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oya,GO!——记我的第六场马拉松

跑步圈2019-12-01 13:03:38

故事的起点有点远。

 

名古屋马拉松之前,在我参加的所有比赛中,其中五场全马、四次越野,最困难的比赛应该是环黄越野50公里了。环黄征途虽然劳顿,但结果确超出我的预期。历经9个多小时,我成功斩获个人首枚50公里越野赛的奖牌。因此环黄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一直都畅想着参加一次百公里。然而,生活的奇妙之处就是在某一时刻,将你抛进云端,随之甩入谷底,将你打回原形、变成碎片。

 

报名名古屋女子马拉松,源于赫本对Tiffany的美好演绎,她在我心里种上了一颗虚荣的种子。美丽的女子,谁会拒绝Tiffany?拥有人生中的第一件Tiffany,而她,是自己跑马得来的!唔,听上去还有点酷,对不对?



 


一场马拉松的开始,或许就是源于一个在别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理由或突然闪进你生活中的一个偶然吧。然而,对于比赛,我是认真的!确认报名成功后,我便开始了名古屋的备战计划。对我来说,名古屋的目标明确而不可动摇:跑进430!(原谅我是个渣渣)。渣渣和大神间的最大差距是跑量,于是我开始耐心地积累跑量。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跑量,无以PB


 

                                     Tiffany在召唤我


10月、11月我的跑量都稳定地保持在140KM130KM。对于我这样一个工作压力大、任务多,一天工作时间12小时都不够用的人来说,I did my best! 一方面,工作的繁重让我严重缺乏休息,我记不清多少个夜晚我都不得不在12点之后才能睡觉,偶尔还需要工作到凌晨3点多。另一方面,我的生活严重被工作挤压,对自己的时间必须精打细算才能挤出一点点时间来健身或跑步。那段日子的我,极其不快乐。


1214日,在完成前一天的户外跑步视频拍摄之后,头晕、耳鸣了两天的我终于忍不住要去医院做检查。从神经内科到五官科,最终被医生诊断为突发性耳聋。前庭神经受损,头晕得睁不开眼睛。看到诊断结果的时候,我怕了,我怕我以后听不见、看不到了。于是,我乖乖配合医生治疗,给领导打电话请假,由于头晕睁不开眼睛,所有手头的工作也不得不停下。于是,12月我的跑量滑落至不到50公里。告别健身房,告别跑道,在我的世界里,看不清也听不清。


                                              跌入谷底

 

病来如山倒,病走如抽丝。恢复的过程是极其缓慢而痛苦的,内心的苦无法言说。

 

2018年新年,为了纪念一下,我穿上跑鞋跑了病后的第一个5公里,这五公里跑得跌跌撞撞,配速也是历史之最低。此时的我感到自己将要缺席名古屋,甚至可能再也不能回到马拉松的赛场上了。已经习惯拥有的东西即将失去,就像魔女的扫帚失去魔力,不能飞行。




 

日子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停止。我的脚步虽然缓慢,但也步履不停。

 

我跟医生说春节假期我想暂停治疗,出去走走。他也赞同,说出去散散心或许就好了。太远的地方去不了,我选择跨过渤海,沿海一路向南、再向西,然后回到爸妈身边。我想在去过的每一个城市都留下自己的跑步轨迹。1月31日在上海世纪公园完成了病后的首个20公里,配速也提升到了630’’以内。那个多雪的、寒冷的冬天,我跑过了最多的城市,1月的跑量竟然也超过了100公里。

 

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2月7日,在山西平遥第一次喝白酒,我喝了2两玫瑰泡的汾酒,因为实在是美味。在古镇跑到接近终点的时候被一只小奶狗追,我摔坏了膝盖。(嘚瑟大了,捂脸)此时距离名古屋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计划着去霓虹国玩玩算了,跑不跑马看情况。心理没了压力,脚步也没停歇,二月的跑量也接近九十,最远在情人节跑了21.4公里。


                        情人节打卡 


2018年2月末,一次偶然的朋友小聚,同为马拉松爱好者和伪爱好者,大家聊新的一年想要跑的马还有越野赛。我说我的新年首马将要献给有着Tiffany的名古屋,一位大哥取笑名古屋这个大农村,更为向往拥有盛誉的东京马拉松的他估计不能理解想要拥有美好Tiffany的少女之心。我亦不反驳。对霓虹国还没有任何体验的我很难picture出名古屋这个大农村的马拉松。

 

然而,启程之前,降低自己的期望值,对于跑马,没有比这再好的开始了。

 

南航的飞机穿过尘埃,飞向澄净,降落在位于海边的中部机场。在我们到达的前两天,持续的降雨使机场到常滑段的火车停运维修,于是我们坐巴士到常滑中转,不紧不慢地挑战日本的公共交通系统,成功到达酒店,周折但也觉得有趣。



 

去往Nagoya Dome领取装备,又遇到了和我同班飞机坐在我后排的黄老师,我们还同在长山岛的兔子群里。黄老师人靓、有活力,身材又好,更重要的是跑得还快!有缘的人转角就会相遇。

 

名古屋外籍选手和本国选手领取装备的地点是分开的,在外籍选手的入口处,我见到了可以多种语言交谈的志愿者爷爷,他对我说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我向他道谢,他又问What is your mother tongue? 我回答说Chinese。他又用中文说:你好!欢迎你!原来爷爷是想跟我秀中文,我又用日语和他道谢。哈哈!领取装备前又有两名志愿者分别向我确认不同的信息,感觉真是万无一失了。转头等朋友,原来她被引领到错误的区域,引来好几名志愿者过来帮忙又是一通道歉。

 


随后的Expo上就是各种商品的推介以及商家与参赛选手的各种互动活动,我们到得较早,人少的好处就是不用排队,还领到了各种Top的小礼物。作为Nike的粉丝,我对本届的赞助商New Balance的产品着实无感,象征性买了件T恤留作纪念。之后又和朋友一起美美地做了指甲贴,领到两束花,各种拍拍拍。Expo回来感觉自己有点小感冒,还有点发烧。第二天,我基本猫在酒店里休息,为了比赛,吃了好久不吃的感冒药。





 

经过了两天的降雨,名古屋的平日的海风也平息了一些,比赛当天的天气非常舒适。我们乘坐JR,路上、车上有很多参加比赛的选手。参赛手册中介绍说本届比赛的参赛总人数为三万多人,以本国选手为主,其次是来自中国,包括台湾和香港,以及韩国的女性。我想名古屋的女子马拉松应该云集了几乎日本全国的马拉松女性跑者了吧!比赛的时间是9:10,感觉这点很人性化,无需那么早起来准备了。


赛前,比热身更重要的是去厕所。因为都是女性跑者,主办方充分考虑了这个问题,起点位置出发区域的右侧设置了360个卫生间,分成了20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三名志愿者导引。尽管如此,我在的第一个区域,排队去卫生间的队伍还是来回折了5次,应该有一百多人在排队吧。从开始排队到结束,大概20多分钟的时间。值得一提的是,每个区域的后侧都设立了几个洗手台,而且是有镜子的!充分考虑到了女性的需要。


                                             赛前循例



名古屋市市场讲话结束后,仓木麻衣唱霓虹国的国歌,全场非常的安静,仓木清唱着,将日本的国歌唱出了空灵感。第一次参加女子马拉松,满眼都是妹子,我在人群中搜索着气质好、长得好看的妹子们。比赛枪响后,主持人在台前与两侧跑过去的女选手们互动,偶尔大屏幕会特别出现几个专门陪女伴跑的男选手。主持人拿他打趣,大家都哈哈大笑。前五公里没有设立公里牌的,水和饮料的补给也从这开始设立。参加都是女子的马拉松真是好,每个从你身边跑过的都是香喷喷的,心情好到爆。道路两侧站满了观众,特别热烈的给大家加油。刚开始的几公里,有很多日本参赛者的朋友、同事、老师特意过来看她们比赛,场面非常欢乐。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的我,也被她们开心的情绪感染了。


                                   比赛当日


 

                                 入场


                                       spot到一名男子




                                     From the Start




                                  O-Ha-You 摄影师!




从起点到10公里,感觉比较拥挤,我按照630-640的配速跑,也没有着急。大概10公里的时候,看到世界顶级女选手们已折返至此,速度是我的2倍,真的很快啊,看起来比在电视上快多了。

 

每个路口是摄影师的采影地,有个志愿者举着画着照相机的牌子并大声提示来这里拍照啦!半马前我跑到每个摄影师面前摆拍。半马后的补给站,去找名古屋的特色补给,吃了一把蘑菇力,志愿者大声说还有很多很多的!我站在路边,一边耐心把香蕉吃完,一边做了下简单的拉伸,感觉膝盖有那么一点不舒服。再次回到赛道上,感觉想去卫生间,可能前面饮料喝多了。


                                    赛道上的姑娘们





                              配速,配速!



接下来,我没有耐心和摄影师去互动了,一心只想去卫生间。赛道上大概每隔2公里就会有卫生间,可仍然有选手在外面排队,我选择继续向前跑。30公里的时候,有一组观众在路边为大家呐喊加油,那个姑娘喊得撕心裂肺、声嘶力竭地,那种投入和专注程度让我一下子特别感动,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原本这一路倒也跑得轻松自在,欢乐多多,可我的那根感性的神经一下子被拨动了。我一下子想到了从1214日到311日,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眼泪就控制不住要流下来。我将头巾蒙上,一边忍着泪水,一边向前跑着。前方,各色攒动的小脑袋,在我眼前开始模糊。眼前的光景,是在梦中吧!


                   人头攒动的赛道上


 

一直跑到36公里,终于找到了无人排队的卫生间,志愿者忙示意骑自行车的人停下,让我跑过去。去卫生间的时候,我才仔细地算了个明白,630的配速是跑不进430的!天啊,我的计划原来执行的都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从卫生间出来,我还是去洗手,照着镜子重新扎了一下头发。剩下的里程只有6公里,我想无论怎样,也不能跑进430了,那么就440吧。


                       重新返回赛道



剩下的6公里,我跑出了全程最快的跑速,我超过了很多人,后面的好吃的补给站只进了一次。我蒙着头巾,拍照的大喊:要保持美丽的笑容哦!不好意思,我赶时间。路两边的观众不间断地为选手们加油!他们喊:fight!真快!就这样跑!你是个真正的跑者!…… 我觉得他们都是在为我加油的,因为我知道,这最后的六公里,我做得很棒!



                                         To the Finish




                                    最后的冲刺



 

通过终点时,我看显示的时间是452,净成绩大概是442左右。我看到赛前我事先选中的颁发奖牌的帅哥,就朝他跑了过去,可是到我的时候托盘里的奖牌正好发完了。旁边的另一位颁奖男模朝我示意,我稍有点不情愿,好在他是第二选中的对象,所以也接受了。我没有去拍照,因为我担心此刻的我太丑了,我笑不出来。我拿了自己的参赛包,在通道的一侧拉伸。很多日本女选手一样直接坐在石板地上,一点看不出矫情的样子。我一边拉伸,一边不停地擦拭自己的泪水。擦干泪水,拿出自己的第一件跑马得来的Tiffany,留下独一无二的瞬间。



    

                                     I do too, love MY Tiffany!

                                                                




 至此,我人生中的第六场马拉松结束。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