么变了。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楚沐颜并没有当场发问。随着一段时间的了解试探,跟随着楚沐枫东躲西藏逃窜两月之久的楚沐颜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过去的她的确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楚家嫡女楚沐颜,竟与前世的她同名同姓。由于家族旁系夺权叛变导致如今他们的逃亡。

不过楚沐颜并不觉得糟糕,只因为她有个犹如前世那样宠爱她的哥哥楚沐枫陪伴,就好像她前世的哥哥还在。无论前世还是今朝,只要哥哥还在,一切都好。

舒心一笑,楚沐颜对着向她走来的楚沐枫甜甜的叫了声:“哥~”

突然几道人影凭空而降,楚沐枫眉间一皱,赶紧加快速度冲向楚沐颜。

“小心——”

楚沐枫一把拉住楚沐颜就往外跑,身后紧跟着的一群人怎么也甩不开。两人跑上山,慌乱下阴差阳错走到死胡同,来到了悬崖边。





就在楚沐颜不知所措之际,楚沐枫在她怀中塞了些东西,把她推向离悬崖有段距离的石洞中,而自己独身一人明晃晃的继续向前跑着,牢牢将那群人吸引住。

“臭小子,看你往哪跑!”

在一个陡峭的悬崖边上,一位清瘦的少年挡在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前。

尽管少年发丝凌乱、衣衫污迹斑斑、身上更是大大小小伤口无数,可那眼神的坚定与执着,这一份心中的执念似给予他无穷的力量。

毫不畏惧的挺直腰板,凌厉的扫过眼前的人,少年低眉轻笑,忽的周身绿光大盛。

看见少年周身的光芒,那群人中一中年人眼神微凝,一个手势众人后退半步,而他从中走出,直视少年满脸的惋惜。

“不愧是被誉为天才的大少楚沐枫,年仅十四岁就成为了四星灵师,不过可惜了……”

说着中年男子手掌一翻,淡淡的青色从掌心冒出,如挑衅般讽刺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可惜了,老朽虽不才,这把年纪前几日刚好冲过中级屏障,如今比你也就高那么一点点,真是可惜啊~”

楚沐枫并未回答那中年男子的话,转头温和的淡淡扫了眼后方,眼中担忧更甚,而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深绿的光芒笼罩着悬崖,周遭忽的风起,飞沙走石,雾气弥漫。

颜儿,记住哥哥的话,哥哥只愿你好好活着!

“竟然是风水双属性!大家小心!”

只听一声怒吼,一道淡青色的光芒从绿光中穿破,看似均势力敌,但隐隐有着压到绿光的趋势。

毕竟是高自己一星级,更是跨越了中高级屏障,楚沐枫慢慢有些后继无力,苍白着小脸一心坚持着,只想为颜儿,他那仅剩的亲人,他最爱的妹妹多争取些逃跑的时间。

“哼!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风腾虎跃——”

中年男子一声大喝,一只猛虎从他的手中幻化而出,巨大的虎头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少年扑越而去。

“风逆,十字斩!”

楚沐枫凝重的望着扑面而来的虎头,迅速收拢起漫布而开的灵力,双手合十、平转、开合,随着双手舒展,从手心中闪现一道十字绿光向着虎头切割而去。

“砰——”

蓝绿相撞,灵力的碰撞造成小规模的灵力暴动,到底存在等级的差距,青色灵力以微小的力量胜出,虎头被十字斩断,可是暴走的力量大多向着少年冲刷而去。

“嗯哼~”

一声闷哼,楚沐枫喷出一口心血,瘦弱的身子无力的随着力量的波动飘忽而起,划出道抛物线,摔落悬崖。

就这样完了吗?

楚沐枫从没感受过如此的无力,随着身子的掉落,目光潜意识的扫过悬崖另一侧——妹妹躲藏逃走的方向。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他最爱的妹妹,穿着母亲新制的绿袄,睁大眼睛有些呆萌得对着自己傻笑,糯糯地唤着:哥~

带着满心的祈求与祝福,他闭上了双眸,只剩下嘴边淡淡的笑意。

颜儿,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哥——

在离悬崖有一段距离的一个石洞下方,楚沐颜双手紧捂住自己的小嘴,生怕一不留神发出那么一星半点的声响,泪水如决堤的坝喷涌而出,一双大眼紧紧盯着悬崖,心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

哥——

“六爷,现在怎么办?”

楚沐枫被力道冲撞落崖,中年男子那方虽然受的影响较轻,可也人仰马翻,个个被搞得灰尘土脸,凌乱不堪。

“哼,都是没用的东西!”中年男子,也就是他们称呼为“六爷”的那人,抖了抖衣衫的灰尘,不满的冷哼一声,“今日就先如此,我们走!”

“呃,这就走?可是小姐……”

“什么小姐?!哪来的小姐?!”提出质疑者话还没完,就被中年男子当头一拳。

“反正楚沐枫掉落悬崖,八成是死了,至于楚沐颜那小女娃,一个毛还没长齐的伪灵师,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中年男子见那小厮连连点头称是,这才语气稍缓。

“是是是……”

“走吧,就这么个小废物,哪值得我们费心思?说不定没几天就自己饿死了,就说那丫头和着那小子一起掉下崖便罢,懂了吗?”

“懂了懂了,六爷高见,高见!”

众人见中年男子带头先走,赶忙紧随其后。

楚沐颜怒目圆瞪,紧紧注视着这群人从她所藏匿的洞前走过,使劲全身的力气抑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慨与仇恨,紧握的小拳头都渗出丝丝血迹也不自知,只是死死的盯着那群人的背影,牢牢的将他们每一个人的样貌映入脑中。

哥,这一回我可以为你报仇了,你等着,我会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那些伤害过我楚家的人,连本带利统统还给我们!





良久之后,楚沐颜从石洞中爬出,站在悬崖上使劲眺望崖下,可一无所获,原本清澈的眼眸渐渐凌厉凶狠,染上仇恨的尘埃。

“哥——”

撕裂的呼唤声响彻天际,换不回事实的残酷。

楚天齐,我要你亲眼看着你千辛万苦夺来的楚家分崩离析,我要你尝尝最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的痛,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更多精彩小说

尽在半夜故事汇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