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稿 2017

江户川同学2019-04-29 02:07:16


时间的流速快不知觉,通稿 2016 搁笔仿佛还在眼前,忙完一转身,又要开始码 2017 年的碎碎念了。


提笔之时,我正身处杭州郊外的民宿。傍晚的画外桐坞格外素静,倚靠露台、东望茶园,眼前尽是一片云山雾罩。


今天是小年,吃着手中的糖年糕才惊觉,春节真的近了。


后知后觉大概是每个天然呆的种族天赋吧,有些人看到更新的值班表才想起过年,有些人听说某台又重播《还珠格格》才想起过年。然而,无论是内心的原力或者头顶的呆毛,总有那么一件事物突然敲醒我们。


这一点上,我们不一样。在吃货的脑洞小剧场中,是我昏昏欲睡坐上归家的地铁,突然被人摇了几下才回过神来,原来终点站已经到了,而糖年糕正是那个摇醒我的事物。


蓦然回首,才发觉好多年没和家人齐整出游了,尽管旅行的初衷有些奇葩,一路经历却是美好的意外。就像此刻,凝望这异地他乡的漫天焰火,久违地坦荡舒心。


照例,奉上今年的伴读歌曲。来自《深夜食堂》中,我最喜欢的一季 ED,高桥优的「ヤキモチ」。


不管过去一年承受了些什么,心跳不已的故事、心碎不止的回忆,人生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新的一年,愿做一个幸福的人,吃鸡、养蛙,周游世界。拨出的电话都有人接,好吃的东西不会变凉。


最近《旅行青蛙》火了,现在打开朋友圈,画风都是这样的:

“我饿几去名古屋玩啦!”<( ̄︶ ̄)>

“我饿几出息啦,居然有朋友了!”<( ̄ˇ ̄)/

“饿几还不回家,不知道便当够吃吗?”(⊙﹏⊙)

“饿几睡半天了,咋还不出去玩?”(>﹏<)

“饿几一声不吭削木头,是不是有自闭症,赶紧出去找朋友玩啊~”( T­-T )


看完游戏简介,我其实很纳闷,这么佛系的游戏真会沉迷吗?抱着“批判怀疑”的精神,下载试毒,刚玩几天我觉得很 boring,一点 duang duang 的特效都没有。


但随着越来越沉浸其中,才发现这货原来不是游戏。孤独又自在得活着,那只蛙谁也不是,是成人后的你自己。


你分享每条关于蛙的感慨,多像父母在饭局上跟人交流亲子经验;你天天往蛙包里塞高级便当,帐篷也尽挑高级的买,生怕蛙在外面冻着饿着,不就是当年父母对你做的事吗;你点开相册看蛙的旅行照片,多像父母认真翻看你朋友圈;你高兴地晒着蛙从远方寄来的明信片,不就是父母在亲戚面前炫耀你的套路嘛。


养蛙老母、含辛茹苦,由此想起了神剧《瑞克和莫蒂》中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父母也只是有了孩子的孩子。扪心自问,当你退出游戏,易地而处,是否能像父母养育自己般无私牺牲呢。


我们习惯把许多事情想得理所当然,总觉得陪父母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急于一时。但是,你有认真算过我们陪伴父母的时间具体还有多久吗?


假设你的父母现在 60 岁,余下的寿命是 20 年,并且你不和父母同住,理想状态,每两周能见一次父母,那么每年你见到父母的天数大概是 26 天,每天相处的时间大概是 11 小时,所以:20年*26天*11小时= 5720 小时。


也就是说,你实际和父母相处的日子只剩 238 天了,细思恐极!


所以别再把孝顺过成名词了,假期中、闲暇时,记得放下手机,以父母喜欢的方式去陪陪他们,一场游戏、一次旅行。


去年搬家时遗留下许多物件,寻物免不了翻箱倒柜,却意外翻出了高中时的借书卡,持卡人签名处写着「李冰清」(我高中时的绰号,由来按下不表),还有一个搞怪涂鸦,虽然已不记得是哪位神童或仙女的作品,倏然看到仍觉心头一暖。


不由想讲讲胖子的故事,高中到现在的朋友,如今整整一年再未收到过他任何消息,在我看来这算是断交吧。


起因其实是件很小的事情。胖子拉群约了周末三人聚会,找我们确定时间,另一个小伙伴由于要跑外地做活动,就回复要活动结束才确定。


聚会当天,那位小伙伴结束得晚,回苏已是后半夜。私心想着开这么久夜路,肯定很累了,饭局不如就推迟吧。不想胖子不乐意了,抱怨着不早点通知,说为了聚会特地推掉了游戏里的工会活动、在家等了大半天。


听到这话,我觉得胖子有点无理取闹了,直言道:本来也没敲定好时间,聚会来日方长嘛;退一步讲,即便约好了,最终小伙伴来不了,你只是缺席一次工会活动而已,难道游戏比朋友都重要吗?既没有出门吹风,又没有下雨受淋,何必如此较真呢。


然而,就是因为这段回复,胖子再也没有主动找过我。此后也尝试过解释,好声好气说半天,他特么回了一个「哦」。人心最凉不过一声哦,不好意思,不伺候了!


其实和胖子闹掰已不止一次,上一次也是因为某个记不得的原因,半年都没交流。后来我绷不住,洋洋洒洒写了一篇长文才算缓过来。事后问他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他却说 QQ 是姐姐在登陆,没看到我发的消息。如此拙劣的爆狼式发言我已无力吐槽,心想反正没拿预言家,你想划水就划过去吧。


在这里旧事重提并非要让胖子难堪,指出问题也只是想善意规劝。我们身边有过太多这样渐行渐远的友谊,看似因为一件小事离别,其实是更深层次的原因造成的。


具体到胖子身上,我认为是性格原因。看事情总是先考虑自己,出现状况第一反应是别人的问题,不屑沟通也不屑解释,然而正是他所不屑的,才是维系友谊的关键。


依旧记得去年胖子丢了工作那晚,一路开车冲到我家,两人在夜宵摊上一边喝啤撸串一边秉烛长谈。他醉眼迷离,拍着我的肩膀说:“我觉得很失败,被合伙人像狗一样扫出来,你理解吗?我没有朋友,但回来第一个就想到你……”


虽然醉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也始终记着这段对话。或许他看完这些依然会耿耿于怀,或许根本不会点开这篇通稿,但我还是会真心祝愿,祝愿他今后有似锦人生去拥抱,祝愿他有个远大前程。


此时莫名,脑海中浮现出看《后会无期》时的一个情节:陈乔恩饰演的小演员周沫,对主角团说,混得不好你们可以回来找我。浩汉问,混得好呢?周沫淡淡一笑,混得好你们就不会愿意回来了。


我们总是谋求简洁有效的社交,却都表达得太过仓促。想交的朋友太多,却忘记了每个朋友都是独立自我的。很多时候,好友疏远不是因为别的,只因彼此之间不愿再敞开心扉,在深夜热络地说很多很多废话。


岁月在变迁,彼此在成长,小时候觉得一辈子不会丢的东西,最后也毫不心疼丢弃了。


友情、亲情、爱情,都会慢慢失去,有的自然而然,有的姿势难看,但求无愧于心就好。


最近审视了一圈身边的朋友,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自打娘胎出生从没积极谈过恋爱的,一种是前任都能凑够三桌斗地主的。也许你觉得前一种很奇葩,那我告诉你,这些人的幸福指数可能高出你几倍。


学乐器、养绿植、做义工、跑半马,再加上偶尔的外出娱乐和死宅追剧,这些朋友不仅妥妥贴贴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而且有条不紊地安排着闲暇的时光。消极恋爱?大概是还没遇到一个强烈喜欢的人吧。


扯远了,说回自己。我总结之前失败的感情经历,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没有办法面对失去的人,一方面急于交付内心所有的敏感脆弱,一方面又无法承担期待落空后的各种打击,不能很好地收拾残局,甚至要用很久时间来淡忘。


最终,我发现,这变成了一个死结。如果不能学会与自己的弱点相处,是没办法谈好一段恋爱的。


有句话,是在微博上看来的,我想它最能够解释我自己的问题,以及大多数被粗暴归类为「不够爱」的行为。


“爱的心意大家都是有的,只是爱的能力各有不同,不要因此而否定了爱的存在。”


许多时候并非无动于衷,只是无能为力。你可以努力经营一段关系,和睦相处、相敬为宾,却无法通过努力,让追求安稳、按部就班的恋人接受那个最肆意的自己。爱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尝试理解和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


分手只是一件小事,它虽然戳心戳肺的疼,但是当你翻过了这一页之后,依然可以无所畏惧,大胆地爱。不祝大家恋爱成功,只祝永远相信爱情。


年初时从单位辞职了,也郑重其事地给原先的同事写了一封告别信——《在行走的路上,爱你们,但还是要告别》(有兴趣阅览可点开公号「往期」菜单)。


很可惜工作邮箱已经停用,没法看到大家后续的回复,在此致歉。


我是在众羡的眼光中转战新媒体的,实际来到新单位,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每天累得在几个小时通勤的路上打瞌睡,凌晨睡眼惺忪被工作群的消息吵醒,午夜风起还在抓狂等待主编审稿。


相熟的同事聊天时问我,现在会后悔吗?开诚布公地讲,尽管有着各种不如意,然而愈是经历种种,却愈切身体会到,彼时选择跳出来是多么明智。


如果当初留在单位,三五年后,或许能升上高级客服,拿着一份不错的薪水。然而,多年后,当线上完全替代人工,我依然会面临选择,问自己,现在的我还有余勇再做改变嘛;离开这里,这些年积累的阅历学识能支撑我在新的征途乘风破浪嘛。


既然一样要面对选择,不如趁有余力多做尝试,尽情体会选择后的失败与懊悔、成功与喜悦,这些才是最宝贵的。


今年看了一部非常打鸡血的日剧《校对女孩河野悦子》,除了欣赏十元妹子的颜,还有一句对白无法忘怀「梦想的职业并不等于所在的职业」。


对于仍然在岗的同事,相信你们一定也有自己的考量,就像这部剧中的主角,面对异常枯燥的校对工作,依然能活得又燃又爆。职场之中繁杂的声音太多,妈蛋,压力山大时不妨做个「减法」:专注地追寻自己认为对的事,带着热爱,到最后会发现其中的乐趣,都会成为你存在的一部分。


工作,不只是谋生的饭碗,而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人生,这一路走来,绝非徒劳!


当你口呷馥芮白在星爸爸小憩时,一枚司徽闪过眼前,在这个凶猛的世界中,他比别人要亲近三分。


如果我一直在单位呆着,可能一整年最难忘的就是年终奖吧。然而今年,我和基友利用闲暇,开始了合作创业,虽然是很小的项目,但这期间给我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


首先是知道了名字真得好好取,确定不好会直接影响品牌设计;还有项目实施前一定得做好详实的行业市场调查;拓展业务需要反复集中地回访合作商;最终推向市场更是必须累计丰富的产品、资金以及经验学识,而这些都是创业之初始料未及的。


在很多方面,我们都准备不足,实施创意也缺乏像“饭人生活节”这样的平台锤炼。磕磕绊绊、踉跄试错,焦虑时夜不能寐、困惑时搔头挠耳,才发觉创建一个品牌才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有失败的回忆,自然也有成功的经验。在筛选创业内容方面,我还是总结出一些独到见解的,比如你正手握几十个创业想法无从下手,不妨先脑补下,现在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什么?


我的答案是简单和个性。简单意味着高品质,你能够更专注于提升产品服务和口碑;个性意味着有惊喜,你拥有着天然的市场优势,每次尝试都是在重新定义行业。符合其中一点,都算得上是靠谱的想法。


最后,告诫同样想要创业的朋友:开始一切前,请存上足够的钱,足够负担一长段时间的生活开支,这样你就不必在债务中度日,也有能力和底气辞掉不合适的工作。尝试过后才有话语权,不要害怕风险、不要低估自己,更不要抱着必须呆在某个你所厌恶的工作环境中的想法。


说到底,创业不是为了追求它所带来附加的收获,比如个人的虚荣、财务的自由,甚至是没有老板管我的舒适生活、自己说了算的状态。如果只是为了这些,那实现的途径就太多了,你几乎不会在实际是最难的创业这条路上坚持到底的。


创业是为了做成你想做的事,而你所坚持的,终究有一天,会成为生命中值得骄傲的东西。


跑步不止、思考不息,这是我一个人跑步的第三年,许多事情千头万绪,外出奔跑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尽管少了但还在坚持着。


谈到跑步总绕不过村上春树的书,他总写一些一个人在都市里徘徊的场景,比如夕阳西下的时候,在厨房里做一片黄瓜三明治,冲咖啡,慢吞吞地收听广播,趴在餐桌上阅读小说之类。


开始跑步后才逐渐理解,小说中的这些细节就是生活。生活,就是那些纵情虚度的时光以及每一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刻。所以闲暇时,约个时间,我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就好。


最近听闻一位远亲罹患重症的消息,有限的奔跑时光里,竟忍不住思索起年老和死亡来。朋友打趣说,之所以一心想着死这件事,一定是因为活得太认真了。


我凄然一笑,回道:没法不想啊,以前家里都是爸妈做主,可不知何时起他们开始问我拿主意了;以前我爸扛个煤气罐一口气上四楼,现在抬两个大包到家门口都要大喘气;还有一次,我妈和别人唠家常,说自己也该出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了。每每这些时刻都心怀敬畏,提醒自己终有一天要面对。


我喜欢看小说,却很少给朋友推荐“好看”的小说。因为好看的标准每个人心中都不一样,结合今年跑步思考的主题,索性安利一部小说——夏目漱石的《心》。


作为耳熟能详的日本国民大作家,他的头像可是曾经被印在 1000 日元的钞票上,看过名侦探柯南的应该都懂。


这部小说的特别之处在于,发表之际正是夏目漱石病入膏肓之时,两年后他便匆匆离世,文章中不再有往日的诙谐,字里行间尽是孤独、矛盾与无助。


就在这个年尾,迪士尼成功收购了 20 世纪福克斯,给即将到来的全新一年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正应了迪士尼爸爸的名言:「All our dreams can come true, if we have the courage to pursue them.」


上学那会儿,总觉得本科要比专科强,毕业掌握一门外语,走遍天下都不怕。然而,年到三十,我发现,也许不会有什么区别。曾经读专科的朋友如今许多都已收入过万,自己则越走越偏,大学四年所学现在几乎全忘了,唯一的收获,是一门几乎所有人都会的第二母语。


最为致命的是,愈接触第二母语,愈由衷感慨汉语言的博大精深,一把年纪,都还是要靠第一母语写东西来增粉。


所以选择真的 hin 重要啊!即便你是个浑身直得发硬的直男,熟知30级狗头人的最佳出装,对皇马和巴萨的爱恨情仇也了如指掌,如果选不对女友出的送命题,一样休想全身而退。


不闹了,结尾还是要符合《少年 JUMP》的主旋律。5月,数码宝贝续篇的最后一个剧场版就要上映了,斯人已逝、旋律犹在,借用和田光司老师的一句歌词,愿诸位在无限延伸的梦想后面,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


路上仍有新事,明年再听故事。



沈冰清,怂包。微博ID:@江户川同学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