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吃茶魂|平凡即幸福

HitoriTrip2018-06-16 13:52:32





初秋的京都已经有了寒意,我在三条附近闲逛,想找个地方完成一会的采访,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六曜社门口。


“已经满席了哦。”


门推开了半扇,听到店主与两位先客的交谈,可是吧台内侧明明还有位子。这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地走进去,店主会说出第二句,也是真正的迎客词:


“咖啡一杯一杯都是由我手冲,可能要等很长时间,大概会超过30分钟,如果这样也没关系的话,请在吧台那一侧就座吧。”


说话的人是奥野修,他就像是京都咖啡,不,喫茶界的小野二郎。


1950年,奥野修的家人创立了六曜社,作为继承者,他放弃了成为音乐人的想法,继续守在三条地下的角落里,邂逅不同口音、不同爱好的来客。


京都喫茶界的后辈都非常憧憬这位先辈达人,曾经有一段关于他的传说。


一位年轻的咖啡店店主来到六曜社,坐在奥野修面前,仔细看他手冲的过程。注水到一半时,奥野修突然改变壶口的方向,将水倒进了水池里。


“原来如此,六曜社的秘诀就是,要舍弃部分热水,来控制咖啡的平衡度。”


被问起此事时,奥野先生只是平静地答道,“水池边有只小虫。”


不知道的以为他故作姿态,其实,是过于直率。




我低头在手机上发送着文字,不知不觉间,一杯咖啡,一块蛋糕卷放在了面前,杯内的液体晶莹剔透。看了一下时间,此时距离进店大概20分钟。




这是奥野修所崇尚的,在纯度较高的状态下,抽取出具有透明感的咖啡,咖啡豆是他自己烘焙,为此他在南禅寺附近的家里添置了烘焙机,希望能自己把握整个产线。


话虽如此,奥野修却并不打算作出一杯“至高无上的美味咖啡”,这里的本质是喫茶店。只是为了给想读书或者刚看完电影的人提供一个休息、聊天的场所。


这也是京都喫茶店最大的特点,为度过特定时光所打造的空间,咖啡好喝不是前提,是后置。


这样的店,东京在战后也有很多,然而现在已经一家都不剩了。


数位观光客模样的人得知等候时间过长,开门后随即离去,店内的人开始变少,声音也逐渐变小。


因为开在繁华的三条,总是有人把这里当成星巴克使用,奥野修养成了一种习惯,看到生面孔或者像是观光客的人,先说没有席位,如果对方过一会又来了,就告诉他需要等很久,不介意再坐下。


这并非怠慢客人,而是由经验做出的判断,毕竟很多观光客自认时间宝贵,不会在一间咖啡馆模样的店停留太久。




这会工作相对清闲,奥野先生走到我所在的吧台深处,从堆积如山的cd上抽出一张,换掉了刚才的音乐。


“这曲子不错。”


“谢谢,是我自己的乐队。”


“奥野先生现在还在做音乐么?”


“我的兴趣所在。”


“曲子的名字是?”


“来自都柏林。”


奥野修从15岁开始弹吉他,师从那位著名的高田渡。从事音乐多年,他却很少在公开场合演出,至今也只有一次出席东京的live,毕竟他的主业,是这家历史悠久的京都喫茶。




唱机旁边摆着很多酒瓶,晚上6点之后,六曜社就转为酒吧,一家同时卖酒和咖啡的店,空间毫无违和


那时的奥野修会骑上自行车,去居酒屋和酒吧喝上几杯,吃点东西。年轻时他会转2、3家店,现在则缩减到一家。


“奥野先生喜欢去哪家店


喫茶店的话,你知道桥本么,在北大路。”


“inoda如何?”


“inoda是我辈的指路明灯,可能也是喫茶店最理想的形态,如果我有15-20分钟时间,我会去那里。如果时间更多,会根据情况做选择。”


“静香?”


“静香也很好,那里应该是京都最早创立自家品牌咖啡豆的店之一,他们会把5种豆子混在一起。”


“静香的老板以前很讨厌别人问自己的咖啡配方,但我听说你并不介意这一点?”


“是的,不过,我不喜欢在店里谈咖啡的事。”


“嗯?”


喫茶店的本质是会话、读书,咖啡不该成为主角。”


“这很京都。”


“您喜欢居酒屋么?”


“常去。”


“我也喜欢居酒屋,大家在居酒屋里会喝到好喝的日本酒,但没人会谈酒的事。”(笑)


“没错。”




说话间,又进来了新客人,奥野修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继续冲泡咖啡。


过去数年,有很多志在经营咖啡店的年轻人来到京都,拜访奥野修,他们希望从这位职人身上找到“坚持的理由”。为何在喫茶店整体势微的情况下,以“六曜社”为代表的京都业者们可以屹立不倒?


除了当地的喫茶氛围,还有业者们对待生意的态度。


现代咖啡店大多强调“快”、“商业”,人们在里面谈项目,用mac处理工作,或者仅仅买一杯咖啡。而京都喫茶店则更强调“慢”、“生活”,并没有特别的目的性,只是把它当成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呆上一小时,甚至一下午。


以奥野修的年龄和资历,早就可以退居二线当个老板,把这种事交给别人做,专心搞音乐了。然而他还是要亲力亲为,完成喫茶店的工作。在奥野修看来,生活需要这样的规律性,他曾在《只有这里才有的店》中讲到:


“每天下班后,前往常去的居酒屋,在那里看着厨师的工作,虽然细节不太一样,但大家几乎都是在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在这种平凡的生活中,当我喝完今晚的酒,看到明天的豆子已经准备好,就会想到,这一天总算是过去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文化就是在这种重复中形成。”


就像宫泽贤治那样,飞到宇宙空间以上帝视角俯瞰自己的生活,然后肯定这种平凡的日子。


认清这一点,大概也是幸福。



-fin-


六曜社地下店

京都府京都市中京区河原町三条下ル大黑町36

12:00~18:00

周三休息


其他京都咖啡店文章

salon de the francois

inoda咖啡本店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