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仓永远是夏天,每个人都在恋爱

蕾拉的私旅行2019-06-28 02:31:17


你想过吗?对一个地方的迷恋,会成为群体性传染病。


@库索,作为一名不挂牌医生,曾为「镰仓中毒症候群」患者确诊:


诱因多半来自「对湘南海岸的爱」,病情发作「基本是在夏天」;她缓缓说道,转念又想可镰仓永远是夏天,人们永远在恋爱。


如今已经在全球集中式爆发,而治好病症唯一的处方,就是一次一次,回到镰仓。



旅行攻略 | vol.006

镰仓的浪漫,尽在江之电


宏赟(微博ID:宏赟同学),人像摄影师,厦门人,东京留学,时常出没在关西、大阪、神户、奈良、箱根、横滨、北海道……


对于留学青年最大羡慕,就是能理直气壮地在一个国家不赶时间乱逛,恰好有摄影技能值加分,便成就了「微博知名摄影博主」的全部要素。


不夸张地讲,宏赟同学的日常,就是带着一个又一个不同(且好看)的姑娘,进行一次又一次的「青春巡礼」。



刚到日本的时候,宏赟走遍了东京的大街小巷。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突然思念海。


从东京搭乘JR,一路往南,视野逐渐开阔,密集的高楼变成低矮的民居。一小时后,大海进入视野,随即到达镰仓。


《有喜欢的人》剧照


镰仓中毒症候群


镰仓是神奈川县一个临海的城市,幕府时代,曾是日本的政治中心,如今是仅次于京都和奈良的千年古都。


但多数时候,人们并不是为历史而来。



第一次到镰仓,宏赟和大多数游客一样,拿着手机里保存的日剧日影截图四处闲逛,从《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遇见赤木晴子的路口,到《倒数第二次恋爱》里的海滩……


江之电坐一趟下来,他明白了,为什么在日本人心中,镰仓是永恒的青春。


《海街日记》剧照


像宏赟这样,因为日剧、日影、日漫到镰仓巡礼的人不少,他们被戏称为镰仓中毒症候群。夏季因为天气和花火大会,是镰仓中毒症候群发病的高峰期。


作为摄影师,宏赟与镰仓的约会开展于不同的女生之间。


《向阳处的她》里,那片软糯的海、《海街日记》里,经常出现的那个车站、《有喜欢的人》里,那个蓝色的水族馆……


这一切得怪镰仓中毒症候群的另一类人。


从导演到制片人、漫画作者、作家,有人将他们统称为「有品位的文艺中年」。因为中了镰仓的毒,他们一次又一次让故事在这里发生,再通过作品把这种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



花火大会


海边、烟花、初吻,三个词,囊括青春。


在镰仓的浪漫里,花火大会是最关键的一章,夏天,几乎80%的恋爱都在这里发生。


尽管宏赟出现在烟火大会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喜欢的女生,但当绚烂的烟花在海平面上次第开放,他对镰仓的夏天就有了解不开的情结。



2016年夏天,宏赟带着对花火大会的盛大期待,专程从东京赶到镰仓。人们没有整齐划一的盛装打扮,反倒是趿拉着拖鞋,在海边的小摊前徘徊。


从美食到记念品,当地人混迹在外地赶来的旅客中,四处闲逛,直到第一朵烟花在天空中绽放,才不疾不徐地往海滩边走。



每盛开一朵,天空就被照亮5秒,然后又是下一朵烟花。


身边是姑娘们的惊呼,男孩们的喊叫,也有沉默地亲吻、拥抱和窃窃私语的情侣。


或许是烟花太美的缘故,只身处在这样的环境,很难让人不感到寂寞。


「下次,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来!」



江之电


镰仓风情一千种,而它所有的浪漫,都是由江之电串联起来的。


从镰仓到藤泽,这辆已经开业115周年的老式电车,每天穿行于湘南海岸线和民宅生活区中。


10公里,15个站,耗时34分钟,平均每天接待超过4万乘客。


没有大海的电车是不完美的,湘南的海是江之电百年来的主角。



江之电上,每天都会遇到打打闹闹的学生,西装革履的上班族,衣着简单的中老年人。每次融入在日常的镰仓人群中,宏赟心里都是止不住的羡慕。


眼前,大海的气息迎面扑来;远处,大海的蓝和天空的蓝连为一体;列车穿行中,一路可以看尽热闹街区,百年寺庙,无尽大海……



有人说:江之电是镰仓人的「足」,每天通勤通学的交通工具;是外地游客的「眼」,感受镰仓风情的经典路线。



作为旅客,搭乘江之电造访镰仓各处是宏赟每次到镰仓的必行之事,但他来得太多,也就不似其他游客一样,每站打卡。除了同行伙伴的要求外,他的大部分行程都在于海。



由比滨海滩


镰仓出发,江之电的第三站便是由比滨。


每年夏天,由比滨海滩上总是摊面饼一样,瘫坐着来自各地的男男女女。冲浪的少年专注于脚下的海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在沙滩上捡贝壳,穿水手服的少女被淹没在晒着日光浴的情侣中。



宏赟和同行的女生一起,穿过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走去,有时遇到正在打沙滩排球的少年,一边专注镜头画面的同时,还得提防着少年左右奔突的球。



除了脚下细软地白沙,远处泛着波光的海,有时还会遇到海鸥和老鹰在天空中共舞。


每每遇到那样的时刻,宏赟也会偶尔停下来,听着海浪的声音,感受着海风穿过衣袖,仿佛又带他回到了厦门。


长谷


如果你对日本的古刹神社感兴趣,可以在长谷下车,往北偏西的方向走一段,便能到长谷寺。


拜完观音,可到正殿外的露台,俯瞰整个镰仓。如若恰逢紫阳花开,近处的紫阳花和远处层层叠叠的滨海小屋,在广阔的大海背景下形成层次分明的画面,让人不想下山。



宏赟平时生活在东京,日本的寺庙神社,一圈逛下来也就失去了兴趣。每次在长谷下车,便是为这段路程中那些长相可人的街边小店。



木质小屋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纪念品,拍照的姑娘在店前随意地摆弄着姿势,守店的老爷爷瞅了两眼又转过头去。


极乐寺


长谷的下一站便是极乐寺,无论是从体量还是名气来看,都很不起眼。


如今极乐寺之所以会成为镰仓「圣地巡礼」至关重要的一站,还得归功于车站出来,步行10分钟后,一家叫「Cafe坂の下」的家庭咖啡厅



据说《倒数第二次恋爱》制作人当年在寻找拍摄场地时,在杂志上看到了店主真子通过经营餐厅,在家庭主妇与自我价值的挣扎后,找到了生活平衡的故事。



2015年,在是枝裕和拍摄的《海街日记》中,极乐寺车站又成了离绫瀨瑶和长泽雅美四姐妹之家最近的车站。


这两部剧作的上映,吸引了许多影迷,拍摄一张带有车站标注的同款剧照,也是由于这个缘故。



稻村崎


在极乐寺和七里滨之间有一站叫稻村崎,车站本身并不出名,倒是山上一家名叫「海菜寺」的餐厅,吸引了不少美食爱好者前来,却也算不上大火。


《有喜欢的人》剧照


因为富士电视台的一位制片人经常在稻村崎附近闲逛,在海菜寺用过几次餐后,把这里定为了《有喜欢的人》里,三浦翔平、山崎贤人和野村周平饰演的三兄弟经营的餐厅。


2016年夏天,电视剧热播,稻村崎一夜成名,如今的海菜寺一座难求。



七里滨


七里滨是整个江之电路线上,宏赟最喜欢的一站。从车站出来,过马路往下便是美丽的大海。


夏天的时候,每逢周末就有许多人从东京驾车到镰仓,车子开到七里滨,立马就能感到被大海包裹。



原本坐在车里的人,被海风吹得走不动路,便停了车,打开汽车后备箱,从车里搬出一套小桌椅,直接坐在路边晒起太阳来。


这时,年龄稍大的中年男人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咕咚咕咚地喝上几口,随即拿出一份报纸,就在烈日下开始了海边的夏天。



年轻一些的,便会沿着海岸往下,脱了上衣,往沙滩上一坐,静静地看着海鸥在海面上高高低低地飞翔着。


宏赟也曾作为「豪放派日光浴」的一员,像许多当地人一样,在耀眼的阳光下走到海边,海浪拍打在脚脖子上时,顺势往沙滩一躺,直接放弃了离开的抵抗。



镰仓高校前


七里滨再往前,便是宏赟日常行程的最后一站,也是江之电沿线最火爆的巡礼圣地。


对于「为什么把镰仓最热合照地当作镰仓之行的最后一站?」宏赟无奈地表示,镰仓每逢节假日就人山人海,70%都是因为《灌篮高手》。一起拍照的朋友如果想要一张画面相对干净的漫画同款,只能选择早、晚或阴天的时间去。



或许井上雄彦也没有想过,因为樱木花道遇见晴子的一个画面,这个路口就成了整个江之电路线最最拥堵的路段。


各种各样的人端着相机站在坂道上,一边提防着身后的车辆,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路口,只为江之电从眼前驶过的时候,能拍出一张樱木花道同款。



从车站往北,坂道顶端便是「镰仓高校」,虽然学校外形颇有不同,且禁止参观,但这个地方就是许多人心中青春的隐喻。


宏赟多次在盛夏时去,遇到三两成群的女学生打打闹闹。有一次,宏赟正在路口拍照,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棒球少年,微笑着跑到一个女生旁边,自觉地慢下步子来。


两个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男生又大胆地伸出手来,仿佛鼓起青春所有的勇气般,拉着女生的手往海的方向走。



宏赟看着青春的少年少女们,匆匆拍下照片后转身离开。至此,他的镰仓一日到此结束了,他与镰仓的旅行还会重复许多遍。


如所有的镰仓症候群念叨的一样:夏天过去了,夏天还会再来。


本文除影视剧照外,

所有图片由宏赟同学拍摄,版权归其所有


从别人的故事开始旅行


2015年年末,我也曾去探过电影里的小樽。走进那个城市,岩井俊二《情书》里的一幕幕在眼前重演。


旅行有很多种,有时是因为一个人,有时是因为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部动漫。


当你亲身走进那些,曾经以文字或画面的方式让你感动的地方,有那么一瞬,会觉得,十几岁那些时光,和现实跨越式地重合了。


原来,青春没走啊。


-Layla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