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一梦回长安,古风京都韵

武汉旅发投天鹅国旅2019-05-24 21:27:11
点击“武汉旅发投国旅”免费订阅



/

/


李碧华曾在《荔枝债》里说:“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日本京都更像魂牵梦萦的长安了。”建造于公元8世纪的京都,是按照中国唐朝都城【长安】兴建的,整座城市的内部结构近似一张棋盘。十条编有号码的主干道由东至西横贯城市。


新来京都的游客,常常喜欢从四条桥走到五条桥在城市中央散步,但往往败兴而归——因为京都市中心的风貌似乎和东京,或者说这片岛国上所有其他城市一样:低矮的平房、布满电线杆的道路、拥挤的交通、毫无个性的大楼、大酒店以及那些企图增高但最终没能超过60米的商务中心(60米是京都政府对建筑的限定高度)

但是,当人们从京都火车站行进10分钟,到达贺茂川(Kamo)彼岸的时侯,就会看到神奇的一幕—整座城市立即变成一个古代遗存下来的村庄。

河源町(Kawaramachi)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拥有17座庙宇的城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决非偶然。想要领略喜多川歌縻(Utamaro,日本画家,浮世绘美人画的代表人物—译者注)的木版画所描绘的那种日本,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这里骑车或漫步。


穿过纵横交错的道路网,就可以到达祗园角(Gion Corner)。那儿是一片古风犹存的地方,艺伎、剧场随处可见。阴暗的小巷中满是开有天窗的木板房,当然还分布着茶座、客栈(ryôkan)以及几个手艺人开的小铺子。



◢ 这些手艺人似乎捍卫着一份独特的文化遗产。

三浦家(Miura)是当地著名的灯笼制造商,他们制作的石灯笼和铜灯笼在很多庙宇门口都能看到。用竹杖和胶水制作可折叠的纸质提灯(chochin),也是三浦家引以为豪的手艺之一。


在江户时期(1603-1867),根据用途和挑灯人身份不同,灯笼的形状、颜色和尺寸也各有差别。一般客人会用毛笔在灯笼上题上各自的家徽,或自己的名字。


看制灯师傅灵巧地将纤薄的竹片和米纸粘合在一起,绝对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情。用来制作灯笼的米纸,应当非常结实,而且透光性良好。


三浦家制作的纸灯笼。


◢ 夜宿日式旅馆(ryôkan,即小客栈)

在京都的核心地区充斥着大量的小客栈。长期以来,这种日式旅馆成功地抵御了西方文化的入侵。带有榻榻米的卧室、公共浴池......在这样的日式旅馆中度过一个夜晚绝对是一种美妙的和式体验。

在这样的小客栈,一切都起始于铺有石板路的小庭院,和身着和服的女侍者“欢迎光临(Irrashaïmase)”的山呼声。每个客人必须脱下自己的鞋子,然后换上旅馆中预备好的拖鞋。


跨上一级台阶,人们就可以来到一层上过蜡的地板上。一个女侍者会把客人的鞋子小心翼翼地排成一排,以方便客人离开时穿着。接着,她将领着你穿过错综复杂的回廊到达房间,在那里,摆着早已为客人预留的绿茶和热水。当她离开的时候,糊有白纸的移门在关闭时会发出一种令人难忘的吱吱声。穿着短袜的脚刚踏上柔软而厚实的榻榻米,你就会发现整个房间中充盈着一种简朴的美。


对于这里的第一印象应该是“精确”,卧室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按照客人的身材量身定做的:稻席的长与宽正好是一个男人四肢伸展时的尺寸;天花板的高度也恰到好处,丝毫不会给人压抑或铺张的感觉。墙板边靠着一个孤零零的壁橱,里面放有日式褥垫(futon)、床垫以及晚上就寝时要盖的厚羽绒被。室内的家具陈设非常简单,一个梳妆台、一张盖有台布的矮桌,矮桌下还有一个用于冬天取暖的暖炉。


“洗澡水烧开啦!

(Ofuro ga wakimashita)


女侍者滑开那些没有锁的客房移门,跪坐着告诉客人。她会带来一件浴袍和一根腰带。如果她一脸惊讶地看着你的脚,那多半是你忘记将洗手间或公共浴室中的旧拖鞋脱掉了......

很多日式旅馆的晚餐是在卧室中进行的。女侍者会为客人送上一个上了漆的木托盘,里面放着简单而又可口的菜肴:薄薄的生鱼片(sashimi)配上萝卜丝、姜汁和辣根菜,当然还有白米饭。清淡的海藻汤过后,还要吃一些山间的野菜。最后,作为压轴菜的是一道甜豆糕(没有人会觉得这样的晚餐不够丰盛)。


当客人用餐完毕,女侍者会把桌子收拾到房间的一角,然后在一连串的鞠躬致意中缓缓退出房间。



◢ 茶道

想要融入日本的传统文化,还有另一种方法,那就是去参加茶道仪式。


京都酒店的茶道表演场非常安静,其中摆放着4个榻榻米。位于京都酒店五楼的茶室(只要付费就可以学习)开在一个人工庭院中。每天,都会有许多外国游客来此造访,对于那些前来修行的日本女性来说,想要精通此道必须经过多年刻苦钻研。



茶道仪式必须遵守四大法则:纯净、平和、敬畏和虔诚。当精致的开水壶在文火的作用下发出振颤,将热水缓慢地倒入一个茶杯中,然后装入几颗粉末状的干茶叶,此时一根竹签就能让茶杯里发生魔法——翠玉般的泡沫慢慢升起。


在饮用之前,每个客人都必须双手捧杯转动三次,然后用茶巾拭去茶杯边缘的茶水。最后,客人要针对绿茶的成色、滋味和芳香来表达自己对献茶者的感谢与赞美,大意是:“谢谢你,茶”。


清水寺求签

清水寺(Kiyomizu-dera)是游人最多的寺庙,尤其是在曙光初现的时候。两道布满瓷器货摊的石阶会将游人引向那座建造于1633年的寺庙。清水寺的“大殿(Hondo)”悬空而建,离地有30米高,这样的建筑结构形成了一个极富盛名的景点——对于游人来说,登上清水寺的“悬空大殿”就等于投身于一个未知世界。


大殿中,一些人会围在一个铜制的浅口盆周围,点燃乳香默默祷告。烟雾从信徒的手掌间缓缓冒出,他们会逐渐把香引向身体上带有病痛的部位。


日本人的迷信并不只是一种空泛的表现。这个“日出之国”的子民会和神明交谈一切,因此各类神社一直没被冷落过。山神、河神、风神、雨神、火神⋯⋯即便是某个家族的祖先也会被视作神明。



布满苔藓和古石的庭院


公元8世纪,众多佛教徒建成了京都第一批庭院。


在苔寺(Koke dera)中,一百多种苔藓铺满了地面,为僧侣们的静思营造了一种良好的气氛。龙安寺(Ryôan-ji)的白沙庭院是禅宗艺术的杰作,据说那精妙简朴的构造表达了佛教博大精深的世界观。整日沉浸在自然与诗文中的日本人也喜爱用心去凝视古石,这或许正如他们乐于观树赏花一样。


在寺庙周围的素斋馆中用过餐之后,游客可以取道于寺庙旁的“哲学之道(Philosophie)”。


几个世纪以来,文人墨客和云游僧侣曾无数次漫步于那里的樱花树下。小径一直通往银阁寺,那是一幢两层楼的小型建筑,据说是用来供奉月亮的,而庭院中的白沙上,一些平行的条纹看上去就像湖面上的波涛。


和别处一样,这里的茶禅仪式也是对于古代传统的一种延续。为了不影响绿茶的口感,人们需要先在一个石盆里用清水漱口洗手,然后食用一些小茶点—也就是著名的“怀石料理”。所谓“怀石(kaiseki)”,指的是“在怀中放上一块温暖的石头”。古时候,僧侣在沉思的时候为了抵御严寒和饥饿就会采取这样的措施。这样的料理当然不容饕餮,只能从容不迫地“用眼、用舌、用心”品尝。 

哲学之道


艺伎演舞



黄昏时分,在京都游玩的“gaijin(日语,异乡人)”应该在先斗町(Pontocho)或祗园角(Gion Corner)逛逛,因为这时候艺伎学徒们羞怯的身影都会从茶座中走出来,出现在街道中。


作为日本传统艺术的象征,这些“漂亮的人偶”脸上涂着雪白的粉彩,身着色彩艳丽的和服,脚踩系有铃铛的高齿木屐小步紧走,赶赴人生中的首场演出。


“艺伎(Maiko)”在日语中的意思是“跳舞的女孩”:对于每个艺伎来说,在15岁时成为一名学徒意味着修行的开始。从此以后,她们将恪守一种口口相传了近千年的法则。尽管这种法则对外秘而不宣,但其严格程度却不容置疑。事实上,这是一种极具个性的文化体系—凭借着颠倒错乱的时空概念和暧昧不清的伦理观念,“艺伎”文化礼貌地将外国人疏离在了千里之外。


对于日本商人来说,大多数生意都是在这样的豪华餐馆中谈成的。在那儿,人们可以享受到昔日那种文化气息浓厚的美食。驹谷家茶座具有典型的京都风格,因此它兼备茶室和艺伎馆两个功能。演出前,这些女孩会用很热的水进行沐浴,而艺伎馆的“妈妈(Okasan,又称为Okamisan,对于女老板的尊称)”—一名50岁左右的老艺伎将为她们擦身。

在日本,每逢秋天,一连串的庆典活动就会接踵而至,在此期间,同一个街区内的艺伎学徒都会出现在茶座中。演出将在茶座大厅中举行,届时那里会坐满身穿华丽和服的老艺伎,她们都是来自各大茶座的“妈妈”。


每天这些老艺伎都会来到茶座观看徒弟们的表演,并且给予她们一定的指导。位于京都西北部的上七轩茶座(Kamishichiken)与西阵织会馆(Nishijin)隶属同一个街区。每年4月和10月,人们都可以在那里看到艺伎演舞,其中还有些艺伎能够说几句英语。除了可乐、手表和相机以外,这里的一切都仿佛让人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