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群及其背后的地缘因素

城市与金融2019-03-04 20:37:24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城镇人口比例从20-30%上升到今天的60%左右。过去这40年的城市化进程,起初主要表现为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的迁徙,后来是从小城镇向大城市的聚集,近期则开始了小城市被大城市吸附的现象。

最近五年,在中国的城市地图上,京津冀地区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成为三颗耀眼的明星,城市群开始占据城市化舞台的中心地位。

 

城市群:城市化进程的必由之路

从欧美国家以及邻国日本的经验来看,城市群的形成应该是人类城市化进程的必由之路。

工业化和南北战争是美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两个分水岭。工业化早期,美国的城市集中于工业化开始的东北部,当地的城市人口比例由1820年的7%上升到1860年的20%,10万人以上的城市从1座增加到9座。1865年,随着美国南北战争以北方的胜利而宣告终结,农奴制度被废除,南部传统农业区开始了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而今,美国已形成以大纽约区、五大湖区和大洛杉矶区为代表的三大城市群落格局,此三块区域的GDP占全美国份额的76%,这也是美国多年来推行大都市区经济的结果。


日本的城市化进程,则以“明治维新”为起点。明治维新至一战前的1908年,日本城市化率为18%,至二战结束,日本城市化率达到33%,1970 日本城市化率超过70%,基本完成城市化,用时接近100年。其中二战后的20年时间里,日本城市化率增长了一倍,堪称日本城市化进程的飞跃时期。当时日本在美国的扶助下重建经济体系,形成了东京湾、伊势湾、大阪湾及濑户内海的"三湾一海"沿岸地区,内含京滨、名古屋、阪神、北九洲四大工业区。工业产值占全国的65%,分布着全日本80 %以上的金融、教育、出版、信息和研究开发机构。而今,此地区逐渐发展为东京、大阪、名古屋三个城市群落。


欧洲目前的人口和经济则主要集中在两个大城市群。其中大伦敦地区、伯明翰、谢菲尔德、曼彻斯特、利物浦五座主要城市,构成了占地4.5万平方公里的伦敦核心城市群;另有以巴黎、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安特卫普、布鲁塞尔、科隆为主欧洲西部城市群。值得一提的是,欧洲西北部城市群中的塞纳河莱茵河在历史上本就是欧洲经济起源地,核心城市巴黎是法国的经济中心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是西欧重要的交通中心之一,而鹿特丹素有"欧洲门户"之称。

从中国目前的各地区发展现状来看,尽管政府一直试图通过行政力量,在各地区间作出平衡,并通过特色城镇、功能城镇、和新农村城镇建设等,试图将人口和经济分散到小城镇。但从资源的市场配置和城市间的产业联动来看,发达地区形成城市群落其实在所难免。

2017年8月召开的第十九期博智宏观论坛上,受邀主讲的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认为,中国急需转向以超大城市为代表的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战略。参照目前世界公认的六大城市群排行榜,中国仅有长三角地区榜上有名,并位列第六。前五名的城市群皆出自美国、欧洲和日本。由此来看,中国目前的城市群落还只是雏形。

2016年,美国石英财经网站4月21日刊发题为《超大型城市而非国家是世界主要的持久的社会结构》的文章称,城市是人类最持久、最稳定的社会组织形式,今天,城市已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人口和经济集群。如今,全世界最富的20个城市已经构成由资本、人才和服务推动的超级网络:它们容纳着超过75%的大公司,后者反过来进行投资,在这些城市扩张,使城市间的网络进一步扩大。事实上,全球城市已经形成自己的联盟。它们从世界各地吸引人才,聚集资本投入自身,并在同样的网络竞争。

 

 

城市群发展背后的地缘因素

在经济发展和国际关系的各种学说中,地缘经济学和地缘政治学尤其强调地理因素的重要性,并由此延伸出海洋文明与陆地文明之分,以及海权与陆权之争。事实上,自人类从农耕文明进入海洋文明以来,靠近海港的门户之地受航运便利的影响,确实普遍在经济、文化的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城市化进程和城市群的发展也不例外。

从世界六大城市群上来看,排名第一的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第二的北美五大湖城市群、第三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仅从名称上便可以看出其在航运(海运或河运)上的得天独厚地位。

第四名的伦敦核心城市群,其港口位于东南沿海泰晤士河下游的南北两岸,从河口开始向上游伸延经蒂尔伯里港区越过伦敦桥,直至特丁顿码头。早在18世纪,特丁顿就发展成为世界大港之一,19世纪已成为全国贸易金融中心,亦是世界航运中心。

第五名的欧洲西北部城市群前文已提到,其境内的塞纳河莱茵河在历史上本就是欧洲经济起源地,另有多条天然河流与运河构成密布的水网。


我国榜上有名的长三角城市群中,包括了宁波舟山港、上海港和苏州港三大海运港口,此三处港口从上一年度的货物吞吐量上来看,又刚好占据了国内港口吞吐量的前三甲。珠三角的广州港吞吐量位列全国第四。

对于中国而言,地缘因素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在胡焕庸线上表现的最为直观。

1935年,人口地理学、人文地理学家胡焕庸先生,根据我国人口密度分布绘制了第一张中国人口密度图。该图北起黑龙江瑷珲至云南腾冲,画一条约为45度的直线,这条直线的两侧出现了我国人口分布规律:线东南半壁36%的土地供养了全国96%的人口;西北半壁64%的土地仅供养4%的人口。二者平均人口密度比为42.6比1。

胡焕庸线两侧这么大的差异,胡焕庸先生曾提出三个原因:自然环境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和社会历史条件不同。其中自然环境因素影响最大,尤其是气候。

2000年,中科院国情小组统计分析,胡焕庸线东南侧仍然集聚了全国93.77%的人口和95.70%的GDP,压倒性地显示出高密度的经济、社会功能。中国所有的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包括西部地区的大城市成都、重庆、西安、昆明集中都在胡焕庸线的东边,甚至所有住房均价万元以上的城市、绝大多数实施限购的城市,也都在东侧;而西侧的大城市仅有兰州、呼和浩特、乌鲁木齐等几个。

沿着胡焕庸线割出的下半部中国版图,临近领海的位置从北到南恰恰分布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落。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动力日益转向第三产业,但是这些产业大都集中在胡焕庸线东侧地区。短期内,即使西侧地区大力发展三产和中心城市,也主要是吸引西侧农村人口向本地区的城市集聚,人口的分布大势不会发生大的改变,很难出现东侧人口向西侧大量转移的现象。


可以这么说,胡焕庸线充分证明了地理因素对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同样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证明了城市化进程、城市群的发展背后有着地缘经济学的深刻逻辑。

 

地缘因素与未来的城市群

三大城市群是三足鼎立吗?

因为特殊的政治经济体制,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城市群可以跻身为中国三大城市群之一。但从长远来看,中国固有的地理和历史因素使得京津冀城市群并不具有和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相当的发展潜力。

2013至2017的5年中,吸引外来投资笔数TOP20城市排行榜上来看,前三名的交椅虽然一直在深圳、北京和上海间轮回,但以北京为中心的京津冀地区的其他城市,只有天津5年来一直榜上有名,而且排名上呈逐年下滑趋势,而长三角地区除上海外,一些诸如苏州、杭州、宁波、嘉兴、南京都几乎年年上榜,珠三角除深圳外,广州、厦门、珠海的出镜率也比较高。


2017年国内货物吞吐量最多的10个港口排名中,与前四名的长、珠三角港口相比,地处渤海湾附近的几处港口普遍排名靠后。从地缘和历史的角度看,有三个因素造成了上述结果:一是京津冀城市群离胡焕庸线太近。一千多年来的事实证明,胡焕庸线以北和两侧的地区因为自然环境的关系,无法为大规模的经济发展提供适宜的环境基础。二是与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港口相比,京津冀地区的港口的位置、便利程度以及和世界主要航运线路的关系都有较大的差距,外向性和国际性有较大的不足;三是自宋以来,中国的经济重心已经从北方向南方迁移,从自然环境和世界文明特性的发展看,这样的迁移似乎是不可逆的一个历史过程。

虚拟经济会让地缘失效吗?

长三角与珠三角的繁荣,起因于临近海洋的地理优势。而当今世界航空、高铁的发展速度,无疑大大削弱了航运这一优势。同时以互联网智能类的虚拟经济概念,已经从畅想成为现实。下一场文明是否可以打破地理、乃至空间甚至打破物质的局限?当那一天来临之际,目前的几大沿海城市群落的地位是否又将易主?就如他们曾经取代农耕社会时的中原重地,成为这一轮经济的核心一样。

首先,参照农耕文明(大陆文明)到工业文明(海洋文明)的过渡周期,欧洲的城市化从16世纪70年代的工业化开始,一直走到今日,还未见衰落趋势。而目前的虚拟经济在只是出露端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次,海洋文明不仅为沿海地区带来了航运的便利,从而实现经济繁荣;更带来了先进的思维和社会秩序,这种思想文化上的优越性,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传承的惯性,使这些地区的人在观念上不断变革、推陈出新,从而带动科学技术和社会制度的不断与时俱进,以适应各种经济形势下的市场规律。


参照美国、欧洲城市群的发展就可看出,最初由工业聚集而成的城市群,在下一个时代来临之时,本身也会做出产业升级的调整。如: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虽然目前依旧是美国最大的生产基地,制造业产值依旧占据全美的70%,但同时也是美国的商业贸易中心和世界最大的国际金融中心。其中,纽约是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和著名的都会区。北美五大湖城市群虽然与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共同构成北美制造业带,但目前芝加哥也成为了全球著名的金融中心之一。英伦城市群,在产业革命后一直是英国主要的生产基地,但也并不妨碍伦敦成为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本身就是日本经济最发达的地带,是日本政治 、经济、文化、交通的中枢,现如今分布着全日本80%以上的金融、教育、出版、信息和研究开发机构。其中,东京是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和著名的都会区。由此,我们认为,即便进入虚拟经济时代,目前的超级城市群,依旧会在至少两三代人之间,保持其具有优势的经济地位,虚拟经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颠覆目前的城市格局。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