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大学教授侍鸟聪史谈平成时代的日本政治:政权更替取决于非自民党势力的行动

上海日研中心2018-05-25 09:09:21

译自日本《朝日新闻》网络版


【侍鸟聪史简介】1971年生,日本政治学者、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教授,研究方向为比较政治学。著有《首相政治的制度分析:现代日本政治的权力基础形成》《政党体系与政党组织》和《代议制民主:再问“民意”与“政治家”》等。

201710月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以自民党的压倒性胜利而告终。日本自平时时代初年以来即一直希望实现的两党制这一“梦想”,是否真的就此破灭了?日本距离政权更替愈加遥远究竟是因为制度缺陷,还是因为社会变化?平成时代这30年的日本政治又带来了些什么?日本政治学者、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教授侍鸟聪史就此接受了《朝日新闻》采访,并表达了如下看法:

我认为,这次的(众议院)选举结果既有在野党方面失策的原因,也显示了日本从平成时代初年开始的政治改革存在不足之处以及出现了在实施选举制度改革时尚未知晓的现象。

而且,这次(众议院)选举令人重新认识到,一旦非自民党势力分裂,就会导致自民党获得压倒性胜利。非自民党势力如果是真心实意想要对抗自民党,就应该开展全面彻底的选举合作,至少一定要在小选举区建立自民党与非自民势力对决的格局。

不过,这未必会得到日本现行的众议院议员选举制度的支持。原因不在于小选举区的存在,而在于小选举区与比例代表选举并存的问题。正如日本共产党在之前(的历次众议院选举中)的做法,那些在小选举区无法获得议席的小政党为了增加在比例代表选举中的得票通常会在小选举区推出候选人。于是,最后往往会出现本应联合起来与自民党进行对抗的势力在选举中各自为战的局面。这就是各自以合乎情理为重的比例代表选举与必须携手团结、一致对敌的小选举区选举并存所产生的矛盾。

2005年以来的日本历次众议院中,从未出现过所获议席数排名前两位的政党不相上下的结果,一直是其中一方赢得300个左右议席。在小选举区制度下,虽然第一大党与第二大党之间经常会发生势力改变的“摇摆”现象,但由于小选举区选举与比例代表选举并存的缘故,处于劣势一方的那个大政党往往会被那些在小选举区推出候选人的小政党严重拖后腿。与此相应,“摇摆”的幅度加大,导致处于优势一方的那个大政党会(在选举中)赢得更大的胜利。

并且,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主要政党已经不再拥有牢固的支持基础,执政党通过切分经济的“蛋糕”来厚待本党支持者的做法已经变得越来越难,而政党与支持者之间的关系则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选举)不得不依赖于“流动票”和“风向”的这种情况加大了选举结果的变动幅度。

在日本,自民党依然保持着强大的传统支持基础,还有公明党的协助。尽管如此,其在2009年的众议院选举中的所获议席数跌落到了120个左右。就连自民党尚且如此,非自民党势力方面就更没有“底线”可言了。

日本实施政治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不要再建立一个像以前的日本社会党那样的另一大政党。因为,其虽然长期以来占据众议院三分之一左右的议席,却甘当批判势力,将重心过度置于外交与安全保障、护宪方面,而只把社会经济政策排在较为次要的位置。日本的政治改革就是要改变这种状况,催生一个在选民最为重视的社会经济政策方面展现与自民党之间的差异并以政权更替为目标的另一大政党。

如果以这段历史为鉴,对于(日本民进党前党首)前原诚司放弃在野党联合斗争路线一事,也就不会不理解了。因为,日本民进党出于对安保相关法的反对,会强化把外交和安全保障问题作为(众议院选举)最大的争论焦点的姿态,由此可能会变成一个类似于以前的日本社会党的政党。所以,前原做出的判断是,日本民进党即使会通过在野党联合斗争增加一些议席,也无法取得政权。

而(在这次众议院选举后)成为第一大在野党的立宪民主党如果真心实意想要实现政权更替,那么,在把废除安保相关法和护宪摆在突出位置的情况下将是前景严峻。相比自公两党,立宪民主党有必要将基本主张置于更为同情弱势群体的社会经济政策方面。不过,届时,其是否还能够延续与日本共产党之间的联合斗争关系呢?

我不认为,日本平成时代的政治改革所希望实现的两党制已经成为了一个未竟的梦想。日本现行的(政治)制度对日本走向两党制的推动力量绝对不是微不足道。2009年,当时建党仅13年的日本民主党就取得了政权。尤其是非自民党势力方面如果能够以(现行的政治)制度的特点为依据采取行动,那么,今后(的众议院选举)也仍有可能发生巨大的“摇摆”。

然而,在这次的(众议院)选举中,几乎没有出现关于10年后的日本社会与经济将何去何从的中长期愿景。如果一个政党不在这方面挑起论战,就不会被肯定为能够担负政权的势力,由此也会使得(众议院)选举成为又一次维持现状的选举。


欢迎关注日研中心微信号:SJSC-SPAFFC

Copyright © 日本跟团价格联盟@2017