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机场每年涌进十几万人,却未曾起飞一个航班

航空物语2018-12-05 12:44:14

如果历史爱好者心中的圣殿是埃及金字塔,音乐爱好者的圣殿是维也纳金色大厅,那么作为飞友+模型爱好者,我心中的圣殿注定就是这座坐落在德国汉堡的微型Knuffingen机场!


这个机场属于飞行和模型爱好者Frederik and Gerrit Braun兄弟花费累积超过15万个小时修建出来的minatureworld的一部分,完美的模拟出了一个真正机场的运营——从白天到黑夜,从飞机起飞到降落,从卸载货物到乘客登机……最微小的细节都被完美的还原。面对这样一座用心打造的繁忙运营的“活”机场,只能感叹拍再多的照片都挂一漏万,无法完整的展现出它的美妙。


Knuffingen机场航站楼


Knuffingen机场时刻屏。Knuffingen机场老板非常克制的只YY了两条第五航权航线——阿联酋航空从Knuffingen飞往多伦多和圣保罗。然而事实上,可怜的阿航现在还在为新开的雅典-纽瓦克航线面临来自美联航的抗议。Knuffingen机场真是先知!


BTL456飞苏黎世?原来是Breitling手表的广告!如此隐忍低调的植入广告,也只有严谨的德国人才能创造出来


停靠航站楼的各家航司飞机。Knuffingen机场航站楼采用的是出发到达合为一层的结构,而非我朝大型机场普遍采用的出发层和到达层分离的结构


飞机起起落落,推进推出,真切的令人感受到了这座机场的脉动!


廊桥外墙上非常克制的没有植入HSBC的广告


Sky Chefs餐食供应车升起了支架给泰航A380的upper deck供餐。航站楼的露天观景台上有不少吃瓜群众正在眺望美丽的A380。泰美丽赏心悦目的涂装总令人联想起他家的slogan——smooth as silk。


从另外一侧看泰美丽,客舱灯光都已启亮



飞往曼谷的泰航A380推出了!额等等,Sky Chefs餐车支架还没收放下!


全日空的B787-8,经典的RR发动机齿轮外壳很吸引眼球。根据Knuffingen机场的航班时刻屏显示,这架飞机来自名古屋中部机场


法航的B772。飞巴黎也需要用772?看来Knuffingen的人民很喜欢去巴黎度假


同时停泊在远机位的寰宇联盟成员约旦皇家航空和俄罗斯S7航空两架飞机,涂装都很有喜感:约旦皇家航空的咖啡豆色令人感觉航司由于缺钱已经很久没有清洗机身;而S7的菜青虫色涂装总是给人刚成立不久的越南比基尼廉航的既视感。虽然Knuffingen机场没有官方说明是哪个联盟的主场,也并没有在任何地方展示任何一个联盟的logo,但是从停机坪出现的飞机数量和寰宇联盟众多飞机被排挤到远机位这两点不难判断,Knuffingen肯定是星空联盟的主场。


base在法兰克福的Condor航空,是一家主营旅游目的地的小众航空公司,直到最近成为阿拉斯加航空的合作伙伴才进入人们的视线。这架"Wir Lieben Fliegen(我们爱飞行)"757的特别涂装估计是飞友贡献的灵感!像铅笔一样优雅细长的757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窄体机机型。可惜随着大量的757退役,越来越难坐到这款经典的机型了,突然开始怀念757舱内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过道和用蓝色消毒液冲马桶的厕所……


另外一架Condor飞机尾翼上的logo是欧洲最大的旅游集团Thomas Cook(官方中文译名托迈酷客,估计他家和Airbnb用了同一家agency来取中文名字-_-!)。Thomas Cook是Condor航空的母公司


德国另外一家的主营旅游目的地的航司TUIfly


柏林航空A332。柏林航空仅有的几架A332都被投入到了飞阿布扎比、芝加哥和迈阿密等长途航线中


柏林航空A332发动机特写。大红色涂装的发动机非常性感!


在knuffingen机场活捉我大东航执飞法兰克福-上海的A332!东航在2011年开通过上海-法兰克福-汉堡航线,可惜因为经营惨淡,在2013年被迫停航。时过境迁,如今庆祝辉煌甲子的东航已经更换了新涂装,不知未来是否还能在Knuffingen机场看到东航凌燕?


汉莎的733,短小紧的机身有点呆萌


汉莎一架复古涂装的A321。汉莎在2005年为了庆祝二战后运营50周年,把两架A321涂上了1955年款涂装,栩栩如生的重现联邦德国严谨工业风


汉莎的Lufthansa Regional飞机貌似出了点小问题?机头停歪了


荷航A332降落后滑行中。背后是芝加哥飞来的汉莎A346刚好降落入场


汉莎的B747-400大头鹅。随着越来越多的747-800型新飞机加入汉莎机队,747-400逐渐成了稀有物种


英航的协和客机潜入Knuffingen机场!协和客机超两马赫的巡航速度使她能赶超地球的自转速度,因此赢得了经典的arrive before you leave的slogan。只可惜往昔名流富贵争先乘坐的超音速客机,如今只能静静的躺在世界各地的航空博物馆里度过余生。


柏林航空旗下的奥地利廉航NIKI航空,主营度假目的地航线。这架飞往维也纳的A320顶着一只大头苍蝇的涂装


飞往莫斯科的图-154客机,是Knuffingen机场唯一的一个飞往东欧的航班


荷航的A332起飞飞往阿姆斯特丹。和法航一样,荷航也用宽体机执飞Knuffingen机场,看来生意不错


塔台在机场的一角,能够鸟瞰整个跑道和航站楼。仔细看塔台内的电脑显示器屏幕——逼真的细节令人疯狂!



把视线从客运航站楼转到货运停机坪,发现更多惊喜。首先看到Orbis眼科飞行医院的DC-10飞机也来Knuffingen机场凑热闹了!2016年Orbis接收了由联邦快递捐赠的最新一架DC-10飞机,也更换了新的涂装,期待这架全新的Orbis飞机早日飞抵Knuffingen!


货机区停机坪一片繁忙景象。阿联酋航空的777-200F货机准备推出


德国的机场当然不会缺失民族企业代表DHL露脸的机会。根据机场的航班时刻屏显示,这架DHL的757货机即将飞往阿布扎比


汉莎航空子公司汉莎飞机维修公司的飞机维修库。汉莎飞机维修公司的总部在汉堡,所以也顺理成章的出现在Knuffingen机场


夜幕降临,机场依旧繁忙。白天停靠航站楼的荷航、柏林航空和阿联酋航空航班已经离港


停机坪上星星点点的照明灯



又一架汉莎的航班准备起飞


Lufthansa Regional的飞机在演习紧急情况撤离?


飞往芝加哥的汉莎A346在夜幕中起飞!A340系列也许是空客最失败的机型,最初推出时是为了和同样四引擎飞长途航线的波音747竞争,但是后来面临效率更高的双引擎的波音777系列强力挑战,A340机型随即销量惨淡,全靠汉莎为代表的欧洲航司的订单才勉强支撑。


飞往上海的东航航班拉起。浦东机场见!


从香港飞来的联邦快递货机降落了


塔台的空管员们在对着显示屏幕认真工作。不知道Knuffingen机场的塔台空管员是否也像我朝机场空管员一样拿着卖白菜的收入操卖白粉的心?


夜晚是飞机维修保养的高峰期。一架汉莎A346正被推进维修库


机场边油库


救护车鸣着笛飞驰穿过停机坪。有乘客突发疾病需要急救!


跑道的划线和指示牌非常严谨


Knuffingen机场支持二三类盲降


几名行李搬运工在休息中


机场工作人员乘车呼啸而过


最后再把视线转回一片繁忙的候机楼。大汉莎的黄色旗帜高高飘扬


作为汉莎集团的子品牌,瑞士航空也理所当然在Knuffingen机场露个脸


航站楼分出发和到达两层


注意车道上方那两块标识停车库剩余可用车位的电子显示屏——上面的数字在不停变化!


到达层挤满了等待接客的出租车


出租车的等待队列一直排到了航站楼外。Knuffingen机场的交通效率和我大帝都机场一样低下


企图加塞儿的车出了车祸


航站楼负一层是机场火车站。站台上也有航班信息屏


航站楼旁的停车楼里各种车进进出出。镜头不够好,焦距只能拉到这么长了,只能送出这么多细节给到大家,剩下的靠各位看官想象……


Knuffingen机场的一天既繁忙又精彩,而我陪伴Knuffingen机场度过的一天时间仿佛就像一分钟一样短暂,真心希望化身成一位行李搬运工或者牵引车司机潜入这座机场去探个究竟!离开这里时,我内心无以复加的满足感和意犹未尽的回味感交织霸占了大脑。模型里的世界一切是如此完美,以至于我走出模型所在的大楼、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中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反差给人带来的眩晕!


最后送上机场的官方介绍视频,预祝各位有计划前去参观的飞友期待开心,祝各位没有计划的飞友垂涎开心。


---本文来自公众号 “在不确定的世界”,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文章回顾】

  • 飞机为啥越来越挤?航司运你一趟只挣杯咖啡钱……

  • 随时再见,中国人第一次飞起来的地方……

  • 不可战胜的对手首飞了。还在图纸上的国产大型客机,叫我怎么爱你?

  • 航空界不会告诉你,飞机还不如大巴安全

  • 不吹不黑,乘坐国产螺旋桨客机是怎样一种体验?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