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旅

魚语人间2018-12-05 16:40:03

同事发来的2018年的圆明园。于是,想起了2007年的北京……那是我第一次到帝都,为了父亲的小提琴……


2007年

北京的冬天

1月28日坐上北上的火车,奔赴北京。途中经过东莞、惠州、河源、龙川、定南、赣州、井冈山、泰和、吉安、南昌、九江、麻城、毫州、商丘、聊城、衡水、霸州。在29个小时的摇晃中达到了北京西。

 

到北京西才下午三点多,太阳竟开始渐渐下山了。打了辆出租车到小韩位于陶然亭附近的单位。

 

北京早晚的温差蛮大的,当有太阳的时候,感觉还不算冷,当黑夜来临的时候,感觉就十分的寒冷了。太阳似乎是北京的冬天里上天最好的恩赐了。


故宫的印象

踏进午门来到了故宫。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都在修葺中,看不到庐山真面目。不过即使不修葺,大概也不得入内吧。极可能只是透过窗户或站在大门的围栏外向内张望而已。想进去都如此的难,想抚摸一下里面的一物恐怕就更难了。
 
故宫里的宫殿不少,典型的四合院。大大小小也能自成一格。每个宫殿都有着各自的故事。对于他们感触都不大。到是看着一些新旧的对比有一些感慨。宫殿建于明朝,上下几百年的历史,到了今天一些油漆或物件的脱落或掉色是最自然的事,或者这就是历史。而今日对宫殿加以维护或维修,当然也再所难免,修葺是为了能使它存在得更久远一些。可是,古老的建筑,油上新的油漆,虽然说可以使一些破旧的东西再次鲜活起来,但是,却也有了一丝格格不入的味道。难道,我们去故宫不久是为了看历史么?历史不应该是尘封或是陈旧的吗?涂上新的色彩的意义又何在呢?如果说这是一个依旧有主人居住的宅子,日久了做一些翻新的工程是情有可原,但对于一座没有人居住的大宅子,更应该做的只是保持它的原汁原味,哪怕是一根掉了漆的木柱都不应该重新油漆。当然,防止腐朽或防止脱落是另外一回事。
 
宫殿以前是人住的地方,有人生有人死。在西湖的时候,可以很坦然的面对一座座坟。但却在某处的宫殿里听说了谁在此过往而感到毛骨悚然。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觉得这些宫殿的主人似乎依旧还在。最起码他们的魂还在。
 
故宫里的路已经被踩得坑坑洼洼的。由此可推出为何一些主要的大殿不设开放,游人只能透过玻璃窗费劲的向内张望,这无疑是保护她们的最无奈却又是最好的方法了。

故宫的井

清初的董鄂妃很出名,清末的珍妃也不赖。可结局却是天渊之别。另外花了10块钱去看珍妃井。
 
珍妃井是白色的,井口很小,不知道的话,不会认为它是一口井。北方的井好象都很小巧,不似南方的井。刚开始,我不曾认真的看,还以为那是一张石椅,直到导游器里的讲解说往前看,这就是珍妃井的时候,才惊觉原来这就是著名的珍妃井。珍妃井的井口很小,感觉不能把一个人塞进去,当年,珍妃真的是被人由此投井的吗?有点不可想象。
 
围着井观看的人不少,所以,也就没去凑这个热闹了。井的旁边有一间小的房子,是当年珍妃的姐姐为了纪念妹妹的一个场所,里面设立着一个珍妃的牌位,给人的感觉有点凄凉。
 
在别处的园子里同样能找到如此这般的井,曾在一个井上伸头往井里瞧,瞧的那一刻又突然把头缩了回来,因为,深怕从井里看到的是另外的一副脸孔,几百年的沧桑,说不准,这井里埋葬过多少青春的红颜。
 
在百多年前,一些女子就这么一辈子被困在了这个叫紫禁城的地方。好命的,可以受尽百般宠爱。不好命的,则凄惨度日,所得到的也不过是一间房子,一些珠宝,或是身后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封号。紫禁城,禁住的是什么?这座宫殿浪费了多少青春。

故宫的日落

北京的冬天日落很早,三点多四点太阳就已西斜。去故宫的那天万里无云,天色湛蓝,感觉太阳是直直的照射下来的。没有古代的帝皇,没有古代的后妃,只有现代的游人。游人讲着各地各国的语言,怀着各种心情在宫墙内行走着。感觉回不到旧日,其实也触摸不到历史。唯一觉得与历史有点近的是在东筒子里走的时候,前后没有太多的人,感觉有点彷徨,那年的那些宫女的心情不知是否一样,一个人走着,走向未知的未来。返回到现在,二十一世纪的人走在一座十九世纪的城,竟然也有此种感觉,真的是古今相通吗?
 
故宫的日落,很久以前有一部电视剧叫《日落紫禁城》。当年的溥仪也是在日落的黄昏时分被赶出紫禁城的吧?在落日的余晖下离开故宫,告别自己的家园,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走在紫进城里竟然也有点体会到溥仪当年离开时的心情。除了不舍,更多的可能是不忿吧。祖先留下来的家,凭什么就不能住呢?还想起了婉容架秋千的那两个圈圈,是在翊坤宫的吧?反正是在正房大门外左边的横梁上的,婉容的青春就是在这里荡呀荡的荡没的吧。
 
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呀?但是,今天一一去验证的时候,才惊觉原来这些曾经觉得那么真实的东西,跟戏剧,跟想象有着那么大的差距。原来历史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以前的故宫或许很大,但是,今天却只走了半天则已走完。以前很了不起的人物,今天早已消失。故宫依旧是故宫,我却不再是那个寻梦的人。或者走进故宫时,心中有些期盼,但是迎着落日走出故宫的时候,心中有一种坦然的感觉,在故宫我没有回头看一眼,这座明清皇帝的家园结束了我对一些历史的想象。日落的故宫,是那么的苍凉,即使游人再多,即使翻新再频,但是,没有主人的宅子就没有任何的生机与灵气,尽管你有过再辉煌的历史也是徒然,最终也只能如落日般渐渐变得荒凉。
 
故宫的落日很美,真的很美。

北海的白塔

无论是电视节目,书报应该都介绍过北海白塔。对于北海的白塔,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深入脑海,它跟故宫一样,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北京的标志之一。
 
这次去北京,父亲说可以去北海公园走走。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我会去看看北海的白塔。
 
北海是皇家园林,感觉蛮舒服的。北京的皇家园林大都要登高。往上攀登是必修之课,也不知道当年那些到此游玩的王孙贵族,帝后嫔妃们是被人抬上去的还是自己走上去的。自己走上去固然累人,但是,如果是抬上去的,山路陡峭也并不是很舒适的事。
 
一直往前走,也算一路往上爬。爬到最高点著名的白塔即在眼前,可惜,人上不去白塔。到是白塔前的千佛塔可以上去。想去摸摸那千个佛像,请另外购票进入。
 
北京的皇家园林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总有一个至高点,让人一路攀登,然后在另外一个方向让人迂回下来。不知道那时的帝皇是否特别希望登高远眺远方的世界。登上最高点的皇帝们会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吗?
 
北海公园蛮大的,沿着一个陡直的楼梯走到了白塔跟前,沿着迂回陡峭的山石路走会平地。或者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道理就在这里吧!
 
每一座皇家园林里不可缺少的是礼佛的大殿。自认为天子的人都要依靠佛来保佑是那么讽刺的一件事。又或者这些地方更多的是太后们礼佛的地方。也对,有幸诞下天之骄子,真的是几辈子才能修得的福份。所以,大多数的真命天子的亲生母亲都不长寿,或者也应验了一句,母亲是为孩子挡灾的。要为真命天子挡灾,或者只有用自己生命才够力量吧。
 
北海公园内有一座双面的九龙碑。比故宫的那一座多了一面。以前,好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九龙碑,总在心中刻画着它的样子。心里常想像它是如何的精致。但是,看过故宫的九龙碑,看过北海的九龙碑之后才发现,原来很多的东西都只能是想象,又或者通过图片、画面、屏幕来观看这些历史可能会 更动人一些。
 
北海的白塔依旧屹立在北海公园的最高点,因为,不能近距离的观看,所以,觉得它还是那么的纯白,经历了几百年风雨的洗礼依旧能纯洁的屹立在那里。希望,它一直都是我心中的白塔,一直能纯洁如昔。

北京的胡同

北京的胡同很多,现在以胡同命名的地方还不少。坐人力车游胡同似乎是北京游的一大特色。对于我又怎能放过呢?于是花了60元也游了一趟胡同。
 
北京最著名的胡同游集中在什刹海和后海。穿行于大大小小的胡同里,听着车夫说着这是谁谁的故居,感觉还真的是平淡。
 
胡同其实也就是路,只是这里的路有点纵横交错,然后胡同位于皇城的边上,所以,有点历史。
 
凡是有点历史的地方总会有点落寞。或者是因为辉煌不再的缘故吧。一路走着,胡同里种着不少的槐树,据说大多数都是洋槐。夏天开花的时候一定很美。而当树发芽的时候也一定很有生气。冬天的树只剩下枝桠,却还无惧寒冷的屹立在那里,感觉到这些树就是胡同的魂。胡同的生命力就是靠这些树在昭示的。
 
胡同曲曲折折的,过几间说是武将府,因为门前有上马石和圆圆似战鼓的门墩。而文官的府门前则有上轿石和方正似背箱的门墩。几品官员有着几品官员的大门,一切都井然有序。

北京的四合院

在北京最大的四合院当属故宫了。如果你看过故宫再去看寻常人家的四合院,你就会觉得四合院不若想象中的大。
 
对于北京的四合院,最早的记忆是来自《京都纪事》的。那座大大的四合院,几进的宅子,真的很典雅。可是,今天的北京,你想看到这样子的四合院简直就是妄想了。
 
人力车夫拉着我在什刹海胡同里转着,车夫就是一名导游,他会给你讲述一些老北京的故事。
 
什刹海的胡同里的四合院现在还是民居,有人居住,而且大多都是一院数户,都是大杂院。曾经停在一个院门口细数过电表,一个电表代表一户人家,一数之下发现居然有十二户之多。在一个细小的院落里竟然住了12户人家,可以想象到住房条件的恶劣。老北京人就在这些院子里度着他们的春秋。
 
为了能进一步了解四合院,花了四十块钱进了两个对外开放的宅子里去参观。两个宅子各有各的特色。
 
宅子一的主人现在还住在宅子里,在门外按门铃,宅子的主人出来开门。门开了,只看见门的前方是一个影壁,这是四合院必有的结构。进门,影壁前有一个大水缸,用来蓄水,以防不时之需。
 
跨进二门才正式来到四合院。正对着的是上房,长辈们的住处,上房对着的是招待客人的房间。站在上房的门前,背对着上房,左手边是长子的住处,右手边是二子的住处。无论何时都得遵照这长幼有序的制度。
 
院子是现今主人的祖辈留下来的。上房里陈设了不少他们曾经使用过的物品,一物一摆设都有着它自身的历史。现在房子的主人很珍视这些东西,把它们码得整整齐齐的。对于这些物品有两样印象最深:一样是房主爷爷的清华大学毕业证,一样是一个古老的大钟。毕业证说明了这里主人是来自一个书香世家。而大钟不是现在按小时计算的那种,而是用时辰计算的,这个钟仿佛让人穿过时间的隧道回到了以前。房主的爷爷就是在这个时辰大钟的报时声中走进了清华大学的。整个上房的摆设像是一幅黑白照述说着老北京的昨天。
 
宅子二的主人姓齐,是以前满族的八旗子弟。满族姓为齐他拉。这个宅子的主人也算是清朝皇族的后代,他们家的老奶奶是一位皇爷的格格,按现在的说法也算是跟清朝皇帝有点血缘关系了。
 
宅子以前曾经被没收归公过,后来还回给了原主人,主人自己不住这,经过修葺之后,对外开放参观。因为宅子的主人不住在宅子里,所以,宅子的全部空间都是对外开放的。而给我讲解宅子的历史的也不是宅子的主人,而是其雇佣的员工。
 
因为这所宅子的以前的主人不是一般寻常的百姓,所以,宅中的陈设品也跟前一个四合院有所不同。但是,四合院的布局是大致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长房旁边还有一个门,往里走是一个小院落,小院落是给小姐们住的,也就是宅主的女儿们未出嫁前生活的区域。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贵族小姐们就在这个小院落里度过自己的童年跟青春时代。直到出嫁的那天,才有机会跨出这个小小的院落。
 
既然是贵族的宅子,陈设也讲究了许多。一件家具,一件摆设都不同于之前参观的寻常人家的四合院。只是,这些讲究的东西都不是以前老主人使用过留下来的物品,大多数都是后来淘回来的东西,总觉得贵则贵矣,但是,却缺少内涵,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一草一木来的真实。
 
北京的四合院,贵族与平民都居住过的地方,古老与现代之间,保留与拆毁之选。它将何去何从,值得仔细去思考。

名人的故居

北京是旧皇城现首都,生活在这里的名人是不会少到哪里去的。所谓的名人,也就是历史上出名的人物,无论好坏,能出名让大多数的人都知道的就是名人。
 
北京的名人故居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以前住着名人,现在住着凡人。一种是以前住着名人,现在是其纪念馆。前者可能是因为还没名到需要保留下他曾经生活过的痕迹的地步。而后者,多多是对现在国家有贡献的居多。
 
属于前者的有末代皇后婉容的故居。人力车进到一个小胡同里,车夫指着一个宅门说这就是婉容的故居。顺着望过去,宅门禁闭,里面是住着寻常百姓的。而且说是进去了也不会看到跟婉容有关的东西。也是有个更大的故居紫禁城可以凭吊她,这小小的宅子又何虚保留呢?
 
属于后者的大多是文人的故居,由于多而且不集中,所以只去了矛盾的故居走了走。故居很少有人来参观,即使是旺季一天也来不了几个人。我去的时候是淡季。因此只看到了守门的一个保安。进入院子,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院中架着个架子是用来种攀藤植物的,架子里还支着一个秋千,说是矛盾的孙女曾经玩耍的地方。
 
问车夫,这馆子开了多久了。车夫说这本来是住着人的。后来重新规划后才建成矛盾纪念馆,开放也不是很久。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吧。其实,要看北京的四合院可以选择去这类文人的故居走走,门票不贵,才几块钱,还可以吸收点文人气息。而最重要的是不用跟别人挤。不过,这类四合院是没有讲解的,你也别想主人会出来给你说说他们家族的历史。


那一年其实也去了圆明园的,只是,当我看到那落寞的圆明园之后,我便没有了写它的想法。这次再看到这些残垣断壁,心里默默的在想,景色依旧,人已老,10年,好像改变了些什么,又好像并未改变什么……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