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这家老店,对你爱理不理

好奇旅行2018-09-13 16:37:57

这是一段自己铺设的小轨道

几百年来,多少原料、产品在它上面运进运出


“古梅园中没有普通的墨,有的只是古梅园的墨”,因为其品质上等,因此相当昂贵,而且价格皆有标示出来,若有顾客表示“哇!太贵了吧!”,“可不可以便宜一些?”的话,他们根本不会予以理会,或者他们会请客人“下回再来”。当然他们绝不会以粗暴的声音相待,而是客气委婉地解释。


上面摘的是一段某位中国人2000年左右的文字,那时古梅园的历史是423年,算一算今天应该是440年了。


光影雕刻的百年老屋


院中的乌梅,是古梅园的精神象征


接待我们的是Shoko,上回来的时候是夏天,夏天是不制墨的。

Shoko的全名是松井晶子,是古梅园第十六代传人。


“墨之古梅园”的创立者是松井道珍,那一年正是日本战国时期著名的关原合战爆发的前三年,位于奈良市的椿井町。在奈良的巷子里,这栋宅子并不起眼,至今依然保留着往昔大商店的风情,四片玻璃门并不敞开,仰头可见写着“古梅园”三个字的招牌,从窗外看进去似乎有点高冷,没有一点开门迎客的作派——“对不了解我的人,敬谢不敏”。


古梅园制墨历史悠久,墨名一世,也成为日本国的官工,被当时的幕府三次赐封为“掾”。这个“掾”,中文读yuàn,是日本古代一级辅助性的地方官,尽管不算位高权重,好歹也算是公务员啦。古梅园第一代制墨家松井道珍,被授为“土佐掾”;第二代道庆,第三代道寿,第四代道悦任“和泉掾”70年,统治奈良墨业时间最久。


Shoko在讲解采烟的灯芯


作为江户时代的御墨作。古梅园墨在中国、朝鲜都有较大影响。故宫博物院不仅藏有古梅园的墨,更藏有《古梅园墨谱续编》。据载,《古梅园墨谱》原墨的拓墨模具是由中国人汪君奇、詹受天制作的。松井元泰更是亲制松烟、油烟,请人带到安徽,可见当时的交流是非常多的。


生产时间“采烟藏”腾起阵阵烟雾


熟练的匠人需要照看200盏灯火


“现在还保持着这种传统方法收集烟灰的,

全日本也就我们古梅园一家了。”


犹为难得的是,古梅园一直坚守着最传统的制墨方式,“采烟藏”一座房子被隔成两间小室,里面摇曳着200盏灯火,这200盏灯火由熟练匠人统一管理,不间断地调整碟子的高度,火和油的燃烧状况,每20分钟都要转一下陶盖,检查烟灰积攒的情况,确认是否可以收集下来。“采烟藏”里非常热,也非常“脏”,我们在里面只待了一小会儿,衣服上已落上星星点点的烟灰。在日本这样一个洁癖的国度,可以容忍这个作坊在城中心生产,也是奇葩了。


“现在还保持着这种传统方法收集烟灰的,全日本也就我们古梅园一家了。”Shoko这样介绍。岂止日本,加上中国,全部这样采烟的恐怕也没有几家。


面对墨团,匠人的眼神坚毅虔诚

热度经由手心、脚心传到墨团中

墨锭诞生的过程


“采烟藏”对面的院角有一株乌梅,枝干嶙峋,是古梅园的精神象征。在古梅园制作的各类墨品上,大都有梅花图案,特别是著名的红花墨上,花瓣是辨识品级的标志。


和墨这道工序只在冬天进行,因为它有一个微妙之处,旁观者永远无法感知,那就是匠人对墨团温度的控制。和墨需要用到全身的力气,随着匠人体温的升高,热度经由手心、脚心传到墨团中。和墨的要诀在于匀、紧两字。墨团有没有达到理想效果,全凭匠人用身体来感知。


Shoko向我们说:”这大概是奈良墨和中国墨最大的不同,中国墨讲究百万杵,而古梅园讲究心手合一。“


不同程度的橡木灰,对墨锭进行第一步的干燥


稻草结成的墨锭串,放在晾房自然干燥


440年老店的传承会落在Shoko的肩上


古梅园的工艺流程

採烟

把纯植物油放在陶碗里,点燃灯芯,盖上陶盖,烟灰会粘在它上面。 每20分钟移动一次所有的陶盖。



胶溶解

将动物的皮和骨制成的胶水作为原料放入双层釜中,长时间煮沸制成胶液(脱脂液)。



木型

墨模由梨树制成,上面刻有文字和图案。一丁型的墨相当于中国的半两,15克,需要放入25克原料墨。



型入れ(入模)

将烟灰、胶液和各种名贵香料和成墨团,入模定型。



灰干燥

从模具取出的墨锭依次放到不同干燥程度的木质灰分中,使墨块干燥,少则一周,多则30-40天。



自然干燥

经过木制灰干燥后的墨锭(约70%的水被去除)用稻草编织,悬挂在天花板上在室内干燥。 通常需要半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



磨き(抛光)

完成干燥的墨锭,依次用水冲洗灰尘和其他表面附着物。涂上药材,用木炭烤制,软化表面,并用竹子的外壳将其抛光。



彩色

用金粉,银粉,其他颜料填涂。



雪国寻匠——到日本玩雪

雨林卫士——冬季到版纳玩水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