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的门外汉——京都

素人草莓2018-08-09 13:50:46


日本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今年实现了。今年的假期尤其的来之不易,预定的机票总算是顺利出发。出发前两个月,买了几本关于日本的书,在年前匆匆读过。对舒国治的《京都的门外汉》印象稍微深刻一些,还是在去上海机场的动车上读完最后一部分。但是未去过一个城市时,读再多关于他的书,也像是隔着一层磨砂玻璃看风景。


舒国治挚爱京都,他所谓的"门外汉",不是外行之意。去过京都数十次之后,认为京都是一个适合驻足观望的城市,去公园享受一顿野餐,在鸭川旁看看两岸的景色,在知名与不知名的小道里无目的的走,在寺庙的山门前,在庭院的门外,做一个路过而并非走入的人,才是熟悉又亲密的状态。而初来乍到的我们,确是十足的门外汉。


飞机降落在傍晚的关西机场,我坐在窗户旁的位置,从关西地区的上空往下看这片土地,房屋排列极密,并没有显眼的高耸的建筑群。直到后来去东京,我才又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群。整个日本的交通非常发达,因此线路也相对复杂。关西机场去京都的JR线,我们买对了车票但是上错了车,幸好在中途发现换车,在夜里辗转终于到了京都。

因为想给富士山的温泉住宿留出多一些余地,我们在京都定了相对便宜的青年旅舍。实际上的旅舍超出了我们的预想。前台接待人员非常细致地介绍了旅店规则,虽然是公用的盥洗室,但是非常卫生便捷。房费是含了3顿早饭的,提供的实物种类已算丰富,日本并非是物产种类丰富的国家,吃完住客自己洗净盘完擦干归还原处。住客的年龄层跨度非常大,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人,不管是本国的还是外来的,都尽力友好沟通、保持整洁、做事负责,这是我在日本十来天从头到尾体会到的几个优秀品质。也许这并非是一些人本来拥有的品质,但是好的环境会促使你变得更好。大家靠边在电梯的一侧有序前进,你不会愿意去做那个破坏规矩且大声喧哗的异类。

在京都的第一个白天,我们从旅店租了自行车,试着骑游京都。前台的小姑娘给我们讲解了自行车的停放规则,我们打开手机导航便开始去看看京都了。我们住在偌大的京都站旁,但也没有感受到过于喧闹的车流和人声。同样的气温,我们裹着羽绒服,上班族们大多都穿着风衣,尤其女士们还穿着丝袜单鞋。路上很安静,就是我想象中的日本城市小道,低矮的房屋,密布的电线,偶尔出现几个和服女子。我们随走随停,京都太适合骑行了,没有水泄不通的车流街道,随处可能就是一个小景,一小团一小团的景点连成了一个城市脉络。但是因为日本的道路实在不宽,自行车和人们的步行道是同一条,机动车的车速并不慢,经常是在身边呼啸而过,但是日本的自行车尺寸通常是比较大的。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道路比例,作为游客,还是需要一些时间适应。

我们谨记自行车的停放规则,在伏见稻荷外面找了很久的停车点,一些私人诊所只让停放病人的车辆,我们只好作罢。后来发现伏见稻荷的停车场内就有自行车停放点,终于安心。伏见稻荷大社是京都的标志性景点,是历来祭祀农业和商业大神的地方,千本鸟居牌坊供奉了一代又一代,我们绕了大半圈的千本鸟居,到了山顶,远远看见了京都的城市面貌。

后来看到的清水寺的悬空舞台不知什么原因被遮盖了起来,想象一下音羽山下的樱花开满,与绿林辉映,该有多美。清水寺下有名的二年坂、三年坂挤满了人群,路边的小商铺都在卖力出售。之前在一本关于京都的书里看到的人力车夫集中在这里,拉着游客转悠清水寺的周边。我们骑车回旅店,结果错误导航到了同名旅舍的另一家分店,也因此无意看到了更多京都的面貌,每一条小道每一家小店都想慢慢走完逛完,包括商业发达的河原町和我很喜欢的锦市场。

京都一路骑行下来看到很多的邮局,让我想起在俄罗斯时找邮局的艰难。在日本的书信通信应该非常发达。这是一个非常善于包装和制物的国家,小物品做的非常精良,赏心悦目,买起来欲罢不能。每到一个地方,我通常会先买明信片和邮票,一部分寄出纪念,一部分带回家收藏。在日本买的手信类纪念品,超过我以前所有买过的总和。花店非常多,部分便利店也直接出售鲜花。一路上看到好多的骨科和齿科的诊所,有些老人们的背部都弯成了90度在行走,男士们都背着大而厚重的双肩包或者公文包迈着大步。平房的民居门外或者窗台经常种着植物花卉,独栋小屋的院子里栽种着惊心修剪的绿植。配上蓝天白云和干净的道路,非常美。

搭列车去奈良,很久以前我对日本最初的向往来源于此,中文翻译出了一个多美的名字啊——奈良。奈良公园比我想象的大的多,沿着马路的公园外延就看到许多的鹿群,春日神社里的鹿群非常多,三三两两。林业非常发达,公园内尽是参天大树,有了初春的感觉。奈良公园大概就是整个奈良的肺,又有春日大社和东大寺闻名于外,置身于此就是享受的。

回京都赶上了锦市场的收尾,在河源町邻街的一条小巷里,狭长的通道两旁都是小铺,前后据说有130多家店面。源于江户时代的生鲜鱼市至今,贩售生鲜、调料、小吃及生活小物。之前看书,说到京都的食物,其实对于来自中国的游客来讲是匮乏的,水果蔬菜售价是非常高的,除了一般的鱼肉刺身、鸡肉猪肉会实惠一些,高级的和牛价格也不菲。所以日本人的极致精神也得到了发挥,渍物品类及制作方法之多让我开了眼界,他们也可以把芝麻制品开出一家小店,他们想尽办法延长各种食物的赏味期限,以及创造不同的食用方法。 锦市场的另一边是名店林立的河源町,繁华的不像是京都。日本百货商店通常是晚上8点就打烊,据说是为了更好的保证服务质量,也许是日本人早已经过了购物欲极度兴盛的时期吧。

旅店的一张游玩地图显示东寺每月21号会举行集市。在京都的最后一天,我们赶上了这个集市。因为那天晚上要换到去仁和寺住宿,所以我们把行李寄存在京都站,“自助寄存”在日本很发达,我们从京都站打车去东寺,和师傅聊了几句,英文夹杂中文,他说最喜欢听王菲的歌,发音艰难的说出了“暧昧”的中文歌名,还拿起手机找出下载好的歌放给我们听,愉快地唱了几句。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他在随身本子上记录了这趟出车记录,可爱的严谨。

整个京都遍地都是文化遗产,东寺也是。东寺是弘法大师(也就是空海)的讲堂,空海的祭日是21日,也因此有了现在的东寺集市,也是京都最大的集市了。很多手艺人从各个地方赶来参加集市,售卖自己的产品,也有花市和小吃。我们在这里买到的最满意的是一个木制花瓶,老板叫羽田英树,长相干净舒服。我们付款后他不断向我们鞠躬,给我们递上名片。回来以后我去看过他的网站,非常漂亮的木制作品,常居大阪。特别推荐下他的网站 http://www.babbo-craft.jp,实体店开在大阪府枚方市长尾家具町1-1/1-6。很可惜他不寄售,希望以后还有缘再买到他的作品。


下午去了京都西北面的金阁寺,第一眼看到重修的贴满金箔的的舍利殿在镜湖池里还是相当惊艳的,顶上的那只凤凰,据说是足利义满权利和野心的最好证明。

本想去临近的龙安寺看看,但是仁和寺已接近闭寺时间。但赶到仁和寺时,二王门已紧闭,管理人员不通英文,只好拜托同学的朋友去电话沟通。终于找到了夜宿点的入口,但寺内已禁止参观。之前,我是在一本书里看到关于仁和寺的介绍决定来这里住一夜,宇多天皇出家的地方,所以叫"御室仁和寺",200多株御前晚樱非常出名。预定仁和寺时,只有口头协定,感叹于日本人的契约精神。确认房间后出寺吃了饭,再下山没有目的的逛了逛,看到了去岚山的单节火车。

清晨六点半,我们艰难起床去金堂听课,天刚微亮,我们盘坐在金堂殿内过道上,与我们一起坐着的还有些其他游客和虔诚的信仰者。坐久了,感觉有点凉腿也有点麻,仁和寺的和尚们在殿内念着听不懂的经文,但这是我有过的最安静的体验之一。一个小时的早课结束,回头看窗外的天已明亮,神清气爽。观音堂在修缮,仁和寺的山门——二王门已打开。一顿寺内的早餐后,我们搭车回京都站赶JR去三岛站,转车去富士山。

原以为在仁和寺留下的遗憾太多,但后来在东京却意外得到了一些弥补。下次再去京都,努力做一个悠闲的门外汉。



东京待叙。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