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的京都马拉松

马拉松助手2018-09-13 15:02:20


马拉松助手 | 最专业、最及时的马拉松订阅号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一句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成语,尽管能将此成语来源的故事准确讲述的人并不多,但当我们身边的亲朋在生活中遭遇挫败、灾祸、变故等不如意的境遇时,这个成语作为我们劝慰的话语而出现的频率其实是很高的。而当我们自己作为这个话语的接受者时,它也总是鼓舞我们面对失意和苦难,仍能保持乐观心态和昂扬斗志的强心剂。所以,我一直非常喜欢这个成语。


记得那是在2015年北马赛后,在与一众跑友分享我在去年身心因伤病备受折磨而几近崩溃的经历以及在北马意外创造了PB(个人最好成绩)心路体验时,一位我至今都叫不上名字的跑友在微信群中给我留言:“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刹那间,我感觉这句话直入我心。跑友之间常说:“只有跑者才懂”,可能真的如此吧,正是因为有着共同奔跑的经历,才可能送出这句激起无限共鸣的话语给我。尽管看似意思相近,但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不但完美涵覆“塞翁失马”的意思和激励处于困苦境遇者的能量,而且还蕴含着极其深广的智慧和义理,境界显有不同,越品味越有味道。于是,我当即决定将这句话作为我下一场马拉松即京都马拉松的个人主题。




京都马拉松是我人生第十二个马拉松赛,也是我继东京马拉松后,第二次到日本参加马拉松比赛。因而一切对我而言,就不是那么陌生,加上赛事期间正值中国春节,仍然是与妻儿全家同行,行程充满着喜庆、放松和闲适的基调,所以给自己的赛事目标仍然是身体尽力而心态放松的享受奔跑,但不去竭力追求最好成绩。据我观察,这样的目标似乎已经成为跑过10个以上马拉松的严肃跑者的共识。


在盛大马拉松博览会上的全家福


感恩上天在2016年的2月21日赐给古城京都极佳的天气条件,晨早起跑前的气温在7度左右,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没有比这更适合奔跑的天气了。京马起跑位于古都西南的西京极体育场,相比以往,这是我第一次站在大型体育场的标准田径跑道上起跑,双脚踏上红白相间的塑胶跑道那一刻,就极大满足了作为体育迷的自豪和虚荣之心。尽管起跑时间是上午9点,而我早在7点左右就赶到了体育场,所以赛前准备时间是相当充裕的。和东京马拉松给我的印象一样,秩序与细节,是日本赛事的鲜明特征,将近两万名运动员和观众的体育场秩序井然,没有人喧闹、插队和拥挤,以至于我从地铁下车后仅用了十分钟就走到了我起跑的A区。由于这是整个赛事人数最少的第一起跑区,所以卫生间、食品和水等资源都非常充分。由于起跑前身体处于静止,所以冷感明显。而贴心的组委会允许选手穿干净整洁的厚衣服进入起跑区,并有专人在起跑前收集选手放弃的衣服,整理后统一捐助给慈善机构。这就把选手们从忍受寒冷还是忍痛丢弃的心路挣扎中解救出来,让大家都能身心温暖地起跑。


由于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起跑发枪前的领导人讲话也是京马的必要环节。好在一身红色礼服并戴鲜艳红色礼帽的京都市长门川大作的形象极具喜感,他简短的发言尽管听不懂,但从周围日本跑者振奋而喜悦的脸上也可以清晰地读到他说了些什么。就这样,在全场观众响起的熟悉的“干巴爹”(日语:加油!)的声音中,我的京都马拉松欢快地出发了。




京马一出发首先跑的街道叫做“五条通”。以我直观感觉,京都在日本与中国的西安感觉很像,也与家乡古都北京范儿有很多相似之处,最突出的就是横平竖直的街道了,就像北京、西安一样,很少有斜街。京都城东西走向的街道几乎都是以“条”来命名的,从城北到城南,分别命名为一条通、二条通…七条通等等,这样的命名方式在北京仅存的老式胡同小区中还能见到。因而,在京都,你根据自己所在街道的名字,就可以大概了解到自己在城中的纬度。京马出发后就从五条通跑向四条通、三条通、一条通这样一路向北跑出城。


印象中大概是5公里的时候,沿河跑到了京都著名景点:梅宫大社。这是一座典型的日本神社。不夸张地说,在京都步行不超过5分钟,就一定会有一座寺院或者神社映入眼帘,以至于我在京都游览,不由自主就会想起唐朝杜牧的著名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也让我以此能够真切地想象佛陀教育兴盛时期的中国的宏盛时代。而相比寺院而言,神社对于我来说就比较陌生了,这也是日本文化中不同于当代中国的典型特色之一吧。


以我两次来日本的粗略体验,遍布日本大街小巷的神社肯定是与众多日本人生活密切相关的且具有一定神秘气息的场所,人们在这里祭拜神灵、悼念死去的亲人、祈福五谷丰登、祝福生活美满、身体健康等等。几乎所有神社的大门都是“两横两竖”类似中国的牌坊而被称作“鸟居”的标志性建筑。



神社的大门叫做鸟居


正当我跑到梅宫大社的鸟居之时,我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自己已经过世的生父,和与此关联的我准备第一个马拉松的坎坷之路。像所有刚开始接触长距离跑步的人一样,42195米所代表的马拉松跑在当时的我心中是非常神圣的梦想。为了挑战人生首马,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连续刻苦坚持训练了近18个月,体重从近200斤减到150斤。那年,我首马的目标赛事是北京马拉松,由于赛前状态很好,在师傅王律的鼓励下,我又报名与北马仅相隔不到一个月的上海马拉松。一向支持我的老婆也很早就帮我预定支付好了前往上海的机票和酒店等全部行程。就这样进入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状态。然而,就在我领到参赛服装,踌躇满志地准备踏上首马起跑线的前三天的一个下午,我的生父突发脑溢血、生命垂危。尽管由于我在婴儿时期就被父母送出,生父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养育我,也没有共同生活相处的经历,因而我与生父之间客观上没有建立起通常意义上的父子感情。但无论是基于人作为动物的本性,还是在中国传统父权文化熏陶下,生身父亲生命垂危绝对是人生必须要严肃对待并具有最高优先级的人生极端要事之一,所谓备战和参加马拉松跑步简直微不足道地不值得一提,甚至即使对最亲近的亲友,也不敢倾诉内心感受,似乎这个时候还提跑步,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和羞愧。


那一年冬天的灰暗心情,我至今记忆犹新:在上马开赛后的第二天,我成为了一个没有生身父亲的人,与此同时,我用50斤体重和18个月的每日刻苦练跑所期待的北马和上马,除了得到已经作废的号码以外,竟与我没能发生任何交集。更加难过的是,这样苦闷的心路历程,实在很难用言语与别人说清而无所释放。即使半年以后我顺利完成了首马,这样的心结似乎也没有打开。直到备战温哥华马拉松的赛前,由于之前一年参加了过多的比赛,我的跟腱、小腿、膝盖和髂胫束都爆发了严重的运动伤害,在漫长的求医问药的过程中,通过与专业的运动医学专家、著名的专科医生还有很多医生朋友深入沟通,我渐渐了解到了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结论:由于我训练方法错误,跑步技术存在明显缺陷,训练安排明显不合理等等显著问题,我遭遇运动伤害是必然的。正如当事人需要对律师如实陈述从而获取有效帮助一样,我对医生介绍我的跑步经历也没有隐瞒,哪怕是上述纠结我内心的感受,我也如实告诉了医生。而众多医生竟然不约而同地告知我:如果我不是因为父亲病危而强制退出那年的北马和上马,那么以我当时备战首马时训练和身体上存在的严重问题,我也许能跑完我的首马,但那一定也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个马拉松。因为错误的训练和参赛,很可能导致我一辈子都不能再跑步。如果是没有伤病时的我听医生的这些话,一定会不以为然。但当我被运动伤害折磨了近一年之后,在听到这样的结论,我由衷而深深的相信了。我想,所有有过严重伤病经历的跑者,都一定能理解到我的这种感受。


最震撼我内心的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观察,父亲其实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保护了他愚昧、无知、鲁莽而冷漠的儿子。特别是,此时此刻,当奔跑已经成为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让我再也不能离开的情绪下,我的内心除了由衷的感恩,更有一种深摄我心的大爱光芒,照亮我内心对于父亲过往所有狭隘、阴暗和不堪的思虑。就像“冰释前嫌”完全不能准确释明我此时对父亲的情感一样,我的上述从痛苦到感恩的心路历程,如果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定义,也远不能准确投射出我内心的真实感受。因此,我一直都不知该如何精准剖析自己内心的这种情感,所以在以前的马拉松作文中也持续隐伏着。直到这一刻,同样也是在奔跑的路上,在京马的赛道上,在看到梅宫大社而忆起父亲的刹那间,我找到了完美诠释我上述内心真实所获的句子,正是我的京马主题:“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静待跑者的仁和寺


不知是不是受到古都寺院灵感的加持,在思绪与赛事主题完美思考的过程中,身体先后已跑过了著名的天龙寺、清凉寺、大觉寺、仁和寺、龙安寺、金阁寺和大德寺,一转眼15公里就过去了。由于前半程过快是我的一个问题,所以我这次计划尽最大努力在前半程压制速度,看看是否能对后半程不掉速有所帮助。于是这15公里我一直都是按照330完赛的5分所有配速跑的,对我而言比较轻松。由于京都的街道都很窄,组委会特意限制了参赛人数并禁止cosplay(这是与东京马拉松的重大差异),但街道狭窄的好处是便于观众助威,感觉整个赛道的观众远远多于运动员,“干巴爹”的加油声从未间断,跑者从两列夹道助威的人群中穿过的感觉,犹如得胜归来的英雄,在如此热烈的气氛下,压低速度还真不容易。壮阔的河流、远处的山峰、初春的娇艳、恬静的河滩以及随处可见的寺庙和神社,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下,使得京都马拉松的赛道绝对够得上人在画中跑、人在历史中跑的美誉。跑过的寺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仁和寺,首先我工作过8年之久的“老东家”也是我恩师创立的律师所就叫做“仁和”,所以倍感亲切,并且这家寺庙距离赛道最近,数十名僧人在壮阔的山门前高举:“东日本大地震复兴支援”的赛事口号的景象,深入我心。”




前半程压低速度的策略带来的问题就是极大考验自己的心理素质,因为要在起跑后不停忍受被超越,当我跑到半程附近时,发现本来A区起跑的我,周围已然都是B区、C区甚至D区的跑友。以至于守候在半程计时点附近的老婆带着儿子看到我时,不免有些惊讶,因为我通过半程的时间比以往的比赛几乎慢了十分钟。但我们相互拥抱并与儿子互动后,她看我状态确实还不错,也就没有再担心。然而,前程过慢的风险和隐患,其实在那时已经开始显现了,只是我当时还没有察觉



终点完赛全家福


由于这次在异国又带着年幼的儿子,不确定因素很多,所以赛前就没有与老婆约定途中她给我加油助威的地点。因而在半程点与妻儿的不期而遇,就让我非常开心,也当然赐予很多能量。接下来的赛段,由于京都城很小,所以赛道的折返就非常频繁,本来街道就不宽,再加上折返,就使得京马后半程的气氛变得更加热烈。特别是运动员在折返的赛道上能够迎面跑来、相互鼓励的体验也非常鼓舞。在穿过风景如画的京都植物园后,就来到了整个赛道最窄的贺茂川河滩赛段,勉强只能让两名跑者并肩跑过,而这也恰是马拉松最艰难的30-35公里赛段,组委会规定这个赛段是禁止步行和超越的,就是说如果在这里感觉不适只能退赛而不能停下来甚至不能减速,当然也不能在这里赶时间超人。于是,这样的规则反而让我觉得跑起来更容易,因为不用多想什么,跟上前面的脚步就是了。身体按规定程序运转后,思想就又可以有充分的活跃空间去再度思考我的赛事主题了。




我的首马备战故事融入生父意外去世的情节,当你年让我纠结不已而无奈告别首马的痛苦,竟然成为让此时此刻赛道上的我最为感恩的事情,父亲的生命化成了我能够持续奔跑的护佑力量,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他的爱子之心和人生使命在他的儿子恒久奔跑中得以完美呈现,而我的身心和对于奔跑的理解也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提升。神社中传来的祝福钟声让我由衷领悟“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的深广意趣。由此,我们可以想象乔布斯当年被自己所创立的苹果公司董事会赶出公司时,内心的愤怒、挫败和无奈,然而,如果不是这样的经历让这位英才卧薪尝胆、奋发努力,就不会有几乎在今天彻底改变人的生活、交流方式的iPhone、iPad等伟大科技产品的诞生。再有我所尊崇的教育家、企业家俞敏洪,我们可以尝试想象一下,在近三十年前的1990年代,大学在中国还具有神圣外观的年代,俞敏洪被自己所任教的中国顶尖学府北京大学开除时,内心所面临的彷徨、沮丧和恐慌等人在低谷时所遭遇的情绪。然而,造化弄人,如果不是北大的开除决定,恐怕老俞也难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斗志,去创立在今天已然在英语教育领域如日中天的新东方教育品牌,以及已然激励无数年轻人通过诚实劳动、不懈奋斗而开创事业的教育家,这无疑比他作为一名北大教师给社会和他人作出的贡献更显著。


如果稍留心搜集,就会发现,古今中外,从险些被杀头到位居明朝第一宰相的张居正,从被迫辍学到成为世界首富的盖茨,从高考落榜三次到当今无数年轻人的偶像马云,类似这样的故事太多了。暂不说这些名人将相,就从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经历来看。由于律师工作让我有机会了解到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实故事,特别是律师接触到的往往都是处于困境、低谷或磨难、斗争状态下的人,当自己协助他们走出这些负能量的区域,再长时间追踪他们的后续生活,就可以明显发现:可能当时认为是一件特别灰暗、不顺利、坎坷的事情,反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或者一个契机,成就了后续精彩人生所不可缺少的宝贵财富。我的很多当事人都曾经对我说,想起当年让自己曾经愤怒不已的案子以及这个案子所涉及的人和事,现在不但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反而想跪下给这段挫折的经历感恩。我想这样的心理体验,是包括我自己以及阅读至此的所有读者,都肯定不陌生的一种经历。很多时候,骨感、残酷而又丰富、有趣的生活现实让我们不得不相信:“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前半程压制速度过分导致不断被超越,身边都没有A区选手了



兴高采烈地跑过仁和寺



秀美的京都植物园赛段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从狭窄的河滩路段跑出,来到京都御所前的著名的丸太盯路上,在这里,我第三次与老婆和儿子相遇了,我停下来俯身亲吻了儿子的脸蛋,这样的举动得到了旁边很多观赛的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的齐声欢呼。尽管接近35公里已经很累了,但这样的亲情和欢呼,估计是用正能量情绪提高了身体利用能源的效率,稳住了在河滩路段有些下降的配速,开始了京马跑向终点的最后赛段。


跑在狭窄的河滩赛道


跑友和教科书上说过,前半程压制速度最大的风险就是有可能后半程的速度因能力不足而提不上去。不幸的是,这样的风险就在我的最后赛程上出现了。本来想着前半程保存了体力,可是在最后7公里需加速时,速度反而还下降了,不免心生不安和郁闷。不过,想起我的赛事主题,我就欣然接受了这个现实,我愿意相信,这也是最好的安排。尽管,最后两公里,我还是咬牙冲刺使配速接近4分,但当我冲过终点线时,计时钟显示我以30秒的差距,未能跑进330(3小时30分)这个我预设的底线。由于一路的思考所得的收获,以及在家人的支持下欢乐完赛的体验,让我对成绩的不理想有了很强的免疫力,相信京马的一定会帮助我在科学安排配速和分配体力上积累重大的经验,成就下一个快乐的赛事。在跑过终点线后,我也向着平安神宫的方向深深鞠躬,感恩自己跑过的又一个42195米,祈福世间和家人、亲友平安,感恩京都这个古都所带给我的一切美好。


京马终点平安神宫前巨大的大门(鸟居)不仅是京都马拉松的标志景观,也同时是京都古都的地标之一。我在这里与等候多时的家人相聚,也就此开始分享赛事和心路的种种体会。我想,奔跑如人生,跌宕起伏,只要坚持,谁都值得尊重并获得掌声,冠军与最后一名跨过终点线后种种身心收获的总和,并没有实质差异。



终点冲刺照



与儿子在平安神宫前的标志性鸟居合影



与领导和主赞助商的合影照当然不能少


亲爱的亲友和尊敬的读者,感恩你们在浮躁的网络时代能够对单纯的文字阅读至此,作为作者,我备受感动并无以为报。只想在最后把我在京马结束后三周以来对赛事主题持续的思考的作业汇报给您:在您看过此文之后的人生中,一定还会遭遇很多的苦闷、挫败、不顺甚至磨难,记得我会和您真诚地在一起共同感恩这样的经历,因为我坚信,在这些不如意扑面而来的时刻,我们只是还不具有足够充分的智慧和德能,去识别出这些苦难中所蕴含的足以扭转人生颓势的超强能量。只要我们在一起,不抱怨、不放弃、不痴迷,用汗水和傻傻地坚持去守护,感恩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和每一天的经历。我们迟早会读懂上天通过困苦和挫折给我们在冥冥之中的这份安排。正如必须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化为斗战胜佛的孙猴子一样,我始终坚信: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写于猴年二月初三,京都马拉松完赛后三周。


前半程的放松跑表情愉快



赛后组委会特意安排与京都艺伎合影



领取号码时友好的志愿者



赛后慰劳大餐



艰苦地冲刺--痛并快乐



成绩单



漂亮的完赛奖牌



京都马拉松的标志与北京奥运会标志真像



最新奖牌全家福

【马拉松助手热门文章索引】

《那些跑过马拉松之后,你才明白的事》(回复01)

《内衣模特、演员……跑马拉松的女生,你喜欢哪一款?》(回复02)

《你真的会跑步吗?教你正确的慢跑、长跑技巧!》(回复03)

《跑步这么无聊,你为什么还在坚持》(回复04)

《马拉松入门必杀技,10招轻松跑马》(回复05)

《在跑鞋的世界里,NIKE就是用来哄小孩的》(回复06)

《100天跑100场马拉的陈盆滨说的话,你不可不听》(回复07)

《如何跑好第一场马拉松?》(回复08)

《跑马拉松"必懂"的11项常识:关键在于成功配速》(回复09)

《跑友“冠军”被烟台马拉松取消,可芯片证明他就是第一》(回复10)

《6次完成波马,陪跑诺奖又如何,村上春树已然是作家中跑步第一人》(回复11)



马拉松助手,助你跑得更快、更远、更久、更健康

邮箱:622001178@qq.com

微信号:malasongzhushou

微博:@马拉松助手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