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寻古| 中国陶瓷在日本的流转、鉴赏与回流

艺术商业2019-12-01 12:21:51

金立言,北京人,回族。父亲金申是中国著名的佛像文物鉴定专家。家学渊源,十几岁就开始涉足收藏领域。


金立言


出于父亲工作的关系,金立言中学时就随父到日本,1996年赴日本留学,2005年毕业于庆应大学艺术史博士课程。时任东洋陶瓷学会委员长的长谷部乐尔、大阪出光美术馆馆长弓场纪知、根津美术馆副馆长西田宏子都是传授他古瓷器知识的恩师。留日经历让他留意到外销日本的明清瓷器,金立言开始收藏这类作品:五良大甫吴祥瑞、古染付、南京赤绘、吴须赤绘,于他而言,“千奇百怪的名称似乎是一部时光倒流的机器,引人入胜”。这些瓷器让人们想起群星璀璨的明末清初、群雄逐鹿的江户初期,它们都是中日文化交流的见证。

 

留日经历,使得金立言谙熟日本文化和中日之间在瓷器方面的交流。2017年其个人收藏展“窑火丹青—两庆书屋藏瓷”中的“和风扑面”就集中呈现了日本订烧的景德镇瓷器面貌,他希望通过多角度展示陶瓷文化,通过瓷器发掘其背后的文化史内容,为广大收藏家及研究者呈现一个全新的视角,欣赏中国古陶瓷的魅力。


南宋青瓷茶碗(马蝗绊)

高 9.6cm、口径 15.4cm、足径 4.5cm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该茶碗为 12 世纪时宁波育王寺住持佛照禅师赠与日本遣唐使平重盛的回礼,而后流传至室町时代的日本将军足利义政。由于碗底有裂缝,足利义政故送回中国要求换一相同之物,但当时的中国已无如此出色的青瓷茶碗,便使用金属扣将裂痕修补(锔)好送回日本,补上的金属部分宛如蝗虫,故得名“马蝗绊”。

 

在本专题中,《艺术商业》就中日瓷器交流方面的问题,就日本藏中国陶瓷,结合金立言个人藏品,对其进行深度访谈。

 

Q:在您的文章《从中国陶瓷看日本文化》中提到,在现藏日本的中国陶瓷中,有8件是指定“国宝”,数十件“重要文化财”,而“重要美术品”都是1950年以前认定的,数量较多。能否详细为我们介绍一下当前日本所藏,受关注的重要中国陶瓷情况?

 

A: 最珍贵的8件“国宝”中,曜变天目就有3件:东京静嘉堂文库的曜变茶盏、大阪藤田美术馆的曜变茶盏、京都龙光院的宋代曜变茶盏,是目前世界上仅存的、完整的3件曜变天目。另一件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藏的宋代建窑油滴茶盏是传世最漂亮的一件,该馆所藏元代龙泉窑青釉褐斑玉壶春瓶也是存世很少的龙泉窑名品。其余3件为万野美术馆藏宋代吉州窑剪纸贴花团花纹茶盏、私人藏宋代龙泉窑青釉直颈瓶、久保惣纪念美术馆藏宋代龙泉窑青釉凤耳瓶。

 

总的来说,“国宝”仅此8件,“重要文化财”有几十件,重要美术品”截至目前共有160件记录在册。

 

Q:宋元时期流入日本的中国文物艺术品一般是由宋元和日本禅僧带入、外贸购入这样两种主要的渠道,陶瓷也是如此吗?

 

A: 前两年,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为了纪念新安沉船发现40周年,举办了大规模出水文物展览和国际研讨会。展览会场里,除了单独陈列的立件器物如各式花瓶、香炉等以外,数量庞大的盘碗叠落在一起,大量的各类陶瓷散置四周,呈现了当年运输装载的情形。据统计,出水文物中包括万余件龙泉窑青瓷,占总体瓷器数量的一半以上。另有景德镇青白瓷5000余件,建窑、磁州窑、赣州窑、高丽青瓷、日本古濑户窑灰釉梅瓶等器物也有发现。


南宋曜变天目盏

口径 12cm、高 6.8cm

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

 

Q:您提到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举办的出水文物展览和国际研讨会,出水文物与明代“勘合贸易”有关吗?勘合贸易对足利时期的“东山御物”的形成起到很大作用,勘合贸易输入日本的宋元瓷器是什么情况?

 

A: 日本的传世文物中有相当数量的中国陶瓷名品,因为自古以来,在遣唐使、日宋贸易、日明勘合贸易等两国文化交流及贸易往来中,陶瓷一直是大宗门类。贸易是流入日本陶瓷数量最多的,天龙寺青瓷就是贸易的一种,当时是通过天龙寺船将龙泉窑青瓷运送回日本。天龙寺船是室町幕府足利家族,发愿建造京都的天龙寺,而向中国元朝派遣的贸易船,一直持续到明早期。从至正元年开始,由博多的商人至本统领,贸易往来回到日本以后,将获利的五千贯进献给天龙寺,修建寺庙,这是官府承认的一种贸易形式。

 

Q:在您的收藏品中,也有提到一种陶瓷是按照日本客户特别需求,在中国制作的瓷器“订单”“订烧陶瓷”,这类瓷器在日本的存世情况又是怎样的?

 

A: 宋代以来两国间日益频繁的贸易往来更促使日本订烧龙泉青瓷,兴盛于明代中晚期的“七官青瓷”即是此类,至今仍大量传世。香炉皆有炉盖,形制有寿老骑牛、狮子瑞兽、鸳鸯水禽等,器盖和炉身两部分开合自如,别具匠心,适于焚香使用,当为订烧的大宗作品。另有仿“砧青瓷”造型的竹节瓶、琮式瓶、凤耳花瓶、鱼耳花瓶、“各式香炉”等器物,显而易见也是针对日本市场所需而制。

 

明末清初正值日本江户初期,茶道文化盛行,由茶人订烧的各类茶器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都标新立异。2017年年底举办了“窑火丹青—两庆书屋藏瓷”展,在日本订烧的景德镇瓷器“和风扑面”部分中,展出的外销日本的景德镇瓷器包括明天启青花“源氏物语”三足香炉、清顺治青花雪景松鹿圆盘、清顺治五彩字母鸡圆盘、明崇祯青花戏犬图茶碗等瓷器。

 

近代以来,除了明末清初是日本订烧瓷器的高峰以外,江户中晚期的文化、文政年间是另一个日中陶瓷贸易的黄金时期。在我的收藏品中,有一件青花梅花纹罐,就是被称为“芋头水指”的茶道具。器底有一段落款:“倭人作之素地真属雅玩,予将碗青润色焉,复送日本。”这段话太重要了,直接告诉你这是日本陶匠来中国做的胎,中国画师画的画,在景德镇烧好后又运回日本的东西。这是名副其实的日中合作 ! 我买到这件作品后,更加关注日本订烧的中国瓷器。其实,古往今来,“古染付”“祥瑞”“南京赤绘”“新渡”等这些订烧瓷器如实地反映了两国的贸易往来及文化交流,时间也跨越了明清两朝,意义深远。


南宋双凤凰耳瓶

“万声”铭

高 33.6cm

和泉市久保惣纪念美术馆藏


Q:随着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唐三彩和磁州窑的大量出土,日本掀起了“鉴赏陶瓷”的又一个高潮。这一时期到20世纪中期,日本收藏家也大肆收入中国陶瓷,出现了众多中国陶瓷收藏家,比如您文章中提及的山中定次郎、神通由太郎、浅野楳吉、广田松繁、平野龙治郎、川合定治郎等。具体来说,这一时期流入日本的中国陶瓷又有怎样的特点?

 

A: 日本传统鉴赏陶瓷的方式是在茶道、花道等艺文活动中进行的,这也直接影响到日本对中国陶瓷的选择和鉴赏。近代以来,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国及朝鲜半岛出土陶瓷大量涌现,由于考古学的发展、古美术市场的繁荣、人们视野的开阔、审美趣味的变化等诸多原因,日本兴起了“鉴赏陶瓷”的风潮,时至明治维新前后,社会发生巨大变革,一股新风也吹入古陶瓷鉴赏研究的领域,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了。

 

20世纪初,两件大事带给世界范围的古陶瓷流通及收藏以重大影响:一是修建开封至洛阳的汴洛铁路,唐三彩大量出土,为人所知;二是河北省巨鹿遗址磁州窑的大量出土。当时的中国藏家普遍嫌弃墓葬明器,出土器物大部分经由北京、上海的古董市场,流向日本、欧美。高桥太华被认为是最早购买唐三彩的藏家,在他回忆的文章中提到当时他“不问价格就买下了”。此后,日本各界名流竞相购藏,相继成立了品陶会、彩壶会、陶雅会、陶话会、东洋陶瓷研究所等组织,收藏鉴赏陶瓷并组织展览,出版相关书籍。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一大批的“鉴赏陶瓷”的收藏家。

 

Q:收藏青铜器众多的泉古屋博古馆最早入藏青铜器的动机是为了收藏煎茶器具,随着收藏和了解的深入,进而转向偏向于“鉴赏”行为,明清瓷器在日本的转入也有这样的过程吗?

 

A: 日本的中国陶瓷收藏,经由大正时期,在唐三彩、陶俑、磁州窑的收藏、鉴赏达到一定水平,在昭和初,收藏范围扩大到明清官窑瓷器,由此构成了从唐到清中国陶瓷的发展脉络。总的来说,在大量中国文物流入日本之前,日本是被茶道至上的美感支配的时代,至此,不囿于用途及传承,纯粹以古陶瓷本身鉴赏研究为目的的“鉴赏陶瓷”之风在日本生根发芽,正式取得话语权。


明末清初青花松鹿图盘

“大明成化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

口径 20cm

两庆书屋藏


Q:以“义和团”为开端的19世纪、20世纪上半叶的社会动荡,导致大量中国文物艺术品流向日本,茧山松太郎因求得鬲式炉名品将店铺字号改为“茧山龙泉堂”,日本对于中国陶瓷的鉴赏也会随着流入日本的中国陶瓷而发生变化。那么,更多、更丰富的中国陶瓷的流入,使得日本、对中国文物艺术品的收藏和鉴赏发生了怎样的影响?

 

A: 从明治大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近一个世纪,由于“鉴赏陶瓷”风潮的兴起,活跃于日中两国之间的古董商直接造就日本成为中国古陶瓷的收藏大国。其中,山中定次郎、神通由太郎、浅野楳吉、广田松繁、平野龙治郎、川合定治郎等都是知名人物,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创办“茧山龙泉堂”的茧山松太郎及茧山顺吉父子。1976年出版的《龙泉集芳》收录了开店70年间经手的千余件中国陶瓷,数量之多、质量之精,无出其右者。

 

另一位著名的古董商是山中定次郎,他在生前曾以展览的方式进行销售,其中青铜器、佛像和瓷器是最重要的3个部分。目前统计出的山中在1913~1939年举办的中国文物展览中,展品共计约6640件,其中清代瓷器就约有1500件。山中商会在伦敦的经营门类中,也是以陶瓷为主,据说其在1927年出售的古月轩人物图瓶的价格在近7000英镑。

 

Q:在日本藏中国陶瓷的机构中,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是收藏古代陶瓷作品最丰富、精品最多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哪些重要的机构或者收藏家收藏的中国陶瓷值得一提?

 

A: 静嘉堂的清瓷藏品几乎涵盖了康雍乾盛世至嘉道年间各品种的官窑优品,一部分带有讲究的宫廷包装,源自民国藏家沈吉甫等藏界巨擘。在乾隆官窑名品中,青花缠枝莲纹兽钮盖壶更可与东京国立博物馆之同类品配成一对,或为经由山中商会同时流入日本之物,珠联璧合,极为难得。

 

当今在日本的中国古陶瓷收藏家中,伊世彦信是其中翘楚。他被称为“日本鸡蛋大王”,在美国致富。《纽约时报》报道他的标题是《美国的鸡蛋大王是日本人》,他出了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书名叫《我用鸡蛋买的毕加索》。他的收藏非常广泛,涵盖中国瓷器历朝历代的名品,有几百件,苏富比汝窑他也参与竞拍,因为他没有汝窑。在现在的国际市场上,伊世彦信是能够花重金买东西、为数不多的日本藏家之一。


明崇祯吴祥瑞造青花戏犬图茶碗

“五良大甫吴祥瑞造”八字两行楷书款

高 7.3cm

两庆书屋藏


Q:日本传统鉴赏陶瓷的方式是在茶道、花道等艺文活动中进行的,流入日本的陶瓷会在使用等方面有所不同,比如,在茶道、花道过程中的使用,这是造成日本陶瓷审美和中国明显不同的原因吗?

 

A:日本古陶瓷研究权威小山富士夫在1943年出版的《宋瓷》中,就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观点:宋瓷的美在于简洁呈明、清新大气,其造型松古挺拔,纹饰洒脱豪放,釉色深邃幽玄,虽然没有唐代陶瓷的磅礴气势,也没有明瓷的华丽美观,但是通观古今中外的陶瓷,再没有比宋瓷更具崇高品位和明细美感的器物。当今宋瓷的身价在国际范围与日俱增,说到中国陶瓷的精华,理所当然要先谈宋瓷。

 

小山富士夫早就指出了这一点。相比明瓷,清代官窑尤其是青花和彩瓷在日本的收藏比较薄弱,而作为花器的立件单色釉多有流传。究其背景,青花及彩瓷纹饰太过繁缛华美,不仅和日本传统所追求的“清静和寂”相去甚远,插花又有喧宾夺主之嫌。

 

Q:审美和生活习惯的差异,会造成中日在陶瓷审美上的差异吗?这种差异比较明显地体现在哪些方面?

 

A:这个问题可以以日本现藏最著名的碗—龙泉窑碗“马蝗绊”为例。“马蝗绊”是打了锔以后,锔钉的样子就像一只蝗虫。日本的茶道看到了这个锔钉并不嫌弃它,因为好像一只蝗虫落在了这个碗上,赋予了诗意,就起了这样一个富有联想的命名,这件事专门记在《马蝗绊茶瓯记》里了。“马蝗绊”在日本有两件,最出名的是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的那件,是“重要文化财”。


明末清初五彩五子登科纹盘

口径 20.8cm

两庆书屋藏


Q:您的文章也提及“回流至南京藏家处的道光慎德堂款粉彩鹦鹉纹梅瓶”,最近几年,从日本回流的中国陶瓷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在您看来,日本藏重要的中国瓷器流向市场的原因有哪些?

 

A:近年来,出现在市场上的高古瓷高成交作品,很多源自日本藏家,比如,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在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上以1.1388亿港元成交,该器为日本私人收藏,据说他也是以2.0786亿港元竞得北宋汝窑葵花洗的藏家。坂本五郎藏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以1.4684 亿港元成交,刷新当时的定窑世界拍卖纪录;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2013年在香港苏富比以6752万港元成交,刷新当时南宋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2016年北京保利上拍的龙泉梅子青摩羯耳盘口瓶传为松平治乡旧藏,成交价1265万元。


采访、文 / 季英伦

 

《中国陶瓷在日本的流转、鉴赏与回流》选自《艺术商业》3月刊,点击下图了解杂志详情,订阅杂志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3月刊

 

相关阅读


东瀛寻古| 正仓院:恍若身在盛唐之世?


东瀛寻古| 宋画光环下的日本水墨画


艺术商业》2016、2017、2018全年订阅已推出,请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拥有,了解并订阅更多杂志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让|艺|术|赞|美|生|活


关于我们——这是一页掌上日报

承接权威专业杂志《艺术商业》的优良基因

立足艺商独特的关注视角

用耳目一新的艺术细节装点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 欢迎分享给您的朋友

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即可订阅杂志

 

特别策划|潮流|展览推荐|视界|艺术人物

人物|艺事|杂志推荐|市场趋势|全景展览|封面故事|艺趣

?

本微信平台刊登文图所有权归《艺术商业》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订阅杂志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